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季大纯:我只是一个画画的老百姓

分享至
季大纯,图片来源:aye画廊

季大纯,图片来源:aye画廊

作为当下中国最具辨识度的艺术家之一,季大纯的作品以超现实主义的风格和对当代中国现实的讽刺性批判而著称。他的作品常以符号化的形象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季大纯本人又拒绝明确的符号化和简单定义。当我们纠结于艺术家到底是如何游离于具象与抽象之间的时候,却不知道他却在一边听评书里讲着《三国演义》,一边进行他的艺术创作,对此他表示:“我只是一个画画的老百姓"。

关于创作

Q:我觉得你作品的颜色是很清淡的,但是结构又很紧。

A:对,就是一个东方人画的西方的东西,出来这么一个实实在在的情况、结果。我学了这么多年,也看了这些多年,然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不是说我想一个主意或者学一个什么人的什么东西,加以改造之后变成另外一种面貌,我觉得这有一些简单。我不是说我的东西有那么复杂,而是我希望最后这个东西是一个积累之后的结果,没有好坏。

季大纯,《2014.7》,布面丙烯,40x30 cm,2014,图片来源:aye画廊

季大纯,《2014.7》,布面丙烯,40×30 cm,2014,图片来源:aye画廊

Q:关于绘画颜料,有什么讲究吗?

A:我原来都是用马利的。马利的颜色,你在调的时候是一个颜色,画上去是另外一个颜色,干了之后又是一个颜色,所以你在调的时候,你要想到它干了之后是什么颜色,颜色还要很准,真功夫啊。关于这个,我已经比较有经验了。

Q:可是马利是一个很便宜的颜料。

A:是,我现在改了。很多人骂我,说卖了那么多画,还用这么便宜的,其实我习惯用这种牌子。现在买的好颜色,我还没有完全适应,因为这个颜色画上去它不变,我很尴尬,不知道怎么办。反而这种差的颜色,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会显得苍白,这也是我适应的一个东西,像泥土时间长了,干了之后,它会变成另外一种很退让的姿态的感觉,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东西。

Q:你怎么去看待你每一张画和每一张画之间的关系呢?

A:我一般不这么想这个事情。就是画的时候不违背自己的心愿,不要怕人家说你是有几个风格呀,或者你一会儿这么着一会儿那么着。因为我就是这样的,这会儿是这么想的,那会儿那么想的,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真实的情况。作为画画的人保持真实是一个最起码的状态,不然怎么往下继续呢?

季大纯,《Brain Fuid》,布面丙烯,150x110 cm,2010,图片来源:aye画廊

季大纯,《Brain Fuid》,布面丙烯,150×110 cm,2010,图片来源:aye画廊

Q:你以前画具象,现在算是抽象画吗?你让别人怎么给你下定义呢?

A:你说抽象,我觉得也准确也不准确,我觉得怎么说我都不介意,我也不知道我画的是个啥。我随时可以画具象的,也可以随时画这种东西(如上图),真实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有的时候积累到一定程度我就想画一张写实的、好玩的。

关于2015年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

Q:这次奥奎让你画2m×2m的大画,是你完全没有挑战过的东西。

A:他说你画2m×2m的,我说行,因为我也想尝试。其实这是我没想到的,但是他既然说你画了,就参加吧,我肯定特别想完成这个事情。这个事情让我也是很钦佩一个策展人的眼光,还有他宏观的视角。这个事情对我有一种好像是提升的感觉,我现在不害怕那么大的面积的创作了,我之前一直特别害怕,我觉得1米8的尺幅,我就画得不太好了。

季大纯,《Medical Landscape》,布面丙烯,150x110 cm,2011,图片来源:aye画廊

季大纯,《Medical Landscape》,布面丙烯,150×110 cm,2011,图片来源:aye画廊

Q:你认为奥奎看中了你的哪个方面?

A:我不知道。我不敢问他,当时我挺紧张的,我没见过这么高级别的人物,我买过一本他当时策划卡塞尔文献展的画册,里面有好多我喜欢的艺术家,这次他们参与威尼斯双年展。我特别兴奋,终于能够这么集中地看到他们的画,也有可能看见他们的人了。

Q:然后你的作品也跟他们产生一个互动。

A:我不指望,能看看他们,我就比较开心,真是这样,能够过一点气回来,接着画就是了。

Q:你觉得西方人在看你的画的时候不会存在一种误解吗?

A:那误解也是应该的,我觉得画就是给人得留一点空间,他看的结果就是他跟这个画面结合之后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个好事。

关于未来发展

Q: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成功艺术家?

A:我希望成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家,但是我知道这个真的挺难的。就是真能画出一个你理想当中的那张画,哪怕一张就行了,但是画不出来。而且现在判断的标准越来越多,随着你的年龄增长,有一定的知识积累,然后你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情,问题越来越多,你觉得这个事情越来越难,然后画画这个事情越来越可怕,就是这么一个事情,也挺好玩的。

季大纯,《Unicorn》,布面丙烯,30x20 cm,2011,图片来源:aye画廊

季大纯,《Unicorn》,布面丙烯,30×20 cm,2011,图片来源:aye画廊

Q:那你接下来要准备做什么呢?

A:我当时画这么大尺幅的作品的时候,我就想画点小尺幅的。其实现在画的也不是很对,当时特别想我赶紧把这个事做完了,就不是作业了,还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感觉来,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心理。

Q:那新画的画风是什么呢?

A:我没有什么风格,我觉得要形成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好像是自然的。如果这个东西变成一个目的的话,反而徒增烦恼。

Q:现在大家都在谈一些市场上会比较关注的东西,你怎么看呢?

A:我是被市场抛弃的人,我也抛弃市场。其实这是很正面的一个说法。我这么多年真的见过很多事情,所以最后会变成这么样一个态度,怎么都行了,主要我就是想把画画好,没有别的。

Q:你会觉得你被经济所迫吗?或者会有物质和名声方面的压力吗?

A:我有一阵子是这样的,但是我现在不靠画画这个事情谋生,我只要保持我现在这个状态,至少用这种心态走到哪天算哪天,年纪轻的时候各种各样的问题都碰到过,我觉得我现在就应该这么选择。画画的人都是很苦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状态。但其实画画跟生活水平不能划等号的。我希望能更好一些,但这个事情肯定不是压力。我只能把我现在做的事情继续做下去,名声到底怎么样,我真的求不来,我也不会去求,我希望能够可以比较自由地看美术馆和画画,这样我就觉得很好很好了。

采访:品毓,编辑:何佩莲,校对:品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