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抓住夏天的尾巴,跟随国际艺术大咖们的“最佳艺术"清单环游世界

分享至
Prinz Gholam's My Sweet Country at the Temple of Olympian Zeus in Athens。图片:Louisa Gouliamaki / AFP / Getty Images

Prinz Gholam's My Sweet Country at the Temple of Olympian Zeus in Athens。图片:Louisa Gouliamaki / AFP / Getty Images

在这篇文章中,小汉斯,Melissa Chiu等艺术领域专家将与我们分享在这个夏季,令他们最印象深刻的艺术品。

有些人选择在海滩游泳度过夏天,有的人则喜欢在湖边小屋阅读。然而,艺术圈的工作狂们似乎在做着他们每个夏天都要做的那些事:欣赏艺术。而今年他们的日程安排尤为充实: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威尼斯双年展,还有明斯特雕塑展的举办时间,在近十年内第一次巧合地重叠在了一起。

我们询问了策展人、博物馆馆长、拍卖行执行官、艺术家和其他艺术界专业人士,让他们选出在这个夏天见到的最棒的一件艺术品,然后与我们分享这件作品在他们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原因。他们的答案将带领你去看雅典偏远山顶的装置艺术,也带你去看纽约喧闹的高线公园中的公共艺术品。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小汉斯)

蛇形画廊艺术总监

Still from Jeremy Shaw's Liminals (2017) at the Venice Biennale。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KÖNIG Galerie,Berlin

Still from Jeremy Shaw's Liminals (2017) at the Venice Biennale。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KÖNIG Galerie,Berlin

这个夏天最令我触动的一件艺术品是威尼斯双年展上艺术家Jeremy Shaw的影片Liminals。这个影片讲述了在未来的种族大灭绝中,我们找到了“外围利他主义文化",并通过强制性的进化拯救人类。而这些文化中的一支就是Liminals。Liminals善于利用被遗忘的宗教仪式进入介于实体与虚幻之间的空间。

Shaw的这个影像装置艺术最开始的风格与60或70年代的黑白纪录片类似,但后来影片实现了画风上的转变,变成了电子化的科幻影片,并且通过运用浸透式的视听方式与频闪灯的效果,创造出一种恍惚的状态。Shaw的这个情节虚构的影片还展现了许多宣泄式的行为,包括现代舞蹈、昆达里尼、头部撞击等等。我觉得Shaw的这件作品让人着迷,它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Jean-Paul Engelen

富艺斯拍卖行20世纪与当代艺术部副主席与全球联合主管

德国德尔讷堡,Hall艺术基金会,安东尼·葛姆雷,《欧洲领域》。图片:Jean-Paul Engelen

德国德尔讷堡,Hall艺术基金会,安东尼·葛姆雷,《欧洲领域》。图片:Jean-Paul Engelen

我在这个夏天有幸见到的、我最喜爱的作品是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欧洲领域》(European Field)。那是位于德国Derneburg的Hall艺术基金会的一件装置艺术。Hall艺术基金会的建筑曾是德国“新表现主义"代表艺术家格奥尔格·巴塞利茨(Georg Baselitz)之前的工作室与城堡,所以这个基金会本身就极其引人注目的。而《欧洲领域》这件艺术品也被安置在这座城堡最醒目的位置上——周围环绕的是如田园诗般的田地。

想找到这件艺术品?你必须走路穿过一个黑暗的走廊,然后在一个角落转弯,紧接着你便会看见35000个紧紧盯着你的陶泥人偶。从社会性的角度审视这件作品,它会使你联想到来自世界各地受灾受难地区的难民流。而从艺术史的角度思考这件作品,它则立刻使我想到了Walter De Maria创作于纽约的《土壤之屋》(Earth Room),因为这两件作品都能带给人们全包围式的体验与感受。

 

Cecilia Alemani

高线公园艺术总监及首席策展人

明斯特雕塑展,妮可·艾森曼,《喷泉速写》,2017。图片: © Skulptur Projekte,photo by Henning Rogge

明斯特雕塑展,妮可·艾森曼,《喷泉速写》,2017。图片: © Skulptur Projekte,photo by Henning Rogge

我喜欢妮可·艾森曼(Nicole Eisenman《喷泉速写》(Sketch for a Fountain)。这是她今年参加明斯特雕塑展的作品。这件作品以它的顽皮与率性的特点,挑战了欧洲花园里经典式喷泉的种种传统。艾森曼没有雕刻出那些带有情欲意味的女神或是胖嘟嘟的小天使。相反,艺术家刻画了五个进行日常活动的人物,例如喝啤酒的人、看着风景沉思的人,或是简简单单地在水边闲逛的人。当我看到人们有多么喜欢这件作品并积极地与其互动时,我觉得棒极了。这件作品就是当代版的《草地上的午餐》!

 

Casey Fremont

艺术生产基金(Art Production Fund)执行总监

高线公园,Henry Taylor,《浮潜者》,2017。图片:Courtesy of Blum & Poe, LA / NY / Tokyo和Friends of the High Line. © Henry Taylor

高线公园,Henry Taylor,《浮潜者》,2017。图片:Courtesy of Blum & Poe, LA / NY / Tokyo和Friends of the High Line. © Henry Taylor

Henry Taylor位于西22街高线公园的壁画《浮潜者》(The Floaters)是我今夏最喜欢的作品。这件艺术品堪称是完美的夏日户外艺术之杰作,它令人想立刻一头扎入到清凉的画面中畅游。

 

Manuel Borja-Villel

索菲娅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馆长

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Angela Melitopoulos的作品《Crossings 》(2017)。图片:© VG-Bildkunst Bonn 2017 Giesshaus,© Nils Klinger

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Angela Melitopoulos的作品《Crossings 》(2017)。图片:© VG-Bildkunst Bonn 2017 Giesshaus,© Nils Klinger

要我选出最喜欢的一件作品是很困难的事……我认为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上最了不起的作品出自艺术家Angela Melitopoulos之手。这位艺术家致力于探索生态问题与纪录片所扮演的角色。而在威尼斯,我则被布巴达场馆所震慑住。在这个无人谈及的场馆中展陈着一件Frank Walter的佳作。而Walter是一个从未在艺术圈中亮相过的外人。至于在明斯特,Pierre Huyghe向我们展示了一件杰出的艺术作品,那是一个科学、艺术、景观与哲学共存的生态系统。

 

Melissa Chiu

 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馆长

观众在东京涩谷HIKARIE参与到teamLab的装置作品《丛林》的互动之中。图片:© teamLab Jungle Art Night

观众在东京涩谷HIKARIE参与到teamLab的装置作品《丛林》的互动之中。图片:© teamLab Jungle Art Night

这个夏天我在日本东京待了一段时间,并有机会参观了teamLab《丛林》(Jungle)。那是在涩谷HIKARIE的一件互动性的表演艺术作品。该作品的音乐与灯光能随着旁观者的走动与他们发出的声音而产生相应变化。另外,teamLab万花筒式的环境,使参观者置身于一个完全沉浸式的另类世界之中。而且,该作品展现的每一种体验都是独一无二的。

 

Naima J. Keith

加州非裔美国人博物馆展览与项目部副馆长

泰特现代美术馆,展览“一个国家的灵魂:黑人权力时代的艺术

泰特现代美术馆,展览“一个国家的灵魂:黑人权力时代的艺术",Benny Andrews,《那只熊刚刚坐在一棵树下吗?》,1969年。图片:© Estate of Benny Andrews / DACS,London / VAGA,NY

我于今夏见到的最具表现力的作品是Benny Andrews《那只熊刚刚坐在一棵树下吗?》(Did the Bear Sit Under a Tree)(1969)。这件作品目前正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划时代的展览“一个国家的灵魂:黑人权力时代的艺术"(Soul of A Nation: Art in the Age of Black Power)上展出。

在Andrew的这件犀利尖酸的作品中,美国国旗上的星条图案被卷起,收在画面后方。而一个垂头丧气的非裔美国人正对着国旗与观众挥舞着他的拳头。Andrew画中的人物嘴唇紧闭,画家用高超的绘画技巧,将民权运动中许多非裔美国人的那种愤怒表现了出来。截至上世纪60年代末,为黑人的权力摇旗呐喊的声音越来越多: Andrews的这件作品完成于1969年,正顺应了当时的时代潮流,而它也与我们对现今政治体系与日俱增的不满产生了有力的连接。尤其是能为我们应对美国全境警官执勤时,开枪射击非裔美国男人与女人的致命事件带来启示。

 

Michael黃勖夫

木木美术馆联合创始人

芬兰塞维萨洛岛扎布罗多维克茨收藏馆,Jeppe Hein,《ModifiedSocial Benches (2005-8)》。图片:David Bebber

芬兰塞维萨洛岛扎布罗多维克茨收藏馆,Jeppe Hein,《ModifiedSocial Benches (2005-8)》。图片:David Bebber

我最喜欢的是Jeppe Hein位于芬兰塞维萨洛岛扎布罗多维克茨收藏馆的雕塑作品。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位艺术家作品的忠实粉丝,而且我觉得他的艺术极其适合放置于自然之中。我喜欢艺术家相较而言微小的、带些幽默感的雕塑与塞维萨洛岛广袤、神奇的自然环境所形成的那种对比。

 

Maitreyi Maheshwari

扎布罗多维克茨收藏馆项目总监

希腊雅典,Onassis文化中心,Maria Hassabi,《Staged?》,2017。图片:© Maria Hassabi

希腊雅典,Onassis文化中心,Maria Hassabi,《Staged?》,2017。图片:© Maria Hassabi

Maria Hassabi的表演艺术作品《Staged?》在雅典的Onassis文化中心展出。这件作品与位于雅典的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开幕式同时举行。它也是我见过的最生理惩罚式的表演。四位表演者伴随着逐渐加强的灯光与无音调的音乐的切分音,进行着麻木而缓慢的移动:这一系列令人眩晕的布置都极其让人感到迷幻。

Sultan Sooud al-Qassemi

Barjeel艺术基金会创始人

Ibrahim El Salahi,《清真寺》,1964年。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Ibrahim El Salahi,《清真寺》,1964年。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我今年夏天见到的最棒的作品是苏丹艺术家Ibrahim El Salahi的一幅名为《清真寺》(The Mosque)的画作。这幅画目前正在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展出。《清真寺》是展现了一个时代多元主题的作品,其中包括书法、景观、比喻性,和伊斯兰式的隐射等诸多元素。而这件作品的独特之处则在于,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纽约,创立MoMA的馆长Alfred H. Barr Jr遇见了El Salahi,而这幅画则被该馆长亲自选中。可惜的是,这件作品在随后的50年中,被MoMA收藏起来而消失于公众的视野之中。2017年1月27日,MoMA终于决定在特朗普颁布禁止某些伊斯兰国家的游览者入境美国的指令时,将这件作品再次展示在大众面前,以作为对特朗普禁令的抗议。尽管这幅画尺幅很小(30.7cm × 46 cm),但它作为MoMA最早为其收藏全球化所做出的努力的见证,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

 

Charles Aubin

Performa表演艺术节副策展人

Pélagie Gbaguidi,《失落的链接》,Dicolonisation Education by Mrs Smiling Stone (2017). 图片:Courtesy of Neue Galerie, Kassel, documenta 14, photo: Mathias Völzke

Pélagie Gbaguidi,《失落的链接》,Dicolonisation Education by Mrs Smiling Stone (2017). 图片:Courtesy of Neue Galerie, Kassel, documenta 14, photo: Mathias Völzke

今年夏天使我尤为印象深刻的作品来自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中,两个会场联合展出的一件作品,Pélagie Gbaguidi《失落的链接》(The Missing Link)。这是一件极具表现力的复杂装置艺术。Gbaguidi这位法国艺术家在从天花板上悬挂而下的纸卷上,描绘了一系列正在下落的各种人体内脏。在这些纸卷边放置着一些学校的课桌,桌子的表面被一层透明的纸包裹着。而在包装纸的下面,我们可以看见一些南非学生运动的黑白照片和一些黑色条约(Code Noir)的选段,那是一种在18世纪的法属殖民地实施的奴隶法。在这个装置艺术中还隐藏着许多微小的影像屏幕,而在那些荧幕之上艺术家Gbaguidi正在进行招魂式的祷告。在盘根错节的卡塞尔文献展上,Gbaguidi的这件将教育、种族隔离、历史与记忆相融合的研究是最能够持久触动我的作品。

 

Andrea Glimcher

Hyphen艺术咨询创始人与执行官

丹·弗莱文艺术学院,丹·弗莱文,

丹·弗莱文艺术学院,丹·弗莱文,"untitled (in honor of Harold Joachim) 3 (1977) ",“untitled (to Katharina and Christoph) (1971)"。图片: Andrea Glimcher

今年夏天我见到的最棒的艺术品其实是我常年最喜欢的一个艺术场馆: 丹·弗莱文艺术学院(The Dan Flavin Art Institute),一家位于纽约Bridgehampton主街边上的迪亚艺术基金会(Dia Art Foundation)的空间。虽说这家艺术机构建筑规模不大,但它完美融合了艺术、建筑与当地历史,展示的艺术品既具有影响力又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在1900年代这家机构建立之初,这栋建筑曾是纽约市的一家消防站,后来它演变成了一家浸礼宗教堂;再后来,到了1979年,这栋楼被迪亚基金会买下来开办展览。一个永久性的丹·弗莱文小型作品回顾展随之展开。而当年丹·弗莱文就在该楼附近工作与生活。而这个夏天,Mary Heilmann的画作和陶瓷在丹·弗莱文艺术学院的底层被精心地安排展出,而在该楼的二层则摆放着9件弗莱文于1963至1981年间创作的的荧光灯雕塑作品、一幅用铅笔和粉笔绘成的大型画作。在展示空间的后面还有一个用作过道的狭窄空间,过道中还有一个用来展示教堂之石(也许是基石)的基座。当你迈步进入那个房间时,你会看见一个由相关物体组建的装置艺术: 一份对丹·弗莱文艺术学院所在建筑的过往历史的参考文件,该学院有可能希望借此文件致敬创造巨变式经历与体验的相关力量。总结来看,所有关于学院的重要的、密切的相关事宜,都显得充满智慧且内容殷实。在这里,艺术、建筑和历史形成了一个三合一的整体。

 

Sara Friedlander

纽约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部主管

威尼斯学院美术馆,“菲利普·加斯顿和那些诗人们

威尼斯学院美术馆,“菲利普·加斯顿和那些诗人们"展览上的手稿

今夏有缘去威尼斯双年展的人会发现,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展出的展览 “菲利普·加斯顿和那些诗人们"(Philip Guston and the Poets) 是此次双年展的一大亮点。展览上展品的广度惊人。我渴望的1950年代的抽象绘画,实际上是来自一家非中心区画廊的纸本画作。所以,我忍不住地想:“现在虽然我们到了这儿,站在了伍德斯托克的山头,脑子里却想着威尼斯、罗马、西西里……" 而整整一年之前,我从伍德斯托克买了一块地皮,那个地方离加斯顿从1967年开始居住、直到1980年去世的这些年间所居住的地方,仅仅相隔几分钟路程。在我看到“菲利普·加斯顿和那些诗人们"的展览时,我已经在威尼斯待了一周,我感到疲劳、宿醉、艺术细胞枯竭。而这个展览上的一幅画作却那么直接地向我诉说着有关爱、思乡和漫游的种种思绪。我走出学院美术馆,望着波光粼粼的大运河,心想:“是时候回家啦。"

 

Carmen Hermo

布鲁克林博物馆和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助理策展人

图片:巴里奥博物馆,回顾展 “NKame: A Retrospective of Cuban Printmaker Belkis Ayón,

图片:巴里奥博物馆,回顾展 “NKame: A Retrospective of Cuban Printmaker Belkis Ayón," Belkis Ayón,《La cena (Last Supper) (1991)》。图片: Collection of the Belkis Ayón Estate

《La cena》是你进入巴里奥博物馆,参观富有创新精神的版画家Belkis Ayón的大型作品回顾展时,所见到的第一件作品。这幅《La cena》是1991年的版式,画面处于一种强烈的黑白对比之中。这种对比强有力地将光束与周边背景区隔开来,而画面正中的人物个性化的眼睛标志着她显著的形体特征(造型灵感源自非洲古巴的Abakuá神话)。这幅画还能让观者看到艺术家劳动密集型、大型拼贴式的,带有强烈明暗对比的版画的材质与纹理。而在临近画面主题的地方的排列与陈设,则结合了更偏大地系的色调或者更具活力的颜色。这个展览由此积蓄了自己的表现力,并展示了艺术家技术上的实验与其具有深度的嵌入符号式的排列组合。也正因如此,当我第一眼看到《La cena》的这件作品,它就深深的印刻在我的脑海中。

 

Alfredo Jaar

艺术家

图片: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身体议会: 成为人们眼中的问题与症结是何种感觉?“,Grada Kilomba,《Illusions》(2017)。 图片:Courtesy of Alfredo Jaar, 2017

图片: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身体议会: 成为人们眼中的问题与症结是何种感觉?“,Grada Kilomba,《Illusions》(2017)。 图片:Courtesy of Alfredo Jaar, 2017

在卡塞尔,Grada Kilomba《幻觉》(Illusions) (2017)作为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公众项目《身体议会: 成为人们眼中的问题与症结是何种感觉?》(The Parliament of Bodies: How does it feel to be a problem)中的一部分展出。这件出色的艺术品具有无与伦比的深度与美感,抓住了观众们的眼球,同时又诗意化地对峙社会中永远存在的殖民化现实、永远存在的种族主义,以及去展望一个属于未来世界的全新版图。

 

Lydia Yee

白教堂美术馆首席策展人

图片:Installation view of Leonor Antunes's …then we raised the terrain so thatI could see out. (2017) in the Arsenale at the Venice Biennale. Photo: ©Photo: Haupt & Binder

图片:Installation view of Leonor Antunes's …then we raised the terrain so thatI could see out. (2017) in the Arsenale at the Venice Biennale. Photo: ©Photo: Haupt & Binder

尽管威尼斯双年展、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和明斯特雕塑的展览风格迥异,但这三个展览上最强劲的一些艺术品却在建筑结构上分享了一些相同特点。据意大利建筑师Carlo Scarpa和Franco Albini分析,Leonor Antunes威尼斯军械库展陈的悬浮雕塑、灯具和地板,为这个巨大空间中略显沉重的展览气氛带去了一份轻盈与优雅。在明斯特,Pierre Hughye在Eis Palast的装置艺术则给这个从前被用作溜冰场的场馆带去了一种生物组织与技术体系,并使得该建筑的内部结构公开面向外界环境的多元因素,从而使整个场馆转化为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建筑还在Naeem Mohaiemen位于卡塞尔的三个频道的影像装置艺术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三个频道播放了一出临近冷战尾声时孟加拉国初始建国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分别在阿尔及尔万国宫、纽约联合国大楼和其他一些权力机构中同时上演。

 

Udo Kittlemann

柏林国家美术馆馆长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Memphis room in “Ettore Sottsass: il vetro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Memphis room in “Ettore Sottsass: il vetro" at the Cini Foundation. 图片: ©Ettore Sottsass by SIAE 2017. Photo by Enrico Fiorese

今年夏天我所认为的出人意料的最大亮点莫过于Ettore Sottsass位于威尼斯林冠基金会(Cini Foundation)的玻璃艺术品展览。这些易碎的雕塑所散发出的精致之美在其大量、密集地排列在一起时十分地引人注目。而当你看见这种玻璃材质居然可以塑造成如此多变的形状时,你一定会赞叹道:这一切实在太神奇。这个展览是庆祝形态与颜色的罕见爆发的极佳方式。Sottass总是一遍又一遍地令我拍手叫好。

Renaud Proch

独立策展人国际组织(Independent Curators International)执行总监

Adrián Villar Rojas's “The Theater of Disappearance,

Adrián Villar Rojas's “The Theater of Disappearance," at the National Observatory of Athens, Hill of the Nymphs. 图片:© Natalia Tsoukala Courtesy NEON

我选择的是Adrián Villar Rojas在雅典国家天文台展陈的作品《消失无踪的剧院》(The Theater of Disappearance)。这件艺术品是对雅典山峰女神的彻底改造。像这样巨大规模的艺术品通常都极具挑逗意味,但是Rojas的这件作品最打动观者的地方就在于其规模所展现出来的雄心,因为它整合了横跨数个世纪的全球历史、战争、文明和国家身份的建设等,汇集了在各个方面的建筑所拥有的特点。

 

译:Phyllis Zhong

编:Tianchu X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