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怎样自拍才算酷?从伦勃朗的酷炫自画像中汲取灵感

分享至
《自画像,戴帽,睁大眼睛,张着嘴》(Self-Portrait in a Cap, Wide-eyed and Open-mouthed,1630)。© Albertina,Vienna

《自画像,戴帽,睁大眼睛,张着嘴》(Self-Portrait in a Cap, Wide-eyed and Open-mouthed,1630)。© Albertina,Vienna

 
荷兰艺术家伦勃朗·范·莱因(Rembrandt van Rijn)拥有超过80幅已知的自画像,可谓是该类型作品的大师。有人说,他至少在自拍出现之前几个世纪就已开始“自画"了,而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馆长Taco Dibbits则说,翻阅这位艺术家的图录与浏览某人的社交媒体账号是类似的体验。
 
从捕捉鬼脸的“快照"到刻画的坚忍造型,伦勃朗的17世纪自画像是他肖像画创作的实验乐园。这些自画像通过油彩、蚀刻、笔、墨和冲刷法共同记录了他的一生。
 
如今,伦勃朗的大量自画像分散在世界各地,而由TASCHEN出版的新书《伦勃朗:自画像》(Rembrandt: The Self-Portraits),首次将这些画像收集在了一起。若是站在上帝视角,观众能够在他的几幅大型画作中找到自画像的身影。这本175页的书专注于画面中只有伦勃朗,即以他为主角的自画像。
 
作者Volker Manuth和Marieke de Winkel认为,伦勃朗敏锐地意识到自画像的广告力,并在这一方面领先于时代,尤其考虑到他当时成为了荷兰及全球范围内的知名艺术家。在他生命后期,他的工作室常常制作和销售伦勃朗最受欢迎的“自画像"复制品。
 
那么,我们可以从这位大师画家描绘自己的兴趣中学到些什么呢?第一是,保持个性,保持爱玩的心态。在大多数并不正式的小画中,伦勃朗通过大笑、悲伤、鬼脸和优雅勾勒出了一系列自己的表情。第二是,注意角度。虽然他试验过各种姿势,但是这位大师最常用到头部向右略微倾斜的角度。另外,别害怕打扮。伦勃朗画的自己曾穿着各种风格的衣物,包括花哨的服装以及16世纪复古装束。
 
看看这些伦勃朗最不寻常的“自拍":
 
《自画像,身体前倾,倾听中》(Self-Portrait,Leaning forward, Listening,1628)。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图片:Courtesy TASCHEN

《自画像,身体前倾,倾听中》(Self-Portrait,Leaning forward, Listening,1628)。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图片:Courtesy TASCHEN

《半身自画像,张嘴好像是在咆哮》(Self-Portrait with Open Mouth as if Shouting,Bust,1630)。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图片:Courtesy TASCHEN

《半身自画像,张嘴好像是在咆哮》(Self-Portrait with Open Mouth as if Shouting,Bust,1630)。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图片:Courtesy TASCHEN

《自画像,戴帽,大笑中》(Self-Portrait with a Cap, Laughing,1630)。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图片:Courtesy TASCHEN

《自画像,戴帽,大笑中》(Self-Portrait with a Cap, Laughing,1630)。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图片:Courtesy TASCHEN

《自画像,长卷发,只有头》(Self-Portrait with Long Bushy Hair, Head only,大约1631)。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图片:Courtesy TASCHEN

《自画像,长卷发,只有头》(Self-Portrait with Long Bushy Hair, Head only,大约1631)。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图片:Courtesy TASCHEN

《自画像,带军刀》(Self-Portrait with Raised Sabre,1634)。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图片:Courtesy TASCHEN

《自画像,带军刀》(Self-Portrait with Raised Sabre,1634)。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图片:Courtesy TASCHEN

  
 
文丨Kate Brown
译丨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