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曹斐:游走于感性与强悍之间

分享至
photo by Aurore Belkin (2013),©曹斐

photo by Aurore Belkin (2013),©曹斐

曹斐的博客从2012年之后就没有更新了,曾经她的博客是艺术圈里最被关注的网站之一,而曹斐的个人官方网站,则保持更新至2014年10月底。在这个之后,若想要了解曹斐做了什么,除了关注微博@sun妈之外,只能等展览了。

目前有着一儿一女的曹斐,生活一半的时间都花在小孩身上。和艺术家丈夫轮流送小孩去幼儿园,下午趁着陪小孩玩的空档发微信联络工作,晚上等着小孩睡着了开始回复邮件,有时候开电话会议的时候,小孩子在身后跑跳玩闹,在这种生活状态里,曹斐却被别人评价为“最近的创作状态很好。",也许说这话的人,已经预知了2015年会是曹斐大放异彩的一年。

维也纳分离派美术馆夜景(Secession),摄影: Matthias Herrmann,©Secession

维也纳分离派美术馆夜景(Secession),摄影: Matthias Herrmann,©Secession

Q:2015年你有2个重要的艺术展览项目集中在上半年进行,这是计划之中的事情吗?

A:是计划中的事情,一个是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全世界的未来"主题展,我的作品《la Town》会参展。另一个是我的个展会在2015年7月于维也纳分离派美术馆举行。

Q:可以说说与策展人、美术馆馆方联络的过程与细节吗?

A: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划人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是在2014年9月来到北京拜访艺术家工作室结识,而他离开北京的一个礼拜后,我的作品《la Town》被他来信邀请参展,而在维也纳的个展则是在2014年年初联系底定,最后展览排期排到2015年7月。

这个分离派美术馆,比较有意思,他们有个艺术家协会来组织与选定展览,馆长是由艺术家担任,之前做过的中国装置艺术家陈箴的个展,2014年也做了英国YBA代表人物莎拉·卢卡斯(Sarah Lucas),这次艺术家协会经过投票选我来做个展,我也是在事前不知道的。

Q:大家对你在2013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期间,“M+进行:充气!"展览上,讽刺当下货币通货膨胀的作品《珠玉满堂》(A Pig of Treasure)记忆犹新,如今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的公共艺术作品《乐旧·图新》(Same old,Brand New),你又是怎么思考?

A:《珠玉满堂》这件作品名字,我是用广东话来思考的,因为“珠玉满堂"用广东话来说听起来就是“猪肉满堂",所以,我就做了个可以让观众里面游走、穿行与闲坐的充气乳猪雕塑。这次作品《乐旧·图新》的名字,让人想到很多跟传统、现代、未来等等一连串纠结不清的概念,而对我来说,我在为这件作品取名字时,是先从英文名字“same old"开始。“same old"其实就是别人跟你打招呼,问你好不好时,你所回答的“老样子",这里面我自己感觉是一种很无力又想要突破的状态。

曹斐,《乐旧·图新》效果图,2015,©曹斐

曹斐,《乐旧·图新》效果图,2015,©曹斐

Q:这次公共艺术作品《乐旧·图新》是一件声音装置作品,之间的沟通情况又是如何?

A:这是在2014年年底,策划人找到我并开始进行沟通。由于他之前看过我的作品《影梦人生》(Shadow Life)后很是喜欢,想要在楼高 490 米的环球贸易广场(ICC)将此作投影上去。由于ICC灯光的限制,《影梦人生》呈现效果不是那么好,同时我也研究了大厦的结构,ICC这座建筑与城市天际线的关系,于是,就想出来结合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电子游戏,如吃豆人(港名,食鬼)与俄罗斯方块等等流行的电脑游戏符号与标识来做作品。声音方面,我找了多年与我合作的李劲松(Dickson Dee),同时也是声音艺术的前辈来为此作创作音乐。

Q:对你来说,做公共项目的high点在哪里?

A:我喜欢跟大众有联系,而我的作品也要有大众基础,你看我以前做的舞台剧也是需要观众的。我挺兴奋去做公共项目,你会看到公众话题怎么形成,大家的反应与思考又会是什么,这作品跟城市地理、天际线发生什么样的关系。现在什么作品只要搬到白空间(画廊、美术馆空间),这件作品就成立了,但是,公共艺术作品可以脱离开这个白空间,跳脱框架来做。

Q:曾经有人质疑你蜚声国籍却在国内的知名度不够,你怎么看待这种看法?

A: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种问题,因为我也不知道在国外为何有知名度。知名度东西怎么形成,我并不知道。而这种看法,对我来说不是个问题。我又不折腾开幕式,在北京都住了9年,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而我以前在广州的时候,我也是自己做自己的东西,只是这样。

Q:如今作为人妻与人母,你的创作节奏与时间怎么分配?

A:我是双鱼座,顺其自然,一边生活一边调整。有了小孩,世界观会柔化,变得更感性,另一方面,面对孩子、家庭与生活时,自然而然变得强悍。北京是一个让人变得强悍的的地方,每天穿着同样一双鞋,披着同样地大衣出门,不像是住在南方,会去为今天穿什么,细心挑选,在北京,很容易变得灰头土脸。我挺想要离开北京,但因为有孩子,就不想要搬家,一动就麻烦,抽不出时间改变。

出国做展览或者讲座,我就带着我的大儿子跟我一起出国,我在布展的时候,他在旁边画画,我在做讲座,我就给当地朋友照看。2014年我带着我的儿子在15内去了4个国家,几乎是两三天换一个国家,拎着两个大行李箱,有时候小孩睡觉又要抱着他,就这样的极限运动,我也过来了,所以,很多人会问为何近期的作品,如《la Town》有一种强度在里面,或者会说,我最近的创作状态很好,我想就是因为自己变得强大了,才能去做各种事情。

Q:会不会后悔生小孩?

A:不会后悔,我还是挺喜欢挑战极限。我其实可以做到,去做,搞定就可以。

(Q=Artnet,A=曹斐)


 

全片由1:87的微缩人物与场景组成的《La Town》是2014年9月曹斐于纽约Lombard Freid画廊个展时的定格录像作品,艺术家通过时下流行的"微拍“来描摹一座城市的过往与命运。

  • 观看《乐旧‧图新》指南

地点:环球贸易广场(ICC)外墙

时间:2015年3月13日至3月17日(每晚5场,每场时长10分钟)

晚上6时30分、晚上7时20分、8时10分、9时正、9时50分

最佳现场观看地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IFC)

手机观看:Apple App Store及Google Store下载ICC声光耀维港智能手机应用程序

  • 聆听曹斐与小汉斯的对谈

巴塞尔艺术展对话(Conversations)

时间:2015年3月15日

地点:香港湾仔会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