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在月台、沙滩或冰雪中都可以作画:她如何用喷枪构建一场视觉声浪?

分享至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在广州K11的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广州K11

“无论是鸡蛋、臂弯、火车月台、冰雪中或是沙滩上,任何地方都可以作画。"

—— 卡塔琳娜·格罗斯

2016年的夏天,在纽约附近的洛克威海滩上,一栋被红色喷绘的白色房子出现在了夕阳中,随后这样一个超现实的建筑形象遂即成为了“网红"——这是当年MoMA PS1的委任国际知名德国女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Katharina Grosse)的项目,目的是用艺术创作的方式来“重造"被桑迪飓风毁掉的建筑。

正如这位艺术家所说,“无论是鸡蛋、臂弯、火车月台、冰雪中或是沙滩上,任何地方都可以作画。" 格罗斯利用颜色跨越物件和建筑环境之间的既有界线,提出了在目前符号规范、层级秩序和社会规则下从未设想过的模式。从法国蓬皮杜中心、苏黎世美术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等重要艺术机构,到纽约洛克威海滩(由MoMA PS1 委托制作)、科隆地铁站、丹麦海岸线、或是普通的社区等日常场域,都曾留下过格罗斯摄人心魄的大型在地作品。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在广州K11的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广州K11

3月30日,这位女艺术家的标志性喷枪创作现身广州K11。“呢喃的泥土"是格罗斯中国首展继上海之后的第二站,也是格罗斯在中国华南的首次个展。三件沉浸式的大型作品分布在广州K11的不同区域中,欢迎观众身体力行去进行体验。展览标题“呢喃的泥土",来源于粤语俗语“鬼食泥",意指说话含糊不清,介于可听与不可听之间的状态。在格罗斯所建造的空间里,色彩如同强度不一的震颤和视觉声浪,可见与不可见、可知与不可知交织在一起。观看展览成为一段情感和身体的对话,无法被简化为线性叙事:这是一种不断脱节的“呢喃"。

这位被认为是过去15 年间国际上极具开创性的画家,提起卡塔琳娜·格罗斯,就能立刻联想到她那些以其色彩鲜艳的丙烯画和装置。喷绘是她最为标志的创作方式。她用工业气刷和色土污垢制作,试图为观众创造一种浸入式的、迷幻般的体验,让人们沉浸在色彩和情绪的世界中,而不仅仅是作为一名旁观者。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在广州K11的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广州K11

她将斑驳陆离的颜料涂覆于展览空间的墙面、自己的床上、公共广告牌、整栋房子及其周边环境中,还有形形色色组合在一起的物件,如土堆和树干上,创作出大型场域相关的绘画作品。她使颜料的施用不再被束缚于画家身体和西方架上传统。她的作品既非再现,亦非象征,而是以极具颠覆性的方式,存在于与材料、物件和建筑的直接互动之中。

此次广州大展“呢喃的泥土"由K11 Art Foundation艺术总监刘秀仪(Venus Lau)策展,乌尔里希·洛克(Ulrich Loock)协力策展。“呢喃的泥土"广州站分为三个部分——《腹中》、《陈列室》和《丝绸工作室》。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在广州K11的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广州K11

即使是在上海首展过,在广州新空间之内重现的《腹中》亦能算作全新的作品。在广州K11展出的《腹中》与在上海展出的原版有很大不同,由于悬垂走向的不同,产生的褶皱亦有所不同,之前可见的部分颜色因为新的铺设而隐秘了起来,而从前不可见的部分却得以重见天日,这使得广州展出的版本更为粗犷和生猛。格罗斯的作品通过自由流动的越界,对通常被认为是最基本的感知边界提出了挑战。

天花板上悬垂下数百米厚重粗糙的布料(据说总重量达三吨),构成了迷宫般的褶皱结构,为参观者带来巨大的感官冲击——在作品的全然包裹之中,失去抽离之力。作品中暗藏四个出口,而观众需要踏入其中,掀开垂坠的褶皱方能发现如何走出这个迷宫。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在广州K11的展览现场,《腹中》部分。图片:致谢广州K11

好不容易步出《腹中》,观众便豁然开朗地迎来了《陈列室》,好像刚刚离开一个色彩的奇幻世界,电影散场之后,却是另一个超现实的空间。这是一间用颜料完全覆盖的豪华客厅,参观者穿行于这个陈列着独特设计家具的空间。绘画的世界和普通生活物件的世界,两者间不可消解的碰撞向人们提出了迫切的问题,即艺术在日常生活中所处位置的问题。

三楼艺术廊桥展区的《丝绸工作室》,迎面而来是一幅幅巨大的丝绸幕布,上面印有格罗斯柏林工作室墙面,还有其他曾经用来制作超大型或雕塑式作品的空间的复制图像。印上了图像的表面引入了一种记忆与回想的情境,在展览逐渐演变之中形成了一个时间的缺口。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在广州K11的展览现场,《腹中》部分。图片:致谢广州K11

artnet新闻

×

卡塔琳娜·格罗斯

上一次艺术家作品的亮相是在上海, 这一次在广州的亮相,内容和空间上是否有什么不同?

“呢喃的泥土"没有特别针对对广州这座城市做内容上的调整,但广州K11的展览空间与上海的截然不同,故因应空间上的不同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您与中国颇有渊源。80年代初就随父亲来到上海居住,这一段经历和观察是否对于艺术家在后来的艺术生涯有着一定的影响?

将你的艺术创作放入一个对你的艺术实践并不熟悉的语境中总是令人着迷的。通过不同视角来解读同一件事使我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关于鬼魂存在的讨论对我而演尤其有趣。这是一个有着许多值得探索之处的巨大领域。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在广州K11的展览现场,《腹中》部分。图片:致谢广州K11 

在上海展览期间,艺术家与许多中国艺术家进行了对话,也造访了郑国谷的工作室。这一次的对话是否比以前对中国文化艺术的了解更加深入?

这是一个与曹斐、崔洁、李明、张恩利和郑国谷等中国艺术家会面的绝佳机会,并能与他们交流彼此的作品、创作灵感以及他们对我的作品的看法。部分对谈与艺术作品的图片将收录于我们正在制作的展览图录。与每一位艺术家促膝长谈,拜访曹斐、郑国谷的独特的工作环境,都使得我对他们的思考与视野有了更深的了解。

为何说您的作品是“沙漠",而非“花园"?如果观看的时候需要从许多不同的视点观看,那么艺术家身处这些大型物件之中进行喷绘时的创作过程中是怎样的?

通过加大幅度和绘画动作,我希望激发对于知识的不一样的体验。没有一个正确的观点或角度可以作出最终或绝对的判断。思考和决策变得非线性。层次结构变成了不断变化的非静态相互依赖关系。我想表明,不仅是我,每个人都能以不同的方式观察和体验现实。它不仅在我展示它的地方,它无处不在,无刻不在。在这里,在现在。

不断的变化是自然而然的,这是一种简单而强大的体验。以这种方式接受变化中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影响我们对性别、种族、社会或政治的看法。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在广州K11的展览现场,《陈列室》部分。图片:致谢广州K11

在之前的媒体采访中,您曾提到过阅读(包括诗歌、语言结构)对自己产生的影响。您的作品极具视觉吸引力,既具象也抽象,能谈谈文学给作品带来的影响吗?在你看来,作品中的文学性体现在哪里?

阅读太具启发性了,像博尔赫斯说的“借给别人大脑"一样。它可以帮你摆脱困境,它款待了我的思想系统,提供新的策略和可能性。

您也提到过,艺术史研究中,很少有关于颜色的文章是“既具备深层次又基础性"的,油画很少在颜色范围中被讨论。在十七世纪的巴黎,油画中的颜色甚至被谈论为一种女性化的元素——线条和绘画却更男性化,即更“聪明"的部分。对于颜色的大量使用,除了讨论具象和物质世界的关系,是否也是艺术家作为女性的一种“抵抗"?

我精准地使用颜色是因为它允许我拒绝被分类。颜色可以跨越各种边界,它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我想在我的画里表现,现实是像液体一样完全流动的东西,它非常柔软,它无处不在。我想表明,无论何地,各种可能性都可以相互渗透。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

卡塔琳娜·格罗斯“呢喃的泥土"在广州K11的展览现场,《丝绸工作室》部分。图片:致谢广州K11 

“颜色在带走物件的界限,题材与事物已经没有了关系",怎么解释这句话?

我在物件和建筑物的边界上作画,是为了扩大它的范围而非界定它的范围。我认为边境地带是极其戏剧性的剧场,极度多样化的利益高度重叠,交织在一起,并被迫在一个狭窄的空间内竞争和同时存在。在边境地带,作为一个悖论,我们在瞬间体验互为独家的事物。让我们拿一个非常熟悉的边界“水/土"来看。海洋对于来自陆地的我意味着什么?对一个来自海洋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假日还是航班?亦或是两者?

边界是一次次必须反复创建的谈判空间。我的作品为全面思考边界空间提供了典例。如果事物的边界对我们没有如此的约束力会如何?假若事物可以被重新定义,通过不断变化的视角来实现新的物化又会怎样?我们会不会以不同的方式和我们的家人、邻居、陌生人或社区相遇?

 

“呢喃的泥土"广州站将持续至2019年6月2日。

 

 

文 | 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