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一场迟到三十年的MoMA大展

分享至
查尔斯·怀特,《黑人教皇》,1973。图片:© 1973 The Charles White Archives。Photo Credit: Jonathan Muzikar,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Imaging Services

查尔斯·怀特,《黑人教皇》,1973。图片:© 1973 The Charles White Archives。Photo Credit: Jonathan Muzikar,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Imaging Services

非裔美国艺术家查尔斯·怀特(Charles White)1979年去世,享年61岁。他的名气相当大,作品被49所博物馆收藏,共获39个奖项,举办过53场个展,同时也是48本书的主人公。另一位著名的非裔美国艺术家本尼·安德鲁斯(Benny Andrews)在他的讣告中说:“即使是那些不知道他名字的人,也能认出他的作品。"

查尔斯·怀特在他洛杉矶的工作室,1970 。图片:by Robert A. Nakamura

查尔斯·怀特在他洛杉矶的工作室,1970 。图片:by Robert A. Nakamura

然而,时至今日,怀特仍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 他职业生涯30年来的首场回顾展才刚刚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简称MoMA)拉开序幕。他的职业生涯经历了从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杰出领袖再到声名大振四个阶段,这样的人生既独特又十分具有代表性。作为一名教师,同时又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怀特对当今的一些杰出艺术创作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近日,因为怀特学生的名气(比如大卫·海默(David Hammons)和凯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都是他的学生),他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可以说,他的人生轨迹代表着许许多多杰出有色人种艺术家:在有生之年往往被忽略,死后却被追加为重要艺术家。

相关阅读:

深度:最贵前十占六席!历经三代奋斗,黑人艺术家终迎来市场黄金期?(上)

深度:非裔美国艺术家的市场黄金期,是繁荣还是泡沫?(下)

为什么半个月来,几乎人人都在谈论他?揭秘这位新晋的最贵在世黑人艺术家

这场怀特艺术生涯的大型巡展,总结了他对美国艺术和美国艺术品市场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出身贫寒

查尔斯·怀特1918年出生于芝加哥的南部。当母亲忙于生计时,就送他到芝加哥公共图书馆总馆,从那段时间开始,怀特开启了他的绘画生涯。凭借他自身的才华和不断地努力,年仅16岁的怀特就获得芝加哥艺术学院(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的奖学金,并正式进入艺术学院习画。与此同时,他还被另外两所艺术学院录取,却因他非裔美国人的身份被劝退。

他前后曾在芝加哥、纽约、洛杉矶三地生活,因此怀特的这场巡回展就沿着他生活过的轨迹依次巡展。怀特激励并影响了无数年轻艺术家,是他们的榜样,也是他们的恩师。

他作品在拍场的成交价往往低于人们对他声望和影响力的预期:50万美元左右是他个人最佳拍卖战绩。可以说,这可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比如:艺术市场的变化无常、大规模的种族歧视,以及收藏界对具象作品的爱恨交织。事实上,怀特那些大量进入市场的作品都是纸上作品,这往往比绘画作品的价格要低(在怀特与肺结核抗争的过程中,他接受了这种媒介,因为绘画对他的身体状况来说太具挑战性)。

“查尔斯·怀特:回首过往

“查尔斯·怀特:回首过往"展览现场,最右边的作品是查尔斯·怀特于1965年创作的《O自由》。图片:Photograph by Robert Gerhardt

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的记录,在怀特超过220幅的作品中,除10幅以外,其余作品的拍卖结果都低于10万美元。在过去的十年里,怀特的作品为艺术品拍卖市场只贡献了300万美元。在近期,怀特作品的价格大幅上涨,他2018年上半年的拍卖总额是他2015年全年拍卖总额的七倍多。

查尔斯·怀特,《O自由》,1965。图片:Courtesy Swann Galleries

查尔斯·怀特,《O自由》,1965。图片:Courtesy Swann Galleries

纽约的斯旺拍卖画廊(Swann Auction Galleries)以50.9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怀特1965年创作的炭笔画《O 自由 》(O Freedom),画中描绘了一位张开双臂,微笑着的非裔美国青年,这一举创下了怀特在今春最好的拍卖纪录。迄今为止,斯旺拍卖画廊仍在负责怀特的大部分拍卖作品。

查尔斯·怀特,《没人知道我的名字#1》,1965。图片:Courtesy Swann Auction Galleries

查尔斯·怀特,《没人知道我的名字#1》,1965。图片:Courtesy Swann Auction Galleries

今年10月,斯旺拍卖画廊以48.5万美元成交了艺术家有史以来第二幅高价拍品,在这幅名为《没人知道我的名字#1》(Nobody Knows My Name #1)的炭笔画中,在黑色背景的映衬下,一个飘浮的身影(从画作)向外注视着观众。收藏这幅画的正是纽约艺术经纪人Michael Rosenfeld,目前他的画廊就正在展出 “真相与美丽:查尔斯·怀特与他的朋友圈"(Truth & Beauty: Charles White and his Circle)的作品展,展览囊括了怀特和他朋友、学生罗伊·德卡拉瓦(Roy DeCarava)、大卫·哈蒙斯、贝蒂耶·萨尔(Betye Saar)以及黑尔·伍德拉夫(Hale Woodruff)的作品。

 “真相与美丽:查尔斯·怀特与他的圈子

“真相与美丽:查尔斯·怀特与他的圈子"展览现场。图片:致谢Michael Rosenfeld画廊

在私人市场中,也是如此。Rosenfeld表示:“对这次回顾展的预期…(作品的价格)肯定会上涨。"他还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笔对木炭笔的交易,包括很多来自于他的客户。

苏富比美国艺术部主管兼副总裁Kayla Carlsen表示,目前正在与一些机构合作,“为了收藏怀特和他的圈子中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并‘把失去的时间弥补回来'。人们正在积极地收藏他们的作品,以前他们只是没注意到他。"

但这与突然出现在艺术明星周围的投机市场(speculative market)正好相反,怀特市场的飙升更为“健康",斯旺拍卖画廊专家Nigel Freeman表示。他指出,对怀特作品的关注是随着机构的声誉而上升的,“这次回顾展呈现了他作品的深度和广度,我认为他的声望会在海内外掀起一阵高潮。"

市场现状

许多因素导致了怀特市场这种循序渐进的状态。

在怀特的有生之年,他的一级市场相对活跃。他在纽约ACA画廊举办了一系列的个人作品展,还经常为唱片封面、日历和书籍做平面设计,这意味着他的很多作品在当时就被抢购一空,此后就再没在市场上出现过。同时,这也就说明尽管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芝加哥艺术学院这样的机构近年来一直在收购他的重要作品,至今怀特的作品没有一家占主导地位的收藏机构。

查尔斯·怀特,《无题》(Untitled),约1942。图片:© Charles White Archives;Courtesy of Michael Rosenfeld Gallery LLC,New York,NY

查尔斯·怀特,《无题》(Untitled),约1942。图片:© Charles White Archives;Courtesy of Michael Rosenfeld Gallery LLC,New York,NY

现代艺术博物馆策展人Esther Adler策划了这场回顾展。据她估计展览中约三分之二的展品(包括现代艺术博物馆自己藏品)来自艺术机构,其余三分之一来自私人藏家。有些作品是在过去10年间才收购的,还有一些作品是在“查尔斯·怀特创作完之后"就被藏家直接收藏。

与他的一些同行相比,怀特的市场受到了诸多约束,同时也经历了不少波折。Rosenfeld表示:“在过去的30年来,怀特的市场确实经历了大起大落。20、30年前,人们对他作品的兴趣只增不减,15、20年前对他的兴趣趋向平缓,可以说,近5至15年又呈下滑趋势。"

斯旺拍卖画廊指出,本世纪初,怀特的拍卖纪录约3.8万美元。到2007年,一幅重要的具象艺术作品飙升至30万美元。这一纪录直到2011年才被打破,2011年的那个纪录一直保持至今。

专家解释这种波动归咎于趋势的变化。Rosenfeld表示,大约20年前,藏家和博物馆开始“把他们的资源投入到当代和抽象艺术之中。他们不再购买20世纪历史题材的画作了。所以你可能会说,怀特的作品在一段时间内被晾在了一边。"

Adler解释道:“博物馆界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由于深受极简主义和抽象表现主义的影响,人们将注意力放在‘把艺术家的手移开'。同时,怀特正朝着反方向大步挺进。我认为,人们并不一定习惯看到历史之间的对话。"

查尔斯·怀特,《我被斥责,我被鄙视(坚如磐石)》(I Been Rebuked & I Been Scorned (Solid as a Rock)),1954。图片:© Charles White Archives;Courtesy of Michael Rosenfeld Gallery LLC,New York,NY

查尔斯·怀特,《我被斥责,我被鄙视(坚如磐石)》(I Been Rebuked & I Been Scorned (Solid as a Rock)),1954。图片:© Charles White Archives;Courtesy of Michael Rosenfeld Gallery LLC,New York,NY

备受认可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对非裔美国当代艺术家作品的广泛关注,帮助了像怀特这样的老一辈艺术家重返舞台。

在本次展览图录中,怀特的学生、目前拍场最贵价的非裔美国艺术家凯里·詹姆斯·马歇尔写了一篇关于他导师怀特的文章——《一位名叫怀特的黑人艺术家》(A Black Artist Named White):“没有任何一位艺术家比他更激励我投身于图像创作的事业中。我从他身上看到了通往伟大的道路。"马歇尔第一次见到怀特是在他八年级,去洛杉矶的奥蒂斯艺术与设计学院(Oti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参观的时候,当时怀特正在那里教书。马歇尔表示,当时他就下定决心去奥蒂斯艺术与设计学院念书,尽管他当时还没上高中。

像詹姆斯·马歇尔这样的艺术家想要澄清他们的影响,并没被藏家所忽视。Rosenfeld说:“有些藏家在来画廊之前就没收藏过20世纪的艺术品。马歇尔和大卫·汉蒙斯是怀特的学生,他俩都是伟大的当代艺术家,受到人们的敬仰和尊敬。我相信,这给收藏他们作品的藏家足够的信心——他们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藏家之一——让他们能够非常仔细地观察怀特的作品。"

Rosenfeld表示,虽然长期收藏怀特作品的藏家和狂热爱好者一直在抱怨怀特作品的价格持续飙升,但那些习惯砸七、八位数价格的当代艺术藏家们,对六位数的要价毫不在意,甚至觉得“这很合理"。

查尔斯·怀特,《民谣歌手》(Folksinger),1957。图片:Collection Pamela and Harry Belafonte © 1957 The Charles White Archives;Credit:Christopher Burke Studios

查尔斯·怀特,《民谣歌手》(Folksinger),1957。图片:Collection Pamela and Harry Belafonte © 1957 The Charles White Archives;Credit:Christopher Burke Studios

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些藏家很可能会继续砸更多的钱。但Rosenfeld表示,怀特现在这些画作的价格在50万到100万美元区间。 同时,怀特的一些杰作,如1973年创作的《黑人教皇》(Black Pope(Sandwich Board Man))——作为本场回顾展的核心作品——描绘了一位金光闪闪地街头传教士的形象。如果这幅画作要出售,能会超过100万美元。

虽然怀特60、70年代的作品是在藏家中最热门的,但这次回顾展还呈现了怀特在“公共事业振兴署"(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简称WPA,大萧条时期美国总统罗斯福实施新政时建立的一个政府机构,以助解决当时大规模的失业问题)担任艺术家期间创作的重要作品。除了一幅向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租借的怀特创作的WPA大型壁画(MoMA为其制作了一个特别的画框),还有向怀特挚友兼赞助人Harry Belafonte借来的,包括蛋彩画(tempera paintings,15世纪的欧洲绘画方式,主要是将鸡蛋混入绘画颜料当中来绘画)、摄影、蜉蝣(ephemera)作品(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特别关注怀特在纽约的生活,而芝加哥艺术学院则更关注怀特在芝加哥的生活,洛杉矶艺术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LACMA)则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西海岸的生活)。

Adler说,怀特的作品第一次引起她的注意是策展人Kellie Jones组织的,盖蒂基金会发起的“太平洋标准时间" (Pacific Standard Time)展览计划的一部分——展览“挖掘!艺术与黑色洛杉矶1960-1980"(Now Dig This!Art and Black Los Angeles 1960-80)。Adler说,在那段时期,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开始收藏一些怀特的作品,“我们开始意识到学术研究的匮乏,需要一个新的、当代的概述。"同时,芝加哥方面在这一时刻也在思考同样的事情,所以这就是一次思想的碰撞。

Adler解释道,对她和其他参与回顾展的机构来说,发掘怀特作品的深度,并为当代观众重构对于其作品观看的当下视角尤其重要。

Adler表示:“对于大型机构的策展人来说,为艺术家做这么多工作实属罕见。通常都是这样,用新方式来为作品提供新想法和新思路。但查尔斯·怀特的回顾展却姗姗来迟,我们有很多东西要讨论和开展,这真是一份馈赠。"

“查尔斯-怀特:回首过往"(Charles White: A Retrospective)大型回顾展将持续至2019年1月13日

文|Eileen Kinsella

译|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