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秋拍中找蛛丝马迹,为充满不确定性的2017市场把脉

分享至
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二号

张晓刚《血缘:大家庭二号》。图片:北京匡时

自从英国公投脱离欧盟及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在这个需要想像力的年代,让我们回顾过去,展望将来,在秋拍中找出蜘丝马迹,为充满不确定性的2017年把把脉。

随着保利华谊在上海首场拍卖于12月22日收槌,长达两个多月的秋季拍卖终告闭幕。今年中国地区的秋季拍卖可谓峰回路转,从老店香港苏富比,到拍场新力军保利华谊上海,三个月下来,端出收藏市场的菜式纷陈,最具话题性的可以说是香港苏富比的#TTTOP拍卖,以及老藏家余德耀重新投入当代中国艺术市场,并于北京匤时及北京保利拍得三件重要作品。此两件事情基本上涵盖了当代艺术拍卖于中国地区2016年的两股重要趋势。

纵观秋季拍卖,各家拍卖行均把现代及当代艺术合并上拍,市场对于现代艺术这个版块明显更为活跃,从佳士得的常玉,到保利的吴冠中专场,我们均可看到相当坚挺的成交价。但我们更加关心的当代呢﹖香港苏富比的秋拍可能谓给予市场充份的正能量,话题作肯定是#TTTOP专拍,与韩国明星跨界合作,激起海内外媒体关注及粉丝的热情支持,但背后是对亚洲拍卖市场对西方作品胃口的实验。拍卖会结合超过25件的西方及日本及韩国的艺术作品,其中让·米歇尔·巴斯奎亚的《士兵》以4670万美完成交,成为中国区拍卖史上,成交金额最高的西方当代艺术品。其他重要的西方艺术家作品包括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的《无题》,成交价为820万的23张一组的纸上作品等等,均为市场带来话题。

士兵

让·米歇尔·巴斯奎亚《士兵》。 图片:香港苏富比

中国区收藏家对西方当代艺术品的兴趣其实早于5、6年前已经开始,其中的佼佼者是上海的乔志兵,近年加上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推动,愈来愈多的收藏家,特别是年轻藏家对此兴趣日增,而早年聚焦当代中国艺术家的私人美术馆,亦适时扩张收藏至西方艺术。今年最为人乐道的要算是龙美术馆的王薇在伦敦苏富比拍下了珍妮·萨维尔的早期重要作品,并于一个多月后于龙美术馆中的女性艺术家群展中展出。

Jenny Saville

珍妮·萨维尔《转变》。图片:伦敦苏富比

对应此热潮,香港佳士得采取了与苏富比截然不同的策略,于11月底的秋拍上,由其纽约当代艺术部Brett Gorvy牵头策划的“倾彩"西方艺术销售展,销售展作品阵容强大。只是不少作品是佳士得客户近年从拍卖中投得,故只以借展形式参与,不作销售。佳士得的策略无异更为保守,却更积极于呈现高质素的西方当代艺术,销售展据报成绩不俗。离题一说,当时Brett来港,丝毫没有离开佳士得的蛛丝马迹,其轰动行业、离职后加入纽约画廊Dominique Lévy的消息属于后话。

相关阅读:佳士得高层Brett Gorvy宣布将离开23年的拍卖行工作,与著名经纪人成立新画廊

西风东渐,中国当代艺术拍卖却在季尾来个戏剧性发展,中心人物正是于上海拥有私人美术馆的印尼华侨余德耀。他先于12月的匡时北京张颂仁专场先以1437.5万人民币拿下刘炜的《泳客》及483万人民币拿下王广义的《黑格子的毛泽东》,之后再于保利北京拍卖中,以1840万人民币拿下方力钧的《系列一(之五)》,方力钧此张重要早期作品由资深收藏家谭国斌割爱释出,三张作品均是艺术家的重要之作,属九十年代当代中国艺术见証作品。余德耀后随接受传媒的访问,颇有众人皆醉,我独醒之气慨。“作为一名资深收藏家,我看着这些作品的价格涨与降,现在算是回归到一个正常的价格,之前实在是太高了。"余德耀更表示:“这批作品都是经过时间和市场沉淀的,如果说作品不好,是不可能的。放到十到二十年以后,就会看出这些作品还是便宜的。"(出自《Hi艺术》2016年12月6日文章《余德耀,是时候回归了》)价格是一回事,当然作品的艺术家的重要作品,作为艺术馆的负责人,是一次充实博物馆收藏的机会,“再过一段时间,大家警醒过来发现这些艺术品都是无价之宝的时候,就没有机会再收了。"

刘炜

刘炜《泳客》。 图片:北京匡时

方力钧《系列一(之五)》

方力钧《系列一之五》。图片:北京保利

事实上,经过2013年的高峰后,当代中国艺术回归理性,对于持续收藏,持更长远眼光的收藏家而言,此刻无异是收藏的良机。我们回顾今年秋季的所有拍卖,几乎可以看到实力老藏家的身影,他们抓准了时机,把拍场上被低估的重要作品尽揽其收藏之中。香港苏富比就以刘小东90年于中央美术画廊个展中的展出作品《阳光普照》(以1808万港币成交)打开秋季序幕,同场更有呼应曾梵志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个展的面具巨幅作《江湖之三》(2168万港币成交)及乱笔山水作《风景》(1088万港币成交)、岳敏君九十年代作《天空》(1448万港币成交)、艾未未的《摔破汉瓮》(488万港币成交)、刘野的《温柔的杀死你》(512万港币成交),在估价克制之下,多张重头作品成交均相当扎实,回应了市场对质素高的当代中国艺术品的需求。

刘小东 阳光普照

刘小东《阳光普照》。图片:香港苏富比

曾梵志 江湖之三

曾梵志《江湖之三》。图片:香港苏富比

在国内拍卖行方面,秋季拍卖由香港苏富比打响了充满能量的首炮后,北京嘉德“85新潮美术专场"反应不如五月般热烈,并有多张作品流标,包括王广义80年代的《凝固的北方极地——大玩偶》等,为85新潮点题作,耿建翌《灯光下的两个人》以1840万人民币成交,但可见当代中国艺术市场仍未回归。到11月末,万众期待的香港佳士得秋拍中,别出心栽的策划了“先锋荟萃",但以20世纪早期的艺术家为主,包括常玉、朱德群及林风眠佳作,但却当代中国艺术方面乏善足陈,重头之作只有一张曾梵志94年作品《面具系列:第四号》,其他则为年轻艺术家居多,包括刘韡、黄宇兴等。《面具系列:第四号》是尤伦斯旧藏,曾经出现在苏富比的尤伦斯专场中。作品列作“估价待询",要价传闻为200万美金,最后因要价太高而遭流拍,可见市场对价格的敏感度之高。而诚如余德耀所讲,中国年轻艺术家要求价过高,藏家在货比三家的情况下,更乐于把眼光投放在西方艺术品上,故此近来,年轻中国艺术家的市场亦不如两年前的沸腾,尤幸佳士得的王光乐《水磨石第12号》以486万港币成交,但其余作品及苏富比夜场的年轻艺术家成绩均属一般,可资证明。

王广义 凝固的北方极地——大玩偶

王广义《凝固的北方极地——大玩偶》。图片:中国嘉德

匡时十周年拍卖则取得香港早年推动当代中国艺术的画商张颂仁的十张早期珍藏,为其秋拍一大亮点。此场成交全数成交,暗藏玄机。其中张晓刚《血缘:大家庭二号》是吕澎所作《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史》的封面之作。拍卖消息公布时,估价尚未公布,到后来流传估价为4000万人民币,市场一时为之惘然,虽然作品是张晓刚的重要作品,但4000万的价格牌实在是对市场的一大考验。随着市场的进一步消化,匡时方面最后决定估价调低至2800万人民币,最后落鎚价为3320万人民币,加上佣金为3818万人民币,与张晓刚现时的世界拍卖纪录9420万港币,明显有着很大的差距。如前述,同场的王广义及刘炜的重要作品被余德耀囊括其中。其后保利12月秋拍,余德耀再次出场,拿下全场最重要的力方钧早期作品,保利在余下的当代拍卖成绩不错,连同现代部份,夜场共取得3.2亿人民币的成绩。

作为国际拍卖行,苏富比和佳士得在拥有国际资源,容易在不同版块中调度,其中日本当代艺术持续于拍卖上创佳绩。今次苏富比秋拍则以三张奈良美智打响头炮,并以草间弥生及具体派作为日本艺术核心,佳士得虽然在当代中国艺术令人失望,唯加大力度在日本艺术方面,其中,草间弥生的一张60年红色无限网成交价超过1000万港币,其余两张奈良美智成交价亦相当理想。

守尾门的保利华谊(上海),尝试突破国内拍卖行征集上的局限,在中西方艺术夜场中,包括数张西方印象派及现代主义的作品,包括以5865万人民币成交,毕加索的《灯下的女人》。华谊老板王中军收藏西方印象派作品并非旧闻,在与保利此次联手中出现西方作品并不为奇。中国藏家收藏西方印象派始终占少数,甚至比西方当代更少,是否可能成为一个拍卖市场实言之尚早,且看2017年各大拍卖行有何动静吧。

巴勃罗·毕加索 《灯下的女人》

毕加索的《灯下的女人》。图片:保利华谊(上海)拍卖

文:黄英达

编: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