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战后和当代,解密香港春拍买家喜好:是延续过去,还是逆潮流而上? - artnet 新闻
open side panel
中文

挚爱战后和当代,解密香港春拍买家喜好:是延续过去,还是逆潮流而上?

分享至

A woman looks at Japanese artist Yoshitomo Nara's 'In the Pinky Lake' during a media preview of Christie's Hong Kong Spring Sales in Hong Kong on March 30, 2018. / AFP PHOTO / Philip FONG / RESTRICTED TO EDITORIAL USE - MANDATORY MENTION OF THE ARTIST UPON PUBLICATION - TO ILLUSTRATE THE EVENT AS SPECIFIED IN THE CAPTION / The erroneous mention[s] appearing in the metadata of this photo by Philip FONG has been modified in AFP systems in the following manner: [adding restriction -RESTRICTED TO EDITORIAL USE - MANDATORY MENTION OF THE ARTIST UPON PUBLICATION - TO ILLUSTRATE THE EVENT AS SPECIFIED IN THE CAPTION]. Please immediately remove the erroneous mention[s] from all your online services and delete it (them) from your servers. If you have been authorized by AFP to distribute it (them) to third parties, please ensure that the same actions are carried out by them. Failure to promptly comply with these instructions will entail liability on your part for any continued or post notification usage. Therefore we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all your attention and prompt action. We are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this notification may cause and remain at your disposal for any further information you may require.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2018年3月30日,在佳士得香港春季拍卖会的媒体预览中,一位女士看着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的“粉红湖"(Pinky Lake)。摄影: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五月对于香港艺术拍卖来说是一个大月,佳士得和富艺斯“前哨战"销售额分别达到2.23亿美元和3000万美元。但如今的趋势是,销售期中的巨大规模和数量使得其实这些旋风般的美元符号很难取得真正现实的意义。

佳士得的大额数字基本与几位战后艺术大师的名字联系在一起,比如赵无极,他的《14.12.59》(1959)以226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以及让-米榭尔·巴斯奎亚(Jean-Michel Basquiat)的《无题(橙色体育人物)》(1982年)成交近940万美元。当然也有由20世纪的水墨画家张大千为代表的老一辈的强劲表现,张大千的《瀑布》(1963)以840万美元成交(所有数字包括佣金)

如果能确定出哪个创作对业绩的看涨影响最大,将为这个快速增长的市场走向提供有价值的线索。香港的竞拍人是在延续过去的趋势,还是在逆潮流而动?

代沟

为此,我请artnet价格数据库和artnet数据分析团队的同事们,依据艺术家出生年份,把从2005年到上周的香港佳士得和富艺斯香港所有艺术拍卖专场结果进行了剖析(我排除了苏富比,因为他们今年5月的拍卖几乎完全集中在装饰艺术品和偶尔的单次性拍卖上。)

这种方法对于研究三种主要艺术类别——即古代传统大师、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以及战后和当代艺术——都是十分有效的。这两所拍卖行偶尔把艺术家放在不同类别之间,这意味着你不能再确定数据库中的结果是否总是与所声明的销售意图相符。(别忘了:达·芬奇的《救世主》是在一场战后和当代艺术的拍卖会上成交)

为了应对这些营销上的“把戏",我们根据样本中的艺术家的出生年代进行了分类:

– 1820或更早(古典大师)

– 1821 — 1910(印象派和现代艺术)

– 1911年或以后(战后及当代艺术)

(没有确认出生日期的人被省略)

为了尽可能清晰地进行比较,我还根据通货膨胀调整了所有的销售总额。在所有的数据处理之后,结果是这样的:

总体销售额

按照艺术家出生年份

2005年-2018年五月拍卖

(香港佳士得与富艺斯)

如果您想知道为什么所讨论的三个类别只产生了两行图表,是因为我在看到数据后就删除了古典大师一项。他们的销售总额从来没有超过2390万美元,在这一点上,他们大约是印象派与现代艺术的三分之一,但不到战后与当代艺术价值的四分之一。

简而言之,在过去的14年里,东方和西方的古典大师基本上都是香港市场的局外人。如果我们想看一场美术领域的竞赛,只有两类值得追踪:印象派和现代艺术(用蓝色表示)战后和当代艺术(用橙色表示)

两者的竞赛

我们所看到的这张图表的右半部分,基本上与我们在三月看到的对香港的结果进行的广泛短期分析相符:即在2013年左右对战后和当代艺术家的强烈偏好。但这一次,通过将时间回溯至2005年,我们还可以看到同样的市场偏好在2006年至2008年的早些时候出现过。

这里是一些要点:在过去5月14日的拍卖周期中,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四年里与战后和当代艺术几乎并驾齐驱。即便是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时期,在印象派和现代派中诞生的艺术家们,在2012年也只卖出了不到1200万美元。尽管在一定的销售周期中,总是有许多因素激励着买家,但这两个发现都与通常在经济体系冲击之后出现的“安全撤退"相吻合。

另一个突出的点是,在上个月的销售中出现了剧烈的分歧。这不仅是因为战后和当代艺术家的价值几乎翻了一番,从大约1.08亿美元同比增长至2.09亿美元。这更是因为,在2018年,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家的收入同比下降了约1,500万美元,而年轻一代则在高价区飙升。这使得战后和当代艺术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高出300%。

现在,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富艺斯在2017年的加入战场则不会影响结果,因为它有着20世纪和当代艺术两个重要类别。但这种不一致可能是一年的反常现象,因为战后和当代艺术的丰收,包括我此前提到的大师级作品。

尽管如此,我认为,即使出现了这种情况,也只有差距的相对大小会发生变化,而不是潜在的趋势。为什么?因为在过去的14年里,战后和当代艺术在过去14年的春拍中有12次都领先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所有这些都有助于解释,为何过去一年里,一流的当代艺术画廊和拍卖行都蜂拥至香港,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广20世纪的艺术品。

从技术上讲,明年的规模也不是不可能逆转,因为过去的业绩不应被视为未来业绩的保证。然而,考虑到2005年以来我们所看到的情况,特别是今年戏剧性的两极分化中,香港各大拍卖行似乎都致力于巩固该地区的名声,因为即使在不远的过去也会为现在和未来让位。

译:Siyu Li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