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安尼施·卡普尔畅谈种族主义、作品遭蓄意破坏以及对自己的反犹诬蔑

分享至

 

Kapoor_phone

安尼施·卡普尔  图片: Nadja Sayej.

9月21日,一周前刚刚与艾未未携手在伦敦步行抗议难民政策的英国雕塑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出现在莫斯科犹太博物馆(Jewish Museum and Tolerance Center),在“我的红色家园"(My Red Homeland)展览开幕式上进行讲座,这也是第六届莫斯科当代艺术双年展(Moscow Biennale of Contemporary Art)系列活动之一。

这个展览是卡普尔的作品首次在莫斯科、也是俄罗斯亮相,共展出了卡普尔于1993-2007年间创作的4件作品。这个由墙面作品、大型镜面、以及旋转雕塑组成的展览是卡普尔在俄国的官方处女秀。展览开幕当天下午的公开讲座上,大家所表现出的热情让人难以想象这是卡普尔在莫斯科的第一次展览。

莫斯科人对眼前这个展览的关心程度远远不及卡普尔在凡尔赛宫的作品《肮脏的角落》。这座公共雕塑两次遭到反犹太标语破坏,事发后,卡普尔决定保留上面的标语,却被法国法院下令强行清除雕塑上的涂鸦。

Kapoor_phone2

图片: Nadja Sayej.

“我们输了,你能相信吗?"讲座之后,卡普尔对artnet新闻说:“在我看来,一些当政的种族主义者将我带上了法庭。我们被迫将这些涂鸦覆盖起来。这是一件可怕的、让人心碎的事情。"

“你想让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吗?"卡普尔问道:“但是这确实发生了。"他说,这些留在雕塑上的口号是“羞耻与恐惧的证词"。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卡普尔的看法。这个月早些时候,法国右翼政客法比安·博格尔(Fabien Bouglé)向法院提出控告,称卡普尔“与种族主义标语同流合污"。上周六的时候,法国法院作出判决:卡普尔被迫将遮盖雕塑上的标语——他通过Instagram发布了这一消息。

Kapoor_red

安尼施·卡普尔  图片: Nadja Sayej.

最新的消息是,卡普尔对法院的判决作出了上诉。“当然。"他说:“我们怎么能不上诉?你说说看。法国有着那么些心胸狭窄的人,但是我们最终会取得胜利。"

“法国很奇怪,我不能理解。"他继续说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心胸狭窄的偏见还得到了法院的支持,这超越了我能够理解的范围。这完全不可理喻。我们要上诉,然后看会出现什么结果。"

卡普尔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我们展示还未公布的一些凡尔赛宫装置的岩石上带有涂鸦的照片。当天,掩盖标语的工作已经开始进行。卡普尔的工作团队正在用金箔包裹岩石,但是这些标语依然能够若隐若现的显现出来。“巴黎有我的一个工作团队。"他说:“我必须改造这件作品。我会坚定不移地找到回应这个充满仇恨的罪行的方式,让它成为另外一件作品。"

img

安尼施·卡普尔《红色家园》(Red Homeland) 图片:anishkapoor.com

“文化是破坏行为与仇恨的牺牲品。"卡普尔依然对法庭的判决感觉愤怒:“如果破坏活动和仇恨可以阻止艺术在公共场合的尝试的话,那么我们都是失败者。"他接着说:“我们必须在公共场合进行尝试,这是艺术家所扮演的角色,这是社会成长的途径。如果我们停止了这一切,我们就和生活在法西斯国家里没什么两样。"

在俄罗斯,卡普尔并不担心自己的作品被破坏。“在俄罗斯展出‘红色家园'有点戏虐。"他说:“只是一点点而已。"

展览的核心作品的名字正是《红色家园》,是用凡士林混合了红色颜料的一件重达20吨的作品。这些材料被堆在了一个直径12米的圆台上,这个机械雕塑有一条金属长杆,和钟表一样缓慢的转动,不停的重塑圆台上的材料形状。

Anish Kapoor, My Body Your Body (1993).

安尼施·卡普尔《我的身体,你的身体》(My Body Your Body ,1993)  图片: Dave Morgan © Anish Kapoor.

在展览的大厅内展出的是两件墙面作品:《庇护所》(Shelter(2007)以及《我的身体,你的身体》(My Body Your Body,1993)。后者是一个在墙面上的洞口,是对《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巧妙借用(实际上,它看起来确实有点像兔子洞)。这件作品鼓励观众们的参与(很多人都想用手指戳一下,看看这个洞是不是真的)。

Anish Kapoor, S-Curve (2006).

安尼施·卡普尔S-Curve (2006). 图片: by Joshua White © Anish Kapoor.

展厅的中央是《S曲线》(S-Curve ,2006),优美的曲线和光滑的镜面让人不禁想要拍照留念,卡普尔将这件作品成为“自拍时代的自拍对象"(他曾经同样给自己的作品《云门》取外号——“终极自拍")。这个作品很像是哈哈镜,将人体的曲线转变成细长的抽象形状。

“到这里展览很有意义。"卡普尔说:“Tolerance(包容)是个很有意思的词语:我最近遭受了很多intolerance(不包容)的态度。我希望这些作品可以简单明了的说明问题。"

Anish Kapoor, Shelter (2007).

安尼施·卡普尔《庇护所》(Shelter,2007) 图片: Dave Morgan © Anish Kapoor.

 

相关阅读:

法国法院强制安尼施·卡普尔移除凡尔赛雕塑上的反犹太标语

艾未未与安尼施·卡普尔在伦敦携手步行,为难民声援

安尼施·卡普尔拒绝清除凡尔赛宫雕塑上的反犹太标语

山寨芝加哥地标“豆子"现身新疆克拉玛依,安尼施·卡普尔誓起诉

因反拒绝清除犹标语涂鸦,法国政客对卡普尔发起攻击

 

文:Nadja Sayej

译:Joe Zh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