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今夏将进驻凡尔赛宫

分享至

 

soe-studio-about-1-1200x800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在柏林的工作室 图片:olafureliasson.net/studio

法国凡尔赛宫日前宣布,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将于今年夏季在凡尔赛宫及其花园内公展出他的作品。这位丹麦艺术家的作品将从6月一直展出至10月份。在此之前,这座巴洛克风格的皇家花园中曾经展出过不少反响良好的当代艺术作品,包括杰夫·昆斯(Jeff Koons)、村上隆( Takashi Murakami)、葡萄牙艺术家乔安娜·瓦斯康丝勒(Joana Vasconcelos)、法国艺术家哈维尔·维汉(Xavier Veilhan)等,此外也有在此展出却饱受争议的安尼什·卡普尔( Anish Kapoor)的装置作品,使得这块场地去年一直因为他的作品而风波不断

twitter

埃利亚松工作室发布的Tweet:很兴奋地宣布一下,今年夏天要做凡尔赛宫做展览!了! @CVersailles https://t.co/IW5v3KLc4kpic.twitter.com/OWfv0ZaeT8 — 埃利亚松工作室(@olafureliasson) January 28, 2016

即便卡普尔在皇家花园中的装置引发了强烈甚至诉诸暴力的抨击,凡尔赛宫依然对当代艺术不离不弃。而埃利亚松本人也承认,从未去参观过凡尔赛宫之前的当代艺术展览,不过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创作会引发争议。

在《费加罗报》(Le Figaro)的采访中,埃利亚松说:“在公共的场所引发公共的话题很重要……其中会包括各种看法和角度。我们的任务是在这样的争议中、甚至是对于那些带有排斥情绪的人,提供一种语言。"

当被问及去年的争议是否让他在接受邀请时感到犹豫,埃利亚松坚持说,重要的是文化,而不是政治。“艺术创作不能仅仅局限于在选举季之外进行!艺术家——更广的层面上来说,文化——是塑造社会的声音。它们不应该随波逐流,它们不应带有恐惧和偏执。法国在自由言论方面总是有着强硬的立场。文化是它的基石。围绕着卡普尔的争议不应被给予不相称的重要性。"

31a6610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在维也纳冬宫的装置 图片© VIENNA ART WEEK 2015

埃利亚松最近还在另外一座巴洛克时代的宫殿里展览——维也纳贝尔维第宫博物馆(Belvedere Museum)的萨沃伊尤金王子冬宫(Winter Palace of Prince Eugene of Savoy)。他的作品在冬宫与提森·博内米萨当代艺术博览会(Thyssen-Bornemisza Art Contemporary <TBA21> )合作举办的“巴洛克,巴洛克"(Baroque, Baroque)展览中展出。在这幢修葺一新的宏伟建筑中,埃利亚松根据场地量身定制了一件作品,与遍布宫殿的其他20件作品一起展出。他即将在太阳王的宫殿中展出的作品是否会与这个新作有类似之处呢?

“我想我的研究重心会将我的创作引向‘巴洛克,巴洛克'的方向,但是我并不想只做一个复制品。由于凡尔赛宫真的太大了,所有的东西都要被放大!"实际上,埃利亚松已经和自己的团队去了好几次凡尔赛宫,为的就是进行实地测量。

他还说,文艺复兴时期的科学将会为自己的创作步骤提供足够的背景支。除此之外,他还想好好利用这个美丽的花园,并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喷泉上。埃利亚松经常在作品中使用水,最著名的是2008年的“纽约瀑布"(New York City Waterfalls)项目。

eliasson-icewatch-6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与明尼克·罗欣(Minik Rosing)在巴黎先贤祠前创作的《冰钟》 图片:Martin Argyroglo © 2015 Olafur Eliasson

“法国总是对我很友好。"他对《费加罗》报说:“我很高兴,我与法国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实际上,凡尔赛宫主席凯瑟琳·贝加尔(Catherine Pégard)曾于2002年在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Modern Art Museum of the City of Paris)为他举办了在法国的第一个个展。

埃利亚松的作品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出现在“光之城(City of Lights,即巴黎)"中。蓬皮杜艺术中心购入了他的作品作为永久收藏,其中包括了著名的《小太阳》(Little Sun),一件他与工程师弗雷德里克·奥特森(Frederik Ottesen)一起开发的太阳能LED灯,而它被则纳入了博物馆的设计类藏品。2014年,他在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设计的路易·威登基金会(Louis Vuitton Foundation)举办了个展,而在去年的COP21巴黎峰会期间,他将一件使用12块来自格陵兰岛的大冰块制作而成的作品《冰钟》(Ice Watch)放在了先贤祠前。

但是,展览是否会在6月开幕还是个未知数。“我需要让自己有时间来思考和创作。我并不赞同“截止时间"这一说。"他说。

 

相关阅读: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邀你来高线公园创建乐高世界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用冰川末日之钟回应巴黎气候峰会

 

译:Joe Zh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