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在线看视频的年代,博物馆要如何有效地“抢"观众?

分享至
正在使用“艺镜廊

正在使用“艺镜廊"墙面的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观众。图片:由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提供

在这个数字化占主导地位的今天,几乎每家大型博物馆都推出了不同形式的互动科技。人们已经见识到了各种应用程序、趣味触摸屏以及虚拟现实辅助展览,有的博物馆甚至用机器人来代替他们的导览员。比如佛罗里达州的萨尔瓦多·达利博物馆(Salvador Dali Museum)就在利用人工智能科技让达利 “起死回生" 。

而美国的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Cleveland Museum of Art)发起的名为“艺镜廊"(ARTLENS Gallery)的互动三室体验(和应用程序)是博物馆技术领域较为全面的项目之一。它为参观者提供了近距离探索艺术品、创作自己的数码作品以及通过手机拍照了解博物馆藏品的机会。

但“艺镜廊"真成功提高了观众的参与度吗?还是这只是一个噱头?这家博物馆也很想知道答案。

上周,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发布了一项研究了两年的调查结果。这个研究着眼于数字技术是否能提高观众参与度。引领这项研究负责人汉娜·里德纳尔(Hannah Ridenour)在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表示: “我们认为这是在整个博物馆知识评估领域中的一个真正的鸿沟。我们想要超越如观众给予的直接反馈或人们花在某些展览上的时间等传统意义上对展览的评价。我们想要通过更广阔的领域,来研究像“艺镜廊"这样的项目是如何影响观众在整个博物馆之旅中的体验,以及艺术对观众一生的影响力。"

一个年轻的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观众在“艺镜廊

一个年轻的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观众在“艺镜廊"工作室里进行体验。图片:由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提供,由Scott Shaw Photography拍摄

除此之外,研究和评估团队还了解到,大约36%的博物馆观众在参观博物馆的过程中体验过“艺镜廊"。在这组观众中,76%的人认为“艺镜廊"提升了他们在博物馆的整体体验,而74%的人表示,“艺镜廊"鼓励他们更近距离地欣赏墙上的艺术品。73%的人则表示,这个展厅给让他们对博物馆的永久藏品更感兴趣,而78%的人表示,这个项目让博物馆感觉起来更平易近人。

该研究收集了2017年11月至2018年1月的观众数据。研究人员随机挑选到博物馆参观的观众,邀请他们做参观前后的调查。做调查者的工作人员尽量做到了不引导这些调查以任何特定的方式来参观体验这个博物馆。该项研究共收集了438项配对调查。

有趣的是,那些参观了“艺镜廊"数字展厅的参与者比那些没有参观的人对他们的博物馆知识更缺乏信心。在随后的调查中,两组人对他们对博物馆艺术的理解都表现出同样的信心——这表明,那些在“艺镜廊"经历过的人更倾向于学习,而且确实学到了更多。

在“艺镜廊

在“艺镜廊"的一位观众。图片:由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提供,由 Scott Shaw Photography拍摄

也许最有趣的数字与千禧一代(出生于80、90、2000年代初的群体)有关。千禧一代是一个难以捉摸的群体,这一代人的关注点和财务能力长期以来一直为博物馆机构所觊觎。

千禧一代参观数字画廊的可能性比老年人高15%(分别为44%和29%),其中88%的人表示,他们参观艺术博物馆的数字部分让他们懂得艺术博物馆的价值。

“我们没有和其他博物馆竞争。我们正在与Netflix(网飞)竞争," 博物馆的首席数字科技官简·亚历山大(Jane Alexander)说。 “你可能是6岁,也可能是80岁,你可能有艺术史学位,也可能没有。我们希望人们意识到,这里适合每个人。"

“我们的目标是给人们提供用来参观世界上任何一家博物馆都能用到的工具,并让人们在博物馆中感到舒适并负有力量," 里德纳尔补充说。

根据他们的发现,克利夫兰博物馆还为其他机构创建了一个免费的、可下载的表格,用于衡量他们自己的数字程序的效率。“艺术博物馆数字科技影响评估工具包"会对更广泛的领域产生何种影响还有待观察,但目前,博物馆似乎已至少能向自己证实,其数字科技方面的举措是值得投资的。

文 | Taylor Dafoe

译 | 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