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这个改变纽约天际线的开发商告诉你:怎么把建筑做成艺术?

分享至
WechatIMG1603

房地产商Ziel Feldman

如果没有Ziel Feldman,纽约市的天际线都会长得和现在不一样。Feldman于2005年成立了房地产投资及开发公司HFZ Capital Group。他作为董事长兼创始人,在过去十多年间于纽约市里建成了好些最为著名的建筑物,其中包括东68街11号的Marquand、东51街305号的Halcyon,以及麦迪逊公园一号(One Madison Park)。

与大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和罗伯特·A·M·斯特恩(Robert A. M. Stern)等明星建筑师联手合作,他的建筑的确可被称作是艺术品。然而,这些建筑的内部往往收纳了更多的艺术品。

Feldman自己也是一位重要的艺术收藏家。与他的妻子Helene一起,他在过去25年中收集了大量当代艺术家的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从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和路易斯·内维尔森(Louise Nevelson)到乌戈·罗迪纳(Ugo Rondinone)和翠西·艾敏(Tracy Emin),他的收藏品列表乍一看和苏富比的秋拍目录没什么两样。其中许多作品都挂在他的建筑物的大厅里,那些空间甚至可以与当地画廊相媲美。对于这位开发商来说,这是值得骄傲的——他的目标是创造既能激发灵感又让人梦寐以求的空间

其次,HFZ公司的最新建筑“The XI"真的就是半个画廊。由著名建筑师Bjarke Ingels设计的“The XI"占据了纽约切尔西区哈德逊街和高线公园(High Line)之间的整个街区,看似两块扭曲的结构拔地而起,仿佛在共舞一般。该建筑聘请了Es Devlin——一位凭借为碧昂丝和阿黛尔等艺术家创作舞台,并为奥运会开闭幕式设计场景而闻名的英国雕塑家和装置艺术家——来设计一间具有一系列特定场域设计的永久画廊。这些特定场域作品包括了一件Ingels设计的模型以及一张巨大的蛋形曼哈顿地图。该画廊位于“The XI"第12街的入口处,并免费向公众开放。

最近,Feldman在被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的绘画、金泓锡的(Gim Hongsok)的雕塑和许多其他艺术品环绕的HFZ总部,接受了artnet新闻的采访,就“The XI"以及他作为收藏家的实践如何影响他在房地产领域的工作进行了讨论。

artnet新闻

×

Ziel Feldman

WechatIMG1604

Es Devlin,《舞》(Dance,2018)。图片:Courtesy of the XI. Photo: Nikolas Koenig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艺术的?

从很早开始,我的妻子Helene和我就一直热衷于收藏艺术品。最初的灵感来自我们的旅行。我们得以从世界各地游历的地方收集回来一些物件。那个时候,艺术的功能是让我们记住我们去的地方。它比照片要好;这是一种将我们带回购买艺术品的特定地点的方式。

那时我和妻子都还是律师。我专注于房地产这块。早期,我们被非洲艺术和欧洲文物所吸引,因为我们在这两大洲度过了很长的时间。我们收藏的物件总是与历史有些关联;这才是真正会吸引到我们的地方。这也为我们的旅行赋予了更多知识。

WechatIMG1605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绿头发的少女》(Girl with Green Hair, 2009)。图片:Courtesy of Ziel Feldman

 

从那时起,您的收藏是如何发展的?

当我成为一名开发商时,我们更多地将艺术收藏作为一种装饰行为,并专注于新兴艺术家。对我而言,这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在设计建筑。艺术家往往是失意的开发商和建筑师,建筑师则认为他们自己是艺术家。那开发商呢,我们认为自己是所有以上这些角色。

我最初的投资组合基本上是纽约地区及周边的许多无电梯建筑。然后,则开始投资战前建筑和酒店——我再一次被历史所吸引。最后,我的投资组合逐渐发展,也包括了全新建筑物。有的是完全重新建造新建筑,有的是投资重建旧的历史建筑,我的投资项目是二者之结合。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必须具有某种特殊的建筑意义,无论是建筑本身还是地理位置。

我们倾向于将自己定位在公园、水体、街区角——有着充足光线的地方。这些同样也是激发艺术家灵感的东西。长岛的汉普顿(the Hampton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由于光线和景观,许多最好的当代艺术家都在那里进行艺术实践。我们对人们应该如何在城市环境中生活有着相同的看法。举个例子,我们目前的一个项目“The XI"就建造于一个水体之上,并被高线和周边的公园所包围。

艺术家的灵感来源,和我们的建筑中的灵感来源是一样的东西。我们发现消费者希望在能够激发其灵感的地方生活或者工作。这就是为什么在办公室里,我们努力留下那些能激励人们和让他们感受到快乐的艺术作品。我认为有一个主题是贯穿其中的——从我们在HFZ尝试做的事情,一直到我自己的个人生活——我们不断地在创造那些带来愉悦感的视觉及感官体验。我们不只是为了出售而收藏。

WechatIMG1606

乌戈·罗迪纳(Ugo Rondinone)创作的一件特别委任作品(2017)。图片:Courtesy of Ziel Feldman

 

您能分享一些您收藏中最喜欢的作品吗?在看到它们或购入的时候您是被什么所吸引呢?

在个人层面上,我们有几个家。一个是在汉普顿,在那儿我们想要创造一个禅宗式的环境,来逃离城市里每日每夜的混乱。所以,我们选择在那里安置我们的奈良美智雕塑。奈良是日本著名的艺术家,不时就消失几个月用于冥想。这件雕塑就坐落在我们家的入口处;它定下了整座房子的基调。

同样,我们有一件乌戈·罗迪纳的委任定制作品。大约是五年前,我们第一次看到了他的作品,当时他在洛克菲勒中心前安装他的石形人像雕塑。我们委托他在汉普顿房子外面的沙丘上放一个这样的雕塑。我们想要捕捉我们家周遭的自然环境。这件作品用蓝石建造而成,所以看起来几乎是从土壤中长出来的一样。

WechatIMG1607

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Galileoapogee》。图片:Courtesy of Ziel Feldman

 

艺术家与房地产开发商的世界,不总是保持着和谐的关系,特别是在纽约。您是否认为这两者在未来能够更好地共存?

从我的角度来看,情况并非如此。事实上,根据我的经验,这两者是相当和谐的。在我们各自的职业中,你必须是某种层面上的“艺术家"。房地产和艺术品互相帮助彼此营销——这已经不再是个秘密。对房地产和建筑充满热情的人,往往也对艺术很感兴趣。

我想起了一部新电影《万物有价》(The Price of Everything),其中有人说,“如果哪个艺术家的作品最终成了挂在大厅里的那种,他就没救了。"实际上我们发现艺术家喜欢将他们的作品放在我们的墙上,这取决于是什么样的大厅,将会有什么人看到这些作品。艺术家在任何类似于博物馆的空间中展览都是一种荣誉,而如今的房产里的大厅则试图模仿这种体验。

WechatIMG1608

Es Devlin,《蛋》(Egg, 2018)。图片:Courtesy of The XI. Photo: Nikolas Koenig

 

我也想问您这个问题。现在有一种新的发展趋势,即建筑物是以艺术为基础而创造的。“The XI"以公共画廊和永久性装置为特色,便成了这种趋势的象征。您是什么时候注意到这种势头的?为什么你选择用像“The XI"这样的建筑来实现它?

一切都是从建筑开始的。开发商像艺术家一样,也是从一块空白的画布开始。他们在画布上所呈现的一切都来自于他们所感受到的东西——以一种更愤世嫉俗的方式来说——他们认为卖得出去的东西。作为一名开发商,我们希望创建环境,但我们最终是要进行销售的。所以问题变成了“你要如何进入消费者的头脑中,并知晓这块画布的最佳用途是什么"。在房地产的世界中,它可能是办公室,可能是酒店,可能是零售用楼,可能是公寓——解释的可能性是开放的。这与画家创作出发人深省并引发情感的绘画,并没有什么不同。房地产在“你在这个为你创造的环境中生活"这一方面更具体一些,但为你创造这个环境的人,正在试图猜测你生活在此处的最佳方式。

在位于西切尔西的“The XI",我们在创造一个能够触及一切的环境。我们有六感酒店(Six Senses Hotel),顾名思义,它能够带来所有六种感官的体验。这些建筑本身就是雕塑作品;它们是艺术品本身。这两栋建筑高达400英尺——是该地区最高的建筑——但它们并不相互争夺空间,而是在共舞。这绝对是一件雕塑。当你从高线公园看它们时,这些建筑物非常漂亮,并且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为了帮助买家进一步了解“The XI",我们在纽约的肉库区(Meatpacking District)建立了一个名为空想家画廊(Visionaries Gallery)的展览空间。画廊的入口处是Es Devlin的精彩装置。这位艺术家最出名的作品可能是为U2、碧昂丝和阿黛尔等明星创作的舞台设计。她在纽约创建了她的首个特定场域作品——将这座城市翻转为一个鸡蛋形状的模型,以及另外两件装置艺术。

我们还将在29街和5大道交界处建造一座由Bjarke Ingels设计的办公楼,该建筑的每一层都将设有户外空间。整个建筑是没有柱子的;只有玻璃和超高的天花板。这座办公楼会有像你在酒店或家里才有的那些设施。我们发现,人们想在那些像酒店一样附带各种奢侈用品的建筑中工作与生活。所有这些,现在都成为了融合一体的综合体验。

在某些方面,我认为这与千禧一代有关:年轻人寻求即时的满足感。信息不再是专有的;它在到处自由流动,我们都拥有它。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均衡器,但是正因为我们都拥有这些信息,这也创造了一种环境——我们随时都想要一切。作为开发商,你必须预测这些趋势,并尝试创建尽可能促进这种体验的空间。

WechatIMG1609

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Makulisten, Immakulisten》(2008)。图片:Courtesy of Ziel Feldman

 

您是否为新的建筑项目计划了委任作品?

有,但我们尚未准备好宣布。我们肯定希望创造一些可以引发愉悦感受,并推动边界的东西。在任何时候,艺术都能够让你微笑,提出问题,或是发人深省,我认为它已经实现了巨大的使命。

 

文丨In Partnership with The XI

译丨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