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专访卡罗尔·邓纳姆:“我希望图像的构建过程是诚实的"

分享至
Carroll Dunham,《Red Ending》,混合媒介、亚麻布,177 x 151.5 x 5.5 cm,2018。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Carroll Dunham,《Red Ending》,混合媒介、亚麻布,177 x 151.5 x 5.5 cm,2018。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一年一度的苏黎世艺术周(ZURICH ART WEEKEND)即将于6月7日拉开帷幕,一系列艺术活动和同期展览也将陆续于这个瑞士最大的城市上演。其中最令人期待的艺术事件之一,便是伊娃·培森胡柏画廊(Galerie Eva Presenhuber)点击画廊名了解更多)为卡罗尔·邓纳姆(Carroll Dunham)举行的全新个展,呈现了这位美国艺术家在过去两年间创作的最新作品点击了解更多)

Carroll Dunham,《Blue Ending》,混合媒介、亚麻布,128.5 x 138.5 x 5.5 cm,2019。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Carroll Dunham,《Blue Ending》,混合媒介、亚麻布,128.5 x 138.5 x 5.5 cm,2019。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卡罗尔·邓纳姆于1949年出生在康涅狄格州的纽黑文,目前生活和工作在纽约。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邓纳姆不断发展其视觉风格,同时创作了包括绘画、素描、版画和雕塑在内的众多重要作品。以极简主义为起点,他作品中抽象而有机的形状变得越来越具象化,描绘出一系列常常出现的人物形象。

Carroll Dunham,《Orange Sky (1)》,混合媒介、亚麻布,139 x 128.5 x 5.5 cm,2018-2019。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Carroll Dunham,《Orange Sky (1)》,混合媒介、亚麻布,139 x 128.5 x 5.5 cm,2018-2019。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从邓纳姆的作品中,不难发现那些艺术史上的著名主题,例如他最广为人知的“浴女"形象,以及对马蒂斯和塞尚等现代艺术家的致敬。虽然这些参考对象对邓纳姆的实践颇为重要,但它们并不是其创作的核心。他的作品在广泛参考艺术史并致敬艺术家心目中经典的同时,最重要的部分存在于其绘画行为之中,在艺术家的手与画布的空间之中。

本次展出的作品中,“摔跤"仿佛是最为重要的意象,出现在数幅混合媒介作品中。奇妙的是,原本血腥暴力的场景却靠着艺术家近乎完美的构图,以一种冥想般的平静姿态浮现于画布之上。画中裸体的男子仿佛与此前艺术家常用到的“浴女"形象形成了某种对照,让观者们得以见证艺术家不断变化的视觉风格中所存留的创作DNA。

Carroll Dunham,《Orange Sky (2)》,混合媒介、亚麻布,139 x 128.5 x 5.5 cm,2018-2019。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Carroll Dunham,《Orange Sky (2)》,混合媒介、亚麻布,139 x 128.5 x 5.5 cm,2018-2019。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除了充满动态感的人物形象以外,邓纳姆画作中出现的周遭景观常常具有“无时间、无地点"的虚无感,以及源于极简主义和原始主义的视觉语言。那些出现在画作中的天空、云彩、树木、夕阳,又或是静静观看的小动物,在填满画布的同时,仿佛也与三维空间中的观众形成对峙,共同成为这场“摔跤"中必不可少的旁观者。该展览将于2019年6月9日在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空间开幕,将持续展出至7月20日。artnet新闻对艺术家本人进行了专访。

artnet新闻

×

卡罗尔·邓纳姆

由Laurie Simmons拍摄的Carroll Dunham。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and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由Laurie Simmons拍摄的Carroll Dunham。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and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浴女"是你持续创作的最广为人知的形象。最近为什么转而去描绘男性与摔跤手呢?

在我认真创作“浴女"系列的时候,我知道男性主题或许能在作品中回归一下,最终,“摔跤"作为一种完美的主题媒介来到了我的面前。与“沐浴"相反,“摔跤"涉及不止一个人,这种运动得到了普遍理解,作为一种艺术主题又具有悠久的历史,并且适用于复杂的空间和构图结构。所有这些方面都吸引了我。

Carroll Dunham,《Green Evening (1)》,混合媒介、亚麻布,151.5 x 177 x 5.5 cm,2018。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Carroll Dunham,《Green Evening (1)》,混合媒介、亚麻布,151.5 x 177 x 5.5 cm,2018。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观众应该如何理解你的作品中所包含的马匹、奶牛甚至树木的元素,似乎我们能在这些非人的形象中看到人性。

在我看来,我的作品没有“正确"的解读。最近作品刻画的主题很容易辨认,讨论起来也并不困难,但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可以把自己的联想带到互动中来,我认为我现在正在做的工作是“具备自我意识的、似乎有些问题化的自然历史绘画"……但这只是我告诉自己的故事,我很乐意从别人的反应中学习关于自己工作的新东西。

我注意到你的作品很强调叙事性,尤其是在观赏那些由三幅或四幅绘画构成的系列作品时,比如“Blue Ending"和“Red Ending"。这些表现在绘画中的故事和你的个人经历有关吗?如何理解这些图像携带的叙事?你又是如何将视觉元素转化成某种叙事手段的?

我认为各种主题都是需要部署的元素,它们合在一起构成了一系列作品要达到“完整"所必需的“法定量子"(quorum)。没有通常意义上可以推进故事发展的驱动叙事,但把一系列作品放在一起就可以描述某种情况的大致轮廓。我认为任何真正的情节都发生在“观者的眼中"。“Blue Ending"和“Red Ending"中的画作试图探究:在画面中这些人的动作语境下,一个可能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但这个“结局"并不确定。

Carroll Dunham,《Green Evening (2)》,混合媒介、亚麻布,151.5 x 177 x 5.5 cm,2018。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Carroll Dunham,《Green Evening (2)》,混合媒介、亚麻布,151.5 x 177 x 5.5 cm,2018。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出现在此次展览上的作品似乎在某种绝对意义上既没有空间指涉也没有时间指涉,为什么?可以谈谈你在这方面的思考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确实知道你说的是真的。我喜欢描绘场景,无论它发生在3万年前或3万年后,这似乎假设出了足够的历史差距,使主题能够在“普遍"的维度内发挥作用,继而超越任何即刻而明显的主题内容。

你的作品无疑充满了暴力。它和社会现实有所联系吗?你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与社会语境的关系?例如,现代历史在你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创作实践中有没有发挥过作用?

正如我前面所说,我的作品和当代事件之间没有直接的联系。然而,艺术家没有办法逃脱他们所处时代的影响,正是因此,他人的印象或观感可以在理解一个人的无意识活动过程时发挥很大的作用。

Carroll Dunham,《Cloud (1)》,混合媒介、亚麻布,126 x 151.5 x 5.5 cm,2018。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Carroll Dunham,《Cloud (1)》,混合媒介、亚麻布,126 x 151.5 x 5.5 cm,2018。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你的创作是否曾受到卡通文化的影响?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你说当人们把你的工作和卡通联系起来时,你就会抓狂。我们可以从你这里得到什么答案?

当我开始展出作品时,这种关联总是被评论家们提及,让我很恼火。我觉得这种误读就像是以一种懒惰的方式去理解明亮的平面色彩和黑色的形象轮廓。确凿无疑的是,这些确实和卡通文化有关,但也与现代主义绘画中至关重要的惯常元素有关。我认为在美国成长起来的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我们的图像想象力总是会被沃尔特·迪士尼和他的同事们肆意搅乱,然而,这只是由于我对当代文化开放了自己的思想,从而对自己的情感产生的众多影响之一。

你怎么看待某些观众的抱怨?他们声称在观看你的“裸体"系列时产生了不适和被冒犯的感觉。

我觉得这既可悲又可笑。我想知道这些人在独处时从镜子里看到了什么,或者,他们是如何向他们的亲密关系对象展示自己的。在大多数艺术传统的历史中,赤裸人体的再现近乎普遍,但提出这一点似乎过分强调了被冒犯者的关切,更不用说在当代所有媒体空间中围绕着我们的性暗示和性暴力的程度。相比之下,我的作品在我看来相当无辜,而且(我认为)它们与其截然不同。

Carroll Dunham,《Cloud (2)》,混合媒介、亚麻布,126 x 151.5 x 5.5 cm,2018。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Carroll Dunham,《Cloud (2)》,混合媒介、亚麻布,126 x 151.5 x 5.5 cm,2018。图片:© Carroll Dunham, Courtesy the artist,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and Brussels, and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Zurich / New York. Photo: David N. Regen

人们经常谈论你对抽象和形象的双重探索。而我认为你的作品最大的震撼之处在于:尽管主题是真实的,但它们却承载了某种童真。如何理解这种童真呢?

我不太确定这种童真来自何处。我想,我只是在试图将自己所描绘的主题融入作品时对它们维持一种特定的态度。这涉及中立性,通常当我们看到赤裸人体时,这种中立性被适用于社会投射的知觉层次。我画的东西是我想象出来的,而不是它们“真实的样子",所以这些“再现"与语言的联系就像它们与“外表"的联系一样紧密。我希望图像的构建过程是诚实的,确凿可识别的,我想这些到最后就变成了你理解的童真。

 

采访/文丨ar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