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对话保利现当代:这是近年来最整齐、实力最强的一场拍卖

分享至
吴冠中《京郊山村》,木板油画,46 × 61 cm,1963 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吴冠中《京郊山村》,木板油画,46 × 61 cm,1963 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2005年至2016年,北京保利陪伴中国现当代艺术走过了11个年头。对于今年3月加盟保利的现当代艺术部负责人常天鹄来说,也是首个至关重要的秋拍。保利为此次提前进行了全国性的战略性布局,从香港、澳门再到上海,最后来到北京。在整体经济放缓的形势下,香港专场捷报频传,已给市场及其参与者不小信心。专场形式的再度出现让人也在现当代艺术专场之外,还聚焦到“中国新绘画"板块。

在北京保利预展及开拍前夕,artnet新闻与常天鹄就秋拍亮点、市场趋势、艺术投资以及个人经历展开了对话。

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艺术总监的常天鹄。图片:致谢保利拍卖

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艺术总监的常天鹄。图片:致谢保利拍卖

artnet x 常天鹄

 今年秋拍整体与往年有何不同?征集思路上呢?

今年跟以往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进行了全国性的战略布局。香港、澳门、上海到北京,我们是作为一个整体一盘棋来考虑。所征集的艺术品内容依据城市不同各略有侧重:北京比较全面,各方面都比较整齐;上海是以国际性现当代艺术为主;香港的反馈非常好。我们在澳门不是第一次拍,那里是亚洲艺术拍卖很重要的一站。

在征集思路上,有继承以往的部分,也有这次的特点。以前是按照艺术史梳理下来,再结合市场需求来进行征集。我们近几场征集下来发现,美术史固然重要,但是毕竟是艺术市场。大幅的、重要的作品,以往认为会是美术馆去购买,尤其是私人美术馆,但是后来发现并没有我们期待的那么强烈。相反一些私人藏家反应非常强劲。我们跟这些私人藏家,经过了差不多半年多的沟通,从终端市场上倒过来推,做到“以需为本"。

吴大羽《无题113》,布面油画,52.2 × 37.2 cm,约1980 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吴大羽《无题113》,布面油画,52.2 × 37.2 cm,约1980 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2016保利现当代拍卖专场又有什么可以值得期待的亮点?

首先,吴冠中的作品我们这次有十几件,跨度从60年代到90年代。有一幅63年画的作品《京郊山村》,已经是市面上的经典中的经典,以及70年代的《春色满园》,再到80年代部分,有一幅有可能破纪录的《竹海》——这张作品是此次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图录的封面。到他90年代的作品《忆江南》,画面上几种高级灰,非常微妙、非常清爽轻松。吴冠中的作品早期很写实,到了90年代后期驾轻就熟。我们还有一个很罕见《姐妹》,是一对双人体作品,这幅作品阔别几十年才出现,也从那时的创作中精选出来的一件。值得一提的是,吴冠中双人体的画作在拍卖市场上出现是第一次。此外,我们还有几张吴冠中的巨幅国画,非常精彩。

吴冠中《竹海》,布面油画,75 × 75 cm,1985年作 。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吴冠中《竹海》,布面油画,75 × 75 cm,1985年作 。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拍卖公司成立十几年了,从买卖两个方面来说,吴冠中一直都是我们的强项。

说到当代艺术这一块,此次上拍作品跨度从最开始的85新潮之后到90年代,再到2000以后,面貌上来看是非常整齐的。重要时期、重要艺术家的作品都在此次秋拍中重现。这次有一件曾梵志面具转型期的关键作品,虽尺寸不太,但历史意义重大,而且是一个直接表现人脸精神的“真面具",为他后来的面具系列开辟了道路,此类作品极为稀少。还有方力均早期重要的、黑白的绘画。名单中也有王广义、王兴伟等艺术家各个跨度时期的作品。

曾梵志《面具》,布面油画,100 × 85 cm,1996 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曾梵志《面具》,布面油画,100 × 85 cm,1996 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我们是否会看到一些相对年轻艺术家的作品?

有不少70后很重要的艺术家,比如谢南星的作品《无题(有声音的图像II)》,这张画很长,还有段建宇《他的名字叫红2》也是很罕见的作品。另外也有王光乐的“水磨石"和“寿漆"系列作品。

段建宇《他的名字叫紅 2》,布面油画, 217×181 cm,2011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段建宇《他的名字叫紅 2》,布面油画, 217×181 cm,2011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据artnet与CAA合作的第四份《中国文物艺术品全球拍卖统计年报》显示,2015年,中国大陆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成交额收缩19%,跌破2012年低点。身处艺术市场中心,你为保利应对市场收缩制定了哪些策略?

一个是减少数量,这对于藏家和卖家都比较轻松。原来300—400件的场子,现在收缩到100多件。这是11年来,上拍数量最少的一次,也减轻买家、卖家双方的压力。可是我们的中标率,还是在以往的水平上略高。

这也是近几年来最整齐的一场拍卖,也是实力最强的拍卖。即使在这样的大形式下,我们还是受到很多信任。

方力钧《系列—之五》,布面油画,81 × 100 cm,1990-1991 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方力钧《系列—之五》,布面油画,81 × 100 cm,1990-1991 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近年来一些外资拍卖行进驻北京、上海,对保利的拍卖业务是否有一些影响?相比较有哪些优势呢?

都是在试探吧。我们目标明确,我们知道买家需要什么东西,我们对买家资源的掌握还是在亚洲地区领先的。我们每一场都有变化,也在运作中不断了解买家的真实需求。这是我们的基本功课,而非盲目的选择重要作品。我们要做的就是一定要把功课做好。

财富从上一代转移到下一代,更多年轻人开始接触艺术品收藏与投资。请问您对这一趋势有些什么样的看法?

年轻人收藏艺术品主要有两个方面的趋势,一个是年轻人买年轻人,另外一个年轻人买更经典的东西。虽然他们的财力有一定的限制,但财富会随着增长。尽管大的形势不太好,某些行业还是增长很快,而且还趋于年轻化。将来青年藏家不仅仅满足于购买年轻人的艺术品,还会涉及国际大师的作品,稳定、成熟和经典的作品。年轻时并非不买贵的,而是财力还不够。

尚扬,《深呼吸》,布面油彩、丙烯,173 × 200 cm,1996 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尚扬,《深呼吸》,布面油彩、丙烯,173 × 200 cm,1996 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保利在现当代艺术领域拓展很快,动作很大,也介入了一级市场,怎么看待这些动作?

特别大的动作也没有,因为我们主要是二级市场,一级市场主要是简单的私人洽购等。保利在一级市场参与得不多,基本集中在私人洽购这个层面上。一般是一些拍品不适合在二级市场公开拍卖,还有就是没有能够成交的物品。未能成交其中很多偶然的因素,而非作品不行,这种情况下就会进行私人洽购。

 

王兴伟《进化的步伐》,布面油画,92×129 cm×2; 129×92 cm×2,1997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王兴伟《进化的步伐》,布面油画,92×129 cm×2; 129×92 cm×2,1997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现当代艺术品作为一种投资渠道,请你作为市场专家给出一些建议?

了解一个陌生的领域,要进入一个行业,首先要关心大数据。大数据是整个市场的总额,然后还需要去了解某一个板块、某一个具体的艺术家近年来的数据。投资者自己一定要亲自去看,不能盲目相信某些所谓的专家。一定要自己去分析,某些问题可以请教,但是不能说什么就是什么。另外,公开数据也很重要。

收藏经典的东西,赵无极、吴冠中等,要多看数据和报告。对于年轻艺术家,不能光看其成长性,还要看是不是在时代中有重要性,是否符合了时代潮流的点等等。没有在二级市场中的艺术家,不一定就没有市场;相反,有些在二级市场中的艺术家,也不见得在将来就可以。有些艺术家火一两年,然后消失了。总之,一定要做功课。

靳尚谊《登上慕士塔格峰》,布面油画,270 × 180 cm,1957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靳尚谊《登上慕士塔格峰》,布面油画,270 × 180 cm,1957年作。图片:致谢艺术家及保利拍卖

艺术品投资与其他投资方式上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艺术品一旦选中、选对,从商品市场这个角度上,回报的倍率是高于所有的投资形式。买房子一般不可能一下买一整栋楼,1千万到5千万只能买一套公寓或者别墅,要是用这个钱买顶级艺术品,经过市场沉淀,我们十年后再来看,房子可能不会有戏剧性的变化。房地产初期成长期会很快,但是经济发展到很稳定的时候,机会就很少了。越成熟的市场,增长越缓慢。股票就不好说,5%的挣钱,95%的人亏钱,成功率不是太高。

您在重回保利之前做些什么?作为一个学者和艺术家在拍卖行是怎样的工作状态?

我主要是在这个领域里面,一直没有离得太远。离开保利这几年我自己也在进行艺术创作、画画,到很多国家去考察,冷静地在观察这个市场。过程中认识了很多买家,做过艺术基金——基本上属于“第三方"的身份观察这个市场。

目前精力都在工作上,都扑在在拍卖的征集、推广等等,留给自己的时间几乎是零。就算有点时间休息,也是看看书,画一些简单的国画,或者写写字。

 

北京保利2016秋拍——中国现当代艺术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1日—12月3日

预展地点:全国农业展览馆新馆

拍卖时间:12月3日17:00日场,19:00夜场

拍卖地点:北京四季酒店A厅

 

文: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