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收藏有嘻哈"系列③艺术界的转型即将来临…

分享至
卡西姆·迪恩“斯威兹·比茨

卡西姆·迪恩“斯威兹·比茨"

相关阅读:

“收藏有嘻哈"系列①:艺术市场如何适应潮流明星藏家?

“收藏有嘻哈"系列②:艺术圈能从音乐行业中学到什么?

可以肯定地说,艺术界从来没有见过像斯威兹·比茨(Swizz Beatz)这样的人。比茨原名卡西姆·迪恩(Kasseem Dean),40年前出生在纽约布朗克斯区,是一位格莱美奖得主,也是拥有哈佛MBA学位的嘻哈音乐经纪人。他现任锐步(Reebok)副总裁,平时乐于收藏艺术品(在私人藏家范围内,他拥有数量最多的戈登·帕克斯(Gordon Parks)作品)。

侃爷(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称他为“有史以来最棒的说唱制作人"。比茨为侃爷打造的热门歌曲《Ultralilight Beam》也成为了阿瑟·贾法(Arthur Jafa)作品的原声歌曲《爱是信息,信息是死亡》(Love Is the Message,the Message Is Death)。罗伯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称赞这部视频艺术作品是“革命性的杰作"。比兹也是贾法作品的藏家,并拥有他两件重要作品。

但收藏只是比茨伟大的艺术计划的其中一部分。他曾与Zenith、Bally和Bacardi等品牌合作,并一直运用相同的创业技能帮助艺术家分担他们在艺术市场中的挑战。

目前为止,这些都是由No Commission艺博会牵的头。该艺博会让艺术家们获得100%的收益,而不是与经纪人五五分成。从那时起,比茨就称其为“解放艺术家"的计划,这个计划从迈阿密扩展到了柏林、伦敦、上海和纽约布朗克斯区。据报道,该艺博会为参展艺术家创造了300多万美元的收入。目前, 他似乎在准备将No Commission扩展到一个新的阶段。

最近,artnet新闻主编Andrew Goldstein在UTA艺术家空间对比茨进行了专访。他们共同探讨为什么比茨的收藏在这20年间不断扩大;No Commission的未来计划,以及为什么未来艺术界的颠覆会使得艺术更加大众化。UTA艺术家空间正在展出比茨收藏的20多位当代非裔美国艺术家的作品。该展览与他的策展人尼古拉·瓦斯尔(Nicola Vassell)在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Los Angeles)举办的展览同期举行。

artnet新闻主编Andrew Goldstein

经纪人斯威兹·比茨

如今,艺术界正处在一个令人极度兴奋的阶段。整个行业长期以来都在经历着诸多变化。其中,部分原因是黑人艺术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获得了更多的机会,艺术市场接纳了在世以及去世艺术家的作品,而这种情况在几年前是不可能的。我听到画廊主们在艺博会上展示一位“年轻黑人艺术家"的作品时,他们的激动之情可能和他们之前提到的“耶鲁美术硕士毕业的艺术家"是一样的。

是的,这种情况我亲眼所见。

你收集艺术品已有20年了。你如何看待越来越多的黑人艺术家备受瞩目?

我还不能说我在非裔美国人艺术领域工作了20年,尽管我自己也是非裔美国人。那时,在我面前有不同的艺术类型——非裔美国艺术家的作品并没有让我尽收眼底。我看到更多的是安迪·沃霍尔、凯斯·哈林、夏加尔以及毕加索的作品。然后我开始观察巴斯奎亚,试图理解他所带来的艺术现象——在世界上所有拥有创造力的不同族群的艺术家中,为什么他被推上了王位?

这让我对更多非裔美国艺术家开始琢磨、研究。我说:“哦,我之前没听说过那个艺术家。“我开始喜欢收藏他们的作品,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是兄弟姐妹,所以我和艺术家们见面时也交流音乐和艺术方面的心得。他们来我的工作室,听我的音乐,这就是我工作的过程。我也会拜访他们的工作室,去看他们的作品。这同样也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

我被他们的艺术所深深折服了。我在建立一个音乐领域没有的“大家庭",因为音乐领域有时因为竞争和想要成为最好的之间有点脱节。但是我和这些艺术家之间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同时,越来越多多元化的艺术家团体逐渐崭露头角,新藏家也加入进来。事实上,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Frieze Los Angeles)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被视为一种迎合娱乐业涌现新藏家的尝试。你是如何看到了这种变化?你之前说过嘻哈界的其他人,比如像Nas和Erykah Badu,已经悄悄开始收藏艺术了。你认为收藏这股热潮何时开始?

我目睹了这一现象——如今这种蔓延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广泛——但这种程度仍然不够。我说的不是炒作收藏。我说的是专业收藏。当人们收藏艺术时,人们在改变这个领域。然而,现在还为时过早。但人们必须明白,收藏艺术和购买珠宝或汽车是完全不同的游戏。实际上,收藏是要加入一场对话。对有色人种的藏家来说,收藏仍然相对更难。人们去到画廊,十有八九的情况可能你都买不到想要的作品。

你对此有何经验?你是如何开启你的收藏之旅?

我当然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是不会装傻的。这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画廊已经建立了客户群,新的客户群出现了,他们如何在一个已经花了数百万美元的藏家和一个可能只买一件作品的藏家之间做选择?人们不会放弃好的客户。所以我认为在如何割取的问题上必须有个中间地带,因为画廊,有时也包括艺术家,不想破坏这种关系。这些人可能已经收藏了他们早期的作品,并把它们借给了博物馆,这种做法,很难让人随便从街上走进去就能第一个得到一些理想的作品。顺便说一下,这种现象甚至与种族无关。我觉得这只是画廊运作的规则。

同时,单纯迎合老客户,而不培养新藏家群体,未必有最大的商业意义。

有些画廊会想要同时拥有新老藏家。有一些这样的画廊。这并不是它们应该做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在我的收藏中得到很多作品,同时也邀请其他藏家得到一些他们通常无法得到的作品。

你见过哪个画廊开始优先考虑新藏家吗?

我能看到一些这样的画廊。这并不是它们应该出现的位置。我们作为新的收藏家——尽管我不再是一个新藏家——需要表现出一致性。就像Atom Factory的创始人特洛伊·卡特(Troy Carter)一样,他一直表现出一致性,所以他很可能会对如何发展他的收藏有更好的把控。这是因为,即使艺术家们藏在画廊后面,他们对谁能得到他们的作品也有很大的影响力。他们希望他们的作品能进博物馆,能被让他们作品的价值不断上升的大藏家收藏。

你在艺术界做的最吸引人的一件事情就是你带来的商业角度。我们正处在一个疯狂的时刻,一方面,艺术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庞大,但另一方面,艺术行业本身已经完全过时了。艺术经纪人们仍在实体画廊和艺博会的展位上出售绘画和雕塑,这几乎是他们能想出的最好办法。但再看看音乐产业,或者电影产业,这些领域的业务已完全转型,主要是通过流媒体。但艺术品市场并没受到冲击。

转型即将来临。

那会是什么样子?

看我怎么做比听我怎么说的要好。我的意思是,No Commission艺博会是第一步,创造一个全新的切入点,欢迎每个人。这已经是种颠覆性的做法,让艺术家们在展览中获利百分之百,而不向观众收取入场费。每天晚上的音乐会,会使它变得有节日气氛。当人们去艺术家的工作室听音乐,那里有生命——而不是一个荒凉、贫瘠的环境,音乐和艺术相辅相成。技术也会颠覆它,这就是事实。有很多优秀的画廊主值得继续经营下去,但也有些人做的不对,他们会感觉得到。

你在哈佛商学院时候就开创了No Commission,是什么给了你启发?

我刚刚在迈阿密策划了一场展览,我无意冒犯任何人,但我意识到画廊获利了,藏家获利了,艺博会也获利了,但艺术家们不得不付出成本。尽管我在迈阿密的展览项目取得了成功,但这些项目中,仍有很多艺术家需要一个住处和返程机票,而且他们都不是小人物。我说:“你的作品都卖光了!"他们说:“现在我要5个月才能画画,因为我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投入到你所看到的令人惊叹的作品中去了。"所以,我说:“画廊不能养活你吗?"他们说根本养不活,大概有10位艺术家这么说。

既然这是你在商学院提出的想法,那么商业模式是什么?如果你把所有的销售收入都给了艺术家,No Commission怎么才能维持下去?

我所做的就是找到一个需要在视觉上有吸引力的伙伴:巴卡尔迪(Bacardi)。我说:“你们可以经营所有的酒吧,我们可以一起做这件事。“但是,出于对艺术家的尊重,我们不能在艺术家的作品上有任何标识。他们答应了,从那以后我们就一直在一起。我想出了一个办法,为艺术家们筹集资金,并与巴卡尔迪公司做了一笔生意,这笔生意与艺术无关,因此艺术家们可以百分之百地保留他们自己的作品。

你的工作中融合了音乐,你也参与视觉艺术的创作,你还将商业融入到合作品牌中。人们听到了你真实的声音,那些声音能带来人们新思想、新产品。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融合,我不禁想象这是一个引领我们看到多元文化的方向。这个想法在哈佛很流行?

这些东西能在学校接触到,我甚至在上学之前就知道了。我不需要火箭科学(rocket science)就能做出来,说实话,即使没有哈佛,我也能做出来。但问题是,每个人都很贪婪——所以他们会从巴卡尔迪那里拿钱,但也会从艺术家那里拿一定比例的钱。

在纽约,画廊都在与不断上涨的租金斗争。讽刺的是,如果人们想要一个好的空间,要么你要付一大笔钱;要么你可以用某种方法换来差不多免费的空间——如果你找到一家想用艺术来吸引潜在客户的房地产商,再算出一个经营模式来帮你变现。你是如何做到利用赞助费在文化领域做有益的事,将No Commission建立成双赢模式的?

No Commission是家技术公司。我一开始就决定不这么做。我希望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感受到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在这里,人们可以亲身走进来、思考,“我可以在这里做我自己,我可以买走Swoon的版画。"但向前看,我必须知道技术将成为一个影响因素。

人们认为艺术是为富人准备的,而我说:“不,艺术是为每个人准备的。如果你想要一辆劳斯莱斯,那么你就得去挣一辆——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会在达到够高的经济水平之前会开着丰田去上班。很多人以此作为不收藏艺术品的借口:“你当然收藏艺术品啦,你既有钱又有名。"但是,我也有花一两百美元,或者50美元买的喜欢的作品。

所以,艺术家们在No Commission可以获利100%,人们可以免费入场、吃喝以及观看音乐会——这听上去要在其他开销上节俭一点,对吧?比如开在一个废弃的地下空间?不。我希望No Commission的空间比那些艺术家们挂作品的任何空间都要好,这对我很重要。

那么,这对巴卡尔迪有什么好处?

很多好处。只要想想他们在广告或广告牌上花了多少钱,而人们却没有注意到。我们只是把钱转到有目地性的地方。当你走进来时,所有的产品都是巴卡尔迪的,这下就有了全新的千禧一代基础。37000人注册了这个活动——我想他们以前没有这种规模。所以他们的品牌推广度能够达到非常高,大约30%或40%,这很疯狂。这就是其中的工作原理。

那么,其中技术发挥着什么作用?

非常具有颠覆性的作用,我想等到技术这方面成熟后再透露给大众。我现在要低调一些。我已经为技术方面准备了很多东西,但是切入点会是非常简单的。

流媒体似乎是艺术界一直未能突破的一项技术发展。

这项技术快实现了。

文 | Andrew Goldstein

译 | 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