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弗里达市场在墨西哥出口管制下仍然蓬勃发展

分享至
KahloMarketgraf

弗里达·卡罗作品在1986-2014年间的拍卖成交额(横坐标:年份,竖坐标:百万美元)数据来源:artnet指数分析

如果说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此刻正在艺术界风生水起甚至都显得太过委婉。这位独树一帜的墨西哥画家从未像现在这样受到追捧,而近期世界范围内接二连三的展览又让更多人想对她的艺术和生活一探究竟(见“7个惊人事实让你重新认识弗里达·卡罗")。在纽约的艺术经销商玛丽-安妮·马丁(Mary-Anne Martin)眼中,除去强烈的市场需求外,卡罗是当之无愧的“流行天后"。马丁在20世纪70年代晚期在苏富比拍卖行创建了拉丁美洲艺术部,她算是见证了这几十年公众对弗里达的迷恋。

在所有这些展览中,最重量级的是底特律美术馆于3月12日拉开序幕的展览“迭戈·里维拉和弗里达·卡罗在底特律"(Diego Rivera and Frida Kahlo in Detroit),该展将持续到今年7月12日;以及5月16日在纽约植物园开幕的“弗里达·卡罗:艺术,花园,生活"(见:“弗里达·卡罗的愿景在纽约植物园成真"),该展在短短两周内已经好评如潮,展期一直持续到11月1日。

就在5月21日,纽约斯洛克莫顿艺术馆(Throckmorton Fine Art)新开幕的展览“弗里达·卡罗:镜子,镜子"(Frida Kahlo: Mirror Mirror)中,呈现了多名摄影师这些年镜头下的弗里达·卡罗。(见“弗里达热:爱德华·韦斯顿和其他摄影师拍摄的标志性弗里达·卡罗在斯洛克莫顿艺术馆")

Nikolas Murray Frida with Fawn (1938). Image: Courtesy of Throckmorton Fine Art, New York.

图片: 尼古拉斯·穆雷(Nikolas Murray),《弗里达与小鹿》(Frida with Fawn,1938),图片:纽约斯洛克莫顿艺术馆(Throckmorton Fine Art, New York)

鉴于卡罗近乎女神级的地位以及国际上对她的作品不断涌现的兴趣与需求,对于大多数粉丝和市场观察者而言,这一个事实简直令人大跌眼镜:在过去的20年里,仅有大约60幅卡罗的作品在拍卖市场流通,其中仅有8幅的单件成交价超过100万美元,而当前的拍卖纪录还停留在2006年纽约苏富比以560万美元售出的1943年作品《Roots》。卡罗还是首位突破100万美元里程碑的拉丁美洲艺术家——1990年5月,苏富比拍卖行以14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名为《Diego y Yo》的作品(估价仅为80万至100万美元)。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除了作品供给数量不足以外,另一层原因是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墨西哥政府对出口的严加管控。

苏富比拍卖行高级副主席、拉丁美洲艺术中心主任阿克塞尔·施泰因(Axel Stein)在接受artnet新闻电话采访时表示:“首先,弗里达并不是一位多产画家,一系列的健康问题也迫使她无法完成自己所期望的那么多作品。大部分画作都留在墨西哥,而法律又禁止这些出口,这就导致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只有那些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流入美国的作品,或者是当年弗里达与迭戈·里维拉在加利福尼亚、底特律、芝加哥等地出游时创作的作品,才能在美国见到。"她还补充到:“这个数量还不足弗里达产出画作数量的10%"。

Kahlo-RootsRESIZE-Sothebys-record

图片: 弗里达·卡罗的拍卖纪录作品《Roots》(1943年),2006年在纽约苏富比以560万美元售出,图片:苏富比

据artnet指数分析显示,艺术家的拍卖量非常不稳定。自1986年以来,卡罗作品的单年拍卖量最高峰是2000年的6幅,全部作品成功拍出,拍卖成交总价为660万美元。2006年,卡罗的纪录保持作品《Roots》以560万美元成功拍出,恰好也是当年仅有的一幅卡罗的上拍作品。然而,有消息称,私人市场上卡罗的作品已经达到了1000万美元的高价。

施泰因表示,卡罗最受欢迎的作品,是那些本质上饱含情感的画作,尤其是这位艺术家将自己刻画成墨西哥文化的标志,以具有民族风格的项链、耳环,或是发型乔装打扮的肖像画。同时她还谈到,由于当前市面对卡罗作品需求的飙升,20世纪90年代售价在百万美元以下级别的作品,如今只要在美国浮出市场,轻轻松松就上升到600万至800万美元不等。

Frida Kahlo, Self Portrait with Monkey (1945).  Robert Brady Museum, photographer: Tachi © 2014 Banco de México Diego Rivera Frida Kahlo Museums Trust, Mexico, D.F.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图片: 弗里达作品《与猴子的自画像》(Self Portrait with Monkey,1945)当前正在底特律展出,由罗伯特·布雷迪博物馆(Robert Brady Museum)提供,摄影:Tachi,© 2014 Banco de México Diego Rivera Frida Kahlo Museums Trust, Mexico, D.F.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马丁告诉我们,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卡罗的作品还不在受到墨西哥文化遗产法令保护的艺术家清单上。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随着她获得大量的关注,包括博物馆展出,还有海登·埃雷拉(Hayden Herrera)为她撰写的广受欢迎的个人传记,墨西哥总统米格尔·德·拉·马德里(Miguel de la Madrid)颁布了一项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的法案。根据这份文件,“一切由墨西哥艺术家弗里达·卡罗创作的作品,不管是国家财产还是私人财产,都将成为艺术遗产,包括架上绘画、平面作品、版画和技术性文件。"

据马丁所言,1984年,墨西哥终于“觉醒",意识到了卡罗的天才和重要性。她还表示,严格的限制出口政策“实际上造就了两个市场——一个在墨西哥国内,一个在国外"。同样一幅作品,在墨西哥售价50万,在国外由于紧俏的藏量,就很有可能翻一番。

在某些情况下,佳士得和苏富比在纽约拍卖卡罗的画作时,会明确申明这些作品不能跨出墨西哥国门。所以如果某位买家的确感兴趣的话,不管他自己在哪里居住,都不得不统一将画作保存在该国疆域内。

表格:弗里达·卡罗拍卖作品数量及成交价

FridaChart

马丁还指出,目前主要有两大收藏拥有大量弗里达的重要作品,其中一家是位于墨西哥的Delores Olmeda收藏,它经常将作品借出给大型博物馆举办展览;另一家是雅克和娜塔莎格尔曼收藏(Jacques and Natasha Gelman),它是五月底美国劳德代尔堡NSU博物馆(NSU Art Museum of Fort Lauderdale)展出卡罗和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作品的主要出处。马丁打趣地说这些展览都可以命名为“看看我们能拿到多少卡罗的作品"。几年前在德国巴登-巴登的一场卡罗展全部展出的是复制品,总数多达100件。

在今年初,流行歌星麦当娜拒绝将自己收藏的卡罗的作品借给底特律博物馆,一时间成为了热门新闻。这件画作题为《My Birth》,是卡罗当年在底特律暂住时的创作。(见“麦当娜拒绝外借弗里达·卡罗的画作给底特律美术馆出展")

马丁说,由于重要的作品难以获得,“几乎没什么作品能够满足市场了",除了一些价值比较低的小物件,比如笔记本、私人信函。(见“弗里达·卡罗的情书竟卖出13.7万美元")同时,她也警告原画作的紧缺“已经导致大量赝品出现",“非常肯定地说我每年都会看到50至100幅的赝品。对这些作品我都记录在案,其中一些非常有趣,而另外一些就糟糕透了。"

译: 李叶萌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