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2015巴塞尔艺术展亮点先睹为快

分享至
Fudong Yang, The Coloured Sky: New Women II, 5, 2014, color inkjet print. Edition of 10. Courtesy Marian Goodman Gallery, New York and Paris.

杨福东,《彩色的天空:新女性II,5》(2000年),第十版 由纽约/巴黎玛丽安·古德曼(Marian Goodman)画廊提供

在纽约拍卖季刷新了无数纪录后,艺术经纪人们都在紧锣密鼓地转战巴塞尔,准备本月18日至21日即将到来的巴塞尔艺术展。

孟买Chemould Prescott Road画廊主Shireen Gandhy通过邮件告诉我们,“巴塞尔是艺博会的麦加圣地"。

Lee Ufan, From Point No. 78067, 1978, glue and mineral pigment on canvas.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lum & Poe, Los Angeles and New York.

Lee Ufan,《From Point No. 78067》(1978年) 由艺术家与洛杉矶/纽约Blum & Poe画廊提供

豪瑟和沃斯(Hauser & Wirth)画廊苏黎世部的执行董事James Koch在电话采访中谈及之前弗罗里达州的巴塞尔艺术展说到:“巴塞尔并不像迈阿密一样是一个'派对之城',但是艺博会的确为这座城市带来的不容小觑的活力和能量"。他还指出,除了艺博会和博物馆,巴塞尔还拥有许多由著名建筑师设计如安藤忠雄,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皮亚诺(Renzo Piano)和SANAA设计的作品。Koch还是巴塞尔贝耶勒基金会(Beyeler Foundation)的前任主席。

Mario Schifano, Untitled, 1967-69, enamel on paper on canvas. Courtesy Fergus McCaffrey, New York and St. Barths.

Mario Schifano,《无题》(1967-69年) 由纽约/圣巴特斯Fergus McCaffrey画廊提供

在巴塞尔艺术展的第46个年头,近300家画廊共聚一堂,有的甚至从特拉维夫,圣保罗和北京远道而来。

通常情况下,艺术经纪人们都会重点推介近期或即将在博物馆展览的代理艺术家,在与他们交流后,我们发现今年也不例外。

Jim Shaw, The Cavern, 2015, acrylic on muslin. Courtesy Blum & Poe, Los Angeles and New York.

图: Jim Shaw,《洞穴》(2015年) 照片:由Blum & Poe画廊洛杉矶/纽约提供

Blum & Poe画廊将会带来吉姆·肖(Jim Shaw)的作品,今年对吉姆·肖来说是非比寻常的一年,他不仅在美国的博物馆举办了个人迄今为止最大的个展,目前该展览巡回至马萨诸塞当代艺术博物馆(Massachusetts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今年秋天在纽约新美术馆(New Museum)也将迎来他的回顾展。

Mary Weatherford, down Los Angeles, 2014, Flashe and neon on linen. Courtesy David Kordanksy Gallery, Los Angeles.

图: 玛丽·威德福(Mary Weatherford),《下沉的洛杉矶》(2014年) 照片由洛杉矶David Kordanksy画廊提供

玛丽·威德福(Mary Weatherford)贴着条状霓虹灯管的作品在去年12月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展览“永远的现在:非时间性的当代绘画"(The Forever Now: Contemporary Painting in an Atemporal World)中就牢牢抓住了人们的视线。洛杉矶David Kordansky画廊这次便趁势推出这件背景是黑色暴风雨,上面有蓝色和红色条状霓虹灯管的作品《下沉的洛杉矶》(down Los Angeles)。

Lawrence Weiner, PUT WHERE IT WAS NOT LEFT WHERE IT IS USED AS IT WAS NOT UNTIL IT IS, 2000, language + the materials referred to. Courtesy Marian Goodman Gallery, New York and Paris.

劳伦斯·韦纳(Lawrence Weiner),《PUT WHERE IT WAS NOT LEFT WHERE IT IS USED AS IT WAS NOT UNTIL IT IS》(2000年) 由纽约/巴黎玛丽安·古德曼(Marian Goodman)画廊提供

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去年在纽约大都会的展览“拒绝时间"(The Refusal of Time)也是占尽头条,《纽约时报》的Holland Cotter称其为“用最具挑战性的感官取悦观众"。在巴塞尔,根据地在纽约/巴黎/伦敦三地的艺术经纪人玛丽安·古德曼(Marian Goodman)带来了这名南非艺术家的雕塑和纸上作品。玛丽安·古德曼以在艺博会上戏剧性的演说而出名,也曾在纽约frieze将整个场位改用作Tino Sehgal的行为艺术。同时今年她也会带来她所代理的全球范围内的艺术家,例如Eija-Liisa Ahtila,劳伦斯·韦纳(Lawrence Weiner)和中国艺术家杨福东。

Bridget Riley, Allegro Red, 2014, oil on linen. Courtesy David Zwirner, New York/London.

图: 布里奇特·莱利(Bridget Riley),《Allegro Red》(2014年),布面油画 由纽约/伦敦David Zwirner画廊提供

皮埃尔·于热(Pierre Huyghe)在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的回顾展就红了一阵,现在他又有作品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屋顶(见“皮埃尔·于热为大都会博物馆创作下一件屋顶装置")。这次,他的一件全新的作品《寒武纪大爆发》(Cambrian Explosion)将由跨国画廊Hauser & Wirth带来巴塞尔。作品呈现的是一大块石头在水族馆里,被画廊称作“一个由活体水生主角上演的地质剧场"。

Mike Kelley, No title (from the series “Half a Man"), ca. 2004 – 2006, stuffed animals, bells, canvas, © Mike Kelley Foundation for the Arts. Courtesy the Mike Kelley Foundation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Joshua White.

图: 麦克·凯利(Mike Kelley),无题(来自“Half a Man"系列,2004-2006年) 由麦克·凯利基金会和豪瑟和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提供,Joshua White拍摄

豪瑟和沃斯(Hauser & Wirth)画廊也会带来一件直接由刚过世的麦克·凯利(Mike Kelley)处得来的作品,但如果你不是博物馆代表,就别抱太多期望。该画廊从今年一月开始代表凯利出售他的遗产,而这件作品仅面向机构出售(见“豪瑟和沃斯为麦克·凯利基金会做代理")。这件大型的无标题雕塑有几十个他标志性的毛绒动物组成,与他的代表作《More Love Hours Than Can Ever Be Repaid》如出一辙。

Atul Dodiya, Campaigners during the Quit India Movement, Gowalia Tank, 1942, 2014, oil, acrylic with marble dust and oil-stick on canvas. Courtesy Chemould Prescott Road, Mumbai.

图: Atul Dodiya,《Campaigners during the Quit India Movement, Gowalia Tank,1942》(2014年) 由孟买Chemould Prescott Road画廊和艺术家本人提供 摄影:Anil Rane

Chemould Prescott Road带来的作品反应了画廊主Gandhy对政治的热衷。他的父母在1963年创办了这个画廊。Atul Dodiya是其中最有名的艺术家之一,他近期的一件作品描绘了在20世纪40年代示威者在后来独立的孟买反对英国殖民统治。这件作品将会在Chemould展位展出。

Reena Saini Kallat, Saline Notations, 2015, digital print on paper. Courtesy Chemould Prescott Road and the artist. Photo: Reena Saini Kallat.

图: Reena Saini Kallat,《Saline Notations》(2015年) 由Chemould Prescott Road和艺术家本人提供 摄影:Reena Saini Kallat

以一个更为诗意的脉络,Chemould同时带来了Reena Saini Kallat的摄影作品。艺术家将盐洒在沙滩上拼出文字内容,然后再看着潮汐一点一点吞噬那些文字。

如果政治斗争和幻灭对你来说太过清新而明亮,何不试试以宣泄和死亡为手段呢?

David Hammons, Untitled (dung), 1985-1986, elephant dung and paint.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alon 94, New York.

图: 大卫·哈蒙斯(David Hammons),《无题》(1985-1986年) 由艺术家和纽约沙龙94(Salon 94)画廊提供

纽约沙龙94(Salon 94)画廊将带来一场大卫·哈蒙斯(David Hammons)的小型回顾展,其中包括了八件在法国设计师马丁·塞克利(Martin Szekely)设计的桌子上用大象粪便堆叠而成的雕塑。艺术家从纽约布朗克斯动物园拿到这些原材料,并纳入了关于非裔美国人对非洲这一主题的系列作品范畴。其中一些作品所运用的鲜艳色彩令人不由自主联想到非洲的设计,但其实并不是真正基于此而创作的。

Bruce Nauman, EAT DEATH, 1972, yellow (EAT) glass tubing superimposed on blue (DEATH) tubing w/ glass tubing suspension frame, edition of 6. Courtesy Sperone Westwater, New York.

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EAT DEATH》(1972年),第六版 由纽约Sperone Westwater画廊提供

然而在纽约的Sperone Westwater画廊,今年将会有美国大师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的霓虹灯雕塑“吃"与“死"(“eat" and “death" ),这两个主题并列成为我们生活的关键词,尽管“吃"并不能成为终结。同样的作品(另一版本)正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展出。

Roth Bar, during its 2013 iteration at Hauser & Wirth.Photo: Via Hauserwirth.com

图: 《罗斯酒吧》(Roth Bar),2013年在豪瑟和沃斯(Hauser & Wirth)画廊 照片:由Hauserwirth.com提供

在会展中心外有什么发生的吗?Hauser & Wirth画廊旨在借助《罗斯酒吧》(Roth Bar)为这个一贯静谧的城市提供一些娱乐,这个临时酒吧在整个艺博会期间都会驻扎在Les Trois Rois酒店的大堂。这是一个由迪特尔·罗斯(Dieter Roth)的儿子和孙子们Björn, Oddur Einar Roth创作的项目,此项目在80年代初由罗斯实现。

当然,当地的博物馆也起到了分流观众的作用。

Paul Gauguin, Nafea Faa Ipoipo (When Will You Marry?) (1892). Photo: Artothek/Associated Press.

贝耶勒基金会(Beyeler Foundation)正在展出保罗·高更(Paul Gauguin)的重量级展览(持续到6月28日),该展囊括他50件作品,其中更有不久前占据新闻头条的以3亿美元拍出的《你何时结婚?》(Nafea Faa Ipoipo),据传被卡塔尔博物馆收入囊中。之前它曾被Kunstsammlung借展了几十年。当然,对当代艺术痴迷的朋友们可以将贝耶勒基金会做上标记,届时还会有马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的展览(持续到9月6日)。

Schaulager美术馆举办了题为以“Future Present"的展览(持续到2016年1月31日),是以伊曼纽尔·霍夫曼基金会(Emanuel Hoffmann Foundation)收藏的作品为主题的整体性展览,其中包括约瑟夫·博伊斯,萨尔瓦多·达利,罗伯特·德劳内,布鲁斯·瑙曼,安迪·沃霍尔和许多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这些作品通常都是在巴塞尔Kunstsammlung展出,但近期因为整修关闭了。

艺博会的发展从之前单纯专注于购买力转向了更多的智力要求,添加了更多自主的项目,所以电影放映和讲座课程在如今显得必不可少。今年,傅丹(Danh Vo)将会亲自上台讲解包括当前正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展出的作品,同样在场的还有艺术家Christian Jankowski,收藏家Alain Servais和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Chris Dercon。

电影播放名单上有村上隆的第一部故事片《水母的眼睛》(Jellyfish Eyes),还有Hassan Hajjaj的新作《Karima: A Day in the Life of a Henna Gir》。

Lisa Immordino Vreeland的第二部纪录片是首次在欧洲亮相,《佩吉古根海姆:艺术魅惑》(Peggy Guggenheim: Art Addict)直白而坦率地讲述了这位传奇的艺术收藏控和她的私人性生活。这个项目今年是首创,由开罗籍电影策展人兼讲师Maxa Zoller策划。

译: 李叶萌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