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展览有多少市场宠儿的作品,便可知策展人和藏家走的多近?

分享至
2017年3月11日,洛杉矶,艺术家凯利·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和策展人Helen Molesworth在马歇尔的个展开幕式上。图片:by Rachel Murray/Getty Images for MOCA

2017年3月11日,洛杉矶,艺术家凯利·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和策展人Helen Molesworth在马歇尔的个展开幕式上。图片:by Rachel Murray/Getty Images for MOCA

一个美术馆策展人除策划展览外,还需要担任很多其他工作。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可能就是捐赠人管理,即策展人要确保把所有博物馆董事会成员、现任捐赠者以及可能的捐赠者都哄得开开心心。但如果在这方面不是很擅长,那就可能会像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简称MOCA,Los Angeles)的策展人Helen Molesworth最近的境遇——被扫地出门。

那么一个有趣的问题由此而生。你是否能够用拍卖数据来衡量一个人与别人的闲谈社交(甚至拍马屁)技巧呢?

无论如何,董事会成员和那些重量级藏家们都希望能够收藏(因此,也希望看到展出)的是昂贵的艺术作品,它们大部分都是由白人男性艺术家完成,而这类艺术家是Molesworth在明显回避的人群。更笼统地说,董事会和藏家们希望他们以市场为导向的藏品可以通过具有声望的美术馆展览来证明它们的价值。一旦你在某位艺术家的作品上豪掷几百万美元后,通常都会希望美术馆们能够进一步巩固艺术顾问和经纪人对你所说的话,即这位艺术家确实是个伟大的天才,值得好好收藏。

因此,如果你想判断一位策展人到底和富豪藏家们有多亲近,看一看他们策划的展览上有多少是作品是来自市场的宠儿便可知晓。

以下的图标显示了在过去五年中,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进行个展的艺术家在其展览开幕日前的拍卖价格总计已经超过了1000万美元以上的情况。展览方面的资料主要来自于美术馆官网,上面有2002年9月至今MOCA所呈现的112场展览,并基于此进行了分析。另外,该拍卖数据则来自artnet的价格数据库,artnet新闻的同事Caroline Goldstein、Julia Halperin和Shannon Pleas为此了付出了很多努力。

在MOCA 15年历史上,进行过个展且在开展前个人拍卖总金额已经超过了1000万美元的艺术家。Molesworth于2014年9月加入美术馆。沃霍尔的作品由于拍卖金额过高,并不列入此表。图片:Graphic by Shannon Pleas

在MOCA 15年历史上,进行过个展且在开展前个人拍卖总金额已经超过了1000万美元的艺术家。Molesworth于2014年9月加入美术馆。沃霍尔的作品由于拍卖金额过高,并不列入此表。图片:Graphic by Shannon Pleas

这张表最早追溯至了2003年2月,当时前首席策展人Paul Schimmel策划了一场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的展览。截止至开展前,弗洛伊德作品在之前五年的拍卖总额达到了2450万美元。

弗洛伊德之后是2004年的Ed Ruscha(拍卖总额3400万美元);2005年是让-米歇尔·巴斯奎亚(拍卖总额9100万美元);2006年举行了罗伯特·劳森伯格的个展(拍卖总额1700万美元)以及在那几个月后举行的马克·罗斯科展览(拍卖总额1.38亿美元)。

2007年则属于村上隆(拍卖总额1500万美元);2008年的个展艺术家分别为Marlene Dumas (拍卖总额3200万美元)、Martin Kippenberger(拍卖总额2300万美元)以及露易斯·布尔乔亚(拍卖总额3000万美元)。

2010年,美术馆举办的艺术家个展包括Arshile Gorky(拍卖总额2100万美元),而2011年则有Cy Twombly(拍卖总额9500万美元)以及一场安迪·沃霍尔展览(拍卖总额达破表的16.5亿美元,并被洛杉矶最重要的收藏基金收藏)。接着,2012年举办的个展包括Mike Kelly (拍卖总额1300万美元)和蔡国强(4700万美元)。2013年,Urs Fischer(拍卖总额1900万美元)的个展紧随其后。到了2014年在Helen Molesworth来到美术馆后,还举行了一场沃霍尔的展览(这时他的拍卖总额已经达到19.4亿美元)。

以上所有数据表明在MOCA过去12年的历史中,一共做了16场艺术圈最身价最高的几位艺术家个展:平均每年有1.3个展览。

那么在Molesworth来到美术馆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这些大牌个展按之前的频率发生,那么每年至少会有1.3场类似的个展。

然而,在Molesworth走马上任后发生了什么变化?按之前的规律,我们到现在应该已经看到至少四场来自大牌艺术家的个展在MOCA展出。相反,就算我们尽量宽限标准在Molesworth任职三年内只有两场这样类型的展览发生,而且没有一场可算作是由她真正发起的个展。而展览所涉及的艺术家对于高端拍卖市场而言,仍旧是张新面孔。

就在Molesworth上任后不久的2015年3月,MOCA举办了一场Elaine Sturtevant(拍卖总额1100万美元)的回顾展,而组织方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即MoMA,这场展览在Molesworth加入美术馆前就已经都准备好了,当时的新馆长Philippe Vergne决定要在纽约的回顾展结束后把它带到洛杉矶。Molesworth当时不得不迅速采取行动,由于前任馆长Jeffrey Deitch的离任,MOCA当时的展览安排几乎是一片空白。)

Elaine Sturtevant之所以能成为拍卖总额跨过千万美元的艺术家,是因为就在开展前的四个月(2014年11月),她的一件作品在佳士得拍出了340万美元的艺术家个人最高纪录,将原本的71万美元远远甩在身后。当然,艺术家身价的飙升也是由于她的个展刚刚在纽约MoMA开幕。如果我们把数据统计截止到MoMA开展日之前,那么Sturtevant之前五年的拍卖总额只有520万美元。

另一个有可能入选这一大牌个展名单的是艺术家Njideka Akunyili Crosby。Molesworth今年2月揭晓了一幅由这位艺术家创作的大型壁画,而当时Crosby前五年的拍卖总额达到了1070万美元。

Crosby不仅是唯一一位榜上有名的黑人女性艺术家,也是最接近于1000万美元门槛的艺术家。事实上,这位艺术家才刚刚被拍卖市场挖掘,在2016年9月之前甚至都没有进行过公开销售。这离她的壁画揭晓只不过相隔了17个月。

从那时起Molesworth就在向那些对自己收藏的Ruschas、村上隆、劳森伯格感到沾沾自喜的藏家们传递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你们所收藏的那些艺术家没有可能再在MOCA举行大型的个展。这不可能发生在我自己策划的展览里,或是在我担任首席策展人是组织的展览里。如果你想向美术馆捐赠这些作品,我们非常欢迎,但是我们不会像你们期待的那样把他们权威化,神圣化。在这样的信息释放出后,恐怕很少会有董事会成员依旧对美术馆表示支持,而MOCA也不例外。

当然,每个人都希望博物馆的展览能够体现更多策展人的选择以及一些尚待被发掘的艺术家作品。MOCA在沃霍尔、巴斯奎亚这样的大牌艺术家展览中,一直在坚持做一些不同的东西。而在Molesworth担任策展人时期,她的做法则是完完全全抛弃了对大牌艺术家的呈现。当然,这也让美术馆最终放弃了Molesworth。

文:Felix Salmon

译: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