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徐冰:从“东方之路"到“全世界的未来"

分享至
2014图片提供:《Hi艺术》_meitu_1

徐冰,摄影:《Hi艺术》,图片来源、致谢:徐冰工作室

在1993年以作品《天书》参加由博尼托·奥利瓦担任策展人的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东方之路"之后,时隔22年,徐冰再次受邀参加2015年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馆展览。这期间,不管是艺术家本身还是艺术环境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徐冰最近开始使用起了微信,并且觉得“很方便";比如他的“凤凰"从柔美的形象转变成了危机四伏的强悍形象;比如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展也从“东方之路"变成了“全世界的未来"。

针对2015年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徐冰接受了artnet的专访,就本次参展作品《凤凰-2015》和当代艺术中中国与世界的新关系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Q:你和奥奎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他是怎么挑选到了你的作品《凤凰》?

A:在他组织1996年第二届约翰内斯堡双年展(Johannesburg Biennale)的时候,在纽约有一些非西方主流的西班牙语系、非洲裔的艺术家圈子,大家经常在一起交流。实际上奥奎和一些西班牙的策展人特别推崇多元文化,所以他在这里起到很大的作用。那个时候经常在世界各地有这些艺术家的展览,我就跟他认识了。后来他了解了《凤凰》后,关注到凤凰的很多细部,所以他就很想展览这个作品,但是确实这个《凤凰》比较大,而且真的是很费劲的一个工程,我就说那一起来想办法解决吧。

徐冰,《凤凰-2015》工作现场,图片来源、致谢:徐冰工作室

徐冰,《凤凰-2015》工作现场,图片来源、致谢:徐冰工作室

Q:奥奎很关注于多元文化,那你认为他选择《凤凰》是不是也满足了一些外国人看待中国艺术品奇观的好奇心理呢?

A:我想不是,因为他当时就很明确地说,《凤凰》虽然是来自于中国的,但它所说的事情其实是全球现状的问题。

Q:《凤凰》是你2008年年回国后的第一件作品,现在再做一次《凤凰-2015》,你觉得二者有什么区别,在这中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A:毕竟七年过去了,而且我认为现在的七年相当于过去的七十年,所以它其实是一个阶段性的不同。另外,由于我自己这七年的体会和经历,和在中国的实实在在的参与,我想的事情和我对问题的感受力其实和七年以前是不同的。其实我刚回大陆第二个星期就踏入了工地,这个工地的现场感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刺激,但场地的刺激是从局部上来说。实际上可以说中国当时就是一个大的工地,而且很多东西它可以从局部点到社会现场或者中国现场很本质的东西。过去那个《凤凰》比较柔美,有较强的中国农民表达的意愿。现在这只就特别的强悍和凶猛。我当时就意识到,这两只凤凰要更像恐龙时代的大鸟,也像变形金刚,但它的手段和西方当代艺术、和标准的当代艺术不同,它有很强的民间艺术的手法与手段。

Q:你所谓的民间艺术的手法是怎么体现的?

A:我谈事情都不是从材料、风格上来谈的,也不是从局部的艺术家的智慧来谈的。民间艺术的核心其实就是底层,用最低廉的材料做一些东西能够表达他们的这个愿望,所谓的这个愿望就是现实生活中所不能获取的。所以这个东西其实和标准的当代艺术是非常不同的,它的出发点和核心理念不同。中国在那个时候就是一个民间的现场,这些底层的农民工,所谓新工人,过去都是农民,地位是很低的,但是现在又沦为了工人,而这个时代工人的地位是很低的。所以我们所做的《凤凰》一到晚上就有灯光出来什么的,有些人可能就觉得这个东西太俗气了,或者这个太不像当代艺术了,太不够酷了。但是我觉得这些东西都不应该是我们考虑的范畴,我们为什么要用一个旧有的概念来规范或要求我们的创作?实际上现有的规范和要求都不能够来判断我们今天所做的创作,因为今天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现场,任何旧有的风格、流派和艺术的现有语法都不能表述你在这个时代感受到的、你要说的,因为你说的话是新的,是过去没说过的,所以过去的词库里没有合适的词。

徐冰,《凤凰-2015》工作现场,图片来源、致谢:徐冰工作室

徐冰,《凤凰-2015》工作现场,图片来源、致谢:徐冰工作室

Q:《凤凰-2015》会让人感觉到这个作品是从中国来的,也会让你可能再一次的被贴上中国或者是民族主义的标签,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A:这其实也是一个很旧的概念。你说我贴什么标签倒没关系,但是我是一个中国艺术家,而我在这个文化的土壤中长大,而且我面对的是中国这么一个现场。我在西方这么多年,最后体会到的是,我们过去总是希望我们和西方接轨或者我们要融入西方的主流等等,这种态度其实是极其傻的态度。你接轨、融入,等于你就不存在。而只有当你能够把自己所携带的文化基因中优质的东西通过作品提供给艺术界,这些东西能够对整体的文化、艺术进程有所启示,同时这种启示能够补充和调节他们缺失的部分时,你的作品才有价值。方法本身不是一个问题,而在于你的东西能不能提示我刚才说的这些东西,你的思维能不能大于它们的思维范畴。为什么中国的东西就没价值呢?或者说中国的东西就是贴了中国的标签就是有问题的呢?我觉得这些都是有问题的。

徐冰,《凤凰-2015》,图片来源、致谢:徐冰工作室

徐冰,《凤凰-2015》工作现场,图片来源、致谢:徐冰工作室

Q:你认为现在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带有很强的西方审美趣味吗?

A:我从来不从艺术风格流派来辨别作品,我觉得这不是你分辨作品的一个入口。我的收获在于,我在分析他们作品的过程中,了解了很多年轻人的想法和方法。现在的年轻人创作的方法和生产的方式,其实是有意思的,而且代表了未来。现在对于艺术家来说,真正要做的事情是要寻找和探索新的艺术语汇,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艺术语汇是陈旧的。我看重艺术语汇的新的进展和提示,不是说我们要创造新的艺术形式,而是这个时代现场要求有新的表述方式,否则艺术这个东西就变得没有价值、没有必要了。

Q:你认为“全世界的未来"是怎么样的?

A: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叫“全世界的未来",我觉得这个“全"字加得特别好。但是未来是怎么样,我无法说,我也不是算命的。我只是在想我们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帮助这个世界的认识上的趋向,比如说在我们的文化中,有敬畏自然的思想,我觉得这是我们的文化中最强和最优秀的部分。我不知道人类未来会怎么样,但是至少我们这个思想一直没有被使用过和受到重视,或者说它曾经是反动的思想,而它应该怎么样被使用从而对世界、对未来是有帮助的。

采访:品毓,编辑:何佩莲,校对:品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