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展一次伤一次",远借日本的颜真卿“天下第二行书"为何引起如此震动?

分享至
颜真卿,《祭侄文稿》,公元758年。图片:致谢台北故宫

颜真卿,《祭侄文稿》,公元758年。图片:致谢台北故宫

2019年1月16日,中国乃至世界文博界又经历了一次震动与争议。

在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的名为“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中,有一件来自台北故宫的镇馆之宝——唐朝书法家颜真卿(709-785)的墨宝《祭侄文稿》。不仅如此,消失在公众视野近百年的北宋画家李公麟的《五马图》也现身展厅。

《祭侄文稿》全名《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被后世誉为“在世颜书第一"“天下行书第二",与王羲之《兰亭集序》、苏轼《寒食帖》合称“天下三大行书法帖"。

“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

“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海报

“镇馆之宝"能外借吗?《祭侄文稿》赴日的消息一经传出,便引发了海峡两岸的热议。从上世纪30年代初到40年代,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是中国人记忆中挥之不去的历史伤痛。不少网民将这段历史与台北出借镇馆之宝联系在了一起,而表示感情上难以接受。

《祭侄文稿》为何珍贵?

颜真卿,《祭侄文稿》(局部图),公元758年。图片:致谢台北故宫

颜真卿,《祭侄文稿》(局部图),公元758年。图片:致谢台北故宫

在中国书法史上,颜真卿是继王羲之后的大书法家。堪称“天下第一"的就是王羲之的《兰亭序》,然而真迹至今下落不明,目前只有唐人摹本存世。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虽称“天下第二"却是真迹。苏轼在名为《书吴道子画后》的题跋中赞誉过颜真卿的艺术造诣,并称他为书法界的翘楚。

冯承素摹,《冯摹兰亭序》卷,唐朝。图片:致谢北京故宫博物院

冯承素摹,《冯摹兰亭序》卷,唐朝。图片:致谢北京故宫博物院

据2002年国家文物局颁布的《文物出国(境)展览管理规定》第一章第四条显示,“为确保出国(境)展览文物的安全,易损文物、一级孤品及元代以前(含元代)绘画,不得出国(境)展览。"

《祭侄文稿》距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在中国,历经战乱仍能流芳百世的书画实属无价之宝。古语“绢保八百,纸寿千年"也就是这个意思。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北宋。图片:致谢北京故宫博物院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北宋。图片:致谢北京故宫博物院

国家文物局在2002年、2012年和2013年共发布了三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总计195件(组)。2012年6月11日国家文物局印发了《第二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书画类)》,其中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现存年代最早的西晋书法家陆机的《平复帖》、北宋诗人黄庭坚的《诸上座》、北宋书法家米芾的《苕溪诗》以及北宋画家王希孟《千里江山图》等37件(组)珍贵文物名列其中。

东京国立博物馆官宣Instagram截图

东京国立博物馆官宣Instagram截图

东京国立博物馆在展览文字中,也称《祭侄文稿》为颜真卿的代表作之一,同时还指出他“成功地建立了自己的颜体风格,对后世影响深远"。博物馆方面还宣称,该作品是“首次赴日展出"。 截至目前,自1997年在华盛顿特区的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展出以来,《祭侄文稿》从未离开过台北故宫。

《祭侄文稿》是一篇迟来的祭文

颜真卿,《祭侄文稿》(局部图),公元758年。图片:致谢台北故宫

颜真卿,《祭侄文稿》(局部图),公元758年。图片:致谢台北故宫

《祭侄文稿》不仅是唐代安史之乱的重要历史文献,亦是一篇在悲恸欲绝之情中完成的悼亡诗。唐玄宗天宝14年(公元755年),随着安史之乱的爆发,颜真卿和堂兄颜杲卿并肩作战,誓死抵抗叛军的进攻。颜杲卿驻守常山郡,颜真卿防守平原郡。与此同时,颜杲卿的儿子颜季明也参与到这场战役中。一年后,叛军攻陷常山,侄子和堂兄残遭杀害。颜真卿派人到河北打听堂兄和侄子的下落,最后只寻得他们的尸骸。颜真卿就是在这样无比悲愤的情绪下,挥泪写下这篇迟来的祭文。

从祭文内容上看,《祭侄文稿》大致可分为三段:祭文创作时间与献祭者的身份;对侄子美德的赞誉与他惨遭杀害的过程;同时抒发了他的悲痛之情及安慰逝者的语句。台北故宫称:“本卷既是起草文稿,其中删改涂抹,正可见鲁公为文构思,始末情怀起伏,胸臆了无掩饰,当是存世鲁公手书第一名墨迹。"

《祭侄文稿》与《祭伯文稿》和《争坐位稿》合称颜真卿“三稿",是其中唯一尚存的墨宝,其中《祭侄文稿》最终成稿也已不知去向,故现存的《祭侄文稿》更是稀世珍宝。可以说,《祭侄文稿》不仅因为它的珍贵才引发海峡两岸的热议,更令人联想到2011年西泠印社传世孤本《西泠八家印存》赴日展出后,被借展方蹊跷遗失的那场文物大案。

《西泠八家印存》

《西泠八家印存》

国共内战尾声,国民党撤至台湾时带走了包括《祭侄文稿》在内的大批故宫珍贵文物。从1948年12月到1949年2月期间,运往台湾的文物共计5000多箱,包括了当时北平故宫博物院2972箱,中央博物院852箱书画、瓷器、玉器以及中央图书馆、北平图书馆的善本图书和外交部条约档案等。台北故宫就以这些文物为基础建馆,两岸“故宫"的局面至此形成。

截至发稿前,东京国立博物馆和台北故宫均未对此事予以置评。

文|Weixin Jin & Sarah Casc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