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弗朗西斯科·博纳米痛批当今艺术策展人:自欺欺人不着调

分享至
弗朗西斯科·博纳米 图片:courtesy Francesco Bonami

弗朗西斯科·博纳米
图片:courtesy Francesco Bonami

当今的艺术界里还有策展人的位置吗?曾经只有经过极端严格的专业训练才能担任的策展人一角现在却被逼到了艺术界的边缘。你看,正在进行的2016年柏林双年展就是由美国艺术家小组DIS策展的。类似的还有即将要在苏黎世开幕的“欧洲宣言"双年展Manifesta 11,由德国艺术家克里斯蒂安·扬科夫斯基(Christian Jankowski)执掌位。与此同时,2017年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将由艺术家双人组艾墨格林与德拉塞特(Elmgreen & Dragset)策展。

甚至喜剧明星史蒂夫·马丁(Steve Martin)都在加拿大艺术家劳伦·哈里斯(Lawren Harris)位于洛杉矶哈默博物馆(Hammer Museum)的展览里插了一脚。该展览目前正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展出,随后将巡展至加拿大安大略艺术馆(Art Gallery of Ontario)。

策展曾经是仅限艺术史学家的专有职业。虽然如今越来越多的学校都开设了策展专业,但是这些策展专业的毕业生在和艺术家与非专业的毕业生一争高下之时,竟往往处于劣势。所以,究竟是什么发生了变化?我们日前和著名的意大利策展人弗朗西斯科·博纳米(Francesco Bonami)聊了聊。他目前正在准备即将于6月9日在Nahmad Projects开幕的首个展览“我才不是提诺·西格尔"(I am NOT tino sehgal)。

博纳米谈了当今策展人的角色,艺术界是怎么越来越无聊,以及他作为明星策展人面临的挑战。

Nahmad Projects项目“我才不是提诺·西格尔

Nahmad Projects项目“我才不是提诺·西格尔"展览入选艺术家。该展览由弗朗西斯科·博纳米
策划。
图片:Benedict Johnson, courtesy Nahmad Projects, London

当今策展人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即便是最高傲的艺术经纪人,都需要掌握一些能让人信服的智性知识。艺术无论在任何标准之下都仍是社会必不可分的一部分,因为艺术的内涵和本质让我们多多少少暂时忘记,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最终死去。唐·德里罗(Don Delillo)的最后一本小说里提到,超低温冷藏或许能改变这个不可避免的结局……也就是死亡。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也许那时我们就不需要策展人了吧。

策展人这一角色在过去十年里发生了怎样的转变?

我们(策展人)已经变成了一个自欺欺人的角色,同时又与艺术市场以及艺术家的创作生涯完全脱离了干系。

为什么越来越多艺术家和非专业人士都在扮演着策展人的角色?

因为整个艺术系统已经无聊到束手无策了。

安娜·法法里奥,《睡眠》(Sleep,2016) 图片:Benedict Johnson,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hmad Projects, London.

安娜·法法里奥,《睡眠》(Sleep,2016)
图片:Benedict Johnson,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hmad Projects, London.

在当代艺术界里,策展人已经濒临灭绝了吗?

我觉得我们(策展人)就像“绘画"一样:人人都说“绘画"已死,但是它却仍然“活"着。创作一件优秀的绘画作品非常、非常难。这个道理对于成为一名优秀的策展人而言同样适用。能够不去成为这个行业的笑柄太难了,就像让罗伯特·德·尼罗扮演一个正在扮演自己的罗伯特·德·尼罗一样,这样的徒劳是毫无意义的。你应该自然而然地做你自己。也许这是不让这个行业消亡的秘密?

你是否认为所谓的明星策展人"阻碍了年轻策展人的事业发展?

我并不这样认为。可以说,我现在,或曾经是一个明星策展人。Massimiliano Gioni(纽约新美术馆艺术总监)、Gary Carrion Murayari(新美术馆策展人)、Cecilia Alemani(纽约高线艺术公园总监)、Margot Norton(新美术馆策展人)还有一些其他人,他们都靠着自己的才华成为了成功的策展人。如果你很优秀的话,无论你面前有什么障碍,你都是优秀的;如果你不行的话,即便你的前方畅通无阻,你也是不可能成功的。在我之前的一辈人里,有那么一些自大狂妄但是又聪明绝顶的所谓的“明星策展人",我认为我做得还可以。我没什么可抱怨的。而且,我还算比较幸运。

你是否认为当今观众已经不太关注有思想深度的艺术展了?

不,我反而认为,艺术展的观众群在过去二十五年间迅速发展了起来。所以对于策展人而言,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曾经,我们只需要面对少数的狂热、忠实的艺术信徒。当时,要是谁敢在博物馆里说一个空鞋盒子是个玩笑的话,是一定会被人笑话的。如今,如果你不能用令人信服的语言解释说明为什么空鞋盒子就是艺术,那么被笑话的人应该是你。当观众对于晦涩难懂的展览不买账的话,我并不认为这是观众的错。作为策展人,如果你真的仔细进行过思考,你会发现观众的思路会跟着你一起走。

 

相关阅读:

“好博"艺术家双人组变身策展人,他们将为2017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带来什么惊喜?

柏林双年展进行时:末日危难和隐秘空间的狂欢

 

译:Laura Bingyan Xue

编:Liz Li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