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比电影更精彩:名画,政治,洗钱,名媛女友……华裔壕门刘特佐深陷丑闻

分享至
刘特佐(Jho Low),晋玮金融有限公司CEO,晋玮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联合董事。图片:Michael Loccisano/Getty Images for New York Times

刘特佐(Jho Low),晋玮金融有限公司CEO,晋玮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联合董事。图片:Michael Loccisano/Getty Images for New York Times

马来西亚华裔超级藏家刘特佐(Low Taek Jho,又译刘德祖)身陷巨额洗钱调查早已不是新闻,近日,更多解密消息随着美国法务部(U.S. Department of Justice)的新闻发布会流出。

现年34岁的刘特佐,是马来西亚槟城赫赫有名的刘姓家族的第三代子孙。家族经营大马综合工业集团(MWE),旗下涉及包括房地产、工业制造和高科技产品等多项产业,家底雄厚。

刘特佐与帕丽斯·希尔顿在派对上

刘特佐与帕丽斯·希尔顿在派对上。

刘特佐曾在夜店豪买180万英镑香槟以博取绯闻女友、“派对女王"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的欢心,还曾传出向华语天后萧亚轩豪华浪漫求婚的视频,另外一个让他抢得媒体版面的莫过于他惊人的艺术品收藏。而在今年5月,刘特佐因自发抛售他的艺术收藏而登上头条,他的收藏里包括巴斯奎亚和莫奈的油画。

刘特佐曾在2013年5月的纽约佳士得春拍上,以4880万美元的价格一掷千金拍得让·米切尔·巴斯奎亚(Jean-Michel Basquiat)的作品,创造了当时巴斯奎亚作品的最高成交价记录。不过,据artnet新闻获得的消息指出,刘特佐在2016年4月以3500万美元(约2.3亿元人民币)通过苏富比代理的私洽交易,把《瘾君子》(Dustheads)卖给了康涅狄格州的对冲基金经理人丹尼尔·桑德海姆-(Daniel Sundheim)。该售出价格和三年前刘特佐的买入价格相比,大幅下跌了28%,这位马来西亚商人现在面临的财务窘况也可见一斑。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Dustheads》,1982 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Dustheads》,1982。
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美国时间7月20日,纽约联邦检察官表明将要冻结刘特佐从马来西亚政府投资基金流出的10亿美元资产,而这将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收缴资产事件之一。据传,有60亿美元的资产从该基金里神秘消失。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Untitled》,1982 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Untitled》,1982。
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关于非法从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1MDB)挪用资金的民事诉讼最快也许今天就会立案。这个基金是由马来西亚首相纳吉·阿杜拉萨(Najib Razak)在马来西亚金融家刘特佐的协助下建立的。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阿杜拉萨(Najib Razak)。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阿杜拉萨(Najib Razak)。

美国司法部给出了更多关于此案令人困惑和吃惊的细节,文件显示上亿美元曾从刘特佐管理的1MDB基金流向不同的私人账户和其他非商业账户,并且在某些情况下,这些美元被用来支付刘特佐购买的价值数千万的艺术品。

这些文件特别指出了三幅作品:一幅梵高的画作和两幅莫奈的油画。政府正努力寻找这些作品,以便采取冻结措施。除此之外,还有更多与刘特佐相关的艺术品在文件中出现。

美国司法部门正在寻踪的莫奈作品。图片:Courtesy of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美国司法部门正在寻踪的莫奈作品。图片:Courtesy of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美国司法部宣称:刘特佐从2013的5月到9月之间,以Tanore的名义用基金里的钱支付了价值1.3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14亿元)的艺术品。而这个账户是被刘特佐的同事陈金隆(Tan Kim Loong,Eric Tan)所管理的,根据报道,陈金隆此时也被新加坡官方以非法为刘特佐和他本人得利而调查。据称:账户里的基金被刘特佐的公司1MDB以进行债券买卖的名义“转移到了Tanore的账户"。

司法部发言人拒绝透露陈金隆是否正在被美国官方调查。

在2013年5月,陈金隆在佳士得拍卖行开设了一个账户。在同月的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这个基金斩获了共价值5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87亿元)的5件艺术品,这5件作品中有2件是在5月13日举行的“第十一小时"(The 11th Hour)慈善拍卖中购进的。这场慈善拍卖是由佳士得和明星艺术收藏家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共同组织举办,意在支持保护野生动物。

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在“第十一小时

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在“第十一小时"(The 11th Hour)慈善拍卖会上。

这些作品还包括一件马克·莱登(Mark Ryden)价值71.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76.5万元)的《无题》和一幅埃德·拉斯查(Ed Ruscha)价值36.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5.3万元)的《无题》。在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夜拍仅仅两晚之后,Tanore账户又被用来支付让-米歇尔·巴斯奎亚的《Dusthead》和两件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作品,价值5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603.8万元)的《Standing Mobile》和价值3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002万元)的《Tic Tac Toe》。

马克·莱登(Mark Ryden),《蜂后》(Queen Bee),2013 图片:Courtesyof Christie's.

马克·莱登(Mark Ryden),《蜂后》(Queen Bee),2013 图片:Courtesyof Christie's.

埃德·拉斯查(Ed Ruscha),《Bliss Bucket》,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埃德·拉斯查(Ed Ruscha),《Bliss Bucket》,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在6月28日,Tanore又从佳士得组织的私人洽购中购买了两件艺术品,分别是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的《Concetto Spaziale, Attese》和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无题(黄与蓝)》。尽管司法部未透露这两件作品的单价,但是这两件作品的总价为79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3亿元)。

在2013年的11月,据报道,陈金隆要求佳士得为他在11月5日和12日的拍卖会上分别提供足够12人就坐的豪华包间。而Tanore的账户也再次用来购买艺术品,其中包括一幅以5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670.5万元)售出的梵高的钢笔画《La Maison de Vincent a Arles》。司法部的文件显示,一位佳士得的雇员曾对他的同事发过一封电子邮件,里面说到:“(这间包间)看起来比凯撒宫酒店还要好……对客户来说,这件包间几乎比艺术品还重要。"

梵高的钢笔画《La Maison de Vincent a Arles》。图片:Courtesy of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梵高的钢笔画《La Maison de Vincent a Arles》。图片:Courtesy of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但是Tanore却在付款时遇到了麻烦。根据文件显示,一家名为Falcon Bank的瑞士私人银行监察部对这笔交易存在顾虑。

经过一封有关邮件的沟通,陈金隆告诉佳士得,刘特佐已经同意购买一些陈金隆在私人洽购上购买的艺术品,并且可以立即付款。值得注意的是:这封邮件里还包含了一场是否应该将邮件内容抄送给刘特佐的对话。

这些文件还透露出佳士得和陈金隆的通信记录,里面提到了一些交易将被取消,并且将选择付款方式的权力交予刘特佐。令人费解的是,陈金隆在写给佳士得的邮件中提到:“请不要在任何文件中提到刘特佐的名字,我情愿这场交易是从未存在的。"

紧接着,在12月,佳士得员工将相关的文件交付给刘特佐时,刘特佐亲自告诉佳士得拍卖行:“请将协议里与Tanore有关的一切信息抹除。"

刘特佐最终买了那幅“Tanore无法支付钱款"的梵高作品。根据司法部消息,“他是用从1MDB基金转移出来的钱来支付的。"

刘特佐(右)与Joey McFarland(中)在《华尔街之狼》宣传活动上。图片:courtesy of New York Times

刘特佐(右)与Joey McFarland(中)在《华尔街之狼》宣传活动上。图片:courtesy of New York Times

陈金隆随后将其他几件他从佳士得购买的艺术品赠予了刘特佐和《华尔街之狼》一片的赞助人Joey McFarland。(这部轰动大街小巷的电影同样也出现在司法部关于冻结刘特佐资产的公告里)。但是有趣的是:刘特佐似乎想与这几件作品撇清关系,他在随后发给佳士得员工的邮件中说到,“请不要将任何关于梵高画作的邮件抄送给我了。我已经把这幅画送给了Joey,并且现在这幅画正躺在日内瓦的免税港里。所以这幅画是他的了。"即便是Tanore账户在“第十一小时"慈善拍卖中购进马克·莱登的作品和埃德·拉斯查的作品也被赠与了Joey。

在每件作品里,陈金隆都为刘特佐放进了一封信,每封信的开头都是:这件艺术品是作为礼物送给您的,是为了感谢我们的友谊,您对慈善事业的贡献,以及对提高人们对艺术品的理解和欣赏能力的热忱。

又一个让人大吃一惊的转折紧随其后,在每封信的结尾处写道,“(这些礼物)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理解成是贿赂,因为贿赂行为和公司章程以及我个人的原则是相抵触的。我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支持贿赂行为。"

啥?

司法部的文件还提到了刘特佐出现在了Tanore竞标和购买艺术品的所有拍卖会上,加之陈金隆在随后“无任何附加条件"(纯粹不求任何回报,一分钱都不要)赠予刘特佐超过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7亿元)的艺术品。种种证据都显示这是洗钱行为。

文件还显示,一位曾担任过Tanore和刘特佐的客户代表,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佳士得副总裁认为Tanore和刘特佐就是“同一人",并认为刘特佐是在为一家企业收藏购买艺术品。

在过去的几个月内,刘特佐据报道已卖出至少价值2.05亿美元的艺术品,其中包括巴斯奎亚、毕加索和莫奈的作品。同时,报道称他也已经在抛售地产物业,同意卖出他在纽约拥有俯瞰中央公园的柏宁酒店(Park Lane Hotel)的股份,价格则尚未披露。至于司法部正在寻找冻结的两件莫奈作品,刘特佐洗钱的行为正变得更加显而易见。

2013年,刘特佐本人使用可以追踪到Tanore账户的基金以3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34亿元)的购买了莫奈的《从圣乔治·马焦雷岛观总统府》(Le Palais Ducal vu de Saint-GeorgesMajeur)。根据法律文件显示,芝加哥艺术学院曾持有过这幅作品。

根据artnet数据库,关于这幅作品最新的消息是:刘特佐被怀疑于今年2月将这幅作品交由伦敦苏富比进行拍卖。作品的售价远低于最低预估价17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5亿元),在包括了昂贵的佣金之后也仅仅以166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1亿元)的价格售出。

由公诉人命名的第二幅莫奈作品,《Nympheas avec Reflets de Hautes Herbes》,是刘特佐在2014年6月的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57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84亿元)的价格斩获的。同样的,他是使用可以追踪到Tanore账户的基金购买的。

克劳德·莫奈,《睡莲与绿茵倒影》(Nymphéas avec reflets de hautes herbes),1914-1917。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克劳德·莫奈,《睡莲与绿茵倒影》(Nymphéas avec reflets de hautes herbes),1914-1917。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和这幅画同名的莫奈作品在2013年2月的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上以14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343万元)的价格售出。

政治,艺术,黑金……种种内幕交易让刘特佐的人生过得比《华尔街之狼》还要精彩。但目前看来,这只“狼"却遇见正在瞄准他的猎手。他是否能够逃出猎人为他编织的陷阱?artnet新闻将持续关注这场轰动性的艺术丑闻。

 

译:Juni Junran Jia

编:Liz Li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