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艺术市场专家Colin Gleadell为你解读为何意大利艺术在伦敦艺术市场爆红

分享至
CKS_11005_0111[1]

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静物》(Natura morta,1939)以393.94万美元(约合2504.38万人民币)成交 图片: courtesy Christie's

伦敦弗里兹艺术周拍卖达到高潮,苏富比和佳士得意大利艺术拍卖专场共成交110件拍品,创下8360万英镑(约合8.19亿人民币)拍卖纪录。而此前两大拍卖行举办的两场当代艺术晚拍共成交84件拍品获得7200万英镑(约合7.05亿人民币)。意大利艺术专场84.5%的成交率远超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75%的成交率。

以战后先锋艺术为支柱,一年一度在伦敦举办的意大利艺术拍卖是整个市场的晴雨表。2009年的信用危机爆发后,其成交额降至1340万英镑(约合1.31亿人民币),又在2010年反弹至3580万英镑(约合3.5亿人民币),并在接下来两年中保持稳定。而在那之后,意大利艺术的成交额则呈爆炸性增长,今年总成交额达到2013年的两倍。

 

温森佐·安格内蒂(Vincenzo Agnetti),《一位公民的肖像》 (Ritratto di abitante (Portrait of a citizen), 1971-1972)以28.2328万美元成交(约合179.5万人民币) 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温森佐·安格内蒂(Vincenzo Agnetti),《一位公民的肖像》 (Ritratto di abitante (Portrait of a citizen), 1971-1972)以28.2328万美元成交(约合179.5万人民币)
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伦敦画廊开始展出意大利战后艺术。除了伦敦当地有名的画廊 本·布朗艺术画廊(Ben Brown Fine Arts)、Niccolo Sprovieri画廊及罗宾朗+维奥娜画廊(Robilant + Voena),伦敦还迎来了马佐莱尼画廊(Mazzoleni)及托尔纳博尼画廊(Tornabuoni)等意大利画廊,并在一年后迎来Cardi画廊。Tornabuoni Art画廊决定在伦敦而非纽约开设画廊,是因为“在这里更容易碰到外国藏家,这里更国际化", 画廊总监Ursula Casamonti说道。多米尼克·莱维画廊(Dominique Lévy)是意大利艺术市场中的翘楚,在过去一年中成功出手多幅丰塔纳(Fontanas)作品,并计划于明年二月在伦敦举办卡斯特拉尼(Castellani)大型个展。

与意大利拍卖专场同期举行的还有卢森堡&达扬画廊(Luxembourg and Dayan)的波提(Boetti)展、康诺·布朗画廊(Connaught Brown)举办的Afro展、阿尔敏·莱克(Almine Rech)画廊举办的韦佐利(Vezzoli)展……而这些仅仅是一部分。

在艺博会中,意大利艺术势不可挡。马佐莱尼画廊成功将两幅阿尔贝托·布里(Alberto Burri)作品卖给美国买家,并出手一幅博纳卢米(Bonalumi),售价35万-200万欧元(约合247.05万-1412.66万人民币);托尔纳博尼画廊在开幕时成功售出几幅丰塔纳作品,售价20万-2500万欧元(约合141.26万-1.77亿人民币),并在弗里兹大师展将两幅卡斯特拉尼(Castellani)的作品售予南美藏家,每幅售价达100万欧元(约合706.33万人民币)。连主攻古典绘画的 de Jonckheere画廊在PAD艺博会的展位上都有展出一幅丰塔纳的作品,并以300万欧元(约合2118.99万人民币)成交。由于布里近期在纽约古根海姆举办回顾展,其作品成为本月的大热门。 他的一幅作品甚至出现在主推文艺复兴时期青铜作品的艺术经纪本杰明·普魯斯特(Benjamin Proust)在弗里兹大师展的展位上。布里1959年最早期的燃烧系列作品,定价400万英镑(约合2826万人民币),买家对其兴致昂扬。

 

朱塞佩·乌恩其尼(Giuseppe Uncini)的《混凝土》(Cementarmato (Reinforced Concrete), 1959)以43.084万美元(约合273.85万人民币)成交 图片: courtesy Christie's

朱塞佩·乌恩其尼(Giuseppe Uncini)的《混凝土》(Cementarmato (Reinforced Concrete), 1959)以43.084万美元(约合273.85万人民币)成交
图片: courtesy Christie's

苏富比率先收锤,51件拍品中成交40件,斩获4040万英镑(约合3.95亿人民币)。丰塔纳黑色刺孔蛋形作品《神的终结》(La Fine di Dio)以1590万英镑(约合1.56亿 民币)的成交价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引爆拍场。然而,由于此拍品首次叫价便顺利成交,过程中几乎不存在竞价,据此推测买家很有可能是在拍卖前做出不可撤销的定价的担保人。有艺术经纪人认为苏富比的估价往往偏高。由艺术经纪人组成的纳哈迈德家族(The Nahmads)战胜美国顾问艾米·卡帕拉祖(Amy Cappellazzo)以高于估价的260万欧元(约合2544.49万人民币)买下布里《白色塑料1》(Bianco Plastica 1, 1961)。卡帕拉祖在接下来的两件布里和丰塔纳的重量级拍品的竞拍中持续失利,将价格推向新高。布里的《燃烧M.2》(Combustione M.2, 1956)以180万欧元(约合1761.57万人民币)成交,为估价的两倍,同时也是2008年拍卖成交价的4倍。纳哈迈德家族在另外两件顶级拍品的竞拍中战胜包括尼科洛·卡迪(Nicolo Cardi)及保罗·维多威(Paolo Vedovi)在内的众多竞拍者,然而在对丰塔纳小幅金色绘画的竞标中最终不敌艺术顾问裘德·赫斯(Jude Hess),该画最终以三倍于估价的98.9万英镑(约合986.29万人民币)成交。不过他们成功以中段估价95万英镑(约合930.11万人民币)夺得丰塔纳玻璃镶嵌的银色作品。

 

西亚诺·法布罗( Luciano Fabro)《意大利移民》( Italia dell'emigrante, 1981)以419.9332万美元(约合2643.46万人民币) 图片: courtesy Christie's

西亚诺·法布罗( Luciano Fabro)《意大利移民》( Italia dell'emigrante, 1981)以419.9332万美元(约合2643.46万人民币)
图片: courtesy Christie's

佳士得则有着更为理智的预期,最终获得4320万欧元(约合4.23亿人民币)的成绩,59件拍品中仅有6件未能成交。过半数拍品成交价均持平或高于最高估价。布里和丰塔纳作品成交额则再次荣登榜首,纳哈迈德家族在丰塔纳重量级拍品的竞价中失利,其带有6条割痕的白色作品双倍于估价以280万英镑(约合2741.37万人民币)成交。该作品最近一次于1990年出现在拍场并以23.1万英镑(约合226.16万人民币)成交。这也是促使丰塔纳成为最受欢迎的意大利艺术家的原因之一。他的24件作品现身上周的意大利拍卖专场,其中21件成交,获得3660万英镑(约合3.58亿人民币)的成绩——几乎占据意大利专场总成交额的一半。

卢西奥·丰塔纳, 《神的终结》(La Fine di Dio, 1963-1964) 图片: courtesy Sotheby's

卢西奥·丰塔纳, 《神的终结》(La Fine di Dio, 1963-1964)
图片: courtesy Sotheby's

此外,“贫穷艺术"流派(Arte Povera)艺术家西亚诺·法布罗(Luciano Fabro)用铜带制作的意大利靴形半岛雕塑,被卡帕拉祖——更确切地说是她的客户,以四倍于估价的270万英镑(约合2643.46万人民币)买下并创下纪录。其他破纪录的拍品分别为朱塞佩·乌恩其尼(Giuseppe Uncini)钢筋混凝土制成的雕塑作品,由伦敦艺术经纪人法布里奇奥·莫雷蒂(Fabrizio Moretti)以27.85万英镑(约合272.77万人民币)购得;以及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罕见的色彩浓郁的静物作品,亚洲竞价者的步步紧逼使其叫价飙升至260万英镑(约合2574.58万人民币),高达上一次成交纪录的两倍。

 

来自美国的艺术经纪人史蒂芬·西姆丘维兹(Stefan Simchowitz)与220万英镑(约合2155.64万人民币)成交的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的镜面绘画《端坐喝茶的女人》(Seated woman drinking tea, 1971) 失之交臂。不要以为这是仅限于意大利及美国买家的市场,据佳士得在拍卖后统计显示,竞价者来自40多个不同的国家。所以,意大利艺术这股流行风潮还将继续前行。

 

译:Jey Dong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