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张北辰的“11565公里":一块文物碎片的溯源之旅

分享至
3D打印作品《文物#40-35-4的样本》 图片:致谢张北辰

3D打印作品《文物#40-35-4的样本》
图片:致谢张北辰

2018 年5月,艺术家张北辰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的亚洲展厅中参观,一件展品进入了他的视线——这是一件汉代墓葬碎片,文物编号Object#40-35-4,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被带离故土。

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件多么显眼的文物,与宾大博物馆亚洲厅的“明星展品"——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不同,它被陈列在角落。吸引张北辰注意的是这件文物的说明文字,他体会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这件文物来源于山东,但这里的文物描述让我觉得‘错位',它描绘的文物归属地域与我想象的故乡完全不同。"

短片《从11,565公里到10公里》截图 图片:致谢张北辰

短片《从11,565公里到10公里》截图
图片:致谢张北辰

于是,由这块碎片触发,张北辰开始思考物质与文本之间的表述关系,以及其背后所承载的文化、历史和社会学意义。他将随后发起的项目定名为“11565公里"——这正是Object#40-35-4从出土地山东省到展陈地宾大博物馆之间的物理距离。 

短片《从11,565公里到10公里》截图 图片:致谢张北辰

短片《从11,565公里到10公里》截图
图片:致谢张北辰

这位艺术家决定回到故乡进行调查,以重新体会宾大博物馆文物说明视角中的那个“山东地区",并试图了解这块碎片辗转出国的路径:19世纪80年代,德国人在山东修建了胶济铁路,用于在山东半岛北部运输军备资源,几十年后,日本人接管铁路,并继续将其向南延伸。

胶济铁路的一段,有一个名为梁山村的小村落,制作陵墓和棺材的产业在此延续已有千年,日本著名考古学者关野贞(Sekino Tadashi)也曾前来研究汉代石雕,而他的研究给予了张北辰新的思考线索,他决定从社会史层面的工作中更进一步,实地踏查此地的历史遗址。

短片《从11,565公里到10公里》截图 图片:致谢张北辰

短片《从11,565公里到10公里》截图
图片:致谢张北辰

经过数月的调查和详尽记录后,张北辰虽然仍未能确定Object#40-35-4的具体出土地点,但脑海里却有了关于项目呈现的蓝图:2019年4月,他在马里兰艺术学院主楼中,进行了一场关于“11565公里"的特殊场域展示——这被他称为一次“虚拟文物展"。对于真正的博物馆而言,作为文化职能机构的重要功能是承载文化意义、建构文物之间的故事(当然,这些故事永远建立在策展人和研究者的知识架构之上)。

关于“11565公里

关于“11565公里"的特殊场域展览
图片:致谢张北辰

 

对这种建构方式持怀疑态度的张北辰选择营造一个“博物馆空间外的博物馆",借用物质文本化的方式来反讽这一方式本身:“大部分情况下,博物馆提供的是包含政治、种族、经济等多种因素的复杂环境,许多跨文化内容必然包含其中,专家阐述文物,也是将它们形成官方解读体系的过程。" 

关于“11565公里

关于“11565公里"的特殊场域展览
图片:致谢张北辰

而在项目呈现的媒介选择上,张北辰通过3D打印、散文电影、摄影装置和实地物质采集等多种方式,共同将这个虚拟的博物馆空间丰富起来:“在这里,时间和空间的流动性与现场目击的代入感是我首要考虑的,所以,各个段落里的隐喻和引发联想的工作平行铺开。只有这样,才可以让观众看到这些景观背后错综复杂的历史线索。" 

在散文电影《从11565公里到10公里》中,张北辰将自己寻访的过程整理成九个章节,分别对应他在探寻Object#40-35-4流传路径中的数次尝试:“很多百科全书式博物馆在建立之初,都进行着野心勃勃的竞赛,希望把世界历史整合在一座建筑中。而这种野心暗含的危机,就对获取文物的合法性产生了影响。"Object#40-35-4只是通过同样路径获取的诸多文物中极其普通的一件,但张北辰希望通过自己的探索,对整个文化体系的权力机制进行些许切片式呈现。

摄影书与装置《村庄,田野,航运港口和博物馆》 图片:致谢张北辰

摄影书与装置《村庄,田野,航运港口和博物馆》
图片:致谢张北辰

所以,探寻的过程是对所谓文化权威的再思考,而项目的整体呈现就是对博物馆建筑结构、文化结构乃至权力机构的“异地重现", 3D打印《文物#40-35-4的样本》拷问的是叙事线索中的主观选择性:为强调文本的真实,美国博物馆常使用一些特定的文物样本来支撑和完整它所想表达的故事,而这块洁白的3D打印“副本"虽有其形,但在内涵上却早已去之千里,它作为张北辰对于博物馆中文流通调查的证据,甚至站在了审视“真文物"的另外一边。

如果说《文物#40-35-4的样本》是被赋予的意象,那么两件更具文献意义的作品《铲,沙和地图》以及《村庄,田野,航运港口和博物馆》则与短片形成了巧妙的互文关系:前者中的两张地图展示了德国占领山东时真实的历史,后者则站在更总括的角度将张北辰寻访过程中整理的多张照片和调查笔记视觉化呈现——虽然散文电影的视觉形式是凝练的,但文献档案的补充永远是构筑理解体系的关键钥匙。

摄影装置《铲,沙和地图》在“地磁文化:关于四位中国艺术家

摄影装置《铲,沙和地图》在“地磁文化:关于四位中国艺术家"展览的现场图
图片:致谢张北辰,策展人王敏雯

摄影书与装置《村庄,田野,航运港口和博物馆》 图片:致谢张北辰

摄影书与装置《村庄,田野,航运港口和博物馆》
图片:致谢张北辰

除了对于探访过程的再建构,张北辰还将黑色幽默融入了另一件名为《周六与策展人的访谈》的作品,音频部分来自艺术家与宾大博物馆策展人的谈话,后者谈论博物馆如何形成了庞大而珍贵的收藏体系,但在播放视频的屏幕旁边,放置的却是一尊雕塑的仿制品,在此,文物本身的真实性和权威性来源问题被提到了重要位置。

阐释学理论指出,对于发生事件的社会文化背景都需要进行基于语境的相关性分析,一切脱离了语境的人文、社会现象的分析都是缺乏解释力度的。对于博物馆而言尤其如此,它作为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创造物,可以说,物化是构成其叙事意味的表征形式。从最初的珍奇馆发展成为今日由私人走向公众的博物馆,其所有的藏品分类、空间布局无不服务于营造知识化的身份意识和欲望意识本身。在“11565公里"的一系列不同媒介作品中,它们共同营造出类似博物馆的功能——借助达尔文主义的叙事,使观众认识这段不为人所知的历史和我们自身,串联起从物到人的想象。同时,艺术家借助自身摄影档案的思维模式,又更加以艺术化的手法对整个项目进行升华——在张北辰看来,他通过影像和摄影作品构建的档案,也是对于自己所思考的知识权威体系的一种反向靠近。

短片《从11,565公里到10公里》截图 图片:致谢张北辰

短片《从11,565公里到10公里》截图
图片:致谢张北辰

在“11565公里"项目中的所有作品指涉了张北辰思考的诸多方面,但它所展陈的环境——这个并非博物馆的空间将整个项目的边界变得更加难以界定:如果说在场域特定艺术中,“界定场域"(site-defining)是核心要务,那么在这里,创作的核心已经变成了“营造场域"或“非场域"(non-site)本身——而这一点似乎与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对于艺术与空间关系的理解一脉相承,他即认为艺术作品具有生成场域的能力。由此,“11565公里"不全然是一个实地踏查的调研性项目,更回溯与重构了想象,同时又对现有社会文化体系提出了多层面的诘问。

在《看不见的城市》中,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借由马可·波罗和成吉思汗的对话建构了头脑中虚幻的想象,而博物馆的叙事体系也或多或少建立在这种不可知的别处和不被揭开的历史之上。Object#40-35-4仍然静静躺在宾大博物馆的展厅中,可能它并不会知道,千年后会被一位艺术家所牵引,完成一趟回乡之旅。

“11565公里

“11565公里"项目海报
图片:致谢张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