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对话军械库艺博会总监Ben Genocchio:是时候做出改变

分享至

 

迪安娜·劳森(Deana Lawson),《Mama Goma》, 2015。 图片: 致谢 Rhona Hoffman 画廊

迪安娜·劳森(Deana Lawson),《Mama Goma》, 2015。
图片: 致谢 Rhona Hoffman Gallery

2010年,在前任总监保罗·莫里斯(Paul Morris)的带领下,纽约的军械库艺博会创建了“聚焦"(Focus)单元(这个单元每年将会组织关注世界不同地域和地区的艺术品 )。时至今日,这个单元已经展出过了来自中国、中东地区以及非洲的艺术家们的作品。虽然“聚焦"(Focus)单元的初衷是想给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廊们一个机会,让其在纽约展示他们所带来的艺术家的作品;但如今已经有太多国际化的艺博会,而且整个艺术界也更加的全球化。所以,最初对于这个单元的构想在新晋的艺博会执行总监本杰明·吉诺齐奥(Ben Genocchio)看来已经有些过时了,因为他已经厌倦了以地理、地域为中心的这种主题。

相关阅读:artnet新闻全球主编本杰明·吉诺齐奥,将就任纽约军械库艺博会新执行总监

吉诺齐奥此次还带来了来自洛杉矶艺术博物馆(LACMA)当代艺术部联合策展人贾勒特·格雷戈里(Jarrett Gregory),她将负责策展12个由不同的国际知名艺术家组成的个展区,当然这些被选中的艺术家需要拥有迫切探索政治与社会问题的能力。这个综合展区被命名为“该做些什么(What is to be done)?",其中包括青年女摄影师迪安娜·劳森(Deana Lawson),影像媒体艺术家约翰·格里蒙莱普(Johan Grimonprez),Ibrahim Mahama, Anya Titova, Tuan Andrew Nguyen, 将雕塑与表演相结合的艺术家Senga Nengudi, Mathilde Rosier, Teresa Margolles, Cercle d'Art des Travailleurs de Plantations Congolaises (CATPC), Amna Asghar, 画家 Roman Opalka, 以及建立在物体基础上的动作与影像的艺术家田中功起(Koki Tanaka).

但是格雷戈里认为,艺术家和作品中的地缘因素仍旧十分重要,很可能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重要。

“那些我正在考虑的艺术家,"她在自己的策展声明中说道,“他们每一个人都散发着对我们现在所处的历史阶段的一种迫切感。"

在与吉诺齐奥的聊天当中我提问了一些有关他改革军械库艺博会“聚焦"(Focus)单元的想法,及其背后体现出的我们正以什么样的眼光在看待艺术这样一个问题。

 

田中功起(Koki Tanaka), 《临时性研究:工作坊1号,“1946-1952年占领时期和1970年的人类与物质

田中功起(Koki Tanaka), 《临时性研究:工作坊1号,“1946-1952年占领时期和1970年的人类与物质"》2014.
图片:致谢维他命艺术空间

你为什么将原本以围绕艺术家所来自的地区作为组建“聚焦"(Focus)单元的展览这个宗旨改变了?

对我来说这虽然是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而且我始终认为这个单元对我们以及艺博会来说都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但我认为展览的品质需要具有连贯性,因此所有出现在军械库艺博会的单元,包括特别策展的那些,都应该把选择并展示最顶尖的艺术家们和画廊放在最首要的位置上,而不是他们来自世界上的什么地方。

当然曾将地域作为主要参考标准的“聚焦"(Focus)单元在过去的七届艺博会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我认为是时候去重新思考这个模式了。而且,虽然拥有一个以地域为导向的展区集中展示这些艺术家是十分有效的市场销售手段,因为藏家大多可能对作品已有一个准确的预判,但这无疑也同时限制了举办方对潜在参展者的选择余地。

其次,让我觉得是时候抽离以地理因素为主导的“聚焦"(Focus)单元的还有另一个显而易见的的原因,那就是它看起来似乎已经不再与现如今全球化的艺术界联系的那么紧密了,因为那些其它的那些艺博会都已经十分的国际化了,并且无论那些艺术家们、画廊、以及策展人们从哪里出生,或者拥有哪个国家的护照,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早已超越了地域的界限。

现如今的艺术家,经纪人,和策展人们并不仅仅把自己看作仅仅是在一个本土的地区或是一个地缘背景下工作,因此只将地理因素作为首要考虑因素将会使这个展区缺乏在整体策展方向上的一致性。

对于2017年的这届,我希望通过这次的策展项目将关注的焦点带回到以实现顶级的品质和才智上来。

安雅(Anna Titova), 《Blue Vitrine》,2016。 图片:致谢Artwin画廊

安雅(Anna Titova), 《Blue Vitrine》,2016。
图片:致谢Artwin画廊

请谈一谈你为什么选择让策展人贾勒特·格雷戈里(Jarrett Gregory)来主持此次的这个“聚焦"(Focus)展示单元,以及你希望她能为其带来些什么?

“聚焦"(Focus)单元一直以来都是军械库艺博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虽然将以一个新的形式出现,但毫无疑问的是,它将继续履行其发掘艺术家的职责。军械库艺博会是一个藏家们、访客们、以及媒体们早已知晓的可以发现新鲜的、激动人心的艺术品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个那些你在别的展览单元,甚至别的艺博会都无法实现的接触新艺术、艺术家、以及画廊的地方。另一个吸引藏家们来到军械库艺术展的重要原因是: 数不胜数的新晋的国际画廊和艺术家都是通过我们的“聚焦"(Focus)单元完成了他们在纽约的初次亮相。

我们一定是希望继续保持这样一个可以发掘藏家们的艺术品味的单元,但同时,我们也希望举办展览的宗旨要有一定的连贯性。后来我们决定,保持像之前一样每年为“聚焦"(Focus)单元选择不同的策展人,但是不同的是,这次我们希望他们去根据自己的一个想法或是主题来组织一个展览。这样的话就不仅可以呈现出全球顶级的艺术品和艺术家,同时也展示出了那些迫切的、重要的,并且与这个时代息息相关的东西。

我们这次十分幸运的请到了贾勒特·格雷戈里(Jarrett Gregory)作为这个单元的策展人。不像其它的艺博会从它的申请者里面直接挑选(画廊首先递交申请然后由策展人对挑选参展画廊提供“指导意见"),组成我们的“聚焦"(Focus)单元的艺术家们直接来自于格雷戈里女士提供的一份她希望进行主动接触的艺术家的名单,里面包括了她感兴趣的一些具体的艺术作品和艺术项目。在这之后,我们才会去接触和寻求这些画廊的支持。这就像一个真正的经过精心策划的博物馆等级的展览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在它是在一个艺博会里面。而且我相信这种以策展人四处征集和甄选参展者的模式就像她的一份有力的策展声明,并在所有艺博会当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在格雷戈里女士策划的以“该做些什么(What is to be done)?"为主题的“聚焦"(Focus)单元当中,她创造了一个十分具有远见,并同时是一个艺术家们对当今世界上所表现出的一些社会和政治问题的把握的呈现。

迪安娜·劳森(Deana Lawson),《Kindom Come》, 2015。 图片: 致谢 Rhona Hoffman Gallery

迪安娜·劳森(Deana Lawson),《Kindom Come》, 2015。
图片: 致谢 Rhona Hoffman Gallery

我知道有些藏家对这次的改动表示了不满。他们希望能够在一个地区的一个特定范围内来搜寻作品,但是随着作品被打散并分布在整个艺博会上,这使得它们更难以被找到。在这里,你想对藏家们说些什么?

把来自一个地区的艺术家们进行集中展示的好处是你会明确的知道它们是什么,但是坏处就是对那些并不喜欢来自这个地区的艺术家和艺术品的藏家们来说根本就不会有任何试图接触的欲望。因此我们相信把这次的关注点放在找寻最好高品质、以及那些与世界最具有关联性的的艺术和艺术家们,并把他们组织在一起呈现,这样就会拥有一个更广阔的群众基础,也因此会吸引更多的藏家和访客的到来。当然,为了实现我们的规划,我们需要一个来自于策展领域的有力的声音,并且最好同时拥有敏锐眼光的艺术策展人。格雷戈里女士的确是一个正在冉冉升起的策展界的新星,并且她也是我所见过的拥有最多旅行经历和知识的策展人之一。我们相信她和她的眼光,同时我们也对她所策划的这个主题单元能够吸引更多的藏家和访客充满了信心。

 

Cedric Tamasala (part of Cercle d'Art des Travailleurs de Plantations Congolaises), 《How my grandfather survived (2015)》。 图片:致谢Galerie Fons Welters.

Cedric Tamasala (part of Cercle d'Art des Travailleurs de Plantations Congolaises), 《How my grandfather survived (2015)》。
图片:致谢Galerie Fons Welters.

能简单谈一谈“聚焦"(Focus)单元里面的这些艺术家和画廊,以及它们是如何被组织起来的么?与之前的有什么不同么?

在这次“聚焦"(Focus)单元里面出现的14个画廊当中,只有4个是参加过去年的艺博会(Sean Kelly, Rhona Hoffman, KOW, 以及 Kadel Willborn)。这次我们有十个新的画廊加入了进来(包括 Lévy Gorvy, Vitamin Creative Space, Thomas Erben, Galerie Fons Welters)。所以,这次会有很大一部分的新面孔首次出现在军械库艺博会上。其中有两位艺术家还将参加今年的惠特尼双年展—Deana Lawson和Tuan Andrew Nguyen。

近期格雷戈里在莫斯科和刚果的游历极大的影响了她对此次“聚焦"(Focus)单元的愿景,以至于这次的主题“该做些什么(What is to be done)?"就出自于Nikolai Chernyshevsky在被囚禁的时候书写的并于1863年出版的一部小说的名字。通过建立角色和故事线,《该做些什么》为俄罗斯的社会主义革命打下了根基,并被视作为俄国文学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作品之一。此次的“聚焦"(Focus)单元包括12名来自十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们,更重要的是他们都十分关注世界上的一些最迫切的社会和政治问题。

有些重点展示会包括来自Cercle d'Art des Travailleurs de Plantations Congolaises (CATPC,一个刚果的民间艺术组织)的体现了殖民主义带来的伤痕的雕塑(他将同期在纽约的雕塑中心举办展览);曾代表日本参加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田中功起;艺术家Johan Grimonprez带来的探索全球武器贸易的一部影片;以及Senga Nengudi于1970年代创作的雕塑。

 

迪安娜·劳森(Deana Lawson), 《Mickey and Friends (2013)》。 图片:致谢 Rhona Hoffman画廊

迪安娜·劳森(Deana Lawson), 《Mickey and Friends (2013)》。
图片:致谢 Rhona Hoffman画廊

随着现如今艺术商人、策展人、和藏家们越来越频繁的去到哥伦比亚、阿布扎比、上海,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被艺博会主要单元的画廊所展示,我同意如果还把来自于一个地区的艺术家圈在一个地方有些不必要。那么这个仅仅是因为市场的原因,还是艺术家们和地缘的因素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

在2016年的军械库艺博会当中,我们有来自于34个不同国家的画廊参展,同样在2017年的这一届我们也拥有同样多样化的参加者们,我们的确是一个十分国际化的艺博会。这些参展的全球顶级画廊和艺术家们是由我们的选择委员会挑选的。在这里,我们100%的强调作品和艺术家们所代表的品质,以及在策展主题中的表现力。今年,超过70个画廊将在占位中带来艺术家的个展或是双人展,这将会是一次无与伦比的呈现和策划。

每一个军械库的参展者都会得到参与艺博会的权利,但是我们不能对所有有实力的申请者全盘接收,而且选择委员会了不能保证了解所有在世界各个角落的占有重要地位的画廊。因此我认为我们十分需要一个不同的声音也来进行选择,以我们为例,策展人就是我们在选择参展者的时候能继续保持多样化的一个方法。因此,保持这么一个多样化的品质和探索的精神就是所有那些关注我们艺博会的人们所热爱、所期待的点。

关于的近些年来艺术家和画廊与其地理因素之间的关系发生改变的这一点你是对的。绝大多数的艺术家、画廊、和策展人们都不喜欢被圈在一个固有的地理上的地区,他们认为那样会在某种程度上消减他们,尤其当他们来自于一些地理上偏远的地区的时候。他们希望参与到世界中来,国际艺术界认为这就如同当代艺术家恰巧生在了一个特殊的地点,而且他们常常抗拒被这样定义。

今天的社会是一个为艺术家的社会,艺术商人和地理因素已经再也不像以前那么的重要了。品质才是重要的,并且对艺术家来说,将他们的作品展示在对的博物馆、艺博会、以及国际性的画廊才是最关键的。军械库艺博会就是其中的重要一环,并且通过此次对品质的关注,我们也希望能在现如今这个已经非常拥挤的艺博会市场当中保持一个领先的地位。

 

文:Rozalia Jovanovic

译:Liu Ye

编:Cathy Fa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