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重拾信心,佳士得纽约战后与当代专场以扎实结果再下一城

分享至
弗朗西斯·培根,《乔治·戴尔肖像三习作》,1963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2017

弗朗西斯·培根,《乔治·戴尔肖像三习作》,1963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2017

纽约当地时间本周三晚间举行的“战后与当代艺术"拍卖专场同样成绩不俗,实现了4.48亿美元的总成交额。在拍前,这个专场的调整后估价在3.39亿至4.62亿美金之间。调整原因则是其中一幅估价在2500万至3500万美金之间的威廉姆·德·库宁的作品《无题 II》被撤拍。不过,总体拍卖结果仍然超出了最初估价。

考虑到佳士得的这场拍卖上有高达70件作品,故整场拍卖节奏在拍卖师、佳士得全球主席Jussi Pylkkänen的引导下,节奏较为紧凑,拍卖在两个小时之内得以结束。整体而言,这场拍卖的结果较为扎实,泡沫较少。不过,当晚也比较缺乏紧张的拉锯战,而这恰恰是佳士得所期望在某些重点作品拍卖过程中想看到的,也是想以此证明艺术市场仍然值得期待。尤其是在政治大局影响华尔街的当下,市场需要增强信心。

比起去年五月同期的3.188亿美元,今年有比较大的进步,市场依然处于前几年的高位水平。2015年5月的夜场拍卖总成交为6.585亿美元,2014年的5月甚至高达7.449亿美元。

整场成交率高达96%,71件作品中,有68件被成功售出。

“从交易率可以得知,这个专场要明显好于印象派专场," 苏富比印象派艺术的前总监以及现私人经纪人David Norman告诉artnet新闻,“这场拍卖的总价很高,不过这个拍卖房间的氛围仍然不是特别高昂。"

专场中最为受到瞩目的作品是弗朗西斯·培根为其恋人、缪斯所创作的《乔治·戴尔肖像三习作》。这幅此前被赋予许多期待,根据佳士得未对外公开的预估价,认为其成交价在5000万至7000万之间。不过作品从4100万开始竞价,仅仅到了4500万时就止步不前,Pylkkänen开始“诱哄"三位佳士得接电话的专家,不过最终以4600万的价格落槌,加上佣金为5180万美元。

买家对过高的估价比较拒绝,但是当以低估价落槌之后,从保留价来看,对于卖家而言依然可以接受。这幅作品是培根为乔治·戴尔创作的第一幅肖像画,戴尔曾经伦敦东区一个可怜的小偷,后来与这位艺术家开始了长达10年的恋情。这幅作品最开始在培根一位好友、作家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的收藏中。此次的卖家为法国收藏家Pierre Lambrail。

安迪·沃霍尔,《大型金宝菜汤罐头及开罐器》,1962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安迪·沃霍尔,《大型金宝菜汤罐头及开罐器》,1962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安迪·沃霍尔的《大型金宝菜汤罐头及开罐器》也遭遇了相同的处境。该作品的预估将“超过2500万美元",然而在以2100万美元起拍之后就没有高于2500万美元的出价了。最终这件作品被此前长期担任苏富比纽约当代艺术部总监、如今为佳士得美国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席的Alex Rotter为一位电话藏家拍得,最终成交价为2750万美元。

这件作品上一次于2010年11月出现在佳士得纽约,当时的估价高达3000万至5000万美元,而最终仅实现了2380万美元的成交价。

同样,西格玛尔·波尔克的《Frau mit Butterbrot》估价超过了1500万美元,但当作品以1200万美元起拍后便迅速停滞,而Pylkkänen则调侃道:“好节奏,我想好戏正要开始。"但实际情况并不如他所愿,作品最终以1500万美元落槌,含佣金后的最终成交价为1700万美元。目前,波尔克作品的拍卖纪录为2700万美元,由2015年5月在苏富比拍出的《Dschungel (jungle)》创造。

赛·托姆布雷,《丽达与天鹅》,1962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2017

赛·托姆布雷,《丽达与天鹅》,1962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2017

对于赛·托姆布雷《丽达与天鹅》的争夺才真的是激烈。这件估价在3500万美元至5500万美元间的作品以3000万美元起拍,经3位竞价者连续出价之后,锁定在了2位由佳士得专家代表的电话买家直接。最终,这件作品有重量级艺术经纪人拉里·高古轩当场拍得,落槌价为4700万美元,最终成交价为5290万美元。托姆布雷的拍卖纪录目前由价值为7050万美元的黑板作品保持,该作品于2015年11月由苏富比拍出。

高古轩在当晚极为活跃,还拍得了Urs Fischer的混合媒介作品《Sodium》和罗伊·利希滕斯坦的雕塑《Expressionist Head》,成交价分别为78.75万美元和310万美元。

威廉·德·库宁,《无题II》(Untitled II),1977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威廉·德·库宁,《无题II》(Untitled II),1977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拍卖前,这件预估价为2500万至3500万美元的威廉·德·库宁《无题II》被宣布撤拍。该作品上一次现身拍场还是在1989年11月的苏富比纽约,当时以198万美元售出。

让-米歇尔·巴斯奎亚,《 La Hara》,1981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让-米歇尔·巴斯奎亚,《 La Hara》,1981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顶级藏家Steve Cohen被报道委托出售让-米歇尔·巴斯奎亚的《La Hara》,估价则在2200万至2800万美元之间。该作品以1800万美元起拍,当时一度成为2位藏家竞争的焦点,最终被一位场内的女士以3100万美元的落槌价收入囊中,含佣金后的价格为3496.75万美元。

这件作品正是巴斯奎亚作品市场行情的一个佐证。该作品曾在1989年唯一一次出现在了苏富比纽约的拍卖中,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显示,其30年前的价格为34万美元,高于当时25万至30万美元的预估区间。此后,该作品曾多次易主,据透露,Cohen也是在一次私人交易中获得的这件作品。

克里斯托弗·伍尔,《无题》(Untitled),1988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2017

克里斯托弗·伍尔,《无题》(Untitled),1988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2017

本场拍卖中有趣的一幕发生在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无题》的竞价过程中。这幅文字画创作于1988年,作品中重复了6遍“PLEASE"的文字,由佳士得本周拍卖中战后方面最大的收藏Emilyand Jerry Spiegel Collection提供。这件作品也是艺术家1989年参加惠特尼双年展的2件代表作品之一。藏家Spiegel家族在作品完成的1988年买下此件作品,并将其借展给惠特尼。

拍卖过程中,价格一度停留在了1500万美元,现场也陷入安静,突然佳士得的一位女拍卖专家在最后时刻为电话客户报出了1510万美元的价格,这一10万美元的加价给大家带来了惊喜,也引得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主义部门主席Loic Gouzer说出了“Say ‘Please'!"的俏皮话,引起全场欢笑。

这件克里斯托弗·伍尔的作品最终以1700美元的价格成交,这倒是不必说谢谢了。

译:Wenjia 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