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解密一位女艺术家的不平凡之路:NASA为何委任她创作?

分享至
芭芭拉·普雷和她在MassMoCA的作品。图片:致谢艺术家

芭芭拉·普雷和她在MassMoCA的作品。图片:致谢艺术家

艺术家芭芭拉·普雷(Barbara Prey)和我们聊了聊她的工作,她在美国国家艺术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n the Arts)扮演的角色,以及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如何在特朗普执政下发展。

国家艺术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n the Arts)是一个由14个人组成的顾问委员会,为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主席提供咨询。其所有成员均由美国总统任命,根据他们的专业素养以及在各自领域内的杰出贡献选拔而出

芭芭拉·恩斯特·普雷(Barbara Ernst Prey)是委员会中唯一的视觉艺术家。她由当时的总统乔治·W·布什任命。普雷主要用水彩创作(水彩是一种不易更改的材质)。通过与美国政府的合作,普雷开拓了她的事业。她的作品被全球100多个美国大使馆收藏。目前仅有两位在世女艺术家的作品被白宫永久收藏,芭芭拉就是其中的一位,并且,她曾多次受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委托创作。

最近,普雷受麻省当代艺术博物馆(以下简称MASS MoCA)委托,为博物馆新成立的6号建筑创作了一幅世界上最大的水彩画。该作品与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和罗伯特·劳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作品一同挂在博物馆。

普雷的职业生涯轨迹展示了传统画廊系统之外的成功之路。其主要受益于大使馆艺术计划(Artin Embassies program)—— 一项意图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馆和领事馆展出各类艺术作品的全球性活动。

在她担任全国理事会唯一受聘艺术家的九年任期内,普雷已经对国家艺术基金会的内部工作有了独到的理解。最近,artnet新闻和艺术家谈了谈她如何成为美国政府的艺术家,以及她认为在特朗普政府执政下的国家艺术基金会将会如何发展

芭芭拉·普雷和第一夫人劳拉·布什(Laura Bush)在2003年的白宫系列作品中介绍她的作品。图片:致谢艺术家

芭芭拉·普雷和第一夫人劳拉·布什(Laura Bush)在2003年的白宫系列作品中介绍她的作品。图片:致谢艺术家

 

您通过大使馆艺术计划,白宫,美国航空航天局和您所在国家艺术基金会与美国政府建立了密切的关系。这一切都是如何发生的

我融入了无党派政府机构,艺术委员会,并与美国国务院大使馆艺术计划(AIE)发展了友好关系。当时有一些大使开始收藏我的作品。驻挪威,法国,西班牙和捷克共和国的大使都收集了我的作品,并邀请我的作品在大使馆展出。

然后在2003年,我意外地接到了NASA的电话。NASA委托我画四幅画用作收藏。对于一个独立艺术家而言非同寻常,但其实NASA通过美国国务院大使馆艺术计划已经对我的作品非常熟悉。劳伦·安德森(Laurie Anderson)和我当年是美国航空航天局受委托的仅有的两位艺术家。我也是作品被白宫永久收藏的仅有的两位在世女艺术家之一。布什政府也很熟悉我的作品,包括我关于“911"作出的一系列创作。

这个任命来自国家艺术委员会的国家艺术基金顾问委员会,这是个意想不到的电话。至今,我都不知道是谁向布什总统提名我的。我认为最有可能是美国国务院大使馆艺术计划(AIE)。这个过程非常复杂,我必须接受五位联邦调查局开展的一年半的审查。

自从特朗普威胁要削减资金以来,国家艺术基金会已经受到了很多关注,但外界对组织的内部运作却鲜有了解。你可以描述一下你在国家艺术委员会中扮演的角色吗,并给我们分享一些对基金会现状的看法吗

国家艺术理事会是由美国总统任命的成员组成的面向国家艺术基金会主席的顾问机构。这些成员因其扎实的专业精神和杰出的艺术贡献被选中。任命基于地理区域,候选人代表各个地区。我是被纽约州任命的。

其审查程序是类似大使或内阁成员的审查程序。为了审查,联邦调查局对我进行了约50次的访问。理事会对国家艺术基金会提供的所有艺术赠款进行表决,并提名年度国家艺术奖获得者。

目前,国家艺术基金会的工作依然按部就班。国家艺术基金会已经完成了2017年的募资,并继续发放2017年的基金。我们依然在截止日期前接受2018财年的拨款申请,并将继续照常运作,除非国会颁布新的预算。也就是说,总统的2018年财年的财政预算案提出要削减国家艺术基金会,意图提供2900万美元用于有序地关闭基金会。

我觉得上次的会议讨论很有帮助,目前的预算请求只是在长期预算请求的24个步骤中的第一步。我持乐观态度,我希望我的猜想是对的,在接下来的谈判中预算问题会得到进一步的推进,会得到更多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因为有很多共和党人支持国家艺术基金会。这不是国家艺术基金会第一次面临被关闭的威胁(曾经的里根政府也有计划关停该机构)。国家艺术基金会刚刚庆祝成立五十周年,我希望它能在未来继续存在。

国家艺术基金会本身不能自己提案保留自己,所以如何保住基金会呢?个人和组织继续力挺就显得至关重要。

芭芭拉·普雷在美国驻挪威奥斯陆大使馆工作。图片:致谢艺术家

芭芭拉·普雷在美国驻挪威奥斯陆大使馆工作。图片:致谢艺术家

根据您的经验,政府在多大程度上有责任支持艺术

我是艺术的倡导者,作为一个视觉艺术家,我强烈认为,政府对艺术的支持对我们国家和整个人类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被任命为国家艺术基金会顾问的好处之一是审阅并表决所有的赠款,所以我有机会看到美国多样的艺术形式,我们对此表示支持。国家艺术基金会的每一个行政当局和主席都有他们具体目标和方案。

如前所述,国家艺术基金会不能有自己的主张,因为它是一个政府机构,但其他艺术机构就可以。不过,国家艺术基金会指明艺术如何助力经济,这是国会继续支持艺术的良好论据。艺术和文化部门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2%,达7420亿美元,为我们的劳动力增加了数百万个就业机会。有二百多万专职艺术家和近五百万艺术相关的工作者。国家艺术基金会的作用之一是确保所有美国人无论身在何处,都可以有机会接触艺术,所以所有435个选区都受益于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

你对如今政府实施的艺术政策有什么看法

我对该机构可能会解散感到失望;不过,在我们6月份的会议之后,我对它的未来还是非常乐观。

您被描述为代表美国艺术的全球大使。如何为国际观众呈现美国的多样性并付诸于艺术实践当中

我很幸运地看到了全国各地艺术实践的多样性,从传统艺术到非传统艺术。美国的艺术并不是单一的整体,而是有各种各样的种类、想法,还有在国际上的声誉。

我是国家艺术基金会的坚定支持者。很重要的原因是基金会长达五十年的资助,对全国许多的艺术组织,艺术家和社区带来了意义非凡的影响。

芭芭拉·普雷为Mass MoCA创作。图片:致谢艺术家

芭芭拉·普雷为Mass MoCA创作。图片:致谢艺术家

你为MassMoCA6号建筑创作的作品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彩画。你可以描述一下你是如何结识这个委员会的,以及你挑战巨幅水彩的传奇历程

MASS MoCA委托我为翻新的6号建筑创作一个85英尺的巨幅水彩。完成后的作品与罗伯特·劳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并置。

我一直用水彩绘画,已有45年了,所以在巨大尺幅上创作水彩的机会是很吸引我的。我想捕捉这种体验,观察自然光如何和这个废弃的工业空间发生关系。

作为已经在全国艺术基金会顾问委员会中工作十年的唯一画家,我发现这个项目很契合国家艺术基金会聚焦社区族群的主旨。该建筑曾是一个纺织厂,是该地区的经济支柱,就像现在它作为博物馆发挥的功能一样,成为了该地区文化支柱。

 

文:Henri Neuendorf

译:Chang Liu

编:Alex Zheng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