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英国历史上在位最久的君主——我们最爱的伊丽莎白女王二世30幅肖像

分享至
马克•斯图尔特,《女王在御林军马球俱乐部与伊顿公学院男孩共进下午茶时大吃一惊》( The Queen is taken by surprise as she takes tea with Eton schoolboys at Guards Polo Club ,2003) 图片: Mark Stewart

马克•斯图尔特,《女王在御林军马球俱乐部与伊顿公学院男孩共进下午茶时大吃一惊》( The Queen is taken by surprise as she takes tea with Eton schoolboys at Guards Polo Club ,2003)
图片: Mark Stewart

2015年9月9日,伊丽莎白女王二世超过了她的曾曾祖母维多利亚女王,成为了英国历史上在位最久的君主。维多利亚女王的掌权时间是63年零216天。

为庆祝这一历史时刻,皇家收藏(Royal Collection )推出了摄影特展《天佑吾王》(Long to Reign over Us),展出女王在位期间的一系列肖像及生活图片。

几十年间,现年89岁的伊丽莎白女王曾经是无数画家和摄影师的创作题材。一生都在拍摄官方肖像的女王,在镜头前早已经轻车熟路,即便是乱入镜头,也能让业余的艺术家拍出觉得骄傲的作品。

“女王是最容易拍的人之一。"皇家御用摄影师马克·斯图尔特(Mark Stewart)在在邮件中对artnet新闻说。25年的时间里,斯图尔特曾在世界各地超过60个国家为女王及皇室成员拍摄照片。

为油画当模特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情:“所有的艺术家都会对你说,女王永远不会坐着不动。"曾在2000年为皇室创作肖像画的约翰·沃那科特(John Wonnacott)对《每日电讯》( Telegraph)说:“而你不能说‘女士,你能不能特么的坐着不要动'。"

为纪念女王在位的这个里程碑式的时刻,artnet新闻选出了我们最爱的30张女王照片及肖像画,其中有不少都来自于皇家收藏的展览。

塞西尔·比顿,《加冕日》( Coronation Day ,1953) 图片: Royal Collection Trust/©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5.

塞西尔·比顿,《加冕日》( Coronation Day ,1953)
图片: Royal Collection Trust/©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5.

1. 塞西尔·比顿(Cecil Beaton)拍摄于1954年6月2日的伊丽莎白女王加冕官方肖像,目前正在皇家收藏展览中展出。虽然这张照片给人的第一印象会是拍摄于西敏寺大教堂,但是实际上,摄影师是在白金汉宫的一间画室当中搭建的背景。女王头戴为1838年维多利亚女王登基所制作的皇冠,手持地球仪和权仗,俨然一派英式皇家风范。

安迪·沃霍尔《伊丽莎白女王》(独特)( Queen Elizabeth (unique) ,1985) 图片:. Courtesy of Adamar Fine Arts.

安迪·沃霍尔《伊丽莎白女王》(独特)( Queen Elizabeth (unique) ,1985)
图片:. Courtesy of Adamar Fine Arts.

2. 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最后的肖像版画作品。这件作品是根据1997年女王在位25周年纪念的官方肖像制作的,当时他一共制作了16张版画。沃霍尔最为知名的是用丝网印刷明星肖像,其中包括了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以及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在1985年,他创作了一系列以女王为主题的肖像作品,除了伊丽莎白女王之外,还包括了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Beatrix)、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Margrethe II)以及,斯威士兰(Swaziland)女王特瓦拉(Ntombi Twala)。

马克•斯图尔特,《女王在御林军马球俱乐部与伊顿公学院男孩共进下午茶时大吃一惊》( The Queen is taken by surprise as she takes tea with Eton schoolboys at Guards Polo Club ,2003) 图片: Mark Stewart

马克•斯图尔特,《女王在御林军马球俱乐部与伊顿公学院男孩共进下午茶时大吃一惊》( The Queen is taken by surprise as she takes tea with Eton schoolboys at Guards Polo Club ,2003)
图片: Mark Stewart

3. 这张记录下女王怪异表情的照片是一张无价之宝,当年斯图尔特曾凭借这张照片获得年度皇家摄影师(Royal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大奖,时任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亲自为他颁奖。“我很想知道她当时说了什么。"斯图尔特将此形容为“千载难逢"的照片。在他为皇室服务的职业生涯当中,另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是在2000年拍摄了女王与教皇约翰·保罗二世(Pope John Paul II)的会面,全世界只有两位摄影师在场,他形容这段经历“让人忐忑不安,并且激动异常,诚实的说,内心确实在翻滚。"

威廉·达吉 《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Queen Elizabeth II 1954) 图片: National Museum Australia.

威廉·达吉 《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Queen Elizabeth II 1954)
图片: National Museum Australia.

4. 威廉·达吉(William Dargie)在1954年女王继位后首次访问澳大利亚后创作了这幅肖像。这幅收藏于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的油画也被称作“金色合欢花"( wattle painting),因为画中的女王身着的金色纱裙上面缀满了合欢花——代表了澳大利亚的花卉。

多萝西·威尔丁,《女王》( The Queen 1952)  图片: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William Hustler and Georgina Hustler.

多萝西·威尔丁,《女王》( The Queen 1952)
图片: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William Hustler and Georgina Hustler.

5. 多萝西·威尔丁(Dorothy Wilding)是首位女性皇家御用摄影师,她在1952年2月拍下了这幅女王的黑白肖像,当时距离女王加冕只有20天。这是这次皇家收藏基金会展览当中最早的肖像作品。

托马斯·斯特鲁斯《伊丽莎白女王二世与爱丁堡公爵在温莎城堡》 (Queen Elizabeth II and the Duke of Edinburgh, Windsor Castle,2011) 图片: Thomas Struth.

托马斯·斯特鲁斯《伊丽莎白女王二世与爱丁堡公爵在温莎城堡》 (Queen Elizabeth II and the Duke of Edinburgh, Windsor Castle,2011)
图片: Thomas Struth.

6. 女王在2011年委托德国摄影家托马斯·斯特鲁斯(Thomas Struth)拍摄了这幅照片。照片当中的女王夫妇坐在一张华丽的沙发上,身体倾斜的角度有点怪异(这也许是斯特鲁斯故意安排的),显得保守且略带僵硬。(参阅artnet对托马斯·斯特鲁斯的专访

卢西恩·弗洛伊德,《伊丽莎白女王二世2000–2001 》( HM Queen Elizabeth II 2000–2001 ,2001) 图片: © Royal Collection Trust 2012/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卢西恩·弗洛伊德,《伊丽莎白女王二世2000–2001 》( HM Queen Elizabeth II
2000–2001 ,2001)
图片: © Royal Collection Trust 2012/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7. 这张卢西恩·弗洛伊德(Lucian Freud)创作于2001年的小画充满了表现力,引发了两极化的反应。这是一张只描绘了女王面部与肩膀的肖像画,为了将女王的钻石王冠也包括在画面当中,当时弗洛伊德确实对画幅做了调整,将画面扩大了3.5厘米。

大卫·道森(David Dawson),《女王为卢西恩·弗洛伊德当模特》(The Queen sits for Lucian Freud,2001) 图片: © David Dawson.

大卫·道森(David Dawson),《女王为卢西恩·弗洛伊德当模特》(The Queen sits for Lucian Freud,2001)
图片: © David Dawson.

一些人认为这件作品并不怎么样,伦敦《泰晤士报》(Times)的理查德·莫里森(Richard Morrison)就说“女王的下巴就像长了胡子一样"。而另外人则对画面的自然主义大加褒扬,《卫报》( Guardian)的安德里安·席勒(Adrian Searle)就说这件弗洛伊德的作品是“150年以来世界上最好的皇室肖像画。"

多萝西·威尔丁,《伊丽莎白女王二世》(Queen Elizabeth II,1952),由贝娅特丽丝·约翰逊手工着色 图片: © William Hustler and Georgina Hustler, courtesy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多萝西·威尔丁,《伊丽莎白女王二世》(Queen Elizabeth II,1952),由贝娅特丽丝·约翰逊手工着色
图片: © William Hustler and Georgina Hustler, courtesy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8. 这张照片来自于伦敦国家肖像美术馆的收藏,这张威尔丁的摄影作品是由长期与她摄影工作室合作、为皇室服务的贝娅特丽丝•约翰逊( Beatrice Johnson)手工着色的。这张同样拍摄于1952年的照片,后来被英国邮政作为邮票图案使用,这也是女王的头像首次出现在邮票上。

妮可·莱登弗罗斯特《品蓝色的马》(Horse in Royal Blue ,2015)  图片: via the Telegraph

妮可·莱登弗罗斯特《品蓝色的马》(Horse in Royal Blue ,2015)
图片: via the Telegraph

9. 这也许不会是女王最喜欢的作品:在今年对德国进行国事访问时,德国总理将这幅妮可•莱登弗罗斯特(Nicole Leidenfrost)的油画作为国礼赠送给女王。油画的内容是根据一张1935年的照片创作的,描绘的是女王小时候父亲带着她骑马的场景。伊丽莎白女王对此并不不满意,对德国总统高克(Joachim Gauck)问道:“你见过这张照片吗?"

克里斯·莱文,《生命之轻》( Lightness of Being,2012) 图片: Chris Levine.

克里斯·莱文,《生命之轻》( Lightness of Being,2012)
图片: Chris Levine.

“我希望女王感觉到平和。"莱文(Levine)在《卫报》(Guardian)上这样形容自己的这件作品:“所以我让她在照片拍摄的间隙休息;这个静止的瞬间就这样诞生了。"这张为纪念泽西岛加入英联邦800周年而拍摄的照片创作于2004年,已经在位数十年的女王,衰老的痕迹跃然纸上,让这张照片充满了冲击力。“它具有特别的气场。"他写道:“一种特别的力量。"

丹·利夫林·豪尔,《伊丽莎白女王二世》(Queen Elizabeth II,2013). 图片: Dan Llewelyn Hall.

丹·利夫林·豪尔,《伊丽莎白女王二世》(Queen Elizabeth II,2013).
图片: Dan Llewelyn Hall.

11. 这张丹•利夫林•豪尔(Dan Llywelyn Hall)为女王继位60周年而创作的肖像悬挂在威尔士卡迪夫千禧体育场内,但是却并不受大众欢迎。“应该被挂起来的不应该是这幅画,而是画画的艺术家。"一位当地居民在这幅画亮相不久后对《镜报》(Mirror)说。(豪尔是首位戛纳官方驻地艺术家,不过他的另一幅威廉王子肖像也不受待见,)

拉尔夫·海曼斯,《加冕教堂》(A Portrait of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2)

拉尔夫·海曼斯,《加冕教堂》(A Portrait of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2)

12. 为创作这幅纪念女王在位60周年的油画,拉尔夫·海曼斯(Ralph Heimans )回到了当年举行加冕仪式的西敏寺大教堂。(这位艺术家还在女王最喜欢的肖像画场地、白金汉宫的黄色画室见到了女王)。海曼斯只与女王共处了一个小时,他对《每日邮报》说,她是肖像画的“终极目标"。这幅油画具有戏剧性的光影效果,画中的女王低头凝视带有中世纪花纹图案的地板——这是她60年前登上王位的地方——极具煽情效果。

帕特里克·利奇菲尔德,《皇家布列塔尼亚号邮轮上的女王》( The Queen on board HMY Britannia ,1972)  图片: Patrick Lichfield.

帕特里克·利奇菲尔德,《皇家布列塔尼亚号邮轮上的女王》( The Queen on board HMY Britannia ,1972)
图片: Patrick Lichfield.

13. 这张十分休闲的照片拍摄于1972年,当时女王正为自己的银婚纪念而巡游远东。女王以少有的无袖着装示人,回头向摄影师帕特里克·利奇菲尔德(Patrick Lichfield)绽放笑容——当时摄影师被推入了皇家布列塔尼亚号(HMY Britannia)上的泳池。“我当时确实留了个心眼,带上了防水相机,当我第三次爬出泳池的时候就拍下了这张照片,当时女王正在船舷上笑话我。"利奇菲尔德的回忆显得十分轻松愉快。这张照片也在皇家收藏展中展出。

伊泽贝尔·皮奇, 《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Queen Elizabeth II,2010)

伊泽贝尔·皮奇, 《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Queen Elizabeth II,2010)

2010年,伊泽贝尔•皮奇(Isobel Peachey)为丘纳德邮轮公司的伊莉萨白女王号邮轮创作了这幅油画。女王佩戴的是加冕时所佩戴的项链和耳环。这些首饰最早属于维多利亚女王,这证明,真正价值连城的珠宝永不过时。

青午·恰库果-罗伊,《伊丽莎白女王二世》(HM Queen Elizabeth II,2002

青午·恰库果-罗伊,《伊丽莎白女王二世》(HM Queen Elizabeth II,2002

15. 2002年是女王在位50周年,这张官方的肖像是英联邦秘书处(Commonwealth Secretariat)委托尼日利亚艺术家青午•恰库果-罗伊(Chinwe Chukwuogo-Roy)创作的。他笔下的女王身着华丽珠宝,身后的日落景象色彩鲜艳,并将英联邦国家各地的地标建筑以超现实的方式结合在了一起:印度的泰姬陵、牙买加的蒙特歌湾以及悉尼歌剧院欢聚一堂。

马库斯·亚当斯,《1954年,女王与查尔斯王子及安妮公主》( The Queen in 1954 with Prince Charles and Princess Anne) 图片: © Marcus Adams/Camera Press.

马库斯·亚当斯,《1954年,女王与查尔斯王子及安妮公主》( The Queen in 1954 with Prince Charles and Princess Anne)
图片: © Marcus Adams/Camera Press.

16. 1954年,皇家摄影师马库斯·亚当斯(Marcus Adams)拍下了这张女王与查尔斯王子及安妮公主在一起的照片。亚当斯曾经在1920年代为这位女王的子女拍摄照片。这张照片当中,女王在她的孩子中间,俨然是一位容光焕发的年轻母亲。

保罗·波普尔,《伊丽莎白公主》,(Princess Elizabeth,1928)  图片: © Marcus Adams/Camera Press.

保罗·波普尔,《伊丽莎白公主》,(Princess Elizabeth,1928)
图片: © Marcus Adams/Camera Press.

17. 这个看起来像是小天使的孩子正是伊丽莎白女王,当时她只有两岁,还是伊丽莎白公主。波普尔以拍摄儿童闻名,这张照片当中的女王看起来有点百无聊赖。

马克•斯图尔特,《女王在西敏寺大教堂纪念墓地落泪》(The Queen Crying at the Field of Remembrance, Westminster Abbey,2002) 图片: Mark Stewart.

马克•斯图尔特,《女王在西敏寺大教堂纪念墓地落泪》(The Queen Crying at the Field of Remembrance, Westminster Abbey,2002)
图片: Mark Stewart.

  1. 这张珍贵的女王真情流露的照片拍摄于2002年,当时她正出息西敏寺教堂的纪念活动。“以前主持这个活动的人是女王的母亲,她在当年早些时候去世了,而女王的妹妹玛格丽特公主也在童年去世。"斯图尔特说:“这对于女王来说无疑是个让人伤感的时刻,因为她承担起了过世母亲曾经担任的角色。"在大众眼中,女王总是以庄严保守的形象出现,特别是在2006年讲述1997年戴安娜王妃死亡事件电影《女王》当中,海伦·米伦(Helen Mirren)出演的女王在对待这一事件的反应更加深了这一印象。出于英国人民的悲痛情绪,当时女王并不想公开对这个悲剧事件表态。
    朱利安·考尔德,《苏格兰女王,恒古至今的万王之王》(The Queen of Scots, Sovereign of the Most Ancient and Most Noble Order of the Thistle and Chief of the Chiefs,2010) 图片: © Julian Calder/Camera Press/Scottish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朱利安·考尔德,《苏格兰女王,恒古至今的万王之王》(The Queen of Scots, Sovereign of the Most Ancient and Most Noble Order of the Thistle and Chief of the Chiefs,2010)
    图片: © Julian Calder/Camera Press/Scottish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19. 这张来自朱利安•考尔德(Julian Calder)的戏剧化场景照片极具苏格兰风格,以至于苏格兰国家肖像美术馆必须要将它纳入收藏。照片的拍摄地是皇家领地巴尔莫勒尔城堡(Balmoral Castle),充满田园气息的自然场景似乎是来自于童话故事一般。考尔德的创作灵感来自于苏格兰画家亨利·雷本(Henry Raeburn)。

    帕特里克•利奇菲尔德,《女王在巴尔莫勒尔城堡》(The Queen at Balmoral, her private residence in Scotland,1971) 图片: Patrick Lichfield.

    帕特里克•利奇菲尔德,《女王在巴尔莫勒尔城堡》(The Queen at Balmoral, her private residence in Scotland,1971)
    图片: Patrick Lichfield.

20. 又一张拍摄于巴尔莫勒尔城堡的照片。利奇菲尔德的拍摄场景则是奔流的瀑布。女王身着传统的苏格兰方格布裙,与两只她最喜爱柯基犬在一起——据《纽约》(New York)杂志报道,女王一生中曾经养过超过30只柯基犬。这两张拍摄于巴尔莫勒尔城堡的照片都是皇家收藏展览的展品。

约翰·沃那科特,《皇室家族:新世纪的肖像》(The Royal Family: A Centenary Portrait,2000) 图片: © John Wonnacott/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约翰·沃那科特,《皇室家族:新世纪的肖像》(The Royal Family: A Centenary Portrait,2000)
图片: © John Wonnacott/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1. 沃那科特(Wonnacott)的这幅举行作品高12英尺(3.66米),描绘的是千禧年伊始时的皇室成员和他们的爱犬。这幅油画的构图非同寻常,画中人物都挤在画面的下半部,而华丽的天花板、水晶吊灯则占据了画面的剩余部分。沃那科特对于国家肖像美术馆施加在他身上的压力了然于心,他对《每日电讯》(Telegraph)报说:“从个人名誉的角度来说,如果你搞砸了这幅画,你就完蛋了。"至少有一位评论家是这样认为的。“看着这样一幅肖像画,想一下现代的皇室成员。"席勒(Searle)在《卫报》(Guardian)上写道:“是让人痛苦的事情。"(当时他还没有看到弗洛伊德的作品,是弗洛伊德让他恢复了对皇室肖像画的信心。)
    乔治·康多,《女王的梦想与噩梦》( Dreams and Nightmares of the Queen,2006)  图片: courtesy the artist, Simon Lee Gallery/Andrea Caratsch/Zurich and Luhring Augustine/Tate Modern.

    乔治·康多,《女王的梦想与噩梦》( Dreams and Nightmares of the Queen,2006)
    图片: courtesy the artist, Simon Lee Gallery/Andrea Caratsch/Zurich and Luhring Augustine/Tate Modern.

    22. 这也许是我们榜单上最遭人恨的一幅作品。2006年在泰特现代美术馆( Tate Modern)展出时,乔治·康多( George Condo)的这幅作品引发了英国民众的震怒。因为和1980年代的儿童玩家造型相近,这幅画被戏称为“卷心菜皇后",皇家肖像画协会(Royal Society of Portrait Painters)的布雷登·凯利(Brendan Kelly)在《伦敦晚旗报》(Evening Standard)称之为“让人觉得丢人的失败之作"。但是,从各方面考虑,女王还是赢家:因为康多最初的计划是画一幅裸体的女王

    皮埃特罗·阿尼戈尼《伊丽莎白女王二世,摄政女王》(Queen Elizabeth II,Queen Regent ,1954) 图片: © the Fishmongers' Company.

    皮埃特罗·阿尼戈尼《伊丽莎白女王二世,摄政女王》(Queen Elizabeth II,Queen Regent ,1954)
    图片: © the Fishmongers' Company.

    1. 皮埃特罗·阿尼戈尼(Pietro Annigoni)在女王加冕两年后的1954年创作了这幅作品。这张优雅的肖像画看起来很像是为老电影创作的宣传画。这张画是伦敦Fishmongers公司的私有藏品,很少在公众场所亮相,但是却曾经在世界各地英属领地的邮票和货币上出现过。

      皮埃特罗·阿尼戈尼,《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Queen Elizabeth II,1969) 图片: ©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皮埃特罗·阿尼戈尼,《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Queen Elizabeth II,1969)
      图片: ©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24. 女王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官方肖像做过公开评论,但是她显然很喜欢阿尼戈尼,所以在1969年的时候要求国家肖像美术馆邀请这个意大利人再为她画画。虽然阿尼戈尼早期的绘画具有浪漫、华丽的风格,但是为女王创作的这第二幅肖像却显得十分庄严。“我不想把她画成电影明星,我将她当作帝王对待,她要独自面对各种问题,承担各种责任。"艺术家在说起两幅作品巨大的差异时说。这两幅作品只同时出现过两次,第二次是2012年国家肖像美术馆为纪念女王在位50周年而举办的《女王:艺术与图像》(The Queen: Art and Image)展览上。

贾斯廷·莫蒂默,《女王》(The Queen,1997) 图片: Justin Mortimer/the RSA.

贾斯廷·莫蒂默,《女王》(The Queen,1997)
图片: Justin Mortimer/the RSA.

  1. 贾斯廷·莫蒂默(Justin Mortimer)1997年为女王创作的肖像有着黄色的背景,灵感来自于白金汉宫的黄色画室,艺术家正是在这里见到了这位女王。莫蒂默笔下的女王头颅游离在身体之外,隐喻女王孤立在现实生活之外。“我觉得她来自与另外一个时代。"艺术家对《华尔街时报》(Wall Street Journal)说:“除了都是英国人之外,我和她没有任何相同的地方。"这种非同寻常的创作方式当然引发了争议,《每日邮报》(Daily Mail)当时的标题就是“‘愚蠢'的艺术家砍掉了女王的脑袋"。
    安东尼·威廉姆斯,《女王陛下》(HM The Queen,1996) 图片: Antony Williams.

    安东尼·威廉姆斯,《女王陛下》(HM The Queen,1996)
    图片: Antony Williams.

    26. 皇家肖像画家协会(Royal Society of Portrait Painters)在1996年委托安东尼·威廉姆斯(Antony Williams)创作了这幅作品,油画中的伊丽莎白女王显得饱经沧桑。当评论界都纷纷指责他笔下的女王手指头“看起来像香肠一样"的时候,威廉姆斯对美联社(AP)说:“我觉得它们就是那个样子。那基本上就是我看到的情景。"

    艾莉森·杰克逊,《皇室成员学习自拍》(The Royal Family learn how to selfie) 图片: Alison Jackson.

    艾莉森·杰克逊,《皇室成员学习自拍》(The Royal Family learn how to selfie)
    图片: Alison Jackson.

    27. 不,这并不是女王在玩自拍。这张仿冒的皇室成员自拍照是艾莉森·杰克逊(Alison Jackson)的作品。这位艺术家以雇佣特型演员来拍摄社会名流的私生活场景而闻名。我们觉得女王不会喜欢杰克逊拍摄的女王上厕所的短片,但是却很向看到一个喜欢社交媒体的女王

    杰森·贝尔,《四世同堂的英国皇室》(Four generations of the Royal Family, The Queen with The Prince of Wales, The Duke of Cambridge, and Prince George of Cambridge ,2013)图片: Jason Bell/Camera Press.

    杰森·贝尔,《四世同堂的英国皇室》(Four generations of the Royal Family, The Queen with The Prince of Wales, The Duke of Cambridge, and Prince George of Cambridge ,2013)图片: Jason Bell/Camera Press.

    1. 皇家收藏展览同样着眼于未来,杰森·贝尔(Jason Bell2013年的照片当中还包括了女王的下三代继承人:查尔斯王子,威廉王子以及他的孩子,乔治王子。

      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图片: Alastair Barford.

      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图片: Alastair Barford.

29. 女王最近的肖像照,这是为了庆祝她执政超越维多利亚女王而请阿拉斯泰尔·巴福德(Alastair Barford)创作的——这是一位28岁的护卫。这幅油画画的非常向,但是女王的袍子(颁发嘉德勋章时穿着)看起来更像是魔法学院毕业典礼的衣着,而不是英联邦首脑的装束。

史蒂芬·洛克,《女王与爱丁堡公爵出发前往国家议会》( The Queen and The Duke of Edinburgh leaving for the State Opening of Parliament,2015) 图片: Stephen Lock/i-Images.

史蒂芬·洛克,《女王与爱丁堡公爵出发前往国家议会》( The Queen and The Duke of Edinburgh leaving for the State Opening of Parliament,2015)
图片: Stephen Lock/i-Images.

  1. 皇家收藏展览的最后一张照片拍摄于今年5月。女王正与他的丈夫乘坐马车离开白金汉宫前往议会,在那里发表女王演讲。

《天佑吾王》2015年9月9-27日期间在白金汉宫展出,2015年10月6日-2016年1月5日在温莎城堡展出,2016年1月6-27日在荷里路德宫展出。

 

相关阅读:

伊丽莎白女王的艺术收藏开始大规模整理

翠西·艾敏出任伊丽莎白女王二世肖像绘画大赛评委

威廉王子与凯特王妃前往纽约观看碧昂斯演唱会以及艺术展

凯特王妃的艺术史学习背景大揭秘

 

译:Joe Zh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