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2015年弗里兹艺博会,第一天都卖了什么?

分享至
收藏家瓦莱里娅·拿破仑到访大卫·柯丹斯基画廊展位 图片:Linda Nylind. Courtesy of Linda Nylind/Frieze.

收藏家瓦莱里娅·拿破仑到访大卫·柯丹斯基画廊展位
图片:Linda Nylind. Courtesy of Linda Nylind/Frieze.

临近中午11点艺博会开幕,翘首期待参观伦敦弗里兹的观众队伍已经排到了公园的门口。这场让人热切期待的艺术盛会成交量是否也一样火爆呢?

从观众的人数来说,毫无疑问,参观的人数在逐年增加。也许对艺博会本身来说,增长的速度过于迅速了。很多藏家都在抱怨,本该是为他们提供的提前场次,排队的长度因为滚滚而来的观众人群而变得越来越长。另一些人则会选择更加实际的对策。“我看见队伍,就决定先去弗里兹大师展,然后在回过来看弗里兹艺博会。"来自都灵的超级藏家帕崔西·桑德里托·勒·勒巴登戈( Patrizia Sandretto Re Rebaudengo)对artnet新闻说。来自挪威 KaviarFactory的藏家霍夫夫妇(Venke and Rolf Hoff)看起来也被人群给吓住了。

白立方画廊的展位,右侧是达明·赫斯特的作品《霍尔拜恩(艺术家的水彩)》( Holbein (Artist's Watercolours)) 图片:Courtesy White Cube.

白立方画廊的展位,右侧是达明·赫斯特的作品《霍尔拜恩(艺术家的水彩)》( Holbein (Artist's Watercolours))
图片:Courtesy White Cube.

但是人群给众多的蓝筹画廊带来的确实是迅速的成交。伦敦的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开幕十分钟就被人群挤满——其中包括了影星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和他的妻子索菲·亨特(Sophie Hunte)。一小时之内,他们就售出了一件达明•赫斯特的新作。这件名为《霍尔拜恩(艺术家的水彩)》的作品价格是120万美元(约合762万人民币)。赫斯特的另外一件作品《超级中心》(Super Centre ,2014)也在一个小时内找到了买家,着证明了这位声名卓著的YBA正在回归自己的事业高峰,当然,他刚刚建立的纽波特街画廊(Newport Street Gallery)对此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白立方代理的其他重量级艺术家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 Andreas Gursky)、安东尼·戈姆雷(Antony Gormley)、西斯特·盖茨(Theaster Gates)以及克里斯蒂安·马克雷( Christian Marclay)也都在第一个小时内售出了作品。

豪瑟和沃斯画廊独特的展陈方式——数十件雕塑作品都被整齐的陈列在展台上——极其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最让人分心的是尤金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

这位皇室成员正在尽心尽力的履行自己作为画廊合作经理人的职责,同时还要礼貌的应付各种慕名而来的八卦记者。他们在第一个小时内售出了来自伊萨·根泽肯(Isa Genzken、马丁·克里德(Martin Creed)、汉斯·约瑟夫松(Hans Josephsohn)、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戈特弗里德古纳(Gottfried Gruner)以及乔尔杰·奥保特(Djordje Ozbolt)等众多艺术家的作品。一件拉里·贝尔(Larry Bell )的作品以13.5万美元(约合86万人民币)的价格易手,而另一件菲丽达·巴洛(Phyllida Barlow)的雕塑则以2.5万英镑(约合24.5万人民币)成交。

豪瑟和沃斯画廊的布展现场 图片:Alex Delfanne.

豪瑟和沃斯画廊的布展现场
图片:Alex Delfanne.

Galerie Thaddaeus Ropac也是收获颇丰。到周二下午为止,他们售出的作品包括:亚历克斯·卡茨( Alex Katz)的绘画作品《路》( Road ,2015)以40万美元(约合254万人民币)左右的价格成交;一件罗伯特·隆格(Robert Longo)的大型绘画以65万美元易手(约合413万人民币);而托尼·克拉格(Tony Cragg)的雕塑《奔跑者》(Runner )则以30万欧元(约合216万人民币)成交。边上的斯特蒂文特( Sturtevant)作品《沃霍尔、甘草、玛丽莲》(Warhol Licorice Marilyn ,2004)则以25万美元(约合159万人民币)的价格找到了下家。

瓦莱里娅•拿破仑(Valeria Napoleone)、马列基夫妇(Eskandar and Fatima Maleki)以及安妮塔·扎布鲁多维奇(Anita Zabludowicz)等众多知名藏家穿梭在展位之间,而人流中还包括了Outset当代艺术基金(Outset Contemporary Art Fund)的坎迪达·格特勒(Candida Gertler)、泰特美术馆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Nicholas Serota),超级策展人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以及西蒙和米凯拉·德·普瑞(Simon and Michaela de Pury)。整体的氛围可以用热烈来形容,众多的经理人都在谈论着从四面八方来到摄政公园的藏家是多么的丰富。

麦克斯·赫茨勒画廊(Galerie Max Hetzler)在首日也完成了一系列的交易,其中雷蒙德·海恩斯(Raymond Hains)的《建议在口袋关闭前擦火柴》(Il est recommandé de fermer la pochette avant de frotter l'allumette 1968)以7万欧元(约合50万人民币)的价格售给了一位欧洲藏家;阿尔伯特·奥伦(Albert Oehlen)的《无题(树31)》( Untitled (Baum 31) 2015)以45万欧元(约合324万人民币)的价格被一位来自伦敦的藏家纳入囊中;金特·福尔格(Günther Förg)的《无题》( Untitled ,2008)以30万欧元(约合216万人民币)的价格被一位正在寻找知名德国和法国艺术家作品的亚洲收藏家购走。

伦敦的维多利亚·米罗画廊(Victoria Miro)展出的极具吸引力的西班牙新星塞昆迪诺·赫南德思(Secundino Hernández)也受到了热烈欢迎。据画廊的发言人说,预展的几个小时之内,他的五件价格从2.5到7.5万英镑(约24.5-73.5万人民币)不等的大型抽象作品就被众多公立美术馆及基金会买走。这对于艺术家来说是个值得记下一笔的成就,因为经常有人说只有私人藏家对赫南德思感兴趣,而不是学术界。

里森画廊展位 图片:Linda Nylind. Courtesy of Linda Nylind/Frieze.

里森画廊展位
图片:Linda Nylind. Courtesy of Linda Nylind/Frieze.

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上的艾未未(Ai Weiwei)作品因为正在皇家艺术学院举办的个展而受到热捧。他的雕塑作品《铁根》(Iron Root ,2015)以50万欧元(约合361万人民币)左右的价格售给了一位中东的主顾。理查德·朗(Richard Long)用瓷土、抹布在板上制作的大型三联张作品以10-20万英镑(约合98.1-196.2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阿罗拉与卡札德拉(Allora & Calzadilla )的一幅麻布丝网印版画在10-20万美元(约合63.5-127.1万人民币)的价格区间成交。斯坦利·惠特尼(Stanley Whitney)的一份油画以8.5万美元(约合54万人民币)左右的价格售出,而其他的作品在第一天都已经被订购。

临近的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展位低调奢华,预展上成交的作品包括以75万美元成交的克里斯·奥菲利(Chris Ofili)作品《午夜鸡尾酒》(Midnight Cocktail ),以及来自卡洛尔·波夫(Carol Bove)、马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沃夫冈·蒂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的作品。洛杉矶的大卫·柯丹斯基(David Kordansky)画廊的玛丽·威德福(Mary Weatherford)作品在周二中午时就已经销售一空,他们的价格在12.5-21.5万美元(约合79.4-136.6万人民币)的区间之内。据画廊的代表透露,所有的作品都是被机构买走的。

圣保罗的画廊巨头 Galeria Fortes Vilaça售出了年轻的巴西画家马琳娜·雷恩刚茨( Marina Rheingantz )的两件作品,价格在6000-10000美元(约合3.8-6.4万人民币)的区间之内,马洛·瑞斯蒂芬2006年的摄影作品《米兰特#2》(Mirante #2)以3-4万美元(约合19.1-25.4万人民币)区间内的价格成交。巴西的画廊在本次艺博会上表现抢眼。Vermelho画廊以5000美元(约合3.2万人民币)的价格将利亚·察亚(Lia Chaia)《输液(3)》(Transfusion G duplo (3))卖给了一位英国藏家;欧德列斯·穆拉斯佐(Odires Mlaszho)用书本创作的《马丁代尔-胡贝尔,国际法典目录,1991》( Martindale – Hubbell, international law directory, 1991)则以1万英镑(约合9.8万人民币)成交。

Mendes Wood DM展位上展出的尼尔·贝鲁法作品《办公室》(The Office ,2015) 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Mendes Wood DM展位上展出的尼尔·贝鲁法作品《办公室》(The Office ,2015)
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巴西蓝筹画廊Mendes Wood DM总监马丁·阿奎莱拉(Martin Aguilera)在午餐的时候喜气洋洋。这间来自圣保罗的画廊将宽敞的展位都押在了法国艺术家尼尔·贝鲁法(Neil Beloufa)身上——当然,这是场成功的赌注。大型的影像装置作品《办公室》以4万欧元(约合28.9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另一件雕塑作品也以相同的价格易手,还有两件较小的雕塑作品也以1.2万欧元(约合8.7万人民币)的单价找到了买家。帕洛马·博斯奎(Paloma Bosquê)的一件墙面雕塑作品以1.2万美元(约合7.6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知名巴西艺术家塞尔索·雷纳托(Celso Renato)的一幅小型木板油画以6.5万欧元(约合47万人民币)的价格被预订。“我们需要确定我们的艺术品可以成为美术馆的优秀藏品。"阿奎莱拉对artnet新闻说:“雷纳托的作品很少,所以我们需要很好的来经营他。"

玛丽安·博斯基画廊(Marianne Boesky Gallery)的瑞奇•曼尼(Ricky Manne)身上也洋溢着一样的喜悦。他们带来的三件巨幅弗兰克·斯泰拉(Frank Stella)作品《苏霍沃拉1-3号》(Suchowola III, and III)让人感觉不知所措。这组创作于1973年的作品将绘画和雕塑结合在一起,整体出售,价格为500万美元(约合3176万人民币)。“今天已经有人有意向了,但是我们想,不管是公立博物馆还是私人收藏,这些作品都应该确保去到正确的去处。"曼尼对artnet新闻说。同时,来自唐纳德·墨菲特(Donald Moffett)的5件作品——也是结合了绘画与雕塑元素的——以6.5-8.5万美元(约合41.3-53.9万人民币)区间的价格成交,剩下的一件也已经被预定。“我们完成任务了!"曼尼刚过了半天就开始开玩笑了。

 

玛丽安•博斯基画廊展位上的弗兰克•斯泰拉(Frank Stella)作品,《苏霍沃拉1、2号》 (Suchowola I and II ,1973) 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玛丽安•博斯基画廊展位上的弗兰克•斯泰拉(Frank Stella)作品,《苏霍沃拉1、2号》 (Suchowola I and II ,1973)
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收藏家大卫·罗伯茨(David Roberts)的DRAF 空间以极具动态的艺术家项目而闻名伦敦,他基金会的总监、策展人文森特·霍纳尔(Vincent Honoré)在预览的前几个小时里也极为活跃。霍纳尔为基金会买下了吉米·杜伦(Jimmie Durham )(在墨西哥Kurimanzutto画廊,价格2.8万欧元)、哈罗德·安卡特(Harold Ancart)(CLEARING画廊)、提亚·德约亚策(Thea Djordjadze)(Sprüth Magers画廊,2.8万欧元)、伯尔尼和希拉·贝歇尔(Bernd and Hilla Becher) (同样在Sprüth Magers画廊)、以及弗兰克·奥尔巴赫(万宝路画廊)的作品——他的作品因为在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的回顾展而复兴

Sprüth Magers画廊取得了开门红。除了销售给大卫·罗伯茨基金会的作品之外,这件在柏林和伦敦都设立有分支机构的画廊以3.5万欧元(约合25.3万人民币)的价格将一件托马斯·施贝茨(Thomas Scheibitz )的作品卖给了一位美国藏家。德约亚策的另一件油画以2.8万欧元成交,他的另外两件雕塑则分别以2.4万欧元(约合17.3万人民币)和2.6万欧元(约合18.8万人民币)的价格分别被一位美国藏家和一位欧洲藏家买走。这间画廊还出售瑞安·特雷卡丁(Ryan Trecartin)的数码艺术作品,价格在1.8-4.5万美元(约合11.4-28.6万人民币)不等。

瑞安•特雷卡丁《链条庆典—放出宠物,不要打击》(Leash Fest – Pet Send, Don't Hit,2015) 图片:© Ryan Trecartin Courtesy Ryan Trecartin, Sprüth Magers, Regen Projects, Los Angeles and Andrea Rosen Gallery, New York.

瑞安•特雷卡丁《链条庆典—放出宠物,不要打击》(Leash Fest – Pet Send, Don't Hit,2015)
图片:© Ryan Trecartin Courtesy Ryan Trecartin, Sprüth Magers, Regen Projects, Los Angeles and Andrea Rosen Gallery, New York.

毫无疑问,巴黎画廊卡梅尔·门诺(Kamel Mennour)在伦敦的处女秀获得了观众们的喜爱,他们的展位奉献给了法国的明星艺术家卡密尔·亨罗特(Camille Henrot)。展出的作品以“微小的关注"(Minor Concerns)为主题,都是为亨罗特计划于2017年在巴黎东京宫(Palais de Tokyo)举办的个展所创作的——其中包括了众多的水彩系列以及带有现代主义气息的一件大型青铜雕塑作品。一位欧洲的藏家以20万欧元(约合144.5万人民币)的价格买走了这件雕塑。“我非常高兴。"门诺在展览的第二天笑着说,此时他画廊的大部分作品以及找到了新去处,其中包括展架上那件价值6万欧元(约合43.4万人民币)的大型水彩画:“弗里兹和法国国际艺术博览会(FIAC)很不一样,这里的观众非常国际化,大家对于卡密尔的作品反映都非常好。"

卡梅尔•门诺在自己的展位上,他带来的是卡密尔•亨罗特的作品 图片:Linda Nylind. Courtesy of Linda Nylind/Frieze.

卡梅尔•门诺在自己的展位上,他带来的是卡密尔•亨罗特的作品
图片:Linda Nylind. Courtesy of Linda Nylind/Frieze.

在与众多的蓝筹画廊竞争中,小型画廊的表现显得略为迟缓(但稳定)。 伦敦的 The Approach 画廊以1.8万英镑(约合17.7万人民币)的价格卖出了盖瑞·韦伯(Gary Webb)使用镜面玻璃制作的棕榈树作品;劳拉·巴雷特(Laura Bartlett)则以4.2万美元(约合26..7万人民币)售出了艾利克斯·奥尔森(Alex Olson)的一幅大型绘画,以及一件价值6000欧元(约合4.3万人民币)的、来自柏林的年轻艺术家索尔·卡雷罗(Sol Calero)的作品。来自马德里的MaisterraValbuena画廊售出了玛利亚·罗伯达(Maria Loboda)的摄影、B.Wurtz 创作于1979年的一件雕塑以及两件内斯托尔·圣米格尔·迪斯特(Néstor Sanmiguel Diest)的作品,价格都在3000-15000欧元的区间内。

展示新画廊的聚焦(Focus)单元里,卡洛斯/石川画廊(Carlos/Ishikawa)售出了一系列艾德·菲奥内尔斯(Ed Fornieles)的软雕塑,价格在6000-12000英镑左右,另外,一件菲奥内尔斯用Instagram创作的作品以7000英镑(约合6.9万人民币)成交,一件玛丽·安杰列帝(Marie Angeletti)的摄影作品以5500英镑(约合5.4万人民币)成交。

西蒙·舒巴尔展位上奇奇·柯根宁的作品 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西蒙·舒巴尔展位上奇奇·柯根宁的作品
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展会进行了两天之后,纽约的西蒙·舒巴尔(Simone Subal)画廊展位上年轻艺术家B.英格丽·奥尔森(B. Ingrid Olson)价格在4000-4500美元之间的的作品销售一空,众多机构也都来询问关于艺术家奇奇·柯根宁(Kiki Kogelnik)的情况——她展出了两件绘画作品:《嗨》(Hi价格3.2万美元)、《绿机器》( Green Machine价格7.8万美元)。“一切顺利。"第二次参加弗里兹的舒巴尔对artnet新闻说:“作品的买家大部分是新的顾客,他们来自美国、意大利和法国,着让人感觉十分兴奋。"

想要知道弗里兹艺术周的更多信息,可以参阅我们的2015伦敦弗里兹艺术周内部指南,当然也别忘了我们给艺博会观众的5条贴士。同时,可以看一下艺术家加贺美健在艺博会上所做的有趣活动,以及弗里兹大师展最佳展位

 

译:Joe Zh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