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众人请愿要求特朗普委任艺术家克里斯托创作美墨“隔离墙"

分享至
christo-Getty-Images-960x1024

艺术家克里斯托看着自己的作品《大门,中央公园,纽约》(The Gates, Central Park, New York),1979-2005。图片:Photo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

已经有许多人在艺术家Luis Camnitzer新的请愿书上签名,要求即将上任的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委任著名装置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在美墨边境建造一座橙色的围栏。

请愿书的内容为:

亲爱的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请(您)委任美国艺术家克里斯托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创作一个其《移动的围栏》(Running Fence)的新版本装置。这件作品的首个版本于1976年在加州Sonoma完成,并取得了巨大成功。尽管当时的作品总长只有24.5英里(约合39.43公里),但时至今日能够完成的总长度足以让一件充满种族歧视意味的工程(即在美墨边境建立隔离墙)转化为一次公共艺术实践,并提升美国在文化建设方面的形象。

“我并没有预料到请愿书会获得这样的反响,"Camnitzer在周一下午的电话采访中对artnet新闻说道,同时还补充这距离他发布请愿书只有几个小时的间隔。在上一次的请愿行动中,他请求教皇将迪士尼的经典动画角色之一史高治·麦克老鸭封为圣徒(Scrooge McDuck),但只收到了8个人的支持。

《移动的围栏》(1972-76)最早的版本是由克里斯托与其后来的妻子、艺术家Jeanne-Claude一起创作的,他们在钢柱之间撑起了一块块白布,使整件作品穿越了加州旧金山附近的Sonoma和Marin郡的郊区。

Camnitzer提议克里斯托来创参与这个项目并不是出于对这位公共艺术创作者的仰慕之情。“我并不是什么公共艺术爱好者,"他说到,“我觉得(公共艺术)太有侵略性的。我宁愿去美术馆或者画廊,而不是在路上看到一些我不得不看的东西。"

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立一座边境墙以阻止从墨西哥涌入的非法移民,曾是这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在参选时的核心拉票政策之一。根据CNN报道,尽管特朗普最初承诺墨西哥将为这堵墙付款,但随着共和党方面的官员随后暗示这些款项最终将由美国的纳税人们来承担时,这个承诺也就不得不半途而废。请愿书的签署者之一,来自瑞典Gothenberg的Claes Boman一针见血地点破了其中的可变性,说道:“我非常喜欢克里斯托。特朗普虽然是个蠢货,但也许很容易改变自己的想法,他在这方面还是很擅长的。"

显然,作品是否能够撤销也是Camnitzer的考虑之一。当问及像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的雕塑那样持久性更强的公共艺术,作为边境墙会不会更合适一些?他略带嘲讽地说:“我非常反对为一人而建的纪念碑式作品,而我认为塞拉就是属于哪个阵营的,"他说。“塞拉的作品是永久性的,所以我并没有兴趣让他来做这个项目,而是希望这件公共艺术能够是可撤销的。我认为所有这些东西都应该尽量短暂地存在,包括政治。"

克里斯托目前还没有对此事发表评论。

Screen Shot 2017-01-11 at 11.20.30 AM

Instagram: 壮观。#TheFloatingPiers #Christo #ChristoandJeanneClaude #Lakelseo #Italy 图片: Instagram via @katyakhazei

橙色可以说是克里斯托作品中的标志性颜色之一,近期在意大利完成的《浮动码头》(Floating Piers)项目和2005年在纽约中央公园建造的《大门》(The Gates)的作品都使用了这个颜色。而这个颜色也是特朗普的代表性肤色,因此人们也常常把他比作南瓜灯、交通雪糕或是落叶剂(Agent Orange,也译作橙剂,曾在越战期间被美国作为环境毒素在越南使用)。

“我喜欢克里斯托,也喜欢橙色,"来自比利时根特的Kurt Stockman显然抓住了这份请愿书的颜色主题。

艺术家Camnitzer从小在乌拉圭长大,从1964年起移居纽约。他经常在作品中使用语言作为创作元素的方法,让人想起了不少与他同为观念主义艺术家的作品,而在乌拉圭的成长背景使他的创作也时常与反殖民主义的议题,呈现出充斥了那个地区政治特性的艺术。2011年,他在纽约的El Museo de Barrio完成了其第一个纽约的全方位个展。当时,Holland Cotter在《纽约时报》上写道,这场展览“简洁到似乎要在空间中消失一般,",那些经常出现的印刷语言呈现出“简朴到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的视觉效果。"Camnitzer目前由纽约的Alexander Gray Associates画廊代理。

 

译: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