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艺博会风向标:伦敦弗里兹上都卖掉了什么?

分享至
Frieze-London-2016-1024x682

2016伦敦弗里兹艺博会。图片:Linda Nylind,courtesy of Linda Nylind/Frieze

第14届伦敦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London)这周三的预展被大部分艺术经纪人描述为“成交纷飞",与上届的第一天相比更加富有活力。

通常占据邻近艺博会门口的蓝筹画廊尤为明显。今年经过环球设计工作室(Universal Design Studio)对场馆进行重新设计后,新增的一个入口能够防止瓶颈堵塞从而影响前过道的情况。

在第一天的最初几个小时内,卓纳画廊以1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67万元)向一家大型美国美术馆售出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新作,而马歇尔的另一件价值6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400万元)的作品被纳入私人收藏。草间弥生的最新绘画作品也以超过1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67万元)的价格售出,而布里奇特·莱利(Bridget Riley)在2016年创作的画作以7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92万元)被一位亚洲藏家纳入囊中。

此外,卓纳画廊当天其他的销售业绩包括:两件克里斯·奥菲利(Chris Ofili)使用油彩与木炭创作在亚麻布上的作品,共价值3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3万元)。两件卡罗尔·博夫(Carol Bove)的雕塑作品,以每件3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0万元)的价格出售;Thomas Ruff一张8.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63.4万元)的摄影作品;和一些沃夫冈·提尔门斯(Wolfgang Tillmans)从8千至8万美元不等的摄影作品。

Hauser-Wirth-Frieze-London-2016-1024x684

弗里兹艺博会上豪瑟与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的展位。图片:Linda Nylind,courtesy of Linda Nylind/Frieze.

豪瑟与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从它醒目又极其受欢迎的(具有高达46位艺术家)的“艺术家的工作室"(L'atelier d'artistes)展位售出一大批作品,包括Fischli/ Weiss和Thomas Houseago的雕塑,其中Thomas Houseago的售价为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5.9万元);Rodney Graham的灯箱;几件Phyllida Barlow的作品,包括一个售价为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2.3万元)的小型雕塑;Jack Whitten的一件在画布上的作品售出4.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8万人民币)。所有作品都在一天内售出,同时还有亨利·摩尔(Henry Moore)和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等人的作品。

“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豪瑟与沃斯的高级总监Neil Wenman在周四上午告诉artnet新闻。“我认为,专题展位得到了关注并且吸引了很多人,由此我们的销售情况也相当可观。这里的气氛很不同,今年的弗里兹真的很愉快,也是因为我们的展位有如此强烈的主题,甚至音乐也非常吸引人"。

总体来看,今年的弗里兹感觉更低调、典雅,更多的画廊展示现代艺术家的作品。也许这是受到了伦敦弗里兹艺博会成功举办的“小姐妹"——弗里兹大师展的影响。同样可以印证这种影响的是大量精心策划的展位,以及那些复古而又令人怀念的布置

“我也这么认为,"Wenman说。“我觉得‘九十年代'(The Nineties)单元是跨历史面貌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毫无疑问,某程度上当代艺术画廊回顾大师作品时,也会通过现代的视角重新审视它。"

至于当代艺术作品,这一年的需求很高。总部位于伦敦的泰勒画廊(Timothy Taylor)公布了可观的销售报告,他们为布鲁克林的艺术家Eddie Martinez专门策划的展位,在第一天就售出14件价格从1.2万至1.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万至10万元)不等的雕塑。

莫林·佩里画廊(Maureen Paley)以1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00万元)向一位英国收藏家售出了丽贝卡·沃伦(Rebecca Warren)于2005年至2016年间创作的一件雕塑。并且向居住纽约的一位收藏家以2.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万元)的价格售出Paulo Nimer Pjota的一件叫做《Vaporware, some samples》的装置作品。在艺博会第一天,沃夫冈·提尔门斯的《Kleine Welle》(2015)出售给了一位美国收藏家,价格为12万美金(约合人民币80万元)。

Grayson-Perry-Victoria-Miro-1024x690

2016年弗里兹艺博会,艺术家Grayson Perry与自己的作品在维多利亚·米罗画廊的展位中合影。图片:Linda Nylind, courtesy of Linda Nylind/Frieze.

维多利亚·米罗画廊(Victoria Miro Gallery)表示在最初的几个小时内呈现出旺销势头,一些由Grayson Perry创作的雕塑,挂毯作品以5万至4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2万至381万元)不等的价格出售。最新的一系列草间弥生的,价格40万到1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66万至667万元)不等的画作被收藏家纳入囊中。另外,由Chantal Joffe创作的一系列描绘包括Betty Friedan,Hannah Arendt,Claude Cahun和Gertrude Stein等伟大犹太女性的画作,在第一天上午在1万与3万英镑(约合人民币8.4万与25万元)之间售出。

Thaddaeus Ropac画廊第一天带来了Robert LongoTony CraggDaniel RichterSigmar Polke的蓝筹作品,包括Georg Baselitz的两幅画作。最近,柏林的Peres Project画廊售出了Donna Huanca的所有画作,售价为1.7万至2.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万至15万元)之间。

佩斯画廊(Pace Gallery)售出了Leo Villareal以LED为材料所创作的《Radiant Wheel》(2015),售价为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6.7万元)。另外,画廊还以8万英镑(约合人民币67万元)售出了Kevin Francis Gray的半身大理石像新作;Prabhavathi Meppayil用铜线和石膏所做的一小幅极简主义作品,以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万元)售出;还有两个真人大小的名和晃平作品,价格分别为38万和2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3万和153万元)。

Ryan-Gander-Frieze-London-2016-764x1024

Ryan Gander的青铜雕塑,《Elevator To Culturefield》 (2016). 图片:©Andrea Rossetti,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Esther Schipper, Berlin.

Simon Lee画廊在第一天以5万至9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2万至76万元)的价格售出Hans-Peter Feldmann的作品,在第二天以约8万英镑(约合人民币67万元)售出Paulina Olowska的作品。Esther Schipper画廊也透露了一些销售情况,比如,Ryan Gander的青铜雕塑《Elevator To Culturefield》(2016)以8万英镑售出。

“本次艺博会和往届一样出色,今年这届设法吸引更多来自亚洲和中东的收藏家。第一天的销售一直非常强劲,我也十分荣幸可以在‘90年代'单元中展示多米尼克·冈萨雷斯-弗尔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的著名作品《R.W.F.》。" 画廊主Schipper告诉artnet新闻。

同时,Sprüth Magers在第一天售出了两件克雷格·考夫曼(Craig Kauffman)在2009年时创作的丙烯和闪烁雕塑,价格为1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3万元)。而第二天在与Salon 94、Mehdi Chouakri合作的“九十年代"单元中,售出了Sylvie Fleury的作品。

Sylvie-Fleury-1024x684

Sylvie Fleury, 《A Journey to Fitness or How to Lose 30 Pounds In Under Three Weeks》(1993) ©Sylvie Fleury. 图片: Kris Emmerson.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ehdi Chouakri, Salon 94, Sprüth Magers.

来自纽约的画廊也表现非常出色。Casey Kaplan画廊在前几个小时就售出了大部分展品,包括Kevin Beasley,Giorgio Griffa,Garth Weiser,N.Dash 和Sarah Crowner的作品,而P.P.O.W.画廊也公布了可观的销售情况,包括几个Betty Tompkins的画作, 价格在3千至3千5百美元(约合人民币2万至2.3万)之间;价格为1.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万元)的Portia Munson摄影作品;由5万至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0万至120万元)的Matin Wong摄影作品。

David Kordansky画廊在最初的几小时内就售出其大部分作品,买主主要来自非英国地区藏家。Harold Ancart最新画作以8.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6万元)卖给一位美国收藏家。Mary Weatherford的《Spike Driver's Moan》(2016)以18.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3万元)出售给了一位亚洲收藏家,另外Kathryn Andrews的《Black Bars (Dejeuner No. 1)》以6.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万元)售给了一位美国机构藏家。

来自南非的Goodman画廊也呈现一个良好的开端,前期已经售出了价值4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0万元)的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的绘图《Observer》(2016)以及价值1.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万元)的2006年Mikhael Subotzky摄影作品;而最近由ruby onyinyechi amanze用墨水和照片传输技法创作的作品,售价为8千美元(约合人民币5万元)。

William-Kentridge

威廉·肯特里奇,《Observer》(2016)。图片:Courtesy Goodman Gallery

来自圣保罗的顶级画廊也是卖的合不拢嘴。Fortes Vilaça画廊售出了两件Erika Verzutti的最新作品,价格由4.5万至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万至30万元)不等;和Leda Catunda的两件新作,价格是2.5万至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万至40万元)。Luisa Strina画廊卖出了三件Lucas Arruda的作品。这些作品通过弗里兹泰特基金收购,纳入泰特美术馆的藏品中。除此之外,画廊卖出作品还包括Fernanda Gomes,Laura Lima,,Marcius Galan,Tonico Lemos Auad和两幅Anna Maria Maiolino画作。

同是来自圣保罗的Mendes Wood画廊,售出了Lucas Arruda,Sonia Gomez,Patricia Leite,Luiz Roque,Daniel Steegmann Mangrane 与Mariana Castillo Deball的作品。而Vermelho画廊售出了一件Dora Longo Bahia在2014年完成的作品,售价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万元)。

leonor-700x525_2

Leonor Antunes作品。图片:Nick Ash。courtesy the Kunsthalle Basel

购置资金达到1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25万元)的、首次由好莱坞娱乐经纪公司WME|IMG赞助的弗里兹泰特基金所买下的作品,不仅仅只有Luisa Strina画廊代理的Leonor Antunes。由6名成员组成的国际顾问团队中,包括4位泰特博物馆的策展人以及两位特邀策展人。他们选择了6件来自伊斯坦布尔Rampa画廊代理的土耳其艺术家Hüseyin Bahri Alptekin的作品,以及一件伦敦Stuart Shave/Modern Art代理的马来西亚艺术家Phillip Lai的作品。

伦敦的Laura Bartlett画廊以1.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2万元)售出Elizabeth McAlpine风格独特的照片,以及两个售价分别为6千英镑(约合人民币5万元)的Lydia Gifford,1.1万英镑(约合人民币9万元)的Sol Calero作品,与一幅Maria Lund的墙画,售价为5千2百英镑(约合人民币4.3万元)。

位于场馆靠后地区的新兴画廊,也有一个个令人兴奋的消息。维也纳的Emanuel Layr画廊售出几幅Nick Oberthaler的画作,售价为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5万元)。来自雅典的The Breeder以3.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万元)向一位欧洲收藏家售出一件Angelo Plessas出色的装置作品,这位艺术家也将要参加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Zoë Paul的一件用珠子串成的帘子也以1.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万元)售给居住在伦敦的收藏家。

The-Breeder-Athens-Frieze-London-2016-1024x767

016 弗里兹艺博会上,Angelo Plessas与Zoë Paul在The Breeder展位的作品。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介绍过弗里兹艺博会的“战况"后,artnet新闻也得到了弗里兹大师展的情况并与你分享。

在弗里兹大师展正式拉开帷幕之前,在预展时,纽约的Mnuchin画廊就以1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万元)售出Bridget Riley的《Delos》(1983),之后售出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的《Gate》(1997)。Marlborough Fine Art画廊在开展的最初两小时以1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67万元)售出Paula Rego的作品。佩斯画廊也在第一天卖出十几件Lucas Samaras的作品,价格在3万至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0万至36万元)之间。卓纳画廊售出Ruth Asawa 在1960年代创作的雕塑,两件Josef Albers作品,Sherrie LevineSigmar Polke作品。

弗里兹大师展似乎有个良好的开端,但过了这个周末才能真正获得销售业绩的总情况。

那么,关于可怕的英国脱欧和英镑的贬值呢?会不会像专家预言那样,这一不确定性会对英国艺术市场有害?

“我认为,现在看来它可能是一个积极的现象,"豪瑟与沃斯高级总监Neil Wenman告诉artnet新闻。“弗里兹艺博会的销售情况一直很好,特别是今年的弗里兹大师展,我们已经把一些价值颇高的作品陈列并售出,所以这也是英镑作品价值最高的时段,因为货币目前在疲软。如果你是一个国际收藏家,正因现在英镑不值钱,所以出售品都便宜。我们已经看到绝对强烈的季度走势。这是一个非常漫长,并充满不确定性的夏天,政治,恐怖主义,英国脱欧……但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和前进,为此我们非常激动,"他补充说。

虽然这是言之尚早,通过来参加艺博会的艺术经纪人的兴奋劲儿和这周拍卖会上取得令人鼓舞的成果来看,在经历前几个月的危困后,市场可能会再次振作起来。所有的目光都在巴黎法国国际当代艺术品博览会(Foire Internationale d'Art Contemporain,FIAC)和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in Miami Beach)的销售业绩上。

 

相关阅读:

弗里兹的前世今生:一个艺博会如何改变了全球艺术格局

收藏秘笈:泰特基金都在弗里兹艺博会上扫了什么货?

 

译:Pinyuan Li

编:Seline Jingyin Chen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