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走进LACMA收藏委员会早餐会的幕后,看LACMA究竟是怎样购买艺术品的

分享至

 

Wendy-Kaplan-Michael-Govan-Lisa-Dennison

4月16日,加州,洛杉矶:(从左至右)温蒂·卡普兰,LACMA馆长迈克尔·戈文以及丽莎·丹尼森参加2016年LACMA收藏委员会早餐会及策展人演讲。 (图片:by Donato Sardella/Getty Images for LACMA)

“这是我们购买艺术的方式,这是个春季的仪式。空气里购买的欲望蠢蠢欲动"4月14日周六早晨9点,迈克尔·戈文(Michael Govan)对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下文简称LACMA)由艺术支持者们组成的收藏委员会说道。当九位策展人开始兜售自己的想法时,大部分收藏家们都还没有喝完手中的咖啡。

LACMA于2015年春季刚刚度过了50岁生日,并且收到了50件重量级捐赠——其中包括了媒体巨鳄杰瑞·佩伦齐奥(Jerry Perenchio)的大量藏品——但是通常情况下,答谢将在晚餐时段进行。相比较而言,收藏委员会周末活动的一部分是作秀、一部分是诸位藏家补习艺术史的学习时间,另一部分则是策展人们抓大鱼的机会。

这就是艺术界最为独特的周末活动的运作方式:藏家们需要支付1.5至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71万元至38.83万元)不等的会员费才能够加入周五晚间的晚餐(支付最高金额的那些人可以得到一幅海伦·帕什齐安[Helen Pashgian)的版画]。晚餐的举办地一般会在当地知名人士的家里,比如纽约巨人队的主人史蒂夫·迪什(Steve Tisch)、金融总裁凯尔文·戴维斯(Kelvin Davis),或者在自己伊丽莎白时期风格的家中上演莎士比亚戏剧的《双峰镇》(Twin Peaks)主演凯尔·麦克拉克伦(Kyle MacLachlan)。

Desiree-Gruber-Kyle-MacLachlan-Collectors-Committee-Chair-Ann-Colgin

4月16日,加州,洛杉矶:(从左至右)德斯丽·格鲁博,凯尔·麦克拉科伦以及收藏委员会主席安·科尔津参加2016年LACMA收藏委员会早餐会及策展人演讲。 图片:by Donato Sardella/Getty Images for LACMA

委员会晚宴的资金会被汇集起来。第二天早上,九位LACMA的策展人则会大展身手。临近活动末尾时还会举办一个现场拍卖晚宴来为资金池注入更多钱。在此之后,79位收藏委员会的成员将一起投票来决定这笔资金的用途。与此同时,藏家们可以在任何时间为自己感兴趣的艺术品进行捐赠,财团可以购买作品,藏家也可以代表美术馆来购买作品。

这个周末并不仅仅被用来为博物馆购买作品,更多的是让策展人为超出这家艺术机构经济能力范围之外的艺术品筹集资金。很多LACMA的百万美元级的藏品收藏都是在这个周末上完成的,其中包括了萨姆·杜兰特(Sam Durant)的重要作品、克里斯蒂安·马克莱(Christian Marclay)的《钟》(The Clock)、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徐道获(Do Ho Suh)以及阿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等艺术家的作品。

“灯光闪烁,你最终意识到博物馆将会怎样得益于这样的收购,"纳帕山谷的酒商安·科尔津(Ann Colgin)说道。她可是让今年收藏委员会周末的功臣。她将这个原本只有一天时间的活动变成了充满欢笑的周末庆典。

Diane-Keaton-Wendy-Kaplan

4月16日,加州,洛杉矶:(左)黛安·基顿与LACMA策展人温迪·卡普兰(右)参加2016年LACMA收藏委员会早餐会及策展人演讲。 图片:Donato Sardella/Getty Images for LACMA

来自阿斯彭的收藏家古德曼夫妇(Richard and Kitzia Goodman)极其少见地在一开始就做出了一掷千金的决定,着实让在座的其他人大吃一惊:他们花1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0万元)为博物馆买下了伊朗摄影艺术家西亚马克·菲力扎德(Siamak Filizadeh)一整系列的22张作品。LACMA中东艺术部策展人琳达·珂玛洛夫(Linda Komaroff)向藏家们推荐了这些作品。理查德·古德曼对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与这些作品产生共鸣。"

“我们并非在特意收藏中东艺术,"基西亚·古德曼说,“但是这些摄影中有着让人着迷的东西。况且这些作品来自一个我们并不了解的地区。"

下一个登场亮相的是麦克·卡普兰(Mike Kaplan)的电影海报收藏,这里面包括了880幅少见的旧电影海报。卡普兰许诺将总值400万美元的藏品的一半捐给博物馆。电影《华尔街之狼》(Wolf of Wall Street)的制片人里扎·阿齐兹(Riza Aziz)在之前捐赠的1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48万元)的基础上又追加了1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12万元)。LACMA 馆长迈克尔·戈文(Michael Govan)说,阿齐兹其实准备在之前的晚宴做东,但却被迫滞留在了欧洲——这110万美元算是一种补偿。

Wendy-Kaplan-Ralph-DeLuca

4月16日,加州,洛杉矶:LACMA策展人温迪·卡普兰(左)与拉尔夫·德鲁卡参加2016年LACMA收藏委员会早餐会及策展人演讲。 图片:by Donato Sardella/Getty Images for LACMA

瓦里斯·安能伯格摄影部(Wallis Annenberg Photography Department)及版画与手稿部主管布里特·萨尔维森(Britt Salveson)是推荐这这批收藏的策展人。她对我说,阿齐兹是LACMA平面设计收藏的功臣。我问她为什么LACMA附近即将开幕的学院电影博物馆(Academy Museum of Motion Pictures)没有将这批珍贵的电影海报纳入他们的收藏。萨尔维森解释道:“他们正在为2018年的开幕做准备。所以我们觉得我们应该收藏这些东西,以免让他们流入私人拍卖。上帝保佑。"

在第一道菜之后(主厨若奥齐姆·斯普利卡[Joachim Splichal]烹饪的红点鲑鱼), 受Los Angeles Modern Auctions之邀,薇薇卡·宝琳-法瑞尔(Viveca Paulin-Ferrell)引领了一场现场竞拍。拍品包括了在雨屋(Rain Room)内举办30人私人派对的特权、去LACMA重建建筑师彼得·祖姆索尔(Peter Zumthor)的瑞士乡间小屋度假、享受来昂内尔·里奇(Lionel Richie)的私人演出——一对洛杉矶的藏家花了2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9万元)的巨款买下了这个特权。演员威尔·法瑞尔(Will Ferrell)花了3.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65万元)买下了一幅乔纳斯·伍兹(Jonas Wood)的盆栽的手绘。这个举动让他的妻子宝琳-法瑞尔颇感意外。“生日快乐,"他在观众席中对妻子喊道。

LACMA-trustee-Ryan-Seacrest

4月16日,加州,洛杉矶:LACMA董事会成员瑞安•西克里斯特参加2016年LACMA收藏委员会早餐会及策展人演讲。 图片:by Donato Sardella/Getty Images for LACMA

“谢谢,"她说,“现在大家都不好意思竞拍了,因为威尔这么干了。"

现场拍卖结束时,委员会已经筹集了近170万美元,这将用于他们购买总值为390万美元的艺术品——其中包括了克莱斯·奥登博格(Claes Oldenburg)的《打字机消除器》(Typewriter Eraser)、埃德利·韦伯(Idelle Weber)的波普艺术代表作《跳绳》(Jump Rope)以及来自Electronic Arts Intermix的150件影像作品。在LACMA董事会成员瑞安•西克里斯特(Ryan Seacrest)的领导下,投票在第二道菜(海鲜炖饭)和第三道菜(红酒牛柳)之间进行。“感谢大家让我主持,"这位前《美国偶像》节目主持人开起了玩笑。“上周我发挥失常了。现在,如果你想要为泰勒·希克斯(Taylor Hicks)投票的话,请发送短信1-866-IDOLS-01。"在宣布奥登博格被委员会选中的结果的时候,他甚至还加入了“……结果是……"这样的台词。

在LACMA的40年间一直以睿智而闻名的史蒂芬妮·巴隆(Stephanie Barron)对我说,LACMA得在这个物品边上放上一块说明牌来解释这是个什么东西,而在1960年代,当奥登博格将打字机消除器作为自己的创作主题时,这是非常常见的物品。“在这样简单的层面,你可以看到科技所产生的变化是多么有趣,"她说完了之后,向我展示如何来使用打字机消除器。

当富兰克林·瑟曼斯(Franklin Sirmans)前往迈阿密佩雷斯艺术博物馆(Pérez Art Museum)后,接替LACMA当代艺术部主管职位的是丽塔·冈萨雷斯(Rita Gonzalez)。她为EAI1970年早期创作的电影作出了感人的演讲,这其中包括了汉娜·威尔克(Hannah Wilke)、约翰·巴尔代萨里(John Baldessari)的早期作品,以及威廉·韦格曼(William Wegman)最早的以狗为主题的摄影。这其中还包括卡洛里·希曼(Carolee Schneeman)穿着“比Lady Gaga早50年的生肉服装"拍摄的影像。冈萨雷斯说:“琼·乔纳斯(Joan Jonas)的影像仍是我最喜欢的。我目前正与Ant Farm进行合作。"

“这是这种媒介的起点,"我听到戈文对一小群人说。听众中包括了不断点头威尔·法瑞尔。“这些艺术家为了能够用到摄像机想尽了一切办法;他们有的去求人、有的租借、有的甚至去偷。"

当然,收藏委员会的明星人物、LACMA日本艺术部主管罗伯特·T.辛格(Robert T. Singer)的表现也十分抢眼。他想将一对19世纪禅宗牛主题的绘画纳入自己部门的收藏——他不仅深刻而又具体地阐述了这些作品的重要性,还提前透露了自己正在策划的一个名为“日本艺术中动物的生活"(The Life of Animals in Japanese Art)的展览——这两件屏风将会成为这个展览的核心作品。他还很饶有兴趣地拿其中一头母牛开起了玩笑,说它“身材丰满、柔软、端庄。有着美丽的眼线。"

这件作品成为了第二件被投票选中的作品,这让辛格在25年的收藏委员会生涯中完成了24次成功投注。

最终,博物馆成功地从8件作品当中完成了7件的收购(一件德拉克罗瓦价值160万美元的景物还是有点太贵了)。收购艺术的总额为640万美元,这也是该博物馆目前为止的最新记录。

 

译:Joe Zhu

编:Laura Bingyan Xu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