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最强“缪斯":美国星条旗为何在艺术创作中频频“露面"?

分享至
一名员工与Jasper Johns的旗帜作品合影。 摄影:Carl Court / Getty Images

一名员工与Jasper Johns的旗帜作品合影。 摄影:Carl Court / Getty Images

很少有符号像美国国旗一样具有强大意味与挑衅性,无数艺术家在他们的作品中试图挪用这一符号并重新诠释。 其中的代表作有“恐怖"斯科特(正如其字面意义的。译者注:原名Scott Tyler,美国黑人艺术家)的煽动性作品《什么是展示美国国旗的正确途径?》。1989年,这幅作品在全国范围内激起了一阵争议,甚至随后引发了最高法院的案件并制定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立法。 最近,包括Tania Bruguera、Alex Da Corte、Marilyn Minter和Vik Muniz在内的艺术家们纷纷为非盈利的Creative Time正在进行的项目“效忠誓言"(Pledges of Allegience)进行了创作,该项目包括16个关于美国国旗的委托作品。

为纪念美国独立日,我们收集了15件我们最喜欢的星条旗艺术品。

1. 斯科特( Dread Scott)

《什么是展示美国国旗的正确途径?》,1898

斯科特的作品《什么是展示美国国旗的正确途径?》装置图。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斯科特的作品《什么是展示美国国旗的正确途径?》装置图。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2. 丹·沃(Danh Vo)

《她更像是电影界的选美皇后》,2009

 

 丹·沃(Danh Vo),《她更像是电影界的选美皇后》(2009)。收藏:Chantal Crousel,照片:Jean-Daniel Pellen,巴黎。 ©Danh Vo,由古根海姆提供。

丹·沃(Danh Vo),《她更像是电影界的选美皇后》(2009)。收藏:Chantal Crousel,照片:Jean-Daniel Pellen,巴黎。 ©Danh Vo,由古根海姆提供。

3. 大卫·科尔(David Cole)

《美国国旗(玩具士兵#12)》,2002

 

大卫·科尔(David Cole),《美国国旗(玩具士兵#12)》(2002)。图片:Courtesy of the RISD Museum

大卫·科尔(David Cole),《美国国旗(玩具士兵#12)》(2002)。图片:Courtesy of the RISD Museum

4. 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

《无题(国旗)》,1979-80

 

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无题(国旗)》(1979-80)。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无题(国旗)》(1979-80)。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5. 约瑟芬·梅克塞泊(Josephine Meckseper)

《无题(国旗2)》,2017

 

约瑟芬·梅克塞泊(Josephine Meckseper),《无题(国旗2)》(2017)。摄影: Guillaume Ziccarelli,图片:courtesy of Creative Time

约瑟芬·梅克塞泊(Josephine Meckseper),《无题(国旗2)》(2017)。摄影: Guillaume Ziccarelli,图片:courtesy of Creative Time

6. 布朗森(AA Bronson)

《白旗#8》,2015

 

布朗森(AA Bronson),《白旗#8》(2015)。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sther Schipper Gallery

布朗森(AA Bronson),《白旗#8》(2015)。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sther Schipper Gallery

7. 安得烈·舒尔茨(Andrew Schoultz)

《金色炸弹旗(金色飞溅)》,2017

 

安得烈·舒尔茨(Andrew Schoultz),《金色炸弹旗(金色飞溅)》(2017)。图片:Courtesy of artnet auctions

安得烈·舒尔茨(Andrew Schoultz),《金色炸弹旗(金色飞溅)》(2017)。图片:Courtesy of artnet auctions

8. 大卫·哈蒙斯(David Hammons)

《非洲裔美国国旗》,1990

 

大卫·哈蒙斯(David Hammons),《非洲裔美国国旗》(1990)。图片:Courtesy of Wikimedia Commons

大卫·哈蒙斯(David Hammons),《非洲裔美国国旗》(1990)。图片:Courtesy of Wikimedia Commons

9. 巴巴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

《无题(问题66)》,1991

 

巴巴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无题(问题66)》(1991)。图片:Courtesy of Mary Boone Gallery

巴巴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无题(问题66)》(1991)。图片:Courtesy of Mary Boone Gallery

10. 罗伯特·隆戈(Robert Longo)

《无题(撕裂的旗帜)》,2018

 

罗伯特·隆戈(Robert Longo),《无题(撕裂的旗帜)》(2018)。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etro Pictures, New York

罗伯特·隆戈(Robert Longo),《无题(撕裂的旗帜)》(2018)。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etro Pictures, New York

11. 亚伦·福勒(Aaron Fowler)

《黑旗》,2015

 

亚伦·福勒(Aaron Fowler),《黑旗》(2015)。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he Rubell Family Collection

亚伦·福勒(Aaron Fowler),《黑旗》(2015)。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he Rubell Family Collection

12. Blake Fall-Conroy

《警察旗帜》,2009

 

Blake Fall-Conroy,《警察旗帜》(2009)。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Capitalism

Blake Fall-Conroy,《警察旗帜》(2009)。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Capitalism

13.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旗帜(4791)》,2014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旗帜(4791)》(2014)。图片: courtesy of PVH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旗帜(4791)》(2014)。图片: courtesy of PVH

14. 乔纳森·霍洛维茨(Jonathan Horowitz),

《给贾斯珀艺术家男友风格的三彩虹美国旗帜》,2015

 

乔纳森·霍洛维茨(Jonathan Horowitz),《给贾斯珀艺术家男友风格的三彩虹美国旗帜》(2015)。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乔纳森·霍洛维茨(Jonathan Horowitz),《给贾斯珀艺术家男友风格的三彩虹美国旗帜》(2015)。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15. 梅尔·齐格勒(Mel Ziegler)

《有生活的东西——旗帜交换》,2017

梅尔·齐格勒(Mel Ziegler),《有生活的东西——旗帜交换》(2017)。图片:Courtesy of Guillaume Ziccarelli

梅尔·齐格勒(Mel Ziegler),《有生活的东西——旗帜交换》(2017)。图片:Courtesy of Guillaume Ziccarelli

文:Caroline Goldstein

译:Siyu Li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