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爱情、名望,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过去与现在 - artnet 新闻
open side panel
中文

表演、爱情、名望,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过去与现在

分享至
abramovi-marina_eric-ericson-hall_2017_modernamuseet_press-1024x693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于2017年在埃里克·埃里克松音乐厅(Eric Ericson Hall)。图片:致谢Moderna Museet / Åsa Lundén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现年70岁了。她之所以出名,并不完全源于她高产的艺术事业。在过去的50年间,她通过表演艺术的形式探索着肉体的极限与思维的力量。2010年,她的大型回顾展“艺术家在场"(The Artist Is Present)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行,随后展览的全过程于2012年被制成同名纪录片,并获得了圣丹斯电影节、美国独立精神奖以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肯定。同时,她与詹姆斯·弗兰科、Lady Gaga以及Jay Z等明星也保持着友好的合作关系。尽管成名不可避免地给她带来了不少争议,但是在人们的潜意识里,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名人身份早已超越了她艺术家的本职。然而,在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Moderna Museet)举办的阿布拉莫维奇的首次欧洲回顾展告诉了我们她备受推崇的真正原因。

阿布拉莫维奇最早期的作品也许会让视其为当代艺术明星的粉丝们大跌眼镜。她的艺术之路始于故乡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Belgrade),在上世纪60年代末期她来到了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Zagreb)学习深造,彼时她尚未涉及表演,而是在进行绘画创作。

她生于一个激进的年代,在那个时期令人瞠目的极端艺术作品层出不穷。1964年,时年31岁的小野洋子表演了作品《切片》(Cut Piece),邀请观众上台用剪刀将她的衣服剪碎直至赤裸。1971年,克里斯·伯顿(生于1946年,与阿布拉莫维奇同岁,于2015年逝世)选择为艺术中枪。紧接着,维托·阿孔西(Vito Acconci,生于1940年)在纽约索纳班画廊( Sonnabend Gallery)内的斜板下手淫,观者们则一边听他讲述其性幻想一边从斜板上经过,这便是作品《温床》(Seedbed)。1974年,克里斯·伯顿又将自己钉在了大众甲壳虫汽车上。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节奏5》(Marina Abramović,Rhythm 5,1974)©Marina Abramović/Bildupphovsrätt 2017。图片:©Nebojsa Cankovic,致谢Marina Abramović Archives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节奏5》(Marina Abramović,Rhythm 5,1974)©Marina Abramović/Bildupphovsrätt 2017。图片:©Nebojsa Cankovic,致谢Marina Abramović Archives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与这一黄金时期的关系也带着一丝施虐与受虐的意味,激进的表演成为她离开艺术学院后最早的作品形式。在她1975年的作品《托马斯之唇》(Lips of Thomas)中,有一张摆满了各种物品的桌子,包括玻璃杯和红酒、蜂蜜和调羹、节拍器、剃刀片、以及一根黑色的皮鞭。桌旁放着四块大冰块,组成了十字的形状,还有一台加热器悬在上空。在墙上,有一个倒置的共产主义式的五角星,在它之上是阿布拉莫维奇赤裸的视频投影,她的皮肤上印有一个相同的五角星并且不停鞭打着自己。

通过墙注我们了解到,在原始的表演中,阿布拉莫维奇喝完了蜂蜜和酒,砸碎了玻璃杯,用刀片将星形刻进了皮肤里,并且鞭打自己直至毫无直觉,她将自己置于十字冰块上,再刻意让加热器对准伤口。她就这么躺在那里,一边挨冻一边炙烤,在流着血的情况下维持了30分钟。根据她自己写下的墙注所示,如果观众试图挪动她便是“亵渎了作品"。

那时起,阿布拉莫维奇学会了如何试炼她的观众,也试炼了自己。再前一年,她表演了作品《节奏5》(Rhythm 5),在一个五角星的火圈内,她意外地昏了过去。当她即将被火吞噬时,两名观众救下了她,但她却在相关文献中提到“这件作品遭到了破坏"。

在经历了濒死状态后,阿布拉莫维奇还会有何惊人之举?

1975年,她遇到了另一位行为艺术家乌雷(Ulay),从此他们便共同生活、共同创作。美术馆中,至今还留有以视频投影形式保存的两人合作的经典表演,这段复杂的合作关系结束于1988年,以著名的长城上分手的作品《情人》(The Lovers)作结。在这些作品中,他们既彼此亲吻,又掌掴对方,他甚至用箭射向她,他们赤裸着站在一起,就在那人来人往的路口,而他们共同生活了十年的面包车见证般默然矗立在这些变化的图景之中。

乌雷/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潜能》(Rest Energy,1980)©Ulay/Marina Abramović/Bildupphovsrätt 2017。图片:致谢Marina Abramović Archives

乌雷/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潜能》(Rest Energy,1980)©Ulay/Marina Abramović/Bildupphovsrätt 2017。图片:致谢Marina Abramović Archives

正如作品中所述,分手后的阿布拉莫维奇回到了巴尔干半岛,在学习了冥想之后,又从催眠术研究到炼金术,并且接触了藏传僧人、伊斯兰苏非派人士以及澳大利亚土著等各种人。到了1990年代,受巴尔干战争和独身状态的启发,阿布拉莫维奇开始关注她的根源,企图用系列作品《解脱》(Freeing)重新检视那个在1975年已经净化过的自己。

在录像装置作品《巴尔干巴洛克》(Balkan Baroque)中,她擦拭着动物骨头上的血迹并且戴着一条红围巾起舞,这件作品给她带来了1997年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的荣誉。在2005年的作品《巴尔干色情史诗》(Balkan Erotic Epic)中,她搜集了当地的民俗传统并创作出一排表演者在公开环境中集体按摩赤裸胸部的影像。在作品《靠我们》(Count on Us,2004)当中,一个儿童合唱团唱着联合国赞歌包围着身处五角星之中的阿布拉莫维奇。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巴尔干巴洛克》©Marina Abramović/Bildupphovsrätt 2017。图片:致谢Marina Abramović Archives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巴尔干巴洛克》©Marina Abramović/Bildupphovsrätt 2017。图片:致谢Marina Abramović Archives

这一蓄势时期很快过去,在2010年“艺术家在现场"横空出世。由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这件作品影响范围较大,因此在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很难将其还原,尤其是在那样相对狭窄的空间里,呻吟、歌唱和啜泣的声音都会穿过分隔墙被另一个房间听到,但这次艺术家却并不在现场。

在斯德哥尔摩,对阿布拉莫维奇的狂热似乎还不像其他地方那样强烈,因此这次回顾展能让瑞典的观众们也赶上这阵进度。“回顾展"这一定位使得观众不可能获得作品首发时的现场体验,不过幸运的是,这些在开幕当晚排队等候的观众们将有机会参与两件新作品。在其中一件名为《数米》(Counting the Rice)的作品中,一张木制长桌被放置在博物馆大厅里,观众们将被邀请来到桌前戴上降噪音的耳机,“一边分离一边数出"桌子中央的大米。

另外一件表演是与当代美术馆及埃里克·埃里克松国际合唱中心(Eric Ericson International Choral Centre)合作的作品。每一个参与这项作品的观众都需要在进入展厅之前把手表、手机以及外衣留在门外的衣物间,阿布拉莫维奇希望通过这次合作在她自己、持续吟唱的乐团和观众之间“创造出共同的回忆"。

《清洁者》(The Cleaner)这一令人有些捉摸不透的作品名却正合适回顾阿布拉莫维奇50年的艺术生涯。展览中,伴着配乐的演奏,观众将参与到一个神秘玄幻的时空之中。但有一点却是明确的,那就是尽管阿布拉莫维奇的创作手法和个人声望在过去几年内发生了很大变化,她喜爱艺术创作的内心却始终赤忱。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清洁者"正在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展出,展期至2017年5月21日。

编译:Wenjia 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