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安尼施·卡普尔:从概念主义到激进主义

分享至
安尼施·卡普尔,《无题》(2012)  图片:courtesy Heather James Fine Art

安尼施·卡普尔,《无题》(2012)
图片:courtesy Heather James Fine Art

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一直是头条的常客,不论是因为著名的公共委托作品,还是大胆的抗议行为。他是当代最多产、最直言不讳的当代艺术家之一。

他在画廊的展览以及公共雕塑使他跻身当今世界最著名的艺术家之列,再加上他心直口快的性格,卡普尔坚定地走在英国当代文化的最前沿。

卡普尔在印度孟买长大,并于上世纪70年代初搬到伦敦 。他先后在香雪艺术学院(Hornsey Art College)和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受到现代主义和极简主义雕塑的影响,他曾经解释说,希望自己看起来比当今著名的艺术家们更深奥一些。

卡普尔在2008年告诉《卫报》:“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过去常说,艺术不能被创作,只能发生……言外之意就是,工作室是特定实践的发生地。我们希望这些实践深刻地反映平凡的世界——但又不由平凡的世界引导。因此后沃霍尔时代认为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艺术——虽然也是对的,但是它避免了真正的诗意、或是发生次序略有不同的诗意。而我感兴趣的正是这个顺序。"

安尼施·卡普尔,《无题》(1990)  图片:courtesy Gladstone Gallery

安尼施·卡普尔,《无题》(1990) 
图片:courtesy Gladstone Gallery

1978年,卡普尔刚离开大学不久就在伦敦南岸黑瓦德画廊(Hayward Gallery)举办了首个重要展览,作为展览“新雕塑"(New Sculpture) 的一部分。当时,这位雕塑家正使用干性颜料创作。他利用有力、饱和的颜色创作了具有杂乱层次和有质感的表面的作品。

在80年代获得认可后,卡普尔成为了利森画廊( Lisson Gallery)的签约画家,他的职业生涯也在1990年代表英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后真正开始起飞。在双年展上,他被授予了Premio Duemila奖项,紧接着又在1991年赢得负有盛名的透纳奖。

安尼施·卡普尔,《 Non-Object (Spire)》(2008)  图片:courtesy Gladstone Gallery

安尼施·卡普尔,《 Non-Object (Spire)》(2008) 
图片:courtesy Gladstone Gallery

他真正闯进主流艺术圈是在十年后,当他纪念碑般的雕塑《马厦斯》(Marsyas, 2002)被放置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中,英国的艺术爱好者才认可了他。巨大的烟囱状的红色结构——由一块PVC材料延展并结合了3个环状的结构——占地3400平方英尺(约合316平方米)。这件作品被视为这个著名展览空间最成功、也最受喜爱的装置作品之一。

90年代中期开始卡普尔已经开始使用不锈钢材料,以凹凸起伏的形式创造颇具戏剧性的镜面反射作品。也许他用这种材料创作的最著名的作品就是被安放在芝加哥千禧公园中的云门(Cloud Gate,2006)。这件雕塑也被亲切地称为“豆子"。这件受欢迎的雕塑只是他许多公共委托作品之一,其他作品包括被多次复制的《天空镜》(Sky Mirror),现在位于伦敦肯辛顿花园以及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他的另一件著名的公共艺术作品是一个大型的扭曲金属结构,阿塞洛米塔尔轨道塔(ArcelorMittal Orbit 2012),目前在位于伦敦斯特拉特福德区的伊丽莎白女王奥林匹克公园展出。

安尼施·卡普尔,《自生》(2007)  图片:courtesy Gladstone Gallery

安尼施·卡普尔,《Svayambh》(2007) 
图片:courtesy Gladstone Gallery

卡普尔也用其他非永久性的材料创作,比如蜡,创作过许多形似血肉的大型装置和壁挂作品。

抛开材料不说,卡普尔的雕塑视觉效果往往很美,但这些作品拒绝沉默,也毫不避讳争议。尽管没有具象内容或明确消息,但他的作品往往能引发强烈的反响——其中所引发的最强烈怒火的应属《肮脏的角落》(Dirty Corner,2015),这件作品去年夏天出现在了他在凡尔赛宫的个展上。

安尼施·卡普尔,《标题待定》(2009)  图片:courtesy Regen Projects

安尼施·卡普尔,《标题待定》(2009) 
图片:courtesy Regen Projects

他将这件纪念碑式的铁质作品私下称为《女王的阴道》,这激怒了从政客、到艺术爱好者、甚至还包括法国的极右翼人士。这件雕塑一再被排犹的仇恨言论破坏(卡普尔拥有印度和犹太血统)——当艺术家以拒绝清除涂鸦作为抗议时,当局曾威胁采取法律行动。最终他不得不妥协,用金箔将涂鸦覆盖。

 “我们输了,你能相信吗?"卡普尔2015年10月告诉artnet新闻。“一些在我看来是偏激种族主义者的国会代表将我告上了法庭。我们被迫隐藏涂鸦。这真是可怕又可悲 。"

不出所料,这丝毫没有抑制卡普尔的政治热情,2015年他继续为许多问题发声。从他与艾未未为声援叙利亚难民进行的游行,到在《卫报》评论文章中将印度总理纳兰德拉·莫迪与塔利班相比较,卡普尔始终是言论自由与人权的积极拥护者。

不论他是在正面回应压迫,还是在创造别出心裁的新型艺术,卡普尔都有着很难被忽视的神韵和信心。如果你对他的艺术实践很好奇,想知道他下一步的创作,可以关注他的Instagram账号 @dirtycorner。这个动荡的世界舞台并没有平静下来的迹象,卡普尔似乎将有许多东西要说。

 

相关阅读:

安尼施·卡普尔拒绝清除凡尔赛宫雕塑上的反犹太标语
法国法院强制安尼施·卡普尔移除凡尔赛雕塑上的反犹太标语
右翼政客称安尼施·卡普尔“已对法国宣战"
艾未未与安尼施·卡普尔在伦敦携手步行,为难民声援

 

英文原文

文: Amah-Rose Abrams

译: Li Yihan Vanes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