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重振战后的华人抽象艺术大师萧勤,拍卖上为何一画难求?

分享至
萧勤,《内蕴》, 布上亚克力, 130 cm x  200 cm, 1965,在上海中华艺术宫“萧勤回家

萧勤,《内蕴》, 布上亚克力, 130 cm x 200 cm, 1965,在上海中华艺术宫“萧勤回家"艺术大展中展出

2018年3月,上海中华艺术宫以“回家"为题,举行萧勤大型回顾展,并成立“萧勤艺术研究中心",深入整理和研究萧勤在中国现代艺术发展的贡献与成就。现年八十三岁的萧勤,终于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回到他心中东方文化的根源和精神的归宿。

萧勤,《光之跃动-17》, 布上亚克力, 110 cm x  140 cm, 1963,2017年苏富比香港秋拍以5,980,000港币(含买家佣金)成交

萧勤,《光之跃动-17》, 布上亚克力, 110 cm x 140 cm, 1963,2017年苏富比香港秋拍以5,980,000港币(含买家佣金)成交

 “现代艺术史上,萧勤不仅是一位纵横东西方数十载的国际大师,亦是居功至伟的理论家与活动家。萧勤活跃于东西方艺坛,以东方美学思维,在抽象绘画领域创造鲜明风格,并获得西方艺坛肯定。当年义无反顾的前往欧洲,实践自己的艺术道路,持续引介‘东方画会'成员作品至欧洲展出,并不断在国内报章杂志撰文,介绍西方艺术的新潮流,打通了欧亚前卫艺术思潮的丝路,替亚洲艺术界开启一扇提高视野的窗。而由他和同济所创造的‘战后艺术',即主导了二十世纪中期的全球艺术发展,成为国际现代、当代艺术转折之关键。"

——苏富比香港现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图录

 

萧勤,《在黑暗的深处》布上压克力,135 cm x 165 cm, 1965。2016年富艺斯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晚间拍卖以475,000港币 (含买家佣金)成交

萧勤,《在黑暗的深处》布上压克力,135 cm x 165 cm, 1965。2016年富艺斯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晚间拍卖以475,000港币 (含买家佣金)成交

1935年,萧勤出生于上海。作为中国现代音乐之父萧友梅之子,他单单对绘画情有独钟。萧勤不止一次遗憾地提到,“我十六岁便与艺术结了婚。若非年幼丧父有失栽培,也许他会希望我成为音乐指挥家而非画家。"1956年,21岁的萧勤赴欧学画,继而深受西方现代艺术思潮的影响,“到欧洲以后,就开始独立思考自己的文化定位,也了解到中国人文化独立的重要性。否则你永远只是跟在他们后面,很难与他们对话。

 

摄于苏黎世“庞图九展

摄于苏黎世“庞图九展",1965年。图片:来源萧勤及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

1963年台北“庞图国际艺术运动展

1963年台北“庞图国际艺术运动展"图录内容。图片:来源萧勤及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

这番思考过后,他于1961年,与意大利画家卡尔代拉拉、日本雕刻家吾妻兼治郎及东方画会创始人之一李元佳,共同成立了“庞图国际艺术运动"。“庞图"在意大利文是“点"的意思,参与庞图运动的艺术家以“点"为图腾,提倡以东方“静观精神",打破五十年代后西方抽象艺术于内在精神层面所表现的停滞,并以佛教、道教、印度的婆罗门教、沙门教及其他世界文明为泉源,灌输到当时的西方艺术。

 

萧勤于巴塞罗那马塔罗举行个展,五十年代后期。图片:版权萧勤及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

萧勤于巴塞罗那马塔罗举行个展,五十年代后期。图片:版权萧勤及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

1961至1966年期间,由萧勤及一众东西方艺术家在米兰发起的“庞图国际艺术运动"举行展览共十三次,足迹遍布意大利、西班牙、瑞士及台湾等地,参与艺术家在顶峰时期多达亚、欧、美洲二十六名成员,其中包括空间主义大师卢西奥·丰塔纳、“零"艺社、核心运动以及欧普艺术家。成为战后西方唯一由亚洲艺术家发起、首个以东方哲学为思想宗旨的国际前卫艺术运动。

 

萧勤,《太阳-7》,布上压克力,100 cm x 130 cm, 1964。2017年苏富比现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以1,500,000港币(含买家佣金)成交

萧勤,《太阳-7》,布上压克力,100 cm x 130 cm, 1964。2017年苏富比现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以1,500,000港币(含买家佣金)成交

长期在西方文化中挣扎、游戏、实践,去国愈久,萧勤内心的东方情结非但不息,反而日见清晰。观看艺术家于此时代的创作风格,通常以静观哲学探察宇宙的起源,运用大面积的排笔及恣意随性的泼洒笔触建构画面,以抽象来诠释宇宙间流动的能量。他亦采用战后新发明的压克力彩为媒材,这种更为艳丽及具有荧光效果的颜料充分突显出宇宙与精神能量之丰沛。

 

1962年“庞图运动

1962年“庞图运动"于米兰迦达里奥画廊的展览海报

1962年巴塞罗那“庞图二展

1962年巴塞罗那“庞图二展"海报

这也便不难理解,萧勤于六十年代创作的作品,为何称为资深藏家及业内人士梦寐以求的珍藏,每一幅布上作品都像是记录着战后先锋运动历程的拼图。他曾道,“为了追寻生命深处的呼唤,我在作品中注入了越来越多东方古老质朴的智慧,如密宗、佛学、道家等东方哲思。我用西方质材作媒介来寄托自己东方的情怀,了解了这一点,人们就比较容易解读我的作品。"

 

萧勤,《冥想的能量》,布上压克力, 160 cm x 130 cm, 1964。将现身2018年苏富比春拍“战后亚洲艺术

萧勤,《冥想的能量》,布上压克力, 160 cm x 130 cm, 1964。将现身2018年苏富比春拍“战后亚洲艺术"专题,现估价HK$ 800,000-1,200,000(图为预展现场)

历经从二战结束至七十年代这约三十年的“战后艺术"黄金时期,二十世纪中期的全球艺术发展成为了国际现代、当代艺术转折之关键。随着近年来,“战后艺术"在国际艺术市场迅速崛起。萧勤于六十年代标志性的杰作不断受到市场追捧,其中面积符合110厘米x 140厘米或以上、清晰列明作品出处的、保存状态良好的大型作品已十分罕有。比如其六十年代特色的杰作《光之跃动-17》在2017年苏富比香港秋拍以5,980,000港币(含买家佣金)成交,另外一幅创作于1963年的作品《光之跃动-16》亦于同年在苏富比现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以2,500,000港币(含买家佣金)成交。

 

1962年8月“庞图二展

1962年8月“庞图二展"举行地点巴塞罗那维瑞纳宫

卡尔代拉拉(左)、拜斯基(中)及萧勤(右)于苏黎世“庞图九展

卡尔代拉拉(左)、拜斯基(中)及萧勤(右)于苏黎世“庞图九展",1965年。图片:来源萧勤及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

虽然,这些显赫的交易成绩在某一程度上反映出萧勤在“庞图国际艺术运动"时期的作品的重要性,但远远不足以体现这位战后抽象艺术大师在现代艺术史上的地位。随着艺术家在二手拍卖市场的价格呈现良性飞跃,似乎更加突显其于六十年代的成就,并广泛在国际间获得认同。

 

1964 年1 月萧勤与夏阳摄于巴黎。图片:版权萧勤及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

1964 年1 月萧勤与夏阳摄于巴黎。图片:版权萧勤及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

1969 年萧勤摄于米兰。图片:版权萧勤及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

1969 年萧勤摄于米兰。图片:版权萧勤及萧勤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

回首过去六十年,萧勤一直致力于发展以东方哲思为主导的二十世纪战后华人抽象艺术,其足迹遍布台湾、西班牙、意大利、法国、英国、美国等地。他亦是将抽象绘画引进东方哲学,开创了历史先河的华人艺术先锋,甚至将其艺术结合理论,扩展成国际性的前卫运动,创造出“战后艺术"黄金时期的辉煌面貌。此次上海中华艺术宫“回家"后,艺术家明年也将在巴黎著名博物馆举行大型个展,开启一系列欧洲展览计划。这一重大的突破象征着萧勤以战后华人抽象艺术大师的祟高地位重回欧洲。业内人士乐观地表示,根据目前的市场发展,萧勤在不久的将来定能成功挤身战后国际艺术市场,与西方艺术大师并驾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