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认识这6位入围艺术家

分享至

由上海外滩美术馆与时尚品牌HUGO BOSS联手举办的第二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再度拉开帷幕。6位入围艺术家的作品将于2015年10月30日至2016年1月30日在上海外滩美术馆进行展出,获奖者将于11月公布。

这项两年一次的艺术奖项致力于发掘35岁以下的新晋艺术家,意在凸显亚洲新涌现的艺术创作和创新力。此届延续了2013年对大中华地区的关注,并将评选的目光扩展至了东南亚。经由评审委员会挑选,从33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的6位艺术家背景多元,分别来自中国大陆、台湾、柬埔寨、缅甸及菲律宾。他们在艺术创作中体现出了创新见解,并积极参与当下社会议题与挑战的对话。

杨心广

 

杨心广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杨心广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杨心广1980年生于湖南长沙,现生活、工作于北京。作品曾于今日美术馆、多伦多青年美术大展、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都灵艺术博览会(Artissima)等地展出,并分别参加了2010年与2014年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杨心广《无题(断肠)》,树根、钢筋、油漆,135 x 108 x 182 cm,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杨心广《无题(断肠)》,树根、钢筋、油漆,135 x 108 x 182 cm,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杨心广的创作以雕塑为主,也不乏对于录像和行为等形式的应用。在他的作品中,材料是一个格外显著的载体。他对材料的“选择"本身即是具有社会性的,投射在这些材料上的个人情感、社会身份,乃至它们的价格,都使得它们具备了经验的属性,无法再被还原。

他的作品中带有独特的幽默,尤其是那些在录像和行为作品中设置的顽固、执着的前提与情境,或者对于一场情绪崩溃的导演和记录。

 

杨心广《无题(天地悠悠)》,树干、钢筋、油漆、原子灰、纸,94.5 x 60 x 275.5 cm,2015 单频道录像,彩色,有声,3分钟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杨心广《无题(天地悠悠)》,树干、钢筋、油漆、原子灰、纸,94.5 x 60 x 275.5 cm,2015
单频道录像,彩色,有声,3分钟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此次展出的作品全部来自艺术家的新创作,从立意到陈列皆由内在联系所牵引,而这个旅程始于《无题(天地悠悠)》中有感于悲天悯人情怀的哭泣的演绎。树干上的投影记录下了这个在法国圣维克多山上的过程,雕塑的造型与山顶的十字架遥相呼应,作为对山的抽象。而哭泣这种身体产生的情绪反应引申出了《无题(断肠)》中由钢筋制成的山峰所包裹的 “断肠",这截树根所制的“断肠"呈自然扭曲状态,与钢筋的“理性结构"形成了对比。“从医学角度来讲,人的悲伤情绪是由于肠胃不好,越悲伤肠胃越坏",杨心广说。狭长展厅的另一端耸立着《无题(冥王星)》,似乎与《无题(天地悠悠)》形成了一种平衡,也承袭了“天地"的元素,借天体冥王星上近期被发现的心形色块来戏谑它所引发的热议,以及现下一厢情愿的“心灵鸡汤"的泛滥。冥王星的形象是用钢筋焊接在金色背景上。杨心广在北京公社展出过的2014年的作品《金色H-NO.2a》也曾运用过这样的创作手法,他认为“金色给所有人的象征性和感受比较恒定。"

谷口玛丽亚(Maria Taniguchi

 

谷口玛利亚(Maria Taniguchi)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谷口玛丽亚(Maria Taniguchi)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谷口玛丽亚1981年生于菲律宾朗芒芽地,毕业于伦敦金史密斯学院(Goldsmiths),现生活、工作于菲律宾马尼拉。她的作品曾于纽约犹太美术馆(The Jewish Museum)、2013年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和2015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等地展出,并与同是入围者的关小登上了《Kaleidoscope亚洲版》2015年创刊号的“亮点"最佳艺术家栏目。2015年7月她参与了伦敦泰特不列颠美术馆(Tate Britain)的群展“敬畏与责备:当代电影和录像的现代主义遗产"(Reverence and Reproach: Modernist Legacies in Contemporary Film and Video)。

 

谷口玛利亚“无题

谷口玛丽亚“无题"系列(“Untitled" series),布面丙烯,2012 – 2015
谷口玛利亚《我看,我感》(I see, It Feels),单频道高清录像,彩色,无声,7分30秒,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谷口玛丽亚在她的绘画、雕塑和录像作品创作中展现出了对形式的高度崇尚。与她本人所表现出的一样,她的作品安静并严谨。她以单色绘画的技法创作的砖画中投入了密集的时间和劳动,而录像作品中镜头语言的运用与拍摄对象的状态中都贯穿着节奏和规律。

艺术家以此剖析并连接物质文化、科技和自然的知识与经验,也在考察这些对象所处的时空、社会和历史语境。艺术家感受到菲律宾社会与政治格局乃至经济结构所遭遇的困顿,她将这种持续的经验投射到了作品之中。

 

谷口玛利亚《无题(ram dram sram)》(Untitled(ram dram sram)),模切纸张,71.12 x 96.52 x 25.40 cm,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谷口玛丽亚《无题(ram dram sram)》(Untitled(ram dram sram)),模切纸张,71.12 x 96.52 x 25.40 cm,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雕塑作品《无题(ram dram sram)》的主体由一叠珍珠白色的海报组成,上面留下了激光蚀刻造成的大小形状不一的孔洞,穿透了雕塑实体,正如存储器磁盘上的信息暗码。观众可以将海报一张张带走,而代表了记忆的机械构成却也在“读取"中逐渐消失。“ram dram sram"本身包含了各种数据存储器的名称,但听起来却像是一组模糊不清的呢喃,这些暗码的呢喃意图带来无法破译的挫折和挣扎。

关小

 

关小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关小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关小1983年生于重庆,现生活、工作于北京。作品曾于魔金石空间、2015年弗里兹伦敦艺术博览会(Frieze London)、安特卫普M HKA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van Hedendaagse Kunst)、ART021艺术博览会等地展出,并将于2016年参加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她的创作涉及不同类型的媒介,其中最为多见的是雕塑、装置和录像。

 

关小《纪录片:地心穿刺》,综合材料,3组,每组230 x 280 x 210 cm,2012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关小《纪录片:地心穿刺》,综合材料,3组,每组230 x 280 x 210 cm,2012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关小选择的创作素材有着强烈的私人痕迹和偶然性,其中有生活中遇见或感知的现成物和人造品,也有通过互联网在内的途径所获得的图像,它们象征着当下现实中的文化、技术、物质与权力等问题。她的雕塑和装置作品通过视觉语言将素材的特征进行放大,把它们转换成让人感到陌生的观看对象,也将它们进行混合,在其中建立起抽象乃至跳跃的联系。关小录像作品的概念更为明确,更强调认知过程中对于主题的讨论,通过图像和语言表达着自己的观点和态度。

 

关小《日出》,综合材料,灯箱 150 x 400 x 40 cm,雕塑尺寸可变,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关小《日出》,综合材料,灯箱 150 x 400 x 40 cm,雕塑尺寸可变,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此次她特别为“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创作的装置作品《日出》由LED灯箱、雕塑和轮胎、排气管、人造植物等现成品组成,是之前同系列《日落》的续作。从视觉和时间来看,日出和日落能够将一天分为两个完全不同的状态。这件作品利用人造材料和光源模拟了“日出"的景象,以混合美学体现出了她对自然的理解。“‘自然'早就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没有经过人造'的自然了,我们看到的很多所谓没有经过人造处理的东西已经经过第二次生产,有了人工痕迹,"关小表示,“反而搜索引擎在我看来也是一种自然,它是个完善的系统,有很多层面,既包含了随机的概念,也有主观意识的存在……所以评价什么是自然和真实,早就不能再套用以前的标准了。"她认为,装置与观看空间的呼应非常重要,而光线则是修饰空间最有效的方式。

关小的个展“基本逻辑"现正于上海天线空间展出,展期将持续至2015年11月27日。

万迪拉塔纳(Vandy Rattana

 

万迪拉塔纳(Vandy Rattana)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万迪拉塔纳(Vandy Rattana)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万迪拉塔纳1980年生于柬埔寨金边,现生活、工作于金边、巴黎和台北。作品曾于波尔多当代视觉艺术中心(CAPC musée d'art contemporain de Bordeaux)、巴黎国立网球场美术馆(Jeu de Paume Paris)、纽约亚洲协会(Art Society)、赫塞尔美术馆(Hessel Museum of Art)及dOCUMENTA(13)展出。

 

万迪拉塔纳“弹坑水塘

万迪拉塔纳“弹坑水塘"系列(“Bomb Ponds"series),数码打印,9件,每件91 x 111 cm,2009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万迪拉塔纳的创作以摄影和录像为主,他的作品有着新闻摄影纪实性的冲动,注重现场感,也捕捉到了图像背后的社会历史的深刻背景。万迪拉塔纳的摄影作品直面灾难留下的痕迹,并以图像的象征意义展现了幸存者们重建和疗伤的心理历程。在他的摄影和录像作品中,风景是画面中的主角,并带有冥想的气质。他意图使这些风景和它们背后的故事为柬埔寨的苦难提供无言的证词。

 

万迪拉塔纳《时间的风景》(The Landscape of Time),单频道高清录像,彩色,有声,19分12秒,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万迪拉塔纳《时间的风景》(The Landscape of Time),单频道高清录像,彩色,有声,19分12秒,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受到越战殃及,柬埔寨1975年到1979年间在波尔布特政权下经历了极为血腥暴力的极左统,为了探知这段幸存者不愿提起的历史和伤愈过程,万迪拉塔纳在电影三部曲的第一部《独白》中,于芒果树和棕榈树下一块没有标记的罹难者葬地上与已故的姐姐展开了一场忏悔、宣泄式的对话。

莫萨(Moe Satt

 

莫萨(Moe Satt)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莫萨(Moe Satt)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莫萨1983年出生,并一直生活、工作于缅甸仰光。2008年他于缅甸成立了“压力之外"(Beyond Pressure)国际行为艺术节,并积极活跃在亚洲及其他国家的行为艺术节上,也曾参加过第八届北京“Open国际行为艺术节"。

缅甸曾经受到长期军人独裁统治,如今正在经历民主自由化改革。作为年轻一代艺术家,莫萨对人民的境遇进行着持续的批判,以身体作为最直接的实践媒介,在一系列与之有关的行为和表演作品之外,还通过录像和装置对这一主题进行延续。莫萨将行为实践放到公共空间和公众的交汇点上,希望能在作品的编排上瓦解等级化秩序,给规范的公共空间带来一阵扰动,并让观众以一种新的感官来体悟实践、运动和交流。

独裁统治下的艺术创作通常是违法的,所以前一代艺术家中形成了一种为自己取化名的传统。缅甸在近年民主改革中对艺术正逐渐放开限制,但他仍为自己取了“莫萨"这个化名。莫萨的作品中带着对权威犀利的挑衅,却又以创意的表现方式中和了观者的不适。

 

莫萨《向我所栖身的社会提五个问题》(Five Questions to Society where I Live),霓虹灯管、铝板、玻璃钢,61 x 152 cm,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莫萨《向我所栖身的社会提五个问题》(Five Questions to Society where I Live),霓虹灯管、铝板、玻璃钢,61 x 152 cm,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在《向我所栖身的社会提五个问题》中,通过霓虹灯管和手势雕塑的组合,莫萨对缅甸的社会问出了“你没事吧?"、“你好吗?"、“你和平吗?"等问题,2015年缅甸即将大选,他在新版本中增加了“你反对军政府吗?"“你投票吗?"这两个新的手势。“手是我创作中重要的一部分。"莫萨表示。

 

莫萨《国王的伞》(Like Umbrella, Like King),伞,共15把,伞面直径244 cm,单频道高清录像,彩色,有声,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莫萨《国王的伞》(Like Umbrella, Like King),伞,共15把,伞面直径244 cm,单频道高清录像,彩色,有声,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国王的伞》中,莫萨为缅甸原先只有皇室才能够使用、象征权贵的绸缎面勃生伞装上了一道道拉链,在公共场合供人们随意拉开或拉上,并用录像记录。这一互动打破了“伞"这一固有的视觉符号,也代表对社会固有等级体系的破除和改变。两件作品都注重于社会的重大演变过程及其民众的生存和心理状态。

黄博志(Huang Po-Chih

 

黄博志(Huang Po-Chih)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黄博志(Huang Po-Chih)
图片: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黄博志1980年生于台湾桃园,现生活、工作于台湾新竹。他的作品曾在台北双年展、台北当代美术馆、深圳雕塑双年展、今日美术馆等地展出,并被国立台湾美术馆所收藏。此次的作品《五百棵柠檬树》于2013年获得台北美术奖首奖。

在黄博志多元化的艺术实践中,他着重探讨的是有关生产、农业、制造业、消费等议题,并以此为基础进行政治经济层面上的批判,最终着眼于一个个参与这一结构的平凡个体。

展出的两件作品无一不浸透着黄博志本人及其家庭的历程,并且都来源于他正在撰写或已经撰写完成的故事。黄博志解释道:“在我看来,我写的故事才是真正的艺术作品,而这些艺术作品只是‘赝品',是表达故事和概念的媒介和桥梁。"

黄博志用标志性的色彩和空间逻辑为他的项目渲染了如同单色绘画一般的风格和临场的仪式感。这种视觉体验也构成了与项目所立足的社会背景之间的观看距离,使观看者能够展开客观的审视与思考。他的项目环环相扣,带有朴实却跳脱的意趣。

 

黄博志《生产线》,装置、表演,尺寸可变,2012 – 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黄博志《生产线》,装置、表演,尺寸可变,2012 – 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生产线》的概念来源于黄博志为曾从事服装加工的母亲所记录下的故事《蓝色皮肤》。在深圳,经历相似的吴姨与身处台湾的黄博志的母亲合作将女工制服的丹宁布布料加工为成衣,表现出工业时代为个体留下的感性记忆和余味。此站在外滩美术馆的回字形展厅中,墙面被漆成了与布料相同的蓝色,成衣被放在衣架上展出,而吴姨与黄博志则同时在用缝纫机缝制一段围绕“回"的中心首尾相接的单宁布匹,整个装置恰巧地利用了展厅的结构,呈现出了一个具有设计感的画面。“我把它当作一幅画在创作。"黄博志说。

 

黄博志《五百棵柠檬树》,装置、表演,尺寸可变,2013 – 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图片由刘楚翘拍摄

黄博志《五百棵柠檬树》,装置、表演,尺寸可变,2013 – 2015
致谢:艺术家本人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图片由刘楚翘拍摄

近年来台湾农业衰退,黄博志借助艺术资源为不再鲜活的农田和故事注入了新的意味。《五百棵柠檬树》中,他征集500位参与者购买酒标,而后种下500棵柠檬树,并于两年后用贴有酒标的柠檬酒(Limoncello)作为回报。展厅中,他将巨大的展柜布置成了有自然光的温室,将小株柠檬树与树枝上的斑鸠、芹菜和米糕交相分布,象征着对儿时回忆的想象,而米糕也是酿制柠檬酒的必须原料。项目的模式带有温情的社会心理和小规模合作创业的结构,看似是对工业社会的逆反,实际上却暗示着新的经济潜力。整个项目的过程作为一件艺术品还包含了一个重要环节——当你欣赏完展厅内部之后,别忘了到外面的吧台,享用一杯特制的“柠檬芹菜饮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