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城市更新注入艺文如何保持纯粹?对话翁菱:我是一个特彻底的浪漫主义者

分享至
翁菱在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翁菱在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12月8日晚,北京胡同中的玉河一号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再次上演一场「玉河夜话」。此次第25期的夜话,也是这个由综合艺文策划人翁菱创建的艺术文化思想和跨界创意理念的交流平台步入四周年的庆典。

当晚主角是荷兰MVRDV建筑事务所联合创始人、建筑师Winy Maas,邀请了当代建筑与城市人文领域学者、清华大学周榕担任主持。在对谈和提问环节之前,Winy Maas献出了一场语速飞快、几乎“烧脑"和颠覆的关于“绿色梦想"的演讲。在经过多轮的未来城市营造的探讨之后,四周年之际的「玉河夜话」,推出了“艺文城市主张"话题,到达了这条思考脉络上的至高点。

Winy Maas在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Winy Maas在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2015年10月24日,以“老北平和新北京"开始,翁菱邀请了张北海、邵帆和许知远进行对谈,开启了关于城市文化脉络和未来营造的话题。几乎是紧接着的第二期, “城市的变迁与变迁的城市",进一步从哲学及人文思辨的⻆角度切入,探讨城市变迁中的问题。第八期的玉河夜话“以市场规律为基础的新城市秩序" ,由扎哈事务所合伙人Patrick Schumacher,从建筑设计与城市规划的角度探索如何面对挑战与机遇,建立建筑环境的秩序,以空间和内容为人类生活带来快乐和美感。而就在去年,隈研吾把话题推向一个新的高度,从建筑大师的角度,阐述我们究竟能“为这个世界留下什么?"。

隈延吾在玉河夜话第19期现场。

隈延吾在玉河夜话第19期现场。

当然,二十多期的夜话中,穿插的话题覆盖了城市、社会、艺术、文化、建筑、设计、音乐、科学、哲学、电影、诗歌等多个领域,邀请过上百位不同行业和学科的嘉宾。而第二十五期,再次回到“艺文城市主张",对话由京杭大运河沿线上重量级城市改造案例杭州大城北核心示范区谈开去,藉由Winy Maas与翁菱过去近二十年以来在各自的实践中,尤其是紧密的合作中关于城市营造的理念发展及实践历程的反思与探讨,再次对充满浪漫主义的“新艺文"绿色城市营造进行了思考和探索。

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最早的推动者之一,翁菱工作的一个重要方向是将艺术与文化引领到城市变迁和升级的进程中去。多年以来的经验和项目,把她推到了将国际最顶尖的艺文引入中国社会文化的资深专业和重要实践者的位置上。

就在当晚夜话开启之前,artnet新闻在玉河一号与翁菱进行了对话。

翁菱

翁菱

artnet新闻 x 翁菱

玉河夜话已经走过了四年,今晚是第25期,但是好像一直以一种相对私密和低调的方式在进行?

我们已经做了四年的玉河夜话。四年前的第一次,我们请了纽约的张北海来。写北京的书很多,但我觉得张北海《侠影》的前半部描绘的“特别北平",很有意思。那年夏天,我在纽约认识他,冬季就请他来玉河院子围炉夜话。同时,我又请了几位对北京这座城市有文化认同感的朋友与他对话。

玉河夜话第1期,嘉宾张北海。

玉河夜话第1期,嘉宾张北海。

从第一期到现在,玉河夜话所涉及的话题比较宽泛,多为跨学科的对谈交流方式。内容既先锋前卫,也比较有温度、广度和深度。虽然我是做私立当代艺术空间出身,但大概从2001年起,我所关注的范畴开始完全拓展开来——从一个纯当代艺术的角度,从视觉艺术和各类演出对城市的介入,拓展至城市规划与环境保护、科技和艺术的结合,再到人工智能与生物技术,集中探索人类的未来“新世界"。我们选题相对自由,比如说我们生活在北京,雾霾很重,我们也会谈谈雾霾时期的种种……

我们希望在北京营造出一个跨学科的,专家、朋友,都可以来真诚和自由交流的家园般的新知平台;进而,以思想引领实践,激发未来无尽的创新。有两个这么低调而美好的院子,坐落在北京老城的中心,在旖丽的玉河河畔,实在很难得。我想塑造一个氛围,不同学科的朋友们在这可以敞开心扉、抱团取暖、自由漫谈,以人文关怀生命、共同探讨新知,共同直面城市和人类未来的变迁或危机。这里其实是我们艺文创新机构的Think Tank(智库)和总部思想平台,因为我们的实践项目都是在各个城市中发生。

玉河夜话第19期现场图。

玉河夜话第19期现场图。

现在您在做一些什么样的项目?

我们在杭州的项目比较多。其一是杭氧综合改造项目,基地离西湖五公里,是一个6万平米的老厂房,一个特别酷的工业遗存空间,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事务所在做建筑改造,我们的团队在做运营。这是一个以新型博物馆群来带动的未来创意生活项目。

我们也配合政府在杭州大城北的改造工作。计划中的杭州大城北是占地135.5万平方公里的新城,其3.5平方公里的核心示范区的概念策划与规划由我和建筑师Winy Maas合作完成。区域覆盖了南北走向的运河,以及东西走向的杭州钢铁厂和杭州炼油厂,是一个极富历史人文价值的地区。我们的核心思想是以艺文内容来启动城市空间,即由艺文体系引导运河两岸的大城北核心示范区的规划和未来营造。所幸这样的思想获得了政府极大的认同与支持。

Winy Maas肖像照。

Winy Maas肖像照。

当然,我们的策划不仅仅包含艺文体系的策划,而是综合的城市策划,包括艺术空间、公共场域和以艺文为核心的生活方式及产业。方案能否获得最终成功,不是一个单一机构可以完成的,需要从政府到企业、从专家到百姓的通力协作。我相信如果这个项目能顺利地全方位地实现,它将会成为全球未来最重要的东方城市项目。杭州在中国历史上是最美的城市之一。在下一轮的城市变迁当中,我们希望能把杭州大城北,这个城市副中心营造成最具东方魅力、最理想的东方城市区域。今天很多人去日本体会东方之美,你可以在那里体会到中国文化的传承与痕迹;而杭州以西湖龙井为核心的自然景观和历史遗留如此美好,如果杭州未来的新城区营造不能超越京都和奈良,将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遗憾。

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从做外滩三号开始,我就和城市改造与未来营造结下了不断的渊源……几年前北京前门东区的老城改造,也是政府和我邀请了一批顶级国际建筑师和各种专家,共同进行研究、规划和改造。我的团队现在正在负责前门设计师院落“打磨场"项目的运营。

玉河一号,是我们“玉河夜话"的发源地、是我们的“智库"与总部。我们全面进行了项目的策划及建设,完成从运营到全艺文产业链的工作。这里的艺文是指大的艺文体系,包括艺术、设计与科技及环保等全方位的融合创新。我们感兴趣的项目不只是城市规划和人们常规想象中的视觉艺术,艺术和科技非常综合,跟人类未来与社会发展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城市营造和升级现在这个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话题,这是一个极具挑战和难度的课题。

在南方长大的我,天生有一种博爱、平心待人的世界观。年轻时的我相信无为,现在的我相信无不为。这样的心态让我无论面对谁,面对什么事情,都会平和应对,为一切有意义的事情做好准备。对世间一切没有偏见。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一生都在用最好的艺术、最好的设计、最好的跨学科的活动,在城市和乡村为追求梦想的创造者,去开辟实践和实现可能的人。

只有这样,脚下的路才会越走越宽。真正的艺文的能量会彻底会超出人们的想象。

玉河夜话第8期现场。

玉河夜话第8期现场。

尤其是这几年,好像相比您最开始的时候,每个城市变化和更新的速度被迅速提升。与其它的项目相比,什么才是您做这些项目的“内核“?

我觉得每一个做艺术的人,做创作的人,都在摸索着更有效的、更适于未来发展的道路。

我的艺文中国联盟,其实搭建了一个不同学科、不同机构、不同产业的人互相交流、沟通、支持、扶持的平台。我可能是中国最早一批做私人艺术空间,推动当代艺术发展的人。做过的项目可能也是最多的。现在我们做城市、把艺术的边界拓展开来,也做国家的项目。过去所有的经验教训,都是我们今天最宝贵的财富,可以让我们在项目当中进退有度。我们一直相信一句话,叫做“宠辱不惊,去留无意"。其实是保留着做人的纯真,保留一份浪漫与自由。激发创造力的内核应该是一份坦荡的纯粹性。

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要做到真正的纯粹,其实非常理想主义,在大部分情况下,在当下的语境中,会很难做到。怎么来做到纯粹?

我觉得我们的项目做的都挺纯粹的。我一直相信人,相信坦率的沟通。虽然会有一些我不太理解的情况。就象我上面所说的,我有一种平和和平等待人的心态。我会尝试去超越一些屏障。比如官方和私人、代际之间的。我相信下一波创造力是建立在彻底打破行业、打破专业,打破一切的人与人之间的误解的基础上,才能爆发出来。 只有跨学科、跨国界、跨背景,通过携手努力,才能把我们心中想要的艺文创造力发挥到极致,带我们到更浪漫的明天。

我们相信事情的纯粹性,也相信人和人之间沟通的专业度,其实都是在于我们对项目的专注度,对自己的要求的高度,和对未来理想的纯粹性,我就是想做一个彻底的浪漫主义者,彻底的创新者的浪漫,打破一切避障。

我现在主张的是大艺文的概念,艺术和科技的协作,艺术和跨学科的整体协作,去引领下一轮的城市化升级,以及未来地球的营造。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显然要把人带到另外一个境界去,我们如何把人文主义坚持到底,去和他们之间沟通互动,互相帮助,让未来变得更理想,我觉得其实这些是我们现在工作的要点。

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玉河夜话第25期现场。

您提到一个新型博物馆的创意空间。这将会是一个怎样的空间?

艺文城市主张或者说人文城市主义,我们重点放在人上,即跟人相关。我们人类的历史,艺术的历史,无论关乎宇宙,还是人工智能与生物技术……所有这些构成了我们作为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必须去关注的东西。人区别于动物在于我们有内心,有精神和欲望。人如何能够满足?我觉得这很复杂。

我希望,我们所参与的项目,可以为未来的年轻人、为未来的人类提供最理想的、最合乎浪漫情怀的生活空间或者创意空间。艺术只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却是打通人的精神和外部世界的东西,是可以触及一切的东西。所以,新型博物馆是将超越博物馆空间,进入生活空间、居住空间和公共空间,我觉得未来的艺术形态将是全新的。

我们设想的画面是,不分国界的年轻人可以去一个地方,可以看看新型的激发想象力的艺术、可以去受新型的激发创造力的教育,可以在那里居住和创作;还可以沿着运河边漫步,再闻闻树木和青草的芬芳,感受流水的清澈,领略艺术与科技和生活融汇的魅力,探索艺文可能将人类带到哪里去。我们想要营建的是这样的环境。

 

文丨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