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用亘古隐喻现实,邱黯雄再绘山海经

分享至
邱黯雄,《新山海经3》,水墨动画电影截屏,2013-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邱黯雄,《新山海经3》,水墨动画电影截屏,2013-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一个戴着章鱼面具、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从云端一跃而下。下坠的过程就像是一个回放,生命的片段交替闪现:他时而幻想自己沉浸在桃花源的美景中,时而被现实中四周林立的高楼包围的喘不过气来——邱黯雄的《新山海经3》(New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III)以这样一个梦幻的开头讲述了一个关于未来的故事。

《新山海经3》是邱黯雄水墨动画三部曲的最后一部,近日在北京博而励画廊的一层空间展出。和前两部相比,这一部无论在技术还是在叙事风格上,都带给了艺术家极大的挑战。三部作品都以《山海经》为创作起点,从中国古代原始思维的视角看当下中国社会的现实。第一部探讨能源危机,第二部探讨生物技术和太空技术,第三部则把焦点对准了互联网对人们生活带来的改变。“前两部是关注现实。第三部更加指向未来,更有科幻感。但关涉的问题是指向当下的。"

邱黯雄,《新山海经3》,水墨动画电影截屏,2013-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邱黯雄,《新山海经3》,水墨动画电影截屏,2013-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这一次,邱黯雄开始尝试水墨和三维结合,以探索新的可能性。“前两部都是平面手绘。第三部制作前后花了三年多时间,大量的建模、做场景和调试,其中遇到了很多困难。"邱黯雄说,“东方的绘画中有虚实、有远近,但没有坐标。如何用西方写实的三维与东方的水墨意境建立起微妙的结合,如何把握水墨和三维间虚实的尺度,是我面临的最大挑战"。

即便如此,邱黯雄还是希望三维材质贴图保留水墨的感觉,所有的场景和建筑、人物角色都是手绘的。他迷恋水墨的意境,因为它比“纯粹写实的表达更具有心理上的延展度"。邱黯雄坚称水墨不仅仅是一种技法和材料,而是一个精神取向,是他获取灵感的土壤和养料。三维在空间上更大的自由度与水墨意境结合的全新尝试让邱黯雄兴奋不已。

邱黯雄,《新山海经3》,水墨动画电影截屏,2013-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邱黯雄,《新山海经3》,水墨动画电影截屏,2013-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新山海经3》时长30分钟,全片透着一股压抑的末世感:在未来世界,黑压压的乌云布满天空,荒地上垃圾成堆,人们戴着面具生活在毒气笼罩般的城市中。被人类驯服的老虎和熊被囚禁在笼子里,却发出绵羊的声音。夜晚的高楼霓虹灯闪烁,每一寸城市空间都被占满。人类精神慰籍的唯一场所——教堂的宗教属性已不再。人们沉浸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中,随手戴上甲虫造型的VR眼镜,眼前的整个世界便开始翻转。人人成了玩家,分不清哪个是游戏哪个是现实。

邱黯雄,《新山海经3》,水墨动画电影截屏,2013-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邱黯雄,《新山海经3》,水墨动画电影截屏,2013-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马佐莱尼(Mazzoleni)说,身体是一种超越语言的基本文化想象,城市是外壳在其自身以外的扩展。对她来说,后现代的都市就像个“奇形怪状的身体"。当片中戴着章鱼面具的男子坠入“城市"这一现实空间时,他放佛在告诉我们他既感到孤独又感到恐惧。在片子的最后,他终于逃离了现世,进入了他构建的桃花源中。这个桃花源并非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而是一个假象:他成了一个无法正视现实、无法被唤醒的自我麻醉的人。这恰好映射了一个虚拟的世界。片中反复引用陶渊明的诗句“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更是加深了虚幻和真实混淆所带来的强烈的幻灭感。

在这部片子里,细心的观者或许可以找到邱黯雄向《攻壳机动队》致敬的镜头:男主人公起床的一刻,背景出现了新闻播报,他浑身被捆绑,无力挣脱。与《攻壳机动队》的赛博朋克情节相同,邱黯雄营造了一个未来城市的黑暗气氛,探讨了处于技术时代的人类对于自身存在所遭遇的矛盾与困惑。“人们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也必须接受它所带来的负面的东西。这是一把双刃剑。正如老子的《道德经》所说,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邱黯雄说。

邱黯雄,《新山海经3》,水墨动画电影截屏,2013-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邱黯雄,《新山海经3》,水墨动画电影截屏,2013-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基于这样一个未来城市的故事,邱黯雄开始重新审视城市构建的方式。尽管作品中的城市景观取代了传统的自然山水,但两者又相互关联。对邱黯雄来说,城市景观遵循的是自然法则,而不是人的意志。“高空俯瞰城市,它的空间结构,就像一个在时间和空间中自然生长出来的东西。这个和自然很接近。"邱黯雄说,“从全景的角度看城市,其实是自然景观。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角度去理解城市,而不是和自然对立起来。"他随后将高楼比作大山,将道路比作河流,人和车在流动。“这就是山水的延续。"邱黯雄开拓了自然山水的新的可能性。

“邱黯雄:新山海经3

“邱黯雄:新山海经3"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展厅二楼是《新山海经3》的创作手稿、布面丙烯画和绢本水墨等。这些画体现了邱黯雄创作时整体构思的框架。画中高度繁华的城市全景图带有浓浓的赛博朋克气质,然而在明暗深浅的水墨效果的衬托下,末日都市变得不再那么冷酷。“山水"的概念在邱黯雄的作品中被抽离出来,超越了单纯的形式感。他借用寓言,讲述此时此刻我们与现实的关系。

邱黯雄强调,《新山海经》系列并没有结束。他希望之后能以书的形式将这个系列继续下去。目前,他正在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进行一个名为“上海种子"的项目,他会自己写一部短篇科幻小说,并在公交车上做一个互动的视频装置,描绘未来的上海在水下的状态。“不久之后,人们就能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水下上海的样子了。"这似乎暗示出他对科幻题材兴趣不减,“长远的说,我更想做一部以东方思维、道家、佛教为基础发展的科幻小说,那将会非常有意思。"

 

artnet x 邱 黯 雄

 

首先谈谈本次展出的作品吧。《新山海经》系列由三部作品组成,这三部作品在思维逻辑和技术手段上存在怎样的递进关系?在中国众多的古籍中,为什么选择《山海经》作为这一系列作品的灵感来源?

这三部作品以《新山海经》为大框架,整体的世界观设置是:换一种角度来看今天。山海经立足知识系统之外,以一种直觉的状态去面对和描述世界,这在当下是非常缺乏的,因为我们已经习惯用既有的知识体系去过滤和认知这个世界。艺术很重要一点是,让人们从已知的错觉中走出,回到婴儿状态,对一切充满好奇心。文明生活的副作用之一就是人类在逐渐丧失好奇心,陷入思维惰性,当你对世界不再感到惊奇时,它实际上缩小了。所以我希望观者能够以《新山海经》为启发,重新去看待眼前的世界。

《新山海经——云上 1》,2016。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新山海经——云上 1》,2016。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据了解,你早期接受了严格的造型艺术训练,是什么促使你逐渐转变至使用影像或水墨动画这种形式进行创作?

我读书时还没有新媒体专业。80、90年代时,一系列西方艺术家的艺术实践涌入中国,艺术家打开了眼界,但学校系统的反应相对缓慢,到了90年代后期,张培力才在中国美术学院建立了最早的新媒体系。我刚开始也是以绘画的方式创作,但德国的留学经历让我变得更加自由,明白自己有多重选择。我依然热爱绘画,新媒体是不可能淘汰绘画的,艺术不是一个基于历史进步论的线性进化的事物,新的并不一定比旧的好。

《新山海经——房屋3》,2015。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新山海经——房屋3》,2015。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在卡塞尔大学的留学经历似乎也是你艺术创作中一个重要的阶段。在德国的数年生活给你带来最大的思想转变是什么?

肯特里奇在汉诺威的一个群展令我对动画有了全新的认知,之前我不认为动画可以是一种艺术。在美术馆看到艺术家以动画的形式呈现艺术创作,尤其是手绘的感觉,相当具有启发性。而且,动画是一件可以独立完成的事,并不一定需要团队,所以我觉得我也可以尝试。我的学校有动画工作室,我经常去听课,看到动画实践的各种形式,丰富自由,任何手头的材料都可以运用到其中,这也彻底改变了我对动画的看法。作为中国人,身处德国也让我开始反思自己是谁这个问题。

《新山海经——柏林动物园大门》,2015。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新山海经——柏林动物园大门》,2015。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你曾经提到是“文化的隔阂"促使你开始重新思考东方文化的本体性,并影响了后续的一系列创作。对于这个区别于西方价值体系的“东方本体性",我们应如何理解?

本体性我不知道,但差异性肯定是有的,东方文化一直有自身完整的价值系统,直到一百年前都处于自给自足的状态,而一百年来却受到西方文化的强烈冲击。我们不像美国文化,他们以欧洲文化的继承者自居,到现在东方文化都没有寻求到一个完美的方式去消化西方文化,重新建立普世价值观,而且我认为这种理想状态永远不会到来。旅德经历让我确信,我不可能将德国文化或者说西方文化作为基础去发展我的艺术。全球化不可避免,但我们要容许甚至鼓励差异化的存在。虽然目前强大的文化传媒在消除这种差异性,但我们要看到它的价值性,并且意识到当差异性完全消失时,整个世界会变得非常无聊,艺术能带来丰富性和多样性。实际上,各种文化之间影响是相互的,比如激浪派的John Cage就是受禅宗的影响,他基本上把西方原来那古典音乐体系完全打破了,在禅宗思想的基础上建立了新的音乐体系。东方对西方的影响不是直接的枪炮或者强势的政治经济,而是以其特有的柔弱慢慢渗透进你的生活和状态。其实这也是艺术的力量。

《新山海经——波鹰》,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新山海经——波鹰》,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你曾说过,“艺术始终是一个现实的镜像,要用这个镜像去影响当下的现实"。在本次展出的《新山海经》系列中,我们也看到了对于当下社会问题的某种影射。但艺术究其根本却始终处于形而上的社会结构中,你认为通过艺术作品阐发的思考对于推动现实的改变能起到怎样的实质性作用呢?

我相信任何一个人的任何行为都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只是影响的状态和范围有所差别。比起政治性动员,艺术的影响是润物细无声且更为深远的。以宋徽宗为例,他并不是一个成功的皇帝,却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艺术家。虽然他因治国无能而丢了江山,却替中国艺术树立了辉煌的高峰,在世界范围内上立下瞩目的标杆。艺术的力量正如老子所言,柔弱胜刚强。

 《新山海经——松树》,2016。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新山海经——松树》,2016。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能否与artnet新闻的读者们分享你近期所关注和思考的一些新问题,或者新的创作与展览计划?

葡萄牙诗人佩索阿的作品非常有趣。他的思想十分禅宗,能立刻引起我的共鸣。我认为佩索阿的诗达到了开悟的境界,诗是他看世界的一种表达载体。从这点来看,东西方文化上的差异,到了某个层面上来说,最终会消失。

“邱黯雄:新山海经3

“邱黯雄:新山海经3"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文:王琅

采访:artnet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