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站在五年节点的艺术厦门,会成为当代艺术的新门户吗?

分享至
2018艺术厦门展会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2018艺术厦门展会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2018艺术厦门展会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2018艺术厦门展会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作为中国东南地区最重要的窗口城市之一,厦门有着极为独特的艺术生态:一方面,福建省走出了蔡国强、陈文令等享誉国际的当代艺术家,另一方面,与“南洋地区"的地缘临近也使得这座城市的文化氛围呈现出些许异域风情。2015年,艺术厦门在这座城市正式落地,从当初“提升城市文化形象、推广艺术观念、促进美学教育"这种略微官方的初衷一步步走到今天,艺术厦门已成为当地、乃至整个东南地区颇具影响力的艺术活动之一。站在第一个五年的节点,艺术厦门也保持着不断调整自身定位的谦逊态度,在今年迎来诸多新变化——当代性更加凸显,同时致力于为“精英/专业"的艺术群体之外更广泛的人群提供接触艺术的可能。artnet新闻对话艺术厦门执行总裁滕丽,她分享了展会在本届推出新变化背后的思考,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2018艺术厦门展会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2018艺术厦门展会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2018艺术厦门展会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2018艺术厦门展会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artnet新闻

×

艺术厦门执行总裁滕丽

艺术厦门执行总裁滕丽

艺术厦门执行总裁滕丽

首先,在今年艺术厦门的多个亮点中,您认为有哪个/哪些是最值得观众进行留意的?

有三个方面想向大家推荐。一是今年有很多不错的画廊首次来到艺术厦门,比如诚品画廊、亚洲艺术中心、墨斋画廊、前波画廊等,他们带的都是比较成熟的艺术家作品,学术程度很不错。二是我们为策展实践和年轻艺术家都留出了空间,虽然艺博会是商业性质,但这些项目我们觉得也非常重要,比如今年艺术厦门中有策展人顾振清策划的“明日原乡"主题展览,另外还有青年艺术家作品组成的普及型展览项目。三是本届艺术厦门中有很多个展项目,比如何多苓、崔振宽等多位艺术家都将呈现个展,一般而言,艺博会中个展形式比较少,而我们试图在商业环境中也保持一些全面梳理艺术家创作脉络的空间。这些都是比较有特色的部分。

崔振宽,《又上华上之一》,2019。图片:致谢崔振宽美术馆

崔振宽,《又上华上之一》,2019。图片:致谢崔振宽美术馆

艺术厦门从2015年至今已走过多年,您认为支撑这个艺博会发展至今的最重要因素是什么?

确实,艺术厦门做到今年已经是第五届了,我们一直不断在调整,希望符合整个市场的状态,但也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独特道路。所以今年艺术厦门进行了大变化,以当代为主。当然,我们其实也准备在下半年推出一个新的艺博会,可能和艺术厦门的定位有所差异,这是现阶段的策略,因为大家需要各自领域的专业平台。

位于厦门磐基名品中心七层的磐基艺术中心。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位于厦门磐基名品中心七层的磐基艺术中心。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对于艺博会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则就是要在适合市场的同时找准自己的特色。今年艺术厦门也是按这个方向在走,所以我们不光做艺术博览会,还成立了一个艺术中心,在厦门磐基商场的七楼,其中包括了艺术馆、艺术咖啡、艺术衍生品商店、艺术茶室等等,希望打造成一个全生态链的艺术产业规划。艺术馆的经营模式也比较独特,不是我们自己去做画廊,而是与所有参加我们艺博会的画廊进行合作,如此一来,展览就不止艺博会上四五天的呈现时间,平日里我们也会合作,或者一些巡展可以在我们这里落地。所以,我们和参展商之间的合作方式拓宽了,资源也可以共享,比如平时我们也有很多讲座、跨界活动、车友会、与奢侈品牌的合作,这些部分都可以打包呈现。我们不是仅仅为专业的艺术服务,而是致力于把艺术生活化,打造“城市艺术会客厅"的形象,艺博会与其他布局之间形成相辅相成的关系。

位于厦门磐基名品中心七层的磐基艺术中心。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位于厦门磐基名品中心七层的磐基艺术中心。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与其他地区的同类型展会相比,您认为艺术厦门的差异性何在?

首先必须得承认的是,北京、上海等地都有各自的艺术生态和氛围,好比在国际化一些的地方,国外画廊的艺术品可能就更容易被消费。但厦门有自己的独特性,在这里办展会并不是直接拉几十家画廊过来就可以的事情。相比于其他的艺博会来说,我们虽然也有一些国际参展商,但最具特色的部分应该是台湾画廊的比重比较大,因为福建和台湾还是一衣带水,地域上比较接近,艺术厦门这种活动也是两岸之间很好的文化交流。很多台湾艺术家祖籍也是福建,文化上的亲近感很强烈。

Alex Katz,《Ada With Sunglasses》,202.4 x 137.4cm,2009。图片:致谢Bluerider ART

Alex Katz,《Ada With Sunglasses》,202.4 x 137.4cm,2009。图片:致谢Bluerider ART

另外,我们呈现的可能是更全面的中国艺术生态,很多机构和作品来自四川、湖北、陕西、南京等不同的地方,它们聚集在这里呈现出一种传统艺术中心之外的风貌。而且我们的参展商除了当代艺术画廊,还有很多不同的类型(美术馆、特别项目等等),总体来说面会更广一些。在具体的艺术门类上,不论是颇具本地文化特色的大漆艺术,还是近年来越来越受市场关注的当代水墨,它们都是从自身的文化特点出发与当代性的融合,而这些作品会共同出现在今年艺术厦门的展场中,我们对于与其他艺博会相比的差异度还是很有信心,相信“换了一个地方看同样的东西"的情况在艺术厦门是不会出现的。

几米,《创刊号来了!》,丙烯、水彩、铅、纸,38.2 x 57cm。图片:致谢诚品画廊

几米,《创刊号来了!》,丙烯、水彩、铅、纸,38.2 x 57cm。图片:致谢诚品画廊

展会是否对入场藏家进行过统计,本地藏家与外地藏家的比例大概如何?

前几届的话我们的藏家还是以福建省为主,因为品牌要打响确实需要时间。而从去年开始外地藏家的比例渐渐加大,今年这个比例我们预计会更高。随着展会时间的临近,很多外地藏家朋友都表示今年会过来,比较特别的是其中会有一部分来自东南亚的朋友,毕竟厦门是个侨乡,很多东南亚的藏家原籍也都是福建这边,他们很愿意借此机会顺便回家探探亲,所以这段时间我们接到了很多类似的反馈,也觉得很欣慰。

陈文令,《游戏少年》,综合材料,350 x 140 x 140cm,2018。图片:致谢艺术厦门及艺术家

陈文令,《游戏少年》,综合材料,350 x 140 x 140cm,2018。图片:致谢艺术厦门及艺术家

本次参展商带去的作品在价格方面呈现出怎样的分布特征?

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带高价作品过来的参展商其实不少。比如李真、石冲、杨诘苍、周春芽、何多苓等众多知名艺术家的作品也都会出现在今年艺术厦门的展场中。参展商带这些比较成熟的艺术家过来,在某种层面上也可以显示出他们对厦门这个市场的肯定和乐观的态度。

不过我们的线其实拉得比较长,因为艺博会重在一个“博"字,就是要丰富。我觉得艺博会和拍卖行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拍卖行征集的作品面向更专业的买家,但艺博会开门售票,它面对的人群类型广泛很多,大家的需求五花八门,有的人可能出于比较系统的收藏化思考,但也有的人就是为了装扮自己的家庭,为生活美学而考虑。针对这种局面,我们提供的内容肯定也要非常丰富,这样才可以让整个艺博会发挥更大的效果。

周春芽,《桃花》,油彩画布,120 x 150 cm,2008。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周春芽,《桃花》,油彩画布,120 x 150 cm,2008。图片:致谢艺术厦门

能否与artnet新闻的读者分享艺术厦门在未来几年内的规划和愿景?

我们一直以来都有个愿望,想成为“东方巴塞尔"这样的展会,但这需要非常长的时间。现在我们走到第一个五年,其实也都还处在调整和成长期,也不能说就做到了非常完美。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中,我们希望这个展会能在保持专业程度的同时,更具有自身的独特性,跳出艺博会现在固有的模式——因为做展会本身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所以我们试图用更完整的产业链来推动它,使其更好地释放能量。希望在未来,这种商业模式能更成熟、得到市场的认可,最终回馈到艺博会上来。总体而言,大家可能需要给它一些成熟的时间,但我们对于目前的结构和体系还是有充分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