open side panel
中文

展望:艺术家得不断“毁"自己,才能打败欲望

分享至
《展望:境象》开幕式

展望个展“境象"开幕现场。图片:龙美术馆

震撼、神秘、张力、破坏、瞬息万变、光怪陆离……任何一个词都不足以完整地描述6月24日在龙美术馆(西岸馆)开幕的展览“展望:境象"。

这是艺术家展望首次在上海举办的大型个展,也是其艺术生涯至今最大的个展。展览呈现了展望二十多年艺术生涯的代表作,包括早期作品《中山装》、《假山石》,近年来探索自然与宇宙的《素园造石机》、《小宇宙》,以及今年首次结合3D输出科技手段进行创作的《隐形》等。

1

展望,《隐形》,不锈钢敲制3D打印雕塑、喷火枪烤色,2017。图片:龙美术馆

进入主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件悬挂在空中的大型雕塑《隐形》,雕塑的形体狰狞异常,仿佛一个远古生物遗骸,被火山激烈喷发时四溅的岩浆吞没,度过千年仅剩下一个坚硬的化石躯壳。

在这个“怪物"下方,是81件更令人琢磨不透的“雕塑堆"。走进一看,各式人体的形态依稀可辨,他们扭曲的四肢似乎在挣扎,极力想逃脱被炙烤的深渊。这不由得令人好奇:展望借助3D扫描技术将自己的身体粒子化,是想借这些雕塑诉说什么?

2

展望,《隐形堆》, 3D树脂打印、喷漆, 2017 。图片:王艺迪

“我们先来假设一个情境:假如把我丢到火山中,如何用艺术展现这个状态?这是我首次在创作中接触科学家,因为不可能把一个人真丢到火山里看被熔岩灼烧的状态,就想请他们用科学解释如何能实现这个设想。"

3

隐形集合,2016。图片:龙美术馆

在换了好几拨科学家讨论后,终于有人的话题引起了展望的兴趣:“这个世界本质是物质的,用物理的观点,世界万物都是有个尺寸可以将其测量。但在数学的世界里,点可以无限大无限小,它可以实现任何你想实现的东西。"展望决定采用数学算法中的流体力学,每个粒子的背后通过公式的运算左右粒子的运动。

“我问科学家,科学第一动力是什么?是人,这就又回到了创作的本质——人。"

4

展望《假山石》,不锈钢,1995-至今。图片:龙美术馆

看过《隐形》作品向前走,感觉像进入了另一个时空——龙美术馆灰色挑高的拱顶像一个阴暗潮湿的洞穴,这条路尽头的雕塑是个近2米高的假山石,它表面的不锈钢在发着冷淡的光,像在呼唤你向它走去。而就在你不经意向左转头,残酷的一幕发生了——延伸到地下的洞穴中,咋一看像四处散落的灰白尸骨。

5

展望,《幻形》 ,不锈钢板,超轻质黏土, 2015。图片:王艺迪

这是展望2014年的创作《幻形》,艺术家利用延展性强的超轻质粘土翻制了自己的身体,通过对身体的破坏、分解,幻化而再次生成各种异形,最后折叠在镜面的箱子上,再次形成立体空间的幻形。此处展区已是尽头,需要原路返回。独自一人走过作品时竟暗暗觉得心惊,不由得敬佩起策展人南条史生高明的布局。

屏幕快照 2017-06-27 上午11.03.09

展望《我的宇宙》,2011.图片:龙美术馆

“流动的形态是展望雕塑的一个重点内涵。艺术是现实的反射,人们以为现实世界中的材料是一种稳定的状态,其实它并不是。它一直在变化当中,只是肉眼看不到而已,我们希望能够捕捉到现实流动的状态。"策展人南条史生如此评价展望作品。

7

策展人森美术馆馆长南条史生。图片:龙美术馆

而展望“捕捉现实流动"最有趣的一件作品,是2010年创作的《素园造石机》,他制作了一个半自动化的机械。其密闭玻璃箱内部产生出机械模拟的风、雨、浪、震和光等大自然力量,而这些作用力对混合好的强力石膏粉进行维持一小时的“自然"塑造,就能达到近上亿年才能产生的山川效果。

8

展望,《素园造石机——山阵》,石粉、钢板, 2010-2017 。图片:龙美术馆

这些雕塑被摆放在龙美术馆第二展厅,再往里走的展厅光线幽暗,中央竟像摆放着一座透明的“石棺"。这是展望2012年关于“隐形"的一次尝试,他利用透明的特制亚克力翻制出一块石头,再将抛光的透明石头铸入相同的透明材质里,只有凭借着细微灯光可以观察到隐遁其中的石头,似有似无,或深藏于心。

展望《石隐》,亚克力树脂, 2012。图片:龙美术馆

展望《石隐》,亚克力树脂, 2012。图片:龙美术馆

这次展览并不是一次回顾展,虽然作品时期跨度20多年,在观展时仍能感受到一条完整的创作脉络。几个影像作品锦上添花,恰如其分地体现出艺术家不同时期的创作思考——《新艺术速成车间》创作于艺术家1998年参加的北京地下实验艺术展“生存痕迹——当代艺术观摩展"期间,是一件由现场表演和观众参与共同完成的作品。这件作品表现出了展望的黑色幽默的一面,也为他日后不断进行创作实验埋下了伏笔。

10

展望《新艺术速成车间——石膏像》,石膏、木头,1998。图片:王艺迪

展望《新艺术速成车间——石膏像》,石膏、木头,1998。图片:王艺迪

而占据一个很大的空间的影像作品则是《心形》。那是2009年看似平常的一天,展望手持激光笔打向地面,再反射到对面的墙上形成变幻的图像,尽管他长时间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保持静止站姿,但是心脏的跳动仍然使得图像千变万化。

这时,展望突然发现宇宙就像一个狭小的心脏,这闪烁的绿光是充满于其中的半透明的血夜,他悬浮于血液中,闪烁周期是不规则的,像是这心脏不规则地脉动。他突然领悟到:观念艺术之后,人有多少想法,就有多少相应的"形"。

13

展望,《心形》,彩色有声录像, 15分25秒,2009。图片:王艺迪

展望,《心形》,彩色有声录像, 15分25秒,2009。图片:王艺迪

这是一个启发性的转折,多年后回顾展望才发现,之前是忽略了形象和人内心的关系。

“这是一个对应关系,我们看到的艺术,背后都直指向人内心,这也是为何不同的观众对作品有不同的想象和解读。"

刘慈欣在科幻巨制《三体》中写道,“人类文明自身缺陷产生的异化力量、对更高等文明的向往和崇拜、让子孙在终极战争后幸存的强烈欲望,这三股强大的动力推动地球三体运动迅速发展,当它被察觉之时,已成燎原之势。"

14

展望《打开》,不锈钢, 2012

而展望在创作中对欲望和本质追问得更加彻底,他曾持续切分一块不锈钢石头,趋近其内核;也曾将拓制后破碎的石块再次拓制,再次损坏,共拓四次,并按照时间顺序排列拓制结果。

“人们总是有了解事物的欲望,却也永远都不能了解事物的本质。这个悖论是一种支撑生命的力量,人们因为好奇的欲望采取探索,最终发现根本问题还是人本身,人就爱活在矛盾中。

而自然是不重复的,重复违背了大自然的规律。没有一棵树、一块石头是完全相同的。我只能不断拿自己做实验,把想象变得无穷大。"

artnet x 展望

艺术家展望

艺术家展望

本次的新作《隐形》,是从什么时间对利用科技呈现观念这种艺术媒介感兴趣?和科学研究者讨论得到了什么?

展望:我对科学一直很感兴趣,好奇人类在科技研究上到达到了什么的程度。这次应用的流体力学是大数据的一种,我请科学家将岩浆有关的数据都收集起来,现场影像中几百万的“粒子"背后,是几千万个公式算法。

可以说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触及科学,原来仅仅是使用科技产品,或利用科技美学去呈现的艺术,而这些并没有触及到科学本身。这个项目进行了一年多,算法运算之后可以直接3D打印。现在的科技可以达到将“看不到的世界"通过3D打印输出到现实“看得到的世界",触及到科学本质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展望《象变》,黑白无声录像, 26分32秒,2016,图片:王艺迪

展望《象变》,黑白无声录像, 26分32秒,2016,图片:王艺迪

新作《隐形》是把3D打印的雕塑放大后拓上不锈钢,您的经典之作假山石也是如此,这是否代表着从传统到未来的一个连接?

展望:雕塑离不开工艺,在创作时我只考虑语言、色彩、材料、立意,是否符合我的创作逻辑。《隐形》希望模拟的是一种进入熔岩的状态,被火烧后凤凰涅槃的色彩。我从来不爱谈雕塑的寓意,只是坚持原创性,符合逻辑、原理和寻找突破点。观众如何解读是他们的自由。

展望,《碎碎石》,不锈钢, 2013-2015,图片:龙美术馆

展望,《碎碎石》,不锈钢, 2013-2015,图片:龙美术馆

南条史生先生评价您创作过程注重偶然性,您如何看待艺术创作中的偶然和必然?

展望:必然性是我必须要创作,偶然性是我也不知道要创作什么。拿《幻形》来举例,当我看到自己在假山石的倒影时,我想假如我就是那块石头,就会产生各种造型。在材料上,选择了有很大自由性的超轻质黏土,可以拉、拽、拧、捏成各式形状。但也有一个缺点——这种材质很软,不能保持一个状态。

19

展望,《幻形》 ,不锈钢板,超轻质黏土, 2015。图片:龙美术馆

于是就借着它的坍塌制作成流动的形状,这就是创作中的偶然。我绝大部分的创作具有偶然性,在试图做一件事时出现了些许变数。新作采用的流体力学也是,偶然地找到了数学的方法去创作,那些运算出结构也都是偶然的,必然的是在按照科学的规律。

本次展览呈现了十五件作品,感觉您不同时期的作品也有一条互相关联的脉络,创作观念在互相转化? 

展望:这种关联性是策展人特别强调的。从艺以来都是先完成一个作品,再倒向下一个作品,是一个个作品将我代入至今。我想做《隐形》,就接触到了流体力学。这次是全自动3D输出,人为干预部分就是在雕塑上挞不锈钢。表面看黑色,其实有丰富的颜色变化。采用了火工,再加上化学药水,可能是全世界首创的上色的方法,有点像蚌壳打开后的自然氧化。

展望在制作《小宇宙》,2012

展望在制作《小宇宙》,2012

这世界上有一百种黑色,当你仔细看一定是不同的。观众看艺术作品时,总先入为主地认为似曾相识,仔细看每件作品都不尽相同。这就是艺术有趣之处,也就是让我一直坚持创作至今的原因。

科技的介入使艺术家手工创作的工作降低了,您认为这对艺术家的发展是利是弊? 

展望:这次展览本身就是一个回答——主展厅一墙之隔,右边是采用科技手段的《隐形》,展墙左边是采用很多技艺手工雕刻的晚霞石作品《应形》。对我来说,工艺和科学一点都不冲突。如果科技能辅助达到想要的效果,我倒觉得是好事,就好像100公里的路程,汽车可以到,人为什么要跑过去呢?而艺术家的思考,也是科学不能企及的部分。

21

展望《应形》,大理石(晚霞石),2004-2017。图片:龙美术馆

论坛探讨了“艺术的边界",您作为国内当代知名雕塑家,为什么不是雕塑的边界? 

展望:我是用雕塑的方法来做艺术,而不是仅仅意味着在做雕塑。如果是本着做艺术的态度去做雕塑,所有考虑的都是艺术的问题,而不是雕塑的问题。但这个思考可以解决雕塑的问题,具体的方法去讨论艺术问题,不是空谈。当我们谈论艺术时,往往讨论的是绘画、雕塑、多媒体等这些媒介。从这点看,“艺术"本身是不存在的,它一定存在于某一个门类中。而当我们谈论雕塑时,未必谈论的是艺术。这就是艺术的矛盾与迷人之处。

展望《中山装》,1994.图片:龙美术馆

展望《中山装》,1994.图片:龙美术馆

展望《空灵·空—葬中山装》,1994-2003

展望《空灵·空—葬中山装》,1994-2003

本次展览最早的作品是1994年的《中山装》,回顾这二十多年,您认为现在作品和过去最本质的不同是什么?

展望:和过去本质的不同是基于观念的思考,观念是创作的内在,即“如何去认识世界"。可以这么理解,观念雕塑的核心是含有观念的雕塑,和早期雕塑本质是不同的。

 

文:Yid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