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元宵节之际,我们策划了一场绝美的“艺术灯会"……

分享至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气候项目》,2003。图片:Studio Olafur Eliasson;Courtesy the artist:neugerriemschneider,Berlin and Tanya Bonakdar,New York;© Olafur Eliasson 2003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气候项目》,2003。图片:Studio Olafur Eliasson;Courtesy the artist:neugerriemschneider,Berlin and Tanya Bonakdar,New York;© Olafur Eliasson 2003

元宵节是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在这一天,吃汤圆、赏花灯、猜灯谜、看花鼓早已成为民俗,融汇至中华年文化中。不少中外艺术家似乎早早就为这一天的到来打下伏笔?快与artnet新闻编辑共赏艺术家以光为媒介,创作的与“花灯"有关的佳作吧。

点亮星空的光影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

詹姆斯·特瑞尔,《Breathing Light》,2013。图片:致谢Pace Gallery

詹姆斯·特瑞尔,《Breathing Light》,2013。图片:致谢Pace Gallery

享誉当代艺术界的美国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以光作笔,空间为素材,构建出一种超越想象的空间体验,探索了人们对感官与空间转换的视觉与心理反应。这位74岁高龄的艺术家,已在全球范围内举办超过160场个展。

詹姆斯·特瑞尔,《Breathing Light》,2013。图片:© James Turrell;© Florian Holzherr

詹姆斯·特瑞尔,《Breathing Light》,2013。图片:© James Turrell;© Florian Holzherr

詹姆斯·特瑞尔,《 Aten Reign》,2013。图片: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New York © James Turrell; © Florian Holzherr

詹姆斯·特瑞尔,《 Aten Reign》,2013。图片: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New York © James Turrell; © Florian Holzherr

我的作品没有任何形体、图像、甚至是焦点。没有形体、图像、焦点,你在看什么? 你看着你正在看的。 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创造一种无言的思想体验。

——詹姆斯·特瑞尔

詹姆斯·特瑞尔,《Breathing Light》,2013。图片:致谢Pace Gallery

詹姆斯·特瑞尔,《Breathing Light》,2013。图片:致谢Pace Gallery

在他的《Breathing Light》与《Skyspace I》作品中,不仅有利用封闭空间创造出来的身临其境感,他那里程碑式的作品《罗登火山口》(Roden Crater),更是将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座死火山的喷火口改造成为可用肉眼观测的天文台。借由自然荒野的壮美与人工光学装置的巧妙计算与布局,将科技与自然合二为一。

詹姆斯·特瑞尔,《Skyspace I》,1974。图片:© James Turrell

詹姆斯·特瑞尔,《Skyspace I》,1974。图片:© James Turrell

詹姆斯·特瑞尔,《罗登火山口》内部。图片:致谢James Turrell Studio

詹姆斯·特瑞尔,《罗登火山口》内部。图片:致谢James Turrell Studio

相关阅读:光与空间的诗兴:詹姆斯·特瑞尔中国首个大型回顾展

1._ganzfeld_864

詹姆斯·特瑞尔在龙美术馆(西岸馆)的展览现场。图片:by Rachel Deason

詹姆斯·特瑞尔在龙美术馆(西岸馆)的展览现场。图片:by Rachel Deason

2017年上旬,詹姆斯·特瑞尔在中国的首个大型回顾展在龙美术馆(西岸馆)开幕,展览涵盖了特瑞尔五十年来的艺术杰作,最具代表性的灯光与空间装置,精选的摄影、版画作品纷纷亮相。艺术家为龙美术馆量身打造的全新场域特定作品也在展览中特别展出。

荧光灯管大师丹·弗莱文

丹·弗莱文在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展览。图片:© 2018 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丹·弗莱文在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展览。图片:© 2018 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20世纪美国极简主义代表艺术家之一。丹·弗莱文(Dan Flavin)以荧光灯管创作出的灯光与色彩装置作品闻名于世。

丹·弗莱文,《无题》(untitled(to Jan and Ron Greenberg)),1972-1973。图片:© 2018 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Bill Jacobson Studio

丹·弗莱文,《无题》(untitled(to Jan and Ron Greenberg)),1972-1973。图片:© 2018 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Bill Jacobson Studio

利用灯管进行艺术创作,营造出对光、影、空间关系的理解,超出了对灯管本身的意义。

丹·弗莱文,《an artificial barrier of blue,red and blue fluorescent light(to Flavin Starbuck Judd)》,1968。图片:© 2018 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丹·弗莱文,《an artificial barrier of blue,red and blue fluorescent light(to Flavin Starbuck Judd)》,1968。图片:© 2018 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丹·弗莱文,《greens crossing greens (to Piet Mondrian who lacked green》,1966。图片:© 2018 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丹·弗莱文,《greens crossing greens (to Piet Mondrian who lacked green》,1966。图片:© 2018 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丹·弗莱文,《an artificial barrier of blue,red and blue fluorescent light(to Flavin Starbuck Judd)》,1968。图片:© 2018 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丹·弗莱文,《an artificial barrier of blue,red and blue fluorescent light(to Flavin Starbuck Judd)》,1968。图片:© 2018 Stephen Flavi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有人称,丹·弗莱文为雕塑家,透过光的结构,重新定义空间概念。的确,在作品中,他用光来雕塑空间,使得光感与空间感交相呼应,相互映衬。站在他作品前,刻意营造出的剪影效果是不少摄影发烧友一直所追求的。

克里斯·博登助燃《城市之光》

克里斯·伯顿,《城市之光》。图片:by Coral Images

克里斯·伯顿,《城市之光》。图片:by Coral Images

行为艺术先驱克里斯·博登(Chris Burden)在美国著名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LACMA)广场上的这件大型艺术装置——《城市之光》(Urban Light)是不少游客的留影胜地。这件由202盏美国1920至1930时期的古老路灯,共计309个灯泡组成的《城市之光》早已成为洛杉矶市的"城市名片“。

在克里斯·伯顿《城市之光》前翩翩起舞的舞者。图片:致谢herosjourneymythology45surf

在克里斯·伯顿《城市之光》前翩翩起舞的舞者。图片:致谢herosjourneymythology45surf

《城市之光》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根据当地日出或日落情况自动调整。黄昏时,温馨的“城市之光"为每个回家的人们照着亮;黎明时分,“城市之光"像是唤醒沉睡的人们那般,闪烁眨眼。自2008年2月问世以来,《城市之光》就一直为这座繁华的都市烛亮每个夜晚。

克里斯·伯顿,《城市之光》。图片:致谢Tommy Lundberg

克里斯·伯顿,《城市之光》。图片:致谢Tommy Lundberg

相关阅读:美术馆运营有道:LACMA馆长给私人美术馆支招

2016年,美国导演Timothy Marrinan和Richard Dewey还将这位行为艺术先驱克里斯·博登的艺术故事拍成电影——《博登》,搬上了大荧幕。

蔡国强带你重回记忆中的《萤火虫》

c3

大型公共移动展览《萤火虫》。图片:费城公共艺术协会(aPA)提供

大型公共移动展览《萤火虫》。图片:费城公共艺术协会(aPA)提供

2017年9月,百年历史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公园大道上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幕当天晚上8时左右,艺术家带着他十年来在美国最大的公共艺术项目《萤火虫》来到现场。

相关阅读:蔡国强的萤火虫:费城古老的林荫道上闪烁着来自家乡的童年记忆

大型公共移动展览《萤火虫》(局部)。图片:费城公共艺术协会(aPA)提供

大型公共移动展览《萤火虫》(局部)。图片:费城公共艺术协会(aPA)提供

蔡国强一改以往展览开幕的程式,在象征着“美国兼容并包、自由精神"的富兰克林大道上,志愿者们踩着挂满近千只灯笼的脚踏三轮车,载着游客和当地民众在大道上自由穿行。

大型公共移动展览《萤火虫》(局部)。图片:费城公共艺术协会(aPA)提供

大型公共移动展览《萤火虫》(局部)。图片:费城公共艺术协会(aPA)提供

晃晃悠悠的灯笼,宛如一群群萤火虫,穿梭在人潮涌动的大道上,给昔日平静的街景注入新活力。

埃利亚松用《气候项目》敬畏自然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气候项目》,2003。图片:Studio Olafur Eliasson;Courtesy the artist:neugerriemschneider,Berlin and Tanya Bonakdar,New York;© Olafur Eliasson 2003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气候项目》,2003。图片:Studio Olafur Eliasson;Courtesy the artist:neugerriemschneider,Berlin and Tanya Bonakdar,New York;© Olafur Eliasson 2003

用“光"和“气象"来概括丹麦/冰岛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 )作品的特质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Screen Shot 2018-03-01 at 11.34.05 PM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气候项目》,2003。图片:Studio Olafur Eliasson;Courtesy the artist:neugerriemschneider,Berlin and Tanya Bonakdar,New York;© Olafur Eliasson 2003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气候项目》,2003。图片:Studio Olafur Eliasson;Courtesy the artist:neugerriemschneider,Berlin and Tanya Bonakdar,New York;© Olafur Eliasson 2003

2003年,埃利亚松为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涡轮大厅(Turbine Hall)创作的大型作品《气候项目》(The Weather Project)用炫美的颜色,表达对天空,对太阳壮丽景象的无限崇敬。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气候项目》,2003。图片:Studio Olafur Eliasson;Courtesy the artist:neugerriemschneider,Berlin and Tanya Bonakdar,New York;© Olafur Eliasson 2003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气候项目》,2003。图片:Studio Olafur Eliasson;Courtesy the artist:neugerriemschneider,Berlin and Tanya Bonakdar,New York;© Olafur Eliasson 2003

掺杂着空气加湿器与糖水混合物创造出的伦敦迷雾渗入空间,在200盏纯黄光色的单频灯组成的巨大半圆光盘下,涡轮大厅的天花板的轮廓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广阔的光景。

真实是基于我们自身的——是我们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和所做的一切。同时也是事物、艺术、空间和城市作用于我们的结果。艺术可以改变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有时颠倒乾坤,有时别有洞天——我希望为参观者带来一些这样的启示和疑问。在我看来,质疑‘这是什么'是一个开放的契机,它将为我们习以为常的一切提供协商与改变的可能。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水钟摆》,2010。图片:©2010 Olafur Eliasson;Xing Yu;Courtesy the artist and Red Brick Art Museum,Beijing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水钟摆》,2010。图片:©2010 Olafur Eliasson;Xing Yu;Courtesy the artist and Red Brick Art Museum,Beijing

相关阅读:埃利亚松三月首展北京,这位“网红"大叔是否会再次惊艳朋友圈?

埃利亚松的大型个展“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道隐无名"(Olafur Eliasson:the unspeakable openness of things)将在北京的红砖美术馆拉开帷幕,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8月12日。

先锋艺术家的光影之旅

“皮皮洛蒂·瑞斯特:像素森林

“皮皮洛蒂·瑞斯特:像素森林"展览现场。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Hauser & Wirth and Luhring Augustine

2016年,纽约新美术馆(New Museum)为瑞士先锋艺术家皮皮洛蒂·瑞斯特(Pipilotti Rist)举办的个展——“皮皮洛蒂·瑞斯特:像素森林"(Pipilotti Rist: Pixel Forest)——以人体和自然为题,包含了她从艺三十年的经典佳作。

“皮皮洛蒂·瑞斯特:像素森林

“皮皮洛蒂·瑞斯特:像素森林"展览现场。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hauser & wirth,and luhring augustine

与展览同名的《像素森林》作品由数千个LED灯组成,如梦如幻,如痴如醉,使穿梭于其中的人们好似漫步在彩色的浪漫星夜中。

“皮皮洛蒂·瑞斯特:像素森林

“皮皮洛蒂·瑞斯特:像素森林"展览现场。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hauser & wirth,and luhring augustine

Screen Shot 2018-03-01 at 11.44.20 PM

“皮皮洛蒂·瑞斯特:像素森林

“皮皮洛蒂·瑞斯特:像素森林"展览现场。图片:Credit Philip Greenber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全景幕布的展墙播放着静谧的大自然图像,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在空灵的背景乐下化为整片艺术森林。

用光芒注入生命的艺术家

“再生万物:黄世杰",渥斯特美术馆。图片:致谢艺术家

“再生万物:黄世杰",渥斯特美术馆。图片:致谢艺术家

出生在台湾、目前在纽约工作的艺术家黄世杰擅长用那些出其不意的材料创造艺术,如:垃圾袋、发光的鱼儿、圣诞彩灯调节器。他的机动雕塑是由塑料袋拼成的精美触手,在充、放气间,点亮它们的生命。2017年,他在美国渥斯特美术馆的最新展览“再生万物:黄世杰"(Reusable Universes:Shih Chieh Huang)创造了一件迄今为止他所做过的最大的装置——超过100个元素组成的动力雕塑。

相关阅读:对话艺术家黄世杰:怎样将无生命赋予生命?怎样将垃圾化为艺术?

反复出现在我作品中的一个概念就是,将那些无生命的个体赋予生命,为日常生活中的材料注入生命力。

——黄世杰22

“再生万物:黄世杰

“再生万物:黄世杰",渥斯特美术馆。图片:致谢艺术家

波点女王的魔幻世界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百万光年之外的灵魂》,2013。图片: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百万光年之外的灵魂》,2013。图片: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

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百万光年之外的灵魂》让人有种迷失在宇宙间的错觉,美得让人屏息。

草间弥生,《永恒消逝的结果》(Aftermath of Obliteration of Eternity) (2009) 在赫许洪恩美术馆和雕塑花园。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Tokyo/Singapore;Victoria Miro,London;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永恒消逝的结果》(Aftermath of Obliteration of Eternity) (2009) 在赫许洪恩美术馆和雕塑花园。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Tokyo/Singapore;Victoria Miro,London;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by Cathy Carver

相关阅读:为何这两家美国博物馆要感谢草间弥生?

草间弥生,《我对南瓜所有永恒的爱》(All the Eternal Love I Have for the Pumpkins),2011。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Tokyo/Singapore;Victoria Miro,London;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我对南瓜所有永恒的爱》(All the Eternal Love I Have for the Pumpkins),2011。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Tokyo/Singapore;Victoria Miro,London;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by Cathy Carver

在布满墙面、天花板和地板的镜面上搭配百盏彩色LED灯反射过来的镜像,像星河般闪烁的世界,沉迷其中,无限美好。许下你的心愿,梦想照进现实。

文: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