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艺术市场依旧“坚不可摧", 伦敦苏富比当代晚场拍出1.43亿美元

分享至
格哈德·里希特的《冰山》(Eisberg)在伦敦素苏富比以1770万英镑成交。图片:Courtesy Tristan Fewings/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格哈德·里希特的《冰山》(Eisberg)在伦敦素苏富比以1770万英镑成交。图片:Courtesy Tristan Fewings/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灯光昏暗;迪斯科音乐震动着耳膜;艺术经纪人Ivor Braka从苏富比伦敦晚间当代艺术专场的第三排座位上一跃而起进入了指挥模式,要求加演。难道这是前麦迪逊广场花园CEO泰德·史密斯(Tad Smith)为刻板古老的伦敦带来的新变化吗?

如果这种让人兴奋的场景让你想起了什么奖项评选的话,那么这家拍卖公司显然因为有一些少许的金钱知识而获得了优势。就在3月8日晚,苏富比达到了2017年重量级作品晚场拍卖的预估价格上线,57件作品以1.18亿英镑的价格成交,只有4件流拍。有5位艺术家在一片混战中打破了自己的市场价格纪录。总额虽然还没有达到2015年2月时的巅峰数字1.23亿英镑,但也比去年的6950万英镑上升了70%。

就和上周的印象派专场一样,苏富比相较于佳士得而言找来了更庞大的资金来为拍卖做担保。从这个专场来说,16件拍品一起的总值预估下线是4130万英镑——占整个专场最低预估总额的50%多一点——苏富比或者第三方都为这个数字做出了无法撤回的担保。虽然大部分的最低担保价都在委托作品前已经敲定,但是有几件委托物品还是在拍卖前的一刻才落实的,这显示出了有些投机者喜欢在作品被委托后才做出决定的新趋势。

有三件被担保的作品位列与预估价最高的前五位之内,其中具象绘画占到了多数。让·米切尔-巴斯奎亚(Jean-Michel Basquiat)的六英尺作品《无题》(Untitled (One Eyed Man or Xerox Face,1982)是从纽约高古轩收购而来,估价为1400-1800万英镑,但是几乎是由苏富比的Adam Chinn所代表的某位担保商以一锤子买卖的方式拍下的,成交价格只有1197万英镑。别忘了,这件作品1987年拍卖的时候价格是2.3万美元,当然,当时的买家并不是今天的卖家。

另外两件有担保的作品都来自德国艺术家。看起来有一点点讽刺,苏富比的欧洲主管Cheyenne Westphal刚刚离任,拍卖当中的德国艺术家就开始一路高奏凯歌。在纽约的Tobias Meyer与伦敦的Westphal联手之下,德国艺术在苏富比的拍卖中虽然还没有渗透很深但一直占有着相当惹眼的位置。

乔治·巴塞利兹,《跟随红旗》(Mit Roter Fahne,1965)。图片:Courtesy Sotheby's

乔治·巴塞利兹,《跟随红旗》(Mit Roter Fahne,1965)。图片:Courtesy Sotheby's

一件经典的1965年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英雄"绘画作品,《跟随红旗》甚至连担保都称不上——苏富比有着部分或者是全部的产权。但是,市场觉得650-850万英镑的估价有点高。与这位艺术家有关的画廊——白立方、高古轩、Thaddaeus Ropac、或者Michael Werner——都没有出手,最后被一位通过电话竞拍的买家以750万英镑的价格买走,这又是一个来自担保方以打破艺术家作品价格纪录的方式一锤敲定的买卖。马丁·基彭伯格(Martin Kippenberger)描绘约瑟夫·波伊斯(Joseph Beuys)母亲的8英尺肖像画看起来却很像是基彭伯格本人。它以落在估价区间内的400万英镑成交。

 格哈德·里希特的《冰山》(Eisberg,1982)。图片:Courtesy Sotheby's

格哈德·里希特的《冰山》(Eisberg,1982)。图片:Courtesy Sotheby's

但是,德国真正的明星艺术家仍是价格最高的那件作品——格哈德·里希特1982年创作的描绘冰山的超写实油画作品——从1983年就拥有这件作品的卖家根本不需要担保。众多买家通过电话竞拍这件作品,其中有3位来自亚洲,一位以远超800-1200万英镑预估价格的1770万英镑买下了这件作品,场内顿时响起了最近已成为常规的销售人员的掌声。这个数字据说是里希特风景类作品的最高价格纪录。拍卖中的其他里希特作品也都表现亮眼,一件中等尺寸的抽象绘画被比利时艺术顾问Alex Brotmann以预估价格两倍的400万英镑买下。

德国艺术家当中(我不大确定他是否认为自己是德国艺术家)最具说服力的纪录来自沃夫冈·蒂尔曼斯( Wolfgang Tillmans),他的摄影作品《Freischwimmer 119》吸引了至少7位竞拍者,以预估价格三倍的46.475万英镑成交,打破了佳士得在前一个晚上刚刚创下的纪录。

沃夫冈·蒂尔曼斯,《Freischwimmer 119》,2005。图片:Courtesy Sotheby's

沃夫冈·蒂尔曼斯,《Freischwimmer 119》,2005。图片:Courtesy Sotheby's

虽然德国艺术是整场焦点之一,但是美国艺术也有闪光的时刻。克里斯托弗·沃尔(Christopher Wool )的一件2007年作品接受了担保,但是吸引了买家们的激烈竞争,超出了Andrew Fabricant的预估,最终以710万英镑成交。一件优雅的亚历山大·考尔德( Alexander Calder)黑色动态雕塑《黑色花边》(Black Lace)被Lévy Gorvy画廊(来自同一家画廊的Lock Kresler以估价内的150万英镑买走了一件Alberto Burri的白色褶皱文本油画)的Brett Gorvy以超出估价的520万英镑买走。包括David Nahmad、Andrew Fabricant、白立方等经纪人以及藏家Dimitri Mavrommatis在内的多人对塞·托姆布雷(Cy Twombly)创作于1963年的一件经典纸上作品展开了竞赛,最终胜出的是一位通过电话竞拍的美国买家,他以预估价格3倍的260万英镑拿下了作品。 Pat Steir 1993年的一件瀑布式作品《Four Yellow / Red Negative Waterfall》以创纪录的680750英镑成交,这件作品的预估价格是15-20万英镑——这与这位艺术家在伦敦Lévy Gorvy画廊展览时的销售价格相近。随着她的作品成为了拍卖场上的稀缺货,这已经是她的作品在本月内第二次打破价格纪录了。

Pat Steir,《Four Yellow / Red Negative Waterfall》,1993。

Pat Steir,《Four Yellow / Red Negative Waterfall》,1993。

但是,这并不是一场价格完全失控的拍卖。战后意大利艺术继续着其火爆的市场,Carol Rama也创下了价格新纪录,但是Paolo Scheggi创作于60年代的一件三维空间切割式红色布面作品——这件作品2007年在米兰以1.9万英镑成交,这次的预估价格为25万英镑——流拍的事实却引发了评论界的关注。

“市场坚不可摧,"艺术顾问Rory Howard在说起大家考虑到英国脱欧与特朗普就任对市场引发的威胁时说:“但你依然可以以合理的价格买到东西。"随着拍卖厅在晚场结束前慢慢变空的时候,他以低于预估价的548750英镑买下了一件安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的雪花石膏雕塑。4年前,这件作品以此次拍卖的两倍价格在纽约成交,难怪他看起来很满意。

译:Joe Zhu

编: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