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收藏家与艺术家之争:傅丹败诉,伯特·克鲁克获赔120万美元

分享至
伯特·克鲁克(Bert Kreuk) 图片:Courtesy Gemeentemuseum Den Haag, via Art Daily

伯特·克鲁克(Bert Kreuk)
图片:Courtesy Gemeentemuseum Den Haag, via Art Daily

自去年9月就进入司法流程的傅丹(Danh Vo)拒交作品一案,最终以鹿特丹法院判决荷兰收藏家伯特·克鲁克(Bert Kreuk)胜诉的结果告终。

这位在对越南裔丹麦艺术家、Hugo Boss艺术奖得主傅丹提出了赔偿89万8千欧元(约合120万美元,745万元人民币)的诉讼,指责傅丹未能交付一件为在海牙市立博物馆推出的展览
“Transforming the Known"所委约创作的作品,但这一说法被傅丹的律师所否认。

傅丹最终为该展览交出了一件小型作品,而克鲁克却一再强调,艺术家原本应许的作品能够填满展馆中的某个展览空间。

据称,克鲁克在索赔数额中也列出了因傅丹未能按时交付作品,对他本人的名誉所造成的损失。

然而这位藏家也曾说过,如果傅丹能够完成作品,他并无他求。

傅丹 图片来源:artnet News

傅丹
图片来源:artnet News

法院方面发现了充足的证据显示,艺术家本人与伊莎贝拉·波特罗兹画廊(Galerie Isabella Bortolozzi)在2013年与伯特·克鲁克签署的一份协议中,已经说明了该件作品的相关费用。

法院勒令傅丹需在一年内完成他所许诺为该展览创作的作品。一旦迟交,傅丹及他的代理画廊主伊莎贝拉·波特罗兹(Isabella Bortolozzi)将面临每日1万欧元的罚款,最高罚款金额为20万欧元。

在协议中,克鲁克应支付35万美元购下该作品——这一价格在协议签署时就已经商定。然而傅丹作品时下的价格要远高于此,特别是在他参加今年举办的威尼斯双年展之后。(相关阅读:傅丹将代表丹麦馆参加威尼斯双年展

克鲁克原本打算在裁决结果出来后的两周内索取该件作品,但法院方面坚持认为,双方的合作关系应当先恢复正常,而艺术家日程表上现有的工作计划也应当被考虑在内。

傅丹,《我们人民》细部,2011至2014年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lerie Chantal Crousel

傅丹,《我们人民》细部,2011至2014年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lerie Chantal Crousel

另外,法庭认为傅丹不能被迫使再次创作一件旧作品。克鲁克曾表达,他希望这件作品能够是“Budweiser "或“American Flag"中的一件,但是这件作品应该显示出“自那时起作为一名艺术家的成长"。

克鲁克在写给artnet新闻的一封电邮中就判决结果发表了回应:

“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这一判决结果再次说明没有人可以就已经达成的协议颠倒黑白。傅丹和Bartolozzi[原文如此,应为Bortolozzi]坚持不服从协议,他们找了一些毫无根据和前后矛盾的借口,并且试图对诸多证据草草解释。尽管如此,这样的做法也不能改变事实,更无法抹去他们应付的责任。对我本人而言,这件事只是每个人都应当遵守协议这么简单。这一试图败坏我个人名义,并抵赖债务的企图是毫无价值的、投机的,而且也被证明是无效的。"

artnet新闻试图联系傅丹本人就此事发表回应,但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回复。

 

译:徐丹羽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