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artnet主编之选,香港巴塞尔哪十件作品最惊艳?

分享至
安迪·沃霍尔,《毛》 ,1973。 图片:by Damian Griffiths, courtesy Pace Gallery

安迪·沃霍尔,《毛》 ,1973。 图片:by Damian Griffiths, courtesy Pace Gallery

如果你认为成功艺博会的标准是呈现高质量且新颖艺术品的话,那么现在世界上恐怕没有比香港巴塞尔更好的艺博会了。

以下是本届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中最值得关注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在东西方艺术市场长期分离的状态中,最终实现了水溶交融。

相关阅读:攻略:史上排队最疯狂的香港艺术周,巴塞尔之外去哪里?

蓝筹作品才是香港巴塞尔的最爱?两小时内售出微软创始人所藏德·库宁,来看看画廊带了什么到艺博会

喻红,《新世纪》,2017

长征空间,北京

80万美元左右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这幅令人惊愕的画作在整面墙上铺展开来,它出自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喻红之手。这幅18英尺长的三联画几乎占据了艺术家在长征空间的整个独立展台。

整幅画面展现了一幕噩梦般的景象,在画面最左边的一个角落,一座城市(可以识别出是纽约)燃烧着,向天空散发出有害的烟雾,一群衣着五颜六色的难民依偎在一根长长的竹竿旁,一些人被反光应急毯紧紧包裹着,还有一些与裸体人物嬉戏打闹的人们,其他人则戴着动物头骨,悬坐在杆子上,而杆子另一侧则挂着烘干的肉。一只面戴婴儿面具的猴子正盯着两只飞过的火烈鸟,三只青蛙窝在脚下。在画面右边,一个戴着塑料水瓶面具的男人重现了米开朗基罗《创世纪》中的姿势,另一边,一个亚洲神灵则从云层中伸出一只手与他相触,他们彼此手指间则产生了爆炸。

和喻红大部分作品一样,这幅画是艺术家对当今世界的精神、环境状态中所见弊病发出的评论,画作令人压抑,也令人沉迷。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这幅画采用了意大利著名画家乔万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那宝石般的色调。

喻红不仅在绘画领域卓有成绩,在电影界也非常出色。她的丈夫刘小东同样是位杰出的艺术家,其回顾展也即将于明年在上海龙美术馆拉开帷幕。喻红的作品使得绘画这种媒介有了生机,但是她的脚步却并未停止,在离画作不远的角落,你可以戴上耳机,观看艺术家最新的VR作品,同样也很漂亮。

马克·坦西,《自然之猩》

(Nature's Ape),1984

Lévy Gorvy画廊,纽约

420万美元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中国艺术市场的长期参与者Lévy Gorvy画廊,已经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画廊合伙人之一的Brett Gorvy有条不紊地为香港巴塞尔准备了艺术家作品。开幕当天以3500万美元售出微软创始人Paul Allen所藏的德·库宁画作, 这已经说明了其想法很奏效。 艺术家马克·坦西(Mark Tansey)是画廊出战香港巴塞尔,并投亚洲藏家所好的最佳范例,这里我们透露其中三大攻略:

相关阅读:

德·库宁与赵无极唤起共鸣的"对话": 超级艺术经纪人组合的惊喜首展

1. 展示杰出的技艺

这幅纯绿色调的画作,生动并充满细节,近乎于照片写实,这显然出自一位善用绘画媒介的大师之手,艺术家马克·坦西将人猿泰山和猩猩与标志性的艺术史寓言紧密联系起来(画面中,更高度进化的人猿泰山,晃荡着绳子横跨过小溪,而更老牌的传统生物猩猩,则喜欢简单明了地过桥。这就有点像绘画如何就比浮夸的“前沿"艺术形式更好)。“许多藏家喜欢看技术精良且风格独特(的作品),"Gorvy这样说。

2. 鲜少露面

艺术家马克·坦西每年只创作一幅油画,这就意味着市场上他的作品鲜少露面,而这幅于1984年创作完成的作品还没被出售过。

3. 价格比较

为确保藏家收画的价格合理,Gorvy喜欢参考他介绍到当地的艺术家的销售记录。 举例来说,据artnet价格数据库显示,坦西在拍卖场上创下580万美元的纪录,他的五幅作品在过去十年里卖出了超过420万美元。

在展会开始的第一天,就有藏家要求订下这幅作品了。

张徐展,“纸人展与新兴糊纸店系列-灵灵肆",2017

就在艺术空间,台北地区

8600美元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张徐展出生于台湾百年祖传专门贩售托梦灵厝、灵异纸娃、纸糊神兽的“新兴糊纸店"。他第一次看到死亡,是在他父母将一只老鼠捕入笼中,然后将其淹没在一桶水时。当时,这位年轻的艺术家满心欢喜地看着这只徒劳划水的老鼠,它看起来就像在跳舞一样。

现如今,张徐展通过创造漂亮的纸雕塑来展现他家庭的传统,用其拍摄定格(stop-motion)视频,冥想死亡不是悲伤的场合,而是欢乐过渡到另一种崭新的生存状态,就像这奇迹在艺博会重现一样。想象一下,在森林里举行的节日生日派对,视频让艺术家童年时代那在水中跳舞的老鼠复活,还成为舞蹈合唱队的成员。随着乐队的演奏,舞者们有节奏地抓着空气,而在它们周围的空气中,似乎有一股幽灵般的水位正在上升。在这场庆典活动中,一只年轻的老鼠似乎还戴了一顶圆锥形的派对礼帽。

歌曲《陌生人》(Stranger)是老鼠演奏的乐曲,旋律从视频中传出,扩散至展会走廊。这首有着甜美悲伤旋律的浪漫德国民谣,是20世纪20年代在台湾引入西式乐器时流传的少数欧洲音乐之一。自那时以来,这首有死亡版的“生日快乐"之称的歌曲在台湾的葬礼上广被传唱,这种意义的转变启发了艺术家。

这位年仅30岁的艺术新秀现在是香港天台塾的驻留艺术家,张徐展将携他这件视频和纸模型作品亮相首尔国立现代艺术博物馆。在拟定总共十部的录像带中,第四部是专为他家族的“新兴糊纸店"设计的,第五部则有另外两位艺术家助阵,其中一部是最后一件可出售的作品。

Alice Neel,《Robyn Evans》,1968

Xavier Hufkens画廊,布鲁塞尔

近100万美元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当西方艺术发现接受度空前之高的亚洲观众时,人们会想象,为了选择带入像香港巴塞尔这样的艺博会的作品,画廊主们一定花了大力气。你是选择一个在艺术史上意义重大的伟大作品来打动人心,还是为了拓展视野和培养品味而带来一些前沿的东西?

当被问及为什么他决定将1968年Alice Neil为Robyn Evans画的肖像带到这里时,画廊主Xavier Hufkens做出了深思熟虑的回应,“我在中国参观了很多工作室,有一些无意识的东西将这幅画与亚洲的许多艺术家联系在一起。"他指出,这幅画包含的几个元素可能会吸引亚洲买家,例如袖子和下摆周围的红色图案看起来是很经典的中国式的,甚至右下角的艺术家的潦草签名乍一看也有点像中文。

据画廊的说法,这些投合的细节可能足以说服中国藏家在艺博会上抢购这幅画,花费不到100万美元。当然,语境就是艺术的一切,就像在旁观者心中编织的故事一样。有人怀疑,短短几个月前,当画廊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上展示同样的Neel画作时,这幅肖像神秘而难以形容的中国风可能并不那么明显。

Handiwirman Saputra

《Hari Ini Kemaren Esok

(Seri Tak Berakar Tak Berpucuk)》 ,2018

Nadi画廊,雅加达、普里印达

35万美元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工作和生活于日惹的42岁苏门答腊艺术家Handiwirman Saputra是艺术团体Jendela Art Group的创始人之一,这是一个印尼艺术团体,它建立在一则务实的理解之上:一组本地艺术家可以比单独的艺术家自己更容易获得成功(这样看来颇有成效——因为该团体在该地区已享有盛誉)。团体中最有名的是Saputra,她是一名雕塑家,并且经常将橡皮筋、垃圾袋和其他废弃物融合到他的作品中——这是一种喜鹊式的美学,他还将这个概念运用到他令人印象深刻的绘画作品中,将他来自垃圾的灵感转化为令人信服的容积形式,从而占据了色彩缤纷的抽象空间。

这位艺术家的名声近年来已经超越了印度尼西亚。2015年,他在东京的森美术馆举办了一场个展,该美术馆购买了两幅画作,并与法国和德国的藏家合作——现在他的画廊已经将他的作品带到了艺博会,希望更广泛地建立他的声望。“我们正在向所有人展示它,"Nadi画廊的创始人Biantoro Santoso解释说。

《她为了让她的狗上大学而做出的努力是如此给人启迪。冷静地杀死它。》,2018

Emanuel Layr画廊,维也纳、罗马

7800美元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年轻的奥地利艺术家Philipp Timischl(1989年出生)对图像在网上流传时如何产生新的意义很感兴趣。在这个系列中,他专注于他观察到的一个特定现象:年轻的异性恋男性会将他们的头PS到更强壮的健美运动员身上,以创建超级男性的理想化自画像,然后这些图像会在同性恋的Tumblr博客上被重新使用。这些作品在艺博会上被大规模印制,还与狗牌配对——这些狗牌上包含从社交媒体上收集的私人文本——并被展示在变装艺术家的真人大小照片后面,它们在艺博会上显得非常不寻常,这里的大多数画廊主会在自己的展位上将与性有关的内容降到最低限度,而非异性恋的艺术尤其匮乏。

据经纪人Emanuel Layr的说法,“迄今为止人们的反应非常奇怪,人们被激怒了,有些人被吓倒了。"Layr认为有关性别或性的话题对艺术家来说是次要的,他们的主要关注点是网络身份的延展性,但他也承认,中国社会依然是“男子气概的和男性主导的",尽管“南方和香港的年轻一代人的情况非常不同"。对于画廊主来说,艺术比观众的神经过敏更重要。“我认为这个项目非常有说服力,我只是觉得我必须展示它,"他说,“我不在乎它是在中国、美国,或是任何地方。"

蛙王郭(郭孟浩)

《蛙王郭书法店》,1992

10号赞善里画廊,香港

100至12000美元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艺术家郭孟浩受过水墨画和书法训练,但在担任香港实验粤剧团的布景设计师之后,他完全把自己改造成了可爱的小型表演艺术传奇人物“蛙王郭"。在20世纪80年代初,青蛙王搬到了纽约市,他穿着古怪的服装,戴着虫眼镜片和巨大的帽子,每一寸都展现出他是位两栖类宗教的巫师。后来他以极致最大化的装置而闻名,这些装置包含数百幅绘画、海报、照片以及其它可爱物品,他用这些东西填充画廊空间、店面以及任何他可以接触到的地盘。

在展会上,艺术家重新创作了他1992年在新美术馆的一个装置作品,挂在墙上的几幅历史画作售价在5000美元至12000美元之间。然而,艺博会上最好的交易可以通过蛙王自己来实现,他本人在他混乱的杂物堆里开庭,他可以将你要求的任何名字或短语转换成中国书法,价格约为100美元。自1995年以来回到香港,这位现年70岁的和蔼可亲的“国王"用青蛙王国的服饰盛装打扮,在一位面带微笑的年轻“侍者"的陪同下出席了这场艺博会。

Ashley Bickerton

《酒吧》(The Bar),2018

Gajah,新加坡、日惹

29万美元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作为少数几位在亚洲居住过很久的著名西方艺术家之一,过去23年里Ashley Bickerton都在巴厘岛的热带岛屿上生活,他创作的绘画作品和其它作品探索了关于文化交流的媚俗和陈词滥调的不良影响。例如,这幅油画讽刺了“失败的高加索人"的修辞。画廊主Jasdeep Sandhu表示,通过展现一对颓废的中年浪荡主义者在堆满啤酒瓶的桌子旁边争吵,而他们无聊的女朋友们赤身裸体地在周围磨蹭,这就成了一则关于“性别歧视"的评论。但Bickerton的关注点可能在于他非凡的材料应用和对艺术史的痴迷。艺术家把剪裁的黄麻缝合在一起,在上面作画,他的缝合方式特别类似猫王在沃霍尔的《双重猫王》(Double Elvis)中穿的牛仔裤上的那种。这件作品被由椰子木、珍珠母、竹子制作的华丽画框包围着,还有因高更而永垂不朽的旅游物件——高更是典型的“热带天堂里的西方艺术家"。而这样看来,Bickerton要在自己的作品中不可避免地要与高更巨大、有争议的艺术遗产相抗衡了。

Sophia Al-Maria

“镜子饼干"(Mirror Cookie),2018

Project Native Informant,伦敦

6万美元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Sophia Al-Maria是一位常驻伦敦的年轻卡塔尔艺术家,她长期以来一直是艳丽的中国女演员白灵的博客粉丝,这位性感的明星——以公开露面时选用极少布料的服饰闻名于世——在博客里填满了感人、坚定的口号,所以当她们两人一起拍电影时,她们很快就建立了友谊。那次思想的碰撞催生了艺博会上这件令人难忘的装置。在视频里,一位女演员咆哮着她在推特上的口号,而小小的emoji爱心符号流过她的脸。这段视频被呈现在一组优化自拍的梳妆台镜子套件上。作为第一位出现在《花花公子》封面上的中国女性,白灵因她的个人风格而受到争议,她忍受着好莱坞的厌女症,以及在她的名声与耻辱的交织——这些因素引起了Al-Maria的兴趣。而这位艺术家通常以“海湾未来主义"(Gulf Futurism)的作品而闻名,这是她创造的一个术语。

安迪·沃霍尔,《毛》 ,1973

佩斯画廊,全球范围

550万美元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图片:by Andrew Goldstein

十年前,也就是2008年,Mark Glimcher和他的父亲Arne在北京开设了佩斯画廊的第一个分支,画廊在艺博会上人潮涌动的展位表明,与中国艺术界合作的那些日子已经取得了丰厚的回报。起初这是一个缓慢的培养和教育过程,主要是将中国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卖给中国藏家,但西方艺术品进入这个市场的工作现在已经完成——“西方艺术只花了三年就完全融入了亚洲收藏,"Marc Glimcher惊叹道。安迪·沃霍尔的这幅《毛》似乎是为庆祝当下市场而作的海报。介于波普艺术家通常喜欢艰涩的东西,这是一幅不同寻常的漂亮作品,它的颜色引发了威廉·德·库宁“春天"系列的画作,它还回顾了两种文化在现代首次相聚的时刻。

“这幅画提醒我们,这种相聚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Glimcher说,“西方人不理解亚洲对我们所有人的成长有多大影响。我们画廊就受到了很大影响。当你思考,该如何与艺术界建立联系时。这和我们在帕洛阿尔托的情况并没有什么不同。"对于有幸能开了10年的画廊而言,佩斯的策略很值得学习。

译:Weixin Jin、山川柽柳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