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这片“艺术湿地"在五年中有哪些艺术生发?

分享至
里克力·提拉瓦尼,《无题2010(北京国贸三期;上海环球金融中心)》(2010)。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

里克力·提拉瓦尼,《无题2010(北京国贸三期;上海环球金融中心)》(2010)。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红砖美术馆是由企业家、收藏夹闫士杰与曹梅夫妇创办。选址于一个有湿地的、被保留下来的村落——崔各庄乡何各庄村,自2007年起,历时七年潜心打磨,邀请著名建筑师董豫赣担纲设计。呼应闫士杰“艺术湿地"的概念与最初设想,终于“建设了一个怀拥自然、极具东方气质的美术馆,亦是一个较完整的自然生态系统:这里有湖水和十八孔桥,有可爱又生猛的斑头雁,黑天鹅和它们刚出生的小宝宝,茂盛而丰富的灌木植物,湖水与涓涓细流相呼应。"

红砖美术馆户外空间。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红砖美术馆户外空间。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千禧年后,私人美术馆在全球范围内兴起,据调查,全球五分之一的私人美术馆是在近五年内创办的,而在中国的发展尤为强劲。2014年是中国私人当代美术馆创建标志性的一年——这一年,位于上海的余德耀美术馆、龙美术馆浦西馆相继开馆,在北京五环外建成的红砖美术馆也于2014年5月23日以开馆展“太平广记"正式对外开放。

红砖美术馆这两年早已成为打卡胜地,是其建筑空间的独特性,亦是因其展览的选择,作为一家私人美术馆如何兼具大众性与学术性?如何走出属于自己的生存与发展之道?在上周开幕的五周年纪念展“千手观音"试图自我回顾的同时亦呈现给观者。17位曾经展出过的艺术家作品重新回到这个特别的建筑空间,进行了一场集体的回忆。

黄永砯,《千手观音》(1997-2012)。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

黄永砯,《千手观音》(1997-2012)。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展览名“千手观音"与红砖美术馆的第一件收藏黄永砯高达18米的巨型装置《千手观音》同名。这是2012年第三届上海双年展的委托作品。彼时邱志杰担任双年展的策展人,希望黄永砯能做一件分量够重、能给观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以支撑起整个双年展。展览开幕时,入口处这件高达18米的大型装置《千手观音》极具视觉震撼力,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将观音的1000只手臂嫁接在马塞尔·杜尚作品《瓶架》的意象之上,佛手或拿或托着各种法器、动物、植物、日用品、废弃物,可谓包罗万象,完成了对宗教、艺术史和现实的诸多指涉。

黄永砯,《千手观音》细节。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

黄永砯,《千手观音》细节。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而当时,这件在收藏存放方面无比棘手的庞然大物在众人的一片诧异中被闫士杰果断决定拿下。一开始就收下如此大体量的装置,也许是闫士杰壮士断腕不留后路的决心所现;而该装置所呈现出对当代世界多元、复杂文化语境的审视、思辨及包容性,更仿佛冥冥之中成为了红砖美术馆的领路航标——开启了红砖美术馆关于艺术收藏的思考,亦逐渐形塑了其展览的价值取向与美术馆的理念方向。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新闻发布会现场。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让我们来逐一回顾一下这17位艺术家在这五年来于红砖美术馆的实践:

2014年

关键词:中国当代艺术

“太平广记",是红砖美术馆对艺术家的一个邀约,邀请大家进入那个民间传奇绵亘千载的另类时空,在此实践以 “叙事" 作为策展方法与创作策略。黄永砯、 吴山专和英格、 张永和、 汪建伟、 陈界仁、 邱志杰、 杨福东、白双全、 郭熙、 冯冰伊十组艺术家共同赴约参与“讲述",在当代现实、 历史叙述的裂隙与褶皱中, 重新命名我们的社会感知、 日常经验与身体记忆。而后,由于黄永砯创作于纽约的作品《马戏团》姗姗来迟,借着其到来,红砖美术馆特别策划了展览「“太平广记"之结束——《马戏团》的到来」,将《千手观音》和《桃花源记421-2008》与之并置,呈现一种贯穿着文学史、艺术史、大众文化、东方和西方、古代和当代、生活与现实黄永砅式的独特思考。

黄永砯,《马戏团》。红砖美术馆展览“太平广记

黄永砯,《马戏团》。红砖美术馆展览“太平广记"之结束——《马戏团》的到来现场。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同年,黄孙权个展“无地之爱"则关注于一种当代艺术中社会性艺术实践方式的呈现与探索。四件作品展示了艺术行动者如何从创作者的主体观,转变成与田野成为共同生产者的团体协作过程,从地方之爱到无地之爱的实践转变。

艺术家黄孙权在作品《我们家在康乐里》前。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艺术家黄孙权在作品《我们家在康乐里》前。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2016年

关键词:学术诉求、设计、装置

“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之八〇九〇年代"是红砖美术馆首次举办的大型艺术文献型展览,呈现红砖美术馆对艺术历史的关注与研究。“识别区:中国·丹麦家具设计"第一次将中国古家具以“设计"之名与欧洲丹麦家具设计大师的作品对话。而在“中法文化之春"活动中呈现的来自法国的当代艺术家劳拉·普罗沃斯特(Laure Prouvost,“特纳奖"获得者)与塔提亚娜·图薇( Tatiana Trouvé,“杜尚奖"获得者)的双个展为我们呈现一种国际视野下的媒介与装置艺术的探索——劳拉·普罗沃斯特以影像和与影像相结合的浸入式装置作品,与塔提亚娜·图薇重新塑造美术馆的空间介入性的装置。

 

2017年

关键词:更多元化的媒介

邢丹文的个展“爱之囚"探索摄影语言的当代性,艺术家将自己置身于事件之中,成为事件的主题、模特,抑或是一双具有批判性的眼睛,创造出既具颠覆性又富于诗意的视觉语言。格雷厄姆作为当代艺术中最具革新和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始终走在艺术世界的前沿,涉猎观念艺术、影像和电影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和特定场域雕塑等多种艺术形态。

丹·格雷厄姆,《冲孔钢板分隔的双向镜圆柱》(2011-2012)。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丹·格雷厄姆,《冲孔钢板分隔的双向镜圆柱》(2011-2012)。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而这次红砖美术馆的切入点在于“音乐"这一媒介:展览中完整地放映了像《摇滚我的信仰》 (Rock My Religion,1983-1984)和摇滚木偶剧《别相信任何一个30岁以上的人》(Don't Trust Anybody over 30,2004)这样强调摇滚音乐文化价值的作品;而艺术家一份他在过去几年中收录的音乐列表《精选辑》(Greatest Hits, ongoing)也在展览期间在被特意打造的附带多间隔音室内播放,视听室空间中供观众带着耳机聆听(本次“千手观音"展览还原这一作品呈现)。

丹·格雷厄姆《精选辑》试听室。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丹·格雷厄姆《精选辑》试听室。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2018年

关键词:行为、环境、自然、宗教、亚洲

开年展览“尼格尔·罗尔夫个展:正当时"试图追溯和梳理行为艺术领域重要的实践者之一尼格尔·罗尔夫的艺术实践——包括历史作品、特定场域摄影及在红砖美术馆完成的新作。也呈现了红砖美术馆对于在行为艺术领域探索的重视。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的个展“道隐无名"甚至引发了全民观展的热潮。作为当今艺术史上炙手可热的艺术家在中国的最大规模个展,埃利亚松一系列大型沉浸式装置最直接的调动起了观者的感官,而其对于自然环境生态等问题的关注也恰恰与红砖“艺术湿地"概念不默而合。埃利亚松与红砖美术馆渊源已久。2014年他到访红砖,对其建筑及园林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当时,闫士杰就向埃利亚松发出到红砖做展览的邀请。红砖美术馆陆续收藏了埃利亚松的三件作品——包括《盲亭》、《声音银河》(Your sound galaxy, 2013)及《水钟摆》。而此次“千手观音"的展览再次呈现艺术家的三件作品,也让错过上次大展的观众依旧有机会置身其中的体验埃利亚松的装置世界。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声音银河》(2012)。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声音银河》(2012)。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道隐无名》。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道隐无名》。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日本艺术家加藤泉的中国首个大型个展——“加藤泉"作为艺术家生涯中首次阶段性梳理和总结,标志着艺术家创作又一个崭新的起点。在加藤泉独特的小人造型中,呈现着一种生长于土地的原始力量,亦极具灵性。带有宗教属性的自然观,在艺术家虚构的世界里,这些生物既亲切又陌生,以各种形式静穆地伫立于观众的面前。而延续东亚的宗教性与原始性,红砖又推出了聚焦亚洲的群展“仪礼·兆与易"。何子彦、胡晓媛、安尼施·卡普尔、樫木知子、刘肇兴、陶斯·马哈切娃、朴赞景、瓦利德·拉德、柴·斯里斯、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10位来自亚洲大陆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家被置于同一个空间中创造一种集体对话,试图以一个开放的观念、独立于西方认知的不同审美及思维展开策展,诱发直觉感知,从而触及我们与自然的关联,在当下重新思考关于亚洲的独特哲学。

何子彦,《无名》。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

何子彦,《无名》。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这一场场的展览最终化为哲学意义上的“事件",并将其独特的基因镌刻于“红砖"之上。馆藏、教育与学术研究能力当是现代美术馆长久健康发展的根基——而在红砖美术馆成立近五年之际,闫士杰决定在馆藏的基础上创建的艺术文献中心,亦是一个美术馆步上成熟之路上的重要一步。这片走进自然的“艺术湿地"之中,当代艺术又将能生长出怎么的力量?我们拭目以待。

WechatIMG7056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二楼文献区。图片:鸣谢红砖美术馆

 

文 | Siyu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