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以艺术之名探讨不死与永恒,他竟杀死了913450只动物

分享至
达明·赫斯特,《I Am Become Death, Shatterer of Worlds》(2006)。图片:致谢 Ben Stansall AFP/Getty Images

达明·赫斯特,《I Am Become Death, Shatterer of Worlds》(2006)。图片:致谢 Ben Stansall AFP/Getty Images

达明·赫斯特回来了。

距他上一次成为焦点人物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这位艺术家在弗朗索瓦·皮诺特位于威尼斯的Palazzo Grassi和Punta Della Dogana 的新作展览围绕着一位古代藏家沉没在海底的货船上的珍宝展开,再次引发关注。不过,这次的作品当中并没有使用赫斯特赖以成名的材料:动物尸体。

 

1990年,这位艺术家以《One Thousand Years》在英国艺术圈创下了自己的名号——一只牛头被装在玻璃柜当中,腐烂的血肉当中滋生出了苍蝇和蛆虫——从那以后,赫斯特的作品总是与死亡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他把动物的尸体带到展厅当中,让观众直面死亡。他作品的价格一路攀升,2008年在苏富比的拍卖当中到达了2亿美元的巅峰,而他的作品也随之引发了讽刺的争议,因为钱买不到所有人都想要的东西:长生不死。

但是,如何来认识这些为赫斯特崇高艺术理念奉献出生命的动物?多年以来,动物保护组织一直在与这位艺术家对抗,100% Animalisti在他威尼斯的展览开幕前夕就在展场的门口扔了88帮的动物粪便表明自己的立场。毫无疑问,赫斯特的工作室肯定经手了无数的动物。

现在artnet新闻决定要统计一下数量。

这里有限的数据主要来自达明·赫斯特官方网站上的大量展览的画册。考虑到大量的小昆虫,这是一个让人精疲力竭的任务——你可以将这个项目成为“生者对死去的虫子无动于衷。"在赫斯特的职业生涯当中,他从各种不同的渠道获得不同的动物材料,其中包括了澳大利亚的鲨鱼捕手Vic Hislop、伦敦的标本制作师Emily Mayer、以及伦敦出名的Billingsgate鱼市。有些动物在赫斯特插手之前就已经死亡,而其他的动物则是为艺术创作“量身定制"了命运。他们的去处都不尽相同:面对这位死神艺术家。“将所有的都对半切,我们都特么一样,"赫斯特曾经对作家Gordon Burn这样说。

以下是我们对赫斯特创作规模的一个粗略估计,按照不同的动物类型进行分类。

苏富比2008年拍卖会上,达明·赫斯特的《The Golden Calf》在《BeautifulInside My Head Forever》前展出。图片:courtesy of Peter Macdiarmid/Getty Images

苏富比2008年拍卖会上,达明·赫斯特的《The Golden Calf》在《BeautifulInside My Head Forever》前展出。图片:courtesy of Peter Macdiarmid/Getty Images

可爱的家畜

作品系列大部分是“自然历史"(1991–2014)

受害者:13只绵羊,7 头荷斯坦奶牛,5头小妞,4头公牛,3匹小马(被装上了角扮演独角兽),2 头猪,1只棕熊,1匹斑马。

死亡数量:36

研究方法:这个系列几乎概括了赫斯特的全部创作,显示出了他“必须要杀生才可以对其进行观察"的理念。赫斯特为了呈现这以恐怖的画面使用了各种各样的哺乳动物——这也是他最为知名、也许也是对艺术史贡献最大的作品——我们数了一下被他浸泡在甲醛当中的动物数量。注意:只要是保留了部分血肉,肢解、剥皮、或者其他的分割都被计入了此项;骷髅和估价并不属于此项。(见“其他残留物")

达明·赫斯特,《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1991)图片:courtesy of OliScarff/Getty Images

达明·赫斯特,《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1991)图片:courtesy of OliScarff/Getty Images

海洋动物

作品系列:“自然历史"(1991–2014);“浸泡在甲醛鱼缸的鱼"(1994);“美丽在我脑中永存"(2008)

受害者:17条鲨鱼,668条至少38 种类的鱼

死亡数量:至少685

研究方法:为了获取准确数量,我们仔细计算了赫斯特浸泡在钢铁和玻璃制造的鱼缸当中的水生动物:627条鱼按照矩阵的方式被悬挂——这是由于赫斯特对于19世纪分类学的痴迷而导致的结果。在一件名为《Here Today, Gone Tomorrow》的作品当中,41条鱼被和贝壳组合在一起,形成鱼骨的造型。我们还收集了各个不同版本的著名作品《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亿万富翁收藏家史蒂夫·柯恩以800万美元价格买下这件作品之后的两年,在2006年,1997年“Sensation"展览当中的最早版本的14英尺的鲨鱼因为腐坏被替换。据说赫斯特还冷藏了好几条鲨鱼,以便不时之需。

赫斯特的“Kaleidoscope Paintings

赫斯特的“Kaleidoscope Paintings"作品之一,使用了数千只蝴蝶粘贴在画布上。图片:courtesy of Mike Clarke/AFP/Getty Images

会飞的生物

作品系列:“Fly Paintings and Sculptures"(2002–2008);“Butterfly Colour Paintings"(1989–2009);“Entomology Cabinets and Paintings"(2008–2012);“Kaleidoscope Paintings"(2001–2008)

受害者:85万只苍蝇外加111代后代;4.5万只3000多个种类的昆虫;1.7万只Own及Heliconius类的蝴蝶;5 只鸟

死亡数量:912005

研究方法:从知名的蝴蝶“绘画"到使用黑色苍蝇制作的“单色画",赫斯特所使用的动物当中大部分是会飞的。考虑到这样的创作方式,统计数字是个很有挑战的事情。比如使用苍蝇的作品——这里面既有点缀着几只苍蝇的也有堆积了一大堆虫子的作品——我们使用了一些粗略的统计方法,将每件“苍蝇绘画"的面积除以每只苍蝇的面积(8毫米)。然后我们将总数再乘以这些作品当中的涂层数量。最难的一个任务就是计算《A Thousand Years》这件“盒子当中的生命循环"作品,这里面的蛆虫后来发育成了苍蝇。很难知道最早进入这个科学实验的苍蝇数量是多少,但是,磁性的苍蝇大约每六天产卵一次。因为这件作品展出过10次,总计111周,所以我们估计有111代苍蝇参与了赫斯特的这件关于生命循环的创作。

至于蝴蝶,我们采取了最传统的方法来计数:一只只的数。(仅仅在一个系列当中,62张画布上就被贴上了1629只蝴蝶。)为此,我们在报告当中写入,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23周回顾展期间,共有9000至蝴蝶遇害,其中包括《 In and Out ofLove》这件被成为“蝴蝶广岛"的使用活体蝴蝶的作品。

达明·赫斯特,《Gone But Not Forgotten》(2014)。图片:by Stephane Cardinale/Corbis via Getty Images

达明·赫斯特,《Gone But Not Forgotten》(2014)。图片:by Stephane Cardinale/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其他残骸

作品系列:“自然历史"(1991–2014);“Innocence Los";“Lost Love/Love Lost(2000)

受害者:46条猪肉肠,一个镶钻人类头骨,来自8头牛的624件内脏,16只牛头骨,41条鱼骨,一个镀金猛犸象骨架

死亡数量:729

研究方法:这个杂项包括了那些无法被纳入标准的动物属性的东西——但是我们觉得有必要来记录一下这些内脏、骨架以及被赫斯特使用在作品当中的副产品。比如被浸泡的8头牛的内脏,这些罐子排列起来就像是古怪的药品货架一样。在“自然历史"系列当中还包括了11条香肠。《Innocence Lost》这个限量35个版本的作品当中,还有在小瓶子当中被泡在酒精里的单个香肠。我们向一位屠夫进行了咨询,要制作46根香肠的话就需要两头猪。

总数: 913450

 “你用不及格的成绩、古怪的想象力、还有电锯在一流的艺术圈可以做的事情让人惊异,"赫斯特曾经在1995年接受特纳奖的时候说。确实如此。

译:Joe Zhu