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极品前男友之: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署名权之战败诉乌雷

分享至
Ulay-1024x684

乌雷。图片: Courtesy of Patrick McMullan

德国行为艺术家乌雷·莱西潘(Ulay Laysienpen),或者以我们所熟悉的称呼——“乌雷",他虽然是一个独立创作的艺术家,但是在行为表演界“教母"/“发动机"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的爱情故事与长达十年之久的合作阴影之下,他更多是以那个“前男友"的身份进入公众视野。

可以肯定的是,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恶化。去年底,乌雷就因联合作品署名权这一纠纷把前女友阿布拉莫维奇告上法庭。就在这周三,一家荷兰法院判决阿布拉莫维奇需要支付乌雷超过25万欧元(约合185.8万人民币),原因为前者违反了两人间1976年至1988年间建立的工作合同(这段著名的情侣关系以万众瞩目之下的《长城》作品分手)。

“玛丽娜和我曾有过一段非常紧密的艺术合作时光,那段时期的作品是我们共同的精神财产。而我尊重从那之后玛丽娜得到的成就,并且从来没有任何的对峙意向。"乌雷由他的律师提供的一份声明中说。

“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捍卫我的遗产,我作为联合艺术家的道德权利,还有这些所出售作品的版权费,"他继续说。“我希望我们现在能够真诚的和解,把不愉快抛诸脑后,努力促进我们共同的艺术遗产。"

在长达十年之久的创作中,乌雷与阿布拉莫维奇关系紧密,就连他们也称自己是“连体婴"。其间使他们名声大噪的作品包括在一个小时内往返朝对方小跑的《空间关系》(Relation in Space,1976),两人赤裸站在画廊入口处的《无量之物》(Imponderabilia,1977,2010再次表演),还有手持有毒弓箭面对面的《潜能》(Rest Energy,1980)。

Ulay-with-Marina-The-Artist-is-Present-2010-MoMA-e1423687661353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吸气/呼气》行为表演现场,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1978)。图片:Courtesy of Phaidon.

《吸气/呼气》(Breathing In/Breathing Out)于1977年首次在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表演,并于1978年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再次表演。表演现场上,两人塞住鼻孔并且紧密的嘴对嘴,从而阻断吸入新鲜空气,他们“共享"对方呼出的二氧化碳气体。这一持续约19分钟的表演最后,双方因窒息而昏厥,暗喻出两个相互依赖的个体之间存在的危机和伤害。

他们的关系与1988年在表演《情人·长城》之后结束,作品中两人从长城两段向反方向行走,并在中途相见,然后继续完成对方的旅行。而在长城上短暂相遇,标志着他们作为合作伙伴与恋人的身份告终。

Marina-Abramovic-Breathing-In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吸气/呼气》行为表演现场,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1978)。图片:Courtesy of Phaidon.

这对表演艺术CP最著名的举动,莫过于阿布拉莫维奇2010年在MoMA的《艺术家在场》(The Artist is Present)中的“偶遇"。作品中,她坐在展厅中的椅子上,邀请任何观者加入并坐在对面与她对视,两人间没有任何语言或肢体的交流。当多年“失联"的老搭档兼前男友乌雷意外的出现在她对面的座位上,阿布拉莫维奇落下了令人动容的眼泪,并向前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他的双手。不久之后,这段互动的视频就在网上被疯狂转载和讨论。

尽管看似平静的遭遇,也未能改变乌雷的想法。他仍然在2015年向法院起诉阿布拉莫维奇,声称她违反了他们1999年签约的合作合同。

据英国《卫报》报道,乌雷表示阿布拉莫维奇并没有给他提供准确的销售记录,并在这十六年中仅仅支付过他4次。阿姆斯特丹法院由此判决,乌雷有权拥有售出作品的20%净特许权,因此阿布拉莫维奇需要支付归还超过25万欧元,外加2.3万欧元(约合17.1万人民币)的法律费用。

尽管乌雷在此次争夺署名权之中胜利了,但他谈到法律诉讼争战和自己与癌症的抗争时说:“癌症的折磨是在危及我的生命,而与阿布拉莫维奇的无止境的法律诉讼是在威胁我的存在。"

 

相关阅读: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被前男友起诉,争取联合作品署名权

乌雷近40年后将独自重现与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行为表演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将在中国首次举办个展

 

译:Pinyuan Li

编:Liz Li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