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一只兔子带来的疯狂:纽约春拍5天缔造了哪15宗“最"?

分享至
一名保安站在纽约佳士得举办的“S. I. 纽豪斯珍藏杰作

一名保安站在纽约佳士得举办的“S. I. 纽豪斯珍藏杰作"专场的杰夫·昆斯《兔子》旁,图片: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今年的春季拍卖中,纽约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成交额高达20亿美元,战绩斐然,令人欢呼雀跃。佳士得、苏富比和富艺斯三大拍卖行将印象派、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类别的10大专场集中在5天内进行。三大拍卖会总成交额达20亿美元,比2018年5月的成交额(19亿美元)高出了1亿美元。

艺术品市场观察员应该从今年的拍卖大战中读出哪些内容?以下是artnet新闻带来的特别观察。

最大赢家

佳士得

佳士得预展现场。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佳士得预展现场。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经过一周马拉松式的拍卖过后,一切终于尘埃落定,谁才是最大赢家?毋庸置疑,这一桂冠又一次花落佳士得。5月13日至19日,佳士得各拍卖专场总成交额达10.7亿美元(没错,是10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9.596亿美元成交额。

然而,另外两大拍卖行——苏富比和富艺斯的总成交额均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苏富比晚间和日间的拍卖总成交额为8.423亿美元,较去年8.586亿美元的总成交额下降了16%。富艺斯也有所下降,今年春季的成交额为1.346亿美元,较去年5月的1.556亿美元下降13.5%。

值得关注的是,这些数字都是总成交金额,并不包括任何融资交易、第三方担保等金融模式。拍卖行常常利用这些手段来获取高知名度的材料,有时还会降低它们的利润率。

本季最贵拍品

克洛德·莫奈,《干草堆》,1890

克洛德·莫奈,《干草堆》,1890。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克洛德·莫奈,《干草堆》,1890。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本季最高成交拍品并非出自战后或当代艺术专场(想想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和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这些艺术家所创造的天价拍品吧),而是来自印象派偶像人物莫奈在位于吉维尼(Giverny)故居附近画的这幅明亮的《干草堆》(Meules)。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验证了高端艺术品市场正在发生的剧变。这幅画在苏富比拍出了1.1亿美元,远高于本季第二畅销的印象派画家保罗·塞尚的静物画,后者在佳士得拍出了5930万美元。

相关阅读:

莫奈的《干草堆》拍出七个多亿!别急,市场不见得如此……

是什么让莫奈如此特别?首先,就作品本身而言,这幅画作对市场来说比较新鲜。自30多年前,这幅油画就在1986年以250万美元的价格被拍出,此后它就一直归同一位私人藏家所有。据苏富比表示:“目前这幅油画是19世纪西方艺术经典中最著名、最能唤起回忆、最辉煌的范例。"

那么,谁才是幕后买家?拍卖后不久,艺术市场通讯Canvas特别提到了德国SAP集团创始人哈索·普拉特纳(Hasso Plattner),他于2017年建立了波茨坦巴贝里尼博物馆(Barberini Museum),并计划在柏林开设一座新的博物馆,专门放置他收藏的东德艺术品。

最大输家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酒神巴库斯的青春》,1884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酒神巴库斯的青春》,1884。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酒神巴库斯的青春》,1884。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最大"一词在这里的语境可以从字面上和寓意上进行解读。除了穆勒,一幅直接出自法国学院派画家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后代之手,长20英尺、宽约11英尺的《酒神巴库斯的青春》(La Juenesse de Bacchus),是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上除了《干草堆》之外估价最高(2500万美元至3500万美元)的作品,也是该拍卖行制造了最多话题的拍品。委托人抱着足够的信心,在没有内部担保或第三方不可撤销投标的情况下释出了该作品。

当场内出价仅到1800万美元时,大家全傻眼了。最后,拍卖师Harry Dalmeny只能喃喃自语地说了声“过吧",才将注意力转向下一件拍品。

最好的营销

杰夫·昆斯,《兔子》,1986

杰夫·昆斯1986年创作的《兔子》被展示在佳士得一个定制的展示空间内。图片:致谢Eileen Kinsella

杰夫·昆斯1986年创作的《兔子》被展示在佳士得一个定制的展示空间内。图片:致谢Eileen Kinsella

如果有一家拍卖行知道如何将拍品变成一场市场营销活动的话,那么一定非佳士得莫属。在宣传杰夫·昆斯的《兔子》(Rabbit)时,佳士得果真没让人失望。他的《兔子》最终以9100万美元成交,击败了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在去年11月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中凭借9031.25万美元(含佣金)的《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成为夺回在世艺术家拍卖中最昂贵的作品。最终,这只兔子卖给美国资深艺术经纪人Robert Mnuchin,他的儿子斯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是现任美国财政部长。这场拍卖还有一大亮点,那就是这件作品由已故出版业巨头S. I. 纽豪斯(S. I. Newhouse)释出。纽豪斯曾以100万美元的价格直接从高古轩拿下了这件拍品。

相关阅读:

六亿人民币成就最贵在世艺术家,大卫·霍克尼溅起的“水花"够大!

这场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包括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广告牌、网站首页广告,以及《纽约时报》的整版广告——著名评论家们对这件作品褒贬不一的评论,从“空洞"、“粗鲁"到“迷人",都被印在了广告中。最下方的标语写着“拥有争议吧。(Own the Controversy.)"社交媒体用户还被鼓励使用#好兔子(#goodbunny)和#坏兔子(#badbunny)的标签来参与互动。

佳士得位于洛克菲勒中心的纽约总部大楼的外立面上,一件灯光装置作品更是玩转了“好坏兔子"的争议话题:霓虹灯拼出了“ICON"四个字母,其中字母“I"间歇性地闪烁,让装置中的单词在“偶像"(ICON)和“欺诈"(CON)之间不停转换。在里面,真正的《兔子》被放置在一个原始的,定制好的圆形展室里,那是为这只兔子精心打造的一个笼子。

最疯狂的竞价

达娜·舒兹,《城市规划》,2004

达娜·舒兹,《城市规划》,2004。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达娜·舒兹,《城市规划》,2004。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如果说达娜·舒兹(Dana Schutz)的市场上曾经有过《开棺》(Open Casket)的遗物(译者注:达娜·舒兹在2017年惠特尼双年展上展出的油画作品名为《开棺》,《开棺》中重现了非裔男孩爱默特·提尔(Emmett Till)因对一名白人女性吹口哨而被私刑处死的场景),苏富比的“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就证明了这一点。这幅风格大胆、大尺幅的彩绘画作《城市规划》(Civil Planning)受成功的企业管理顾问大卫·泰格(David Teiger)的委托,这幅画作短暂地将人们从紧张的“网球友谊赛"带到了“末日后的喧嚣"。

拍卖师Oliver Barker在拍卖会上频频做出疯狂的手势,就连一向镇定自若的拍卖师也一时显得不知所措。但很快,他就恢复状态,画作以200万美元成交,是估价的五倍(含佣金后作品以240万美元成交)。这是当晚舒兹的拍卖纪录第二次被打破——90分钟前,这位艺术家的作品《Signing》(2009)在富艺斯打破了其35万美元的最高估价,成交价达到98万美元(含佣金)。

最大变革

担保与艺术衍生品

2018年5月,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2018年5月,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多年来,金融工具一直是艺术品市场中专家们热议的话题,尤其是自从传统的“售前担保"(pre-sale guarantee,即无论拍卖现场出价如何,拍卖行都同意向委托人支付固定价格)转变为“不可撤销的投标" (irrevocable bids,即第三方担保人为作品提供融资费用和/或潜在收益的一部分)和“加强槌"(enhanced hammers,即委托人从买方佣金中分得一杯羹)等替代品以来。

2019年5月,拍卖行和财力雄厚的竞拍者们在如何使用(或者不使用)这些工具的进一步策略吸引了我们的关注。

正如苏富比首席执行长泰德·史密斯(Tad Smith)在公司最近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今年苏富比的确比去年春拍时少使用了一些内部担保和不可撤销的出价。例如,今年春天,“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的56件拍品中,只有9件(占拍品总数大16%,包括还包含一件或两件乐器)使用了内部担保和不可撤销出价。而去年同期5月的拍卖会中,46件作品中有15件(占拍品总数约33%)使用了这一金融工具。这无疑说明了更广泛的拍卖市场:据ArtTactic的数据,前几周担保覆盖了这三大拍卖行预售前价格的约39%,较去年5月大幅下滑,当时担保覆盖了56%的价差。

但这种缩减并不一定会在每家拍卖行都有所表现。例如,富艺斯在其举办的“20世纪和当代艺术拍卖"专场上,为45件拍品中的28件(62%)提供了担保。这些作品中有15件来自Miles和Shirley Fiterman的收藏,富艺斯赢得了这些作品,因为他做出了我们通常只能在苏富比和佳士得看到的那种包罗万象的担保——这本身就是一项引人瞩目的变化。

据《华尔街日报》刊登了艺术市场撰稿人Kelly Crow的文章,第三方担保人的数量已从2014年的约12个激增到今天的90多位。无论是收费结构,还是支持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的基本策略,今年春季只是这条道路上的最新转折,随着这条道路的继续,一切只会变得更为曲折。

最佳体操奖(又名最佳反转奖)

克里斯托弗·伍尔,《无题》,1990

克里斯托弗·伍尔,《无题》,1990。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克里斯托弗·伍尔,《无题》,1990。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当你看到这幅作品时,是否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然而,这不是你的错觉。自2012年2月以来,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这幅《无题》(Untitled)就在“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上拍出了三次。它在佳士得伦敦拍卖行首次亮相时,以含佣金770万美元成交。2014年11月,这幅作品在纽约佳士得以近1420万美元成交。然而,在接下来的四年半里,对它的估值并不美好。几周前,《无题》以14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比上一轮低了16.5万美元。

最没耐心的赢家

大卫·霍克尼,《Pool and Pink Pole》 的买家

“苏富比当代艺术日间拍卖"专场上的顶级拍品在拍卖价格上深受欢迎。这幅小巧却充满活力的布面油画,以含佣金310多万美元拍出。还没等到拍卖结束,它就被买家拿走了。在拍卖现场,一位工作人员信步走来,在拍卖进行到一半时就把这幅画从墙上卸了下来……尽管这幅画被安置在拍卖师身后的预展厅里,并计划在拍卖期间一直挂在那里。不过,若是考虑到这一幅霍克尼只是当场356件拍品中的第六件拍品,且整场拍卖最终持续了超过8小时,或许它的新主人如此不耐烦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最佳分裂决定奖

KAWS“Kurf"系列

KAWS,《Kurf(Hot Dog)》,2008。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KAWS,《Kurf(Hot Dog)》,2008。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每个拍卖季,我们都会注意到一些相似的作品在价格和意义上会被给予差异极大的评判。今年五月,这样的情况就出现了。艺术家KAWS(原名Brian Donnelly)在“Kurf"系列中,用其著名的X形眼睛重新诠释了卡通片《蓝精灵》中的角色,而两幅同系列作品分别在佳士得和苏富比各自的“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挂牌出售。

其中,《Kurf(Tangle)》--两幅画作中较大的一幅(72 x 96英寸)在佳士得的估价为60至80万美元。次日晚,苏富比上拍的《Kurf(Hot Dog)》的尺寸仅为68乘68英寸,然而估价则高出佳士得专场的一倍以上,达150至200万美元。

两场拍卖中,市场决定了相同的结果:两件作品最终成交额几乎一模一样,含佣金后约为266万美元。

最潮竞拍者

苏富比电商主管Corey Robinson

苏富比拍卖行的电商主管Corey Robinson现身2019年5月在纽约举行的“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图片:Tim Schneider

苏富比拍卖行的电商主管Corey Robinson现身2019年5月在纽约举行的“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图片:Tim Schneider

如果你认为拍卖行的现场一般都是夸张风格的时尚主场(这里讨论的不包括过于明显的整形手术),那么你不得不要拓展你的世界观了。苏富比电子商务部主管Corey Robinson在电话竞拍区靠一顶充满异域风情的牛仔帽,吸引了“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上人们的视线,打破了我们对拍卖现场竞拍者一向沉闷刻板的印象——Robinson的穿搭比那些在场人士心目中想象的竞拍者要时尚前卫得多。截至发稿前,拍卖行发言人还未确认Robinson是不是“把他的马放在后面",或者“马具是否安好了"(译者注:这一说法出自大热的乡村嘻哈歌曲《Old Town Road》中的歌词:“I got the horses in the back / Horse tack is attached")。

投机藏家的最爱

朱莉·柯蒂斯

朱莉·柯蒂斯,《公主》,2016。图片:courtesy of Phillips

朱莉·柯蒂斯,《公主》,2016。图片:courtesy of Phillips

4月25日,首次在纽约Anton Kern画廊举办个展的画家朱莉·柯蒂斯(Julie Curtiss)的一幅小型作品首次出现了在富艺斯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拍卖"专场。尺寸为14乘18英寸的布面作品《公主》(Princess,2016)的估价平易近人,为6000至8000美元。拍卖大厅里,它的最终售价高达10.625万美元。比它的最高估价高出了1300%。我们此前也见证过这样的场景,但是我们希望对于柯蒂斯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最意想不到的竞拍大战

安迪·沃霍尔,《花》,1984

安迪·沃霍尔,《花》,1984,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安迪·沃霍尔,《花》,1984,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沃霍尔“花"(Flowers)系列布面作品似乎在拍卖中无处不在——自2014年5月1日以来频频现身——所以当大约五分半钟的竞拍大战最终将这一版作品拍到475万美元高价时,场面一度令人困惑。最终成交价是其150万美元最低估价的三倍之多。

不过,尺寸是很重要的。拍卖中出现的大部分“花"系列作品都是5英寸或8英寸见方,那些较为随意(或者太忙的)观者们在疯狂翻阅图录或滚动浏览在线列表时可能没注意到这一事实。相比之下,此次拍出的24乘24英寸的作品可以说是巨大且罕见的。

尽管如此,即使在其它类似大小的《花》作品中,这一结果也是一次例外。在本月以前,该系列在过去的五年中拍出最高价的作品——那一幅是蓝色花朵,如果你好奇的话——在去年五月由苏富比出售的Morton和Barbara Mandel收藏拍卖会上仅以360万美元成交。

跨度最大的拍卖纪录

罗伯特·劳森伯格

罗伯特·劳森伯格,《水牛 II》,1964。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罗伯特·劳森伯格,《水牛 II》,1964。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多年来,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拍卖表现似乎与这位将抽象表现主义与波普艺术结合的二十世纪大师的超高声誉并不相匹配。虽然诸如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马克·罗斯科和弗朗西斯·培根等艺术家同行在全球艺术品市场热潮中经常性地创造高达3000万美元的价格,劳森伯格的作品在本季前从未超过2000万美元(尽管在私洽交易中价格实际超过了这一水平)。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供应稀缺。当著名的芝加哥慈善家罗伯特·梅耶与妻子碧翠斯(Beatrice and Robert Mayer)的收藏出现在市场上时,情况发生了变化。收藏中包括作品《水牛 II》(Buffalo II)——这一来自20世纪60年代早期开创性的劳森伯格作品,有着鲜明的色彩和图像,其中描绘了当时的参议员约翰·肯尼迪、可口可乐与一只白头鹰。这件作品的最低估价为5000万美元,而拍卖时的价格不断飙升,直到一对一的竞拍战将最终成交价推高至8880万美元,几乎是艺术家三年前创下的1860万美元拍卖纪录的五倍。消息人士告诉artnet新闻,佳士得的专家了解其稀有性和重要性,因此近十年来一直在关注这件作品。

最长久的持有

迭戈·里维拉,《Niña Sentada con Flores》 ,1949

迭戈·里维拉,《Niña Sentada con Flores》 ,1949。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迭戈·里维拉,《Niña Sentada con Flores》 ,1949。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市场告诉我们的真理是,当一件优质作品消失于市场的时间越长,一旦它重现,它的售价就越高。因此,今年纽约春拍中出售的哪些作品“隐身"的最长时间?据我们估计,这一“最"要数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的《Niña Sentada con Flores》 (1949)。该作品是刚出炉时,由芝加哥藏家罗伯特·梅耶与妻子碧翠斯直接从艺术家手中购买的。它在被收藏长达70年后,在佳士得以超过其25万美元的最高估价的37.5万美元售出。

颜料没干奖(又名最没定力的买家)

KAWS的《Seeing》& 乔治·科恩的《两个圆和三个方块》,均为2018年创作

KAWS,《Seeing》,2018。图片:courtesy of Phillips

KAWS,《Seeing》,2018。图片:courtesy of Phillips

今年纽约春拍中销售的哪些作品,从艺术家工作室到拍卖会场花了最少的时间?市场宠儿KAWS的一件雕塑和艺术家乔治·科恩(George Cohen)的一幅画好像打了个平手(说老实话,我们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KAWS的这件坐姿人物雕塑的灵感来自《芝麻街》的格罗弗(Grover),为其委任人赚了不少钱。这件作品来自艺术家去年创作的250件限量版本,每件售价为1.2万美元。在富艺斯晚间拍卖专场,估价在1万至1.5万美元的这件作品最终售价为6.25万美元,超估价四倍有余。

另一件最近创作的作品是科恩的《两个圆和三个方块》(Two Circles and Three Squares),这幅布面丙烯画也是2018年才创作的。它的售价与KAWS的那件作品一样(6.25万美元),估价为3至5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拍卖中还包括了一些更新创作的作品,甚至是今年春天才完成的两件,但是它们是特意为拍卖会而创作的慈善作品——部分收入将捐给洛杉矶哈默博物馆(苏富比)以及Artadia(富艺斯)。苏富比的这场拍卖为Charles Gaines创造了新纪录,售出的作品为混合媒介作品《Numbers and Trees:Central Park Series IV:Tree #6,Carmichael》(2019),成交价为47.5万美元。

另一件拍品为哈默博物馆慈善拍卖释出的劳拉·欧文(Laura Owens)2019年创作的《无题》。它以1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也刷新了艺术家的拍卖纪录。此外,“佳士得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最后一件拍品是艺术家乔纳斯·伍德(Jonas Wood)最近才完成的《日本花园》(Japanese Garden,2019),它的估价为50万至70万美元,这件作品突破预期最终以含佣金490万美元成交,创造了艺术家最高拍卖纪录。这件作品的拍卖收入将捐给全球野生动物保护组织(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

文|Tim Schneider & Eileen Kinsella

译丨Weixin Jin & 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