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artnet专访:沈伟的舞绘,我所有时间,就只做一件事

分享至
Dance Stroke 1

沈伟和自己的绘画 图片:亚洲协会

3月20日,“沈伟:舞绘"在亚洲协会香港中心展览,而这场展览,不仅仅是香港巴塞尔艺术周期间的一个让人颇为期待的亮点,也是沈伟本人近期作品的首次个人大展。 3月24日起,沈伟的舞团“沈伟舞蹈艺术"将会在屋顶进行首个户外表演(具体活动时间与表演信息详见文章末尾)。

亦舞亦绘,“舞绘",这个展览的名字,就是沈伟整个艺术人生。

尽量做到更深入到位,让自己拥有激情,认为它仍然重要

gen-works-process-shen-wei

沈伟的作品《连接转换》在古根海姆 图片:古根海姆博物馆

时间闪回到上个月29日,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中庭上演了一场现代舞表演,螺旋状平缓上升的建筑空间站满了观众。一楼大厅的中庭内,十多名舞者被置于画布上一面巨大的圆形白色画布上,用手掌上的颜料和墨汁,通过身体和四肢的自然延展,配合着气势宏大的交响乐,创作出一幅壮观的抽象水墨画。

跟寻常舞台体验有所不同的是,观众分散在螺旋形上升的走道里,360度自上而下地观看这场表演,或者说,这一张水墨画的创作现场。

12799058_10153302462656671_4500158279008696143_n

沈伟舞蹈艺术《连接转换》在古根海姆博物馆 图片:沈伟舞蹈艺术

IMG_1556

《连接转换》在古根海姆博物馆的现场,“Works & Process at the Guggenheim 图片:Jacklyn Meduga"

这并不是沈伟和他的舞团“沈伟舞蹈艺术"第一次来古根海姆。自2005年起,沈伟的作品已经5次来到这个博物馆,这次是第二次在中庭进行表演。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以其螺旋形的建筑结构而著名——整个空间也因此让观者脱离了片段化的体验,让艺术观赏具有了独特的延续性和渐变性。舞者和画布置于底端宽阔的中央,自上而下的俯视角度,在现代舞的观赏体验中似乎是十分难得的。沈伟觉得《连接转换》和这个空间的关系非常好,并且无论是从博物馆馆长,到策展人,再到观众所给出的反馈,都觉得“似乎从没有这么合适过,好像这样的空间天然就需要一个这样的东西。"

《连接转换》这个表演,对许多中国人而言并不陌生。这个作品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美轮美奂的8分钟“画卷"表演的创意源头,那个作品也毫无疑问成为了沈伟最具知名度的作品。

L1030211

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画卷》 图片:艺术家沈伟

为了这个8分钟,沈伟把纽约的工作停下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飞到中国全身心投入到创作中。八年过去,回顾这段经历,在沈伟迄今的艺术生涯里,都是不寻常的,同时也是极具挑战的。但是毫无疑问的,沈伟都是最适合去完成这一项工作的人。

上世纪60年代末,沈伟出生于湖南的一个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家庭,七岁开始学习传统水墨画,9岁学习京剧然后加入湖南湘剧团,80年代中期开始专攻西方油画,随后成为中国第一个现代舞教育机构广东舞蹈学校现代舞大专班,再到1995年取得奖学金赴美至今。中国和美国,各自占据了沈伟生命中的两个“20余年",在东西方深刻的生活体验让沈伟能够更为准确地去提炼出东方文化的意识形态,并且将之在国际语境中发展、发扬。

IMG_1599

沈伟与孟璐博士在古根海姆的对话现场 “Works & Process at the Guggenheim 图片:Jacklyn Meduga"

“画卷"与沈伟所有的创作经历有所不同的是,这个里面牵涉太多人,需要考虑太多方面,很多事情也并非自己说了算。但是这仍是沈伟一个很好的回忆,他觉得如果未来有这样的合适的项目,也不排斥去尝试。

而他个人的艺术项目,则完全地、纯粹地属于他自己。从舞台布景,到服装设计,再到音乐,甚至演员的发型,每一个细节都必须事必躬亲。艺术家创作中跨界、跨域合作并不鲜见。但艺术家要一起合作,并非就一定等于都能迸发和碰撞出火花,沈伟更担心艺术家互相不了解所带来的对抗,而这个对于艺术作品的整体性是有损害的。沈伟说一个作品一定要有一个灵魂的人去掌握,正是因为独立的意识形态,才让艺术不一样,因为不一样也就具有它的独特性。

独立还不仅仅意味着与他人不一样,沈伟说,创作过程里,难度最大的就是如何不重复自己,还得尽量做到真实,挖掘出真正的本质。“尽量做到更深入到位,让自己拥有激情,认为它仍然重要。"

IMG_5167

沈伟在工作室 图片:沈伟

几十年来,除了现代舞,另外一件一直让沈伟有着激情的,仍然“很重要的",并且认真较劲的,就是绘画。沈伟画画,要比他跳舞早许多年头,是一件从幼童时期就开始的事情。后来他考中央美术学院,还得到了全国第二名的成绩。

Shen Wei performance at Freedom Tower, December 3, 2014

沈伟舞蹈艺术在MDC艺术设计博物馆表演 图片:沈伟舞蹈艺术

十年以前,有画廊找沈伟做过展览,但是沈伟当时觉得自己尚在“试验"阶段,还不够成熟,“没有找到最终的状态,还没有到那个位置",展览开始,结果沈伟跟自己“说不过去",最终连展览开幕都选择不去。也是到了近期,沈伟才对自己的画感到满意,于是陆续地开始在美国各地做了一些博物馆的展览,其中就包括去年11月在迈阿密的MDC设计艺术博物馆做的个展。

我的所有时间,就只做一件事

从2月底的古根海姆表演到3月,沈伟的日程是马不停蹄的,结束了纽约的表演,随即前往加拿大蒙特利尔,然后马上飞往香港参加他在亚洲的首个个展,接下来还有表演、大师班、讲座、对话……

这是沈伟工作的常态。

虽然日程表非常满,还要在每年推出一个舞蹈项目,但是沈伟认为自己的时间“还挺多的"。基本上每一年,沈伟花上2到3个月的时间去创作一个舞蹈作品,而余下的时间,几乎都是关于艺术创作,就连旅行也是围绕着工作。沈伟认为“时间很多"的秘诀就在于他的所有生活都只围绕着一件事,

“有的人要挣钱,要社交,要生小孩,要回家探亲,而我只是做创作。"平时是与舞蹈相关的工作,周末就去他位于新泽西的画室画画。

ShenWeiInPaintingStudio

沈伟在自己位于新泽西的画室 图片:沈伟

80年代中期开始研习西方油画,沈伟也是从那时开始慢慢对西方艺术史有了了解,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后来慢慢地发展到印象派,再到后现代。

1995年1月,沈伟获得“尼克莱/路易斯舞蹈实验室"奖学金赴美留学,出发时,他身上总共只有1000美金,这笔钱是由他母亲和家人凑起来的。落地纽约,他才发现身边的华人很少,几乎没有大陆人,连说国语的机会都没有。每天的生活费只有10美金,路费和餐费都在里边。

这个奖学金学习的机会只有半年,当时的沈伟想的是读完书就回家,因为纽约太贵了,没有想过能在这里生存。他最满足的事情,就是拿着学生证去看一场便宜的演出或者电影,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够能见到以前书上才能见到的大师,能进他们的公司,或者跟他们合作。

半年的项目很快结束,因为沈伟的努力,也因为国内打下的基础颇为扎实,他被选取做一些大师的项目。接下来的五年里,沈伟几乎天天从早到晚上课,“就跟疯了一样"。期间,他一次都没有回国。到了纽约这样的环境,沈伟才意识到自己好多东西不了解,几乎随时都在一种急迫的求知欲中,想要迎头赶上,而挫败感这样的东西是太常有的。“那个年代,正好是马克·罗斯科的东西出现的时候,我完全不了解,为什么大家都说那么好。"沈伟看到了太多不是他曾经价值观里认同的东西,有一种感官被完全洗刷掉的感觉。就连听歌剧和交响乐,也觉得好难,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他形容当时每次听到西方音乐就像催眠曲。“在国内打好那么多基础,但是跟世界最先进的文化还是有距离,你学的东西还是有限。"不仅如此,要跟如此敬仰的大师在同一空间里发展,沈伟压力非常大。

FOLDING AT THE GUGGENHEIM MUSEUM (2009)

沈伟的作品《声希》于2009年在古根海姆博物馆演出 图片:沈伟

曾经认为自己不可能待在纽约的沈伟,却在短短的五年之后,就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剧团,这是他压根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就连成立舞团也是顺水推舟。可是这并非是无缘无故从天而降的——五年里边,沈伟一直在坚持创作,到了2000年,创作开始有了一个飞跃。于是出现了《天梯》这样一个一夜之间大红的作品,沈伟开始受到很多表演邀约,为了能够合法的演出,才注册了一个非盈利的机构。这样才诞生了“沈伟舞蹈艺术"。

你不仅应该给予娱乐以空间,还应该给纯艺术以空间

“沈伟舞蹈艺术"迄今已经受邀在三十多个国家和一百四十多个城市参与了巡演,沈伟也是为数不多的拥有世界市场的中国舞蹈艺术家。

SWbb32

1990年还在国内的沈伟,和他所作的肖像画一起。 图片:沈伟

但是聊起国内演出时的一些现状,沈伟还是有些无奈。即使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每个城市分别两场演出,都会出现票未能售完的尴尬。这样的情况,是跟沈伟在其他国家做巡演截然不同的。即使是来看演出的,都几乎是纯艺术圈、文化圈的朋友们,沈伟遗憾,更多人没有认识到它的价值。

艺术与商业应该分为两条线来走,这是沈伟的一个观点。他不反对娱乐文化,相反在纽约多年,他看到了发达的美国娱乐文化,好莱坞、百老汇,但是同样厉害的,还有纯艺术领域。“你不仅应该给予娱乐以空间,还应该给纯艺术以空间。"沈伟觉得艺术是国家的形象,这跟经济和商业不在一条线上,至少他自己无法满足一些商业的目的。

在纽约经营一个20人的纯艺术舞团,压力一直很大,沈伟比谁都明白钱对艺术生存的重要性。但是这并不与他的观点矛盾。目前舞团通过申请美国一些基金会的资金,也有一些来自私人朋友的支持,但是几乎没有来自国内的支持。沈伟觉得现在社会会需要衡量一些事情,是对子孙后代,对社会有意义的,而不是仅仅为了这个艺术家和作品。

Still+Moving+-+Photographer+Zoe+Liu+(4)

2011年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雕塑花园的项目《静止的移动》 图片:沈伟

“我每次回去都被笑,笑我格格不入。"直到最近两三年,沈伟认为才感受到国内一些对文化艺术的推动。但是要用两三年来追赶别人几百年,还需要靠来自各方面的努力,尤其是政府教育部门和媒体的努力。

越是感受到差距,沈伟就越是自己觉得作为一个华人,能够在西方的话语系统中,有一个空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去博物馆看一看,留下的几百年的都是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这些全世界享用的艺术家。但是有几个是来自中国的,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上起到了世界文化领导地位的艺术家?"沈伟叹到,“非常少,非常少。" 现在的他尚不期求国就有令人满意市场,而是更期待,作为了解东西方艺术、身在国外的中国艺术家,在国外能够把自己的文化和根,和世界文化动脉以及历史发展真正联系起来。“中国真正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回去。"

 

沈伟: 舞绘" 2016320——44日在亚洲协会香港中心展览

地址:香港金钟正义道9号香港赛马会复修军火库

开放时间:星期一至星期日:11 am—6 pm328日除外)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期间(321—26日)特别开放:11 am—8 pm

324日开放时间为: 11 am—4 pm

3月24日场地特定表演:7 pm

亚洲协会香港中心与艺术中环教育项目系列——沈伟与孟璐博士对话

3253 pm—4 pm

地址:中环海滨活动空间

沈伟舞蹈艺术"场地特定表演

326:

A部分:

沈伟: 舞绘"展览观看330 pm

无题 No. 32 (身体与屋顶), 2016"表演4 pm—4:30 pm;

B部分:

沈伟: 舞绘"展览观看600 pm

无题 No. 32 (身体与屋顶), 2016"表演6:30 pm—7 pm

 

采访: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